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2章 悲惨的野狗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唉……这年头,狗子太多,走哪儿都不得安宁,也是烦了!”

    “砰”地一声,毛显得恶狠狠地丢下一根大棒骨,无聊的剔着牙齿。

    三石附和着,“可不是嘛,才刚有只野狗还要吃地上的包子呢,呸!这样的货色,浪费也不给吃,它不配!”

    这么羞辱性十足的话,管家如何受得了,两手握拳,狠砸在桌子上,“敢得罪我宋家的人,这青云国还没有出现,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说话的功夫