正文 08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083:

    山里除了山、树、石……哪有金属给爷爷提供能源。

    他这么突然地扑过去, 根本没办法使用自己的异能,只能凭借丧尸的本能,然而光头三也没法痛快地使用自己的异能, 见状, 干脆也朝丧尸迎上去――

    就像末世刚开始,还没有人觉醒异能时, 普通人只能硬扛丧尸那样。

    “找死!”他大吼一声,直接以蛮力抵住爷爷的下颌, 肩膀一低, 腰部猛地发力, 旋即传来的剧痛令他脸皮一抽――断了的三根肋骨杵在那儿没好呢。

    他硬是扛下这股剧痛,把爷爷过肩摔了出去。

    自己爆发时的力量有多强, 光头三非常清楚,原以为这一摔能将老年丧尸摔出去, 却没想到后者的手即使咔擦一声反方向扭断,也依旧没有松开他的衣领,反而借力攀上他的身体, 尖利变异的牙齿狠狠咬向光头三跳动的颈动脉!

    这个时候光头三想要躲开已然来不及,匆忙间只能反手抵住爷爷的额头。

    他转头, 看到这只丧尸灰白的眼珠里蔓延起疯狂的血丝。

    光头三眼中杀意一闪而过,头顶上风的天空雷云疯涌。

    “吼!!!”

    找准机会的三级丧尸也动了, 无数风刃凭空出现, 风是没有颜色的, 看不见摸不着, 然而此时此刻, 空气中的每一缕风都化成无形刀刃,全部削向光头三身上的致命点。

    下一秒, 地上不起眼的荒草疯长,如同水蛇般迅速将两人身体裹住拉开,与此同时,风刃飞旋的方向张开一个小小裂口,一口将它们吞没。

    “祝渊,停下!”罗业生大吼一声,把三级丧尸吼得停在原地,犹犹豫豫的在动手和不动手之间来回徘徊。

    罗业生拖着被荒草裹住的爷爷到旁边。

    莫晓春则迅速跑到同样被荒草裹成草人的光头三跟前,在第一道雷降下来之前,手脚麻利的用手铐铐住了光头三。

    手铐效果立显,头顶上方聚集的不稳定的雷云立刻消失了。

    ……这个光头实力怎么这么弱?莫晓春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就算有伤在身,可这是A级上阶的雷电系,抓得是不是太容易了?

    “……艹!”光头三狼狈地躺在地上,狠狠啐了一口。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游戏中的“怪”,被人一点一点砍掉血条,最后血条只剩一点皮的时候,栽在几个小虾米手中。

    “老实点。”莫晓春踹了他一脚,正好踹在光头三断掉的肋骨上,导致后身者身体因疼痛不自觉痉挛。

    莫晓春:“……”

    原来是受了伤。

    “爷爷!”罗业生安抚暴怒的老年丧尸,束缚在他身上的荒草咔咔绷断又被江俞不断补上,嘴里的吼声一直没停。

    “爷爷,我是罗业生。”罗业生把自己的脸怼近了点,试图唤醒爷爷,然而爷爷狂乱嘶吼,直到罗业生抬起轮回环,“你看,我还活着,边边如果出事了,我就不在了。”

    爷爷挣扎的动作顿了下。

    “边边。”注意到这点罗业生喊了声边边,果然,爷爷挣扎的弧度又弱了些。

    对老年丧尸来说,“边边”两个字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和某种无法言喻的羁绊。

    一连喊了好几声“边边”,爷爷眼珠的血丝才渐渐淡下去,直到消失,他变得茫然起来。

    担心爷爷没办法理解他先前的解释,于是罗业生换了更直白的话:“边边没事,她还活着,我们马上就能找到她了。”

    爷爷眼珠动了动。

    有反应,能听进去……罗业生松了口气:“江兄,放开他。”

    束缚着老年丧尸的层层荒草断裂,露出他高大瘦削的身体,右手不正常地朝反方向支棱,昨天胸前被金属矛刺穿的伤口变成浓黑色。

    丧尸的身体没有自愈能力,以至于爷爷的身体几乎千疮百孔,罗业声放柔声音:“爷爷,我帮你把手骨接好……等会儿边边看到,她会心疼得哭起来。”

    爷爷脸上的茫然转换成迟疑,眼珠缓缓转动,落在罗业生身上,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罗业生觉得爷爷的眼神和之前相比,好像有了些变化。

    下一秒,老年丧尸张开嘴巴,发出一道仿佛石头划过墙面的嘶哑声音。他艰难的、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吐:“边……边……”

    所有人的目光震惊地看过来,这块区域刹时被按下暂停键,安静得连风拂过荒草发出的轻“咝”也能听得到。

    “他……他刚刚说话了?”莫晓春瞪大眼睛。

    爷爷再一次开口,间接回答了她。

    他在说:“不……哭……”

