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各方云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马强发布科举令,其实内部很多人都反对。

    马强一开始也没想过要这样激进的使用科举这样的方法。

    但这一个月,血淋淋的现实却告诉他,他根本吸引不到那些世家大族的人才。

    这一个月,马强也试着招募还留在当地的一些大族,却几乎清一色的吃了闭门羹。

    甚至有不少大族黄巾造反的时候不跑,听到得知马强掌权,那跑的叫一个快啊。

    马强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名声到底有多臭。

    毕竟...他在平原已经吃了几年大户了。

    而且马强刚刚接纳了那么多的黄巾军,瞎子都明白,这些人都是要土地的,那么土地从哪里来呢?还不得从士族手里拿。

    就这样,在经过一个月的现实毒打后,马强决定不干了。

    丫丫个呸,没了张屠夫,我还必须吃带毛猪不可?

    你们这些世家大族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们了呢!

    老子自己培养干部,自己用!

    科举令一出,立刻在青州掀起滔天巨浪。

    无数士族对科举口诛笔伐,甚至笑等马强灭亡。

    科举取士,从古未有,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士族参加,焉能选到人才?

    但也有不少人却兴奋的数夜难眠。

    这些人,大都是贫寒县吏,他们是真正精通业务的基层官吏,但因为出身,一辈子也只能当个基层官吏,现在,却好像有了翻身的机会。

    更有一些山野豪杰,跃跃欲试,甚至消息传到兖州、徐州、冀州,都有前来青州准备碰碰运气的。

    在马强经营青州的同时,其他诸侯也各有动作。

    先说曹操,曹操在讨董之战中几乎丢光了兵马,此时折转来到丹阳,竖起大旗四处招募军士。

    丹阳这地方之前说过,地方多山,地势险峻,很多逃犯都喜欢猫在这里,再加上当地就有铜铁矿,可以打造军械,当地豪强部曲很是强横,百姓也勇猛善斗。

    曹操在这里可是招募到了不少精兵壮士,而他能在这里招募到这么多人的本钱,依靠的其实是扬州刺史陈温和丹阳太守周昕。

    尤其是周昕,那可以说是曹操的原始股股东了,早在上次陈留募兵的时候,就让自己的弟弟周喁带了两千兵马去帮忙,而周昕之所以这样帮曹操,并不是因为和曹操关系多铁,而是因为他曾经在太尉府任职,没错,他是曹操老子曹嵩的老部下。

    曹嵩这辈子,可是给自己儿子铺了不少路,曹嵩买的这个三公,的确是值了。

    但也因为之前的兵马有去无回,这一次,曹操并不太受丹阳人的欢迎。

    这天夜里,曹操看着兵册,这招兵也有一个月了,兵马也有快五千人,差不多可以重新回中原,想办法得个一城半地养兵了。

    正想着,突然杀声四起,曹操惊慌的拔出倚天剑,走出大帐问道“出什么事了?”

    “将军!好像是兵变!”

    曹操看着满营火光,知道不好,直接喊道“让所有人往北冲,带上将旗!!”

    曹操这场兵变,到底是什么引起的,没人说得清,有的说是曹洪漏了财,有的说是因为军粮分配不公,还有的说是因为丹阳人不想跟着曹操去送死,不管怎么样,曹操最后清点兵马,招募的五千丹阳军只剩下了五百多人,其余人都四散逃去。

    曹操叹息一声,看着得到消息带着部曲赶来支援的刘备,差点就想哭了。

    天地良心啊,这辛辛苦苦一个月,都白忙活了,最可气的是,自己这一个月最后到手才五百人,你刘备怎么招募到了近千人,搞了半天,我这个当老大的还不如你呢!

    唏嘘归唏嘘,曹操和刘备合兵一处,这一对在原本历史上的冤家,此时却是报团取暖,再夏侯兄弟从谯郡招募了千余人后,曹操便带着新的筹码,往兖州而去,准备重新坐上争霸天下的赌桌。

    说完曹操,再说袁术和孙坚。

    孙坚顶着豫州刺史的名头,却因为前面杀人杀得太顺手,根本得不到豫州士族的支持,虽然拿下了颍川,但想招兵招不到,想收粮没人理,在豫州根本待不稳。

    孙坚思考了大概三秒钟,觉得豫州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还是我荆州好啊。

    孙坚转头和袁术说,我想打荆州,颍川我给你,荆州给我怎么样?

    袁术闭着眼睛连说好好好,你先去打刘表,颍川交给我了。

    孙坚一边吃着袁术支援的粮草,一边带着孙家军开始南下教训捡了荆州的刘表。

    已经快把孙坚这茬忘记的刘表,立刻领教了为什么叫孙坚为猛虎了,刘表就在襄阳城头看着孙坚像赶羊一样把黄祖从邓城一路往南赶,要不是已经被孙坚祸害过一次的荆州士族誓死不退,要和孙坚干到底,刘表都准备护民下江东了。

    但不得不说,襄阳的确是坚城,蒯氏兄弟也多智,蔡瑁和黄祖虽然都打不赢孙坚,但也不愿意认输,孙坚打襄阳数月不能下,战事僵持了下来。

    看完袁术,再看他的好兄弟袁绍。

    袁绍驻兵酸枣后不久,觉得兖州没啥意思,转移到了河内。

    兖州的确没啥意思,因为兖州已经快乱成一锅粥了,刘岱和下面各个郡守都不对付,你来我往,明枪暗箭,地方不大,戏贼多,看的袁绍都烦了。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袁绍看上了冀州。

    ——冀州

    “盟军已经散去数月,袁绍一直驻扎在河内,不断向我们要粮草,这何年何月才是个头啊?”韩馥看着下面的众人抱怨道。

    “明公!依在下之间,袁渤海的粮草不可再拨付!”长史耿武说道“昔日拨付粮草给盟军,为的是救天子于水火,但如今天子西狩,盟军已散,袁渤海乃明公下吏,怎能再拨粮草?”

    韩馥点头道“我也有此心,但又担心袁渤海兵强马壮,如来攻我,奈何?”

    都督从事赵浮说道“明公无需担忧,袁本初军无斗粮,多有离散,虽有张杨、于扶罗新附,未肯为用,不足敌也。”

    这时,韩馥坐下一将怒道“袁本初兴兵乃是为国,如今董贼未灭,为何尔等都劝明公做董贼欲做却做不到之事?”

    众人看去,见是西凉人麴义,不由相似轻笑了起来。

    麴义,是西凉武威郡姑臧人,他从小就生活在凉州,此时为韩馥的部将。

    “为国,昔日要不是他,董卓如何能成事?”有知道昔日隐情的人不由冷嘲热讽了的说道,气的麴义直想砍人。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