    *

    距离此处相反的另一边,大概几公里远,两个小身影顺着山坡缓慢走着。

    山羊领主那头被边边羡慕的羊毛卷此时成了他不舒服的源头――太热了。

    他用很短的时间分析出自己在给光头三种下“伴生咒”后,技能忽然消失的原因――变出来的人类身体太弱,无法支撑他随时使用“伴生咒”的技能。

    这令山羊领主很不适应,有心想变回自己的山羊身体,发现变不回去了。

    山羊领主有些无奈,片刻后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随之而来明白现在的自己,因为拥有人类幼崽身体,几乎所有能力都没办法使用。

    正午的太阳将山体炙烤得滚烫,高温下的空气变得扭曲,发出无声抗议。

    在兽星待惯的山羊领主,原身习惯了兽星的恶劣环境,早已进化出抵抗力,然而这具人类幼崽的身体却十分娇弱,没走多久,他就被头顶的阳光晒得受不了,溢出来的汗水打湿羊毛卷,一缕缕地贴在头皮和脸侧。

    白皙的皮肤也被高温晒得通红,汗水一浸,火辣辣得疼。

    而且,除了热,他还很渴,除了渴,他还非常饿。

    山羊领主内心感叹地想:原来人类……这么不容易。

    “哥哥,你是不是很热?”边边舔了舔干干的嘴皮。

    先前她全程被光头三抱在怀里,几乎没怎么走路,现在获得自由,“待遇”反倒变差了。她的脚底磨得生痛,但忍着没说。见山羊领主不停流汗,关切询问。

    山羊领主诚实点头。

    边边看向周围,前面有块大块石,她拉着山羊领主躲到大石头下的阴影处:“我们在这里歇一歇。”

    她抬起小手,在山羊领主脸旁扇风:“哥哥,这样会不会凉快一点。”

    山羊领主歪头看着她,眼神有些奇异,边边自然看不懂他眼中透出的是什么。

    “小殿下,你不热吗?”过了一会儿,山羊领主问。

    “我还好,不是很热。”边边体质特殊,冬暖夏凉,刚才一路走来,额头也只是冒出少许汗意,自己也并不觉得热。

    “你把头发扎起来,会更凉快一些。”边边从包包里翻出头绳,目光落在她喜欢的羊毛卷上,跃跃欲试,“哥哥,我帮你扎。”

    山羊领主对“扎头发”三个字较为陌生,不过通过边边的举动,结合她的话,立刻明白其意思,顺从地坐在地上:“劳烦小殿下了。”

    “我叫边边。”再一次纠正山羊领主的边边走到他身后,把自己化身成“托尼边”,相当自信又认真地给山羊领主做造型。

    她包包里的小头绳有十多根,十多分钟后,山羊领主头顶就多了十多个歪歪扭扭的小啾啾。

    “哥哥,我扎好了。”边边的语气透着非一般的满足和自信。

    头皮到处都在痛的山羊领主抬手摸了摸“新造型”,过了几秒,他礼貌赞扬:“小殿……边边手艺很好,多谢。”

    边边被夸得笑弯了眼睛:“不客气哦。”

    “哥哥,你知道爸爸什么时候会来吗?”边边挨着山羊领主坐下。

    山羊领主摇头。

    边边撑着小脸,话题从爸爸转到爷爷,有些低落:“我想爷爷了。”

    话落,一阵叽咕声响起,小姑娘连忙按住小肚子,忍不住回想上一顿的火锅,于是肚子咕叽的更响了。

    然后边边发现,肚子在唱歌的不止是她,哥哥的肚子也在唱歌。

    “边边,你饿不饿?”

    “哥哥,你饿了吗?”

    两人异口同声问,边边重重点头,回味道:“最后一块糖果我和光头叔叔分掉了。”

    从没出过兽星的资深“土鳖”山羊领主问:“糖果是什么?”

    “就是吃起来甜甜的,会从舌头上化开……”边边不知道该怎么具体形容,只好道,“哥哥,等回到家,你想吃什么味的都可以,家里有好多呢。”

    “好。”山羊领主默默记下“糖果是甜的”这个信息,随后撑着地面站起来,“边边,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嗯嗯。”边边乖乖点头,目送山羊领主的身影绕到石头后面,直到看不见才收回视线,用手臂环住膝盖,默默在心里数数。

    数到第二个一百的时候,山羊领主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大把青草。

    “哥哥,你回来啦。”边边开心地迎上去。

    “抱歉,边边,我刚刚才发现这个星球的一部分动物也被暗物质侵蚀了,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无法食用。”山羊领主歉意道,“暂时没办法找到你能吃的食物,先和我一起吃青草。”

    山羊领主递了几根青草中最嫩的部分给边边:“你尝尝。”

    边边懵懵地接过,万分疑惑,小草也可以吃吗?

    再看山羊领主,这会儿正往嘴里塞青草,仿佛那是山珍海味,边边被他的神情诱惑,试探地咬了口。

    “喜欢吗?”几下将青草吃完的山羊领主眼含期待地看着她。

    贴心的边边违心评价:“喜欢。”

    “喜欢就多吃点。”山羊领主把剩余最嫩的全给了她。

    “……”边边忽然一点也不饿了。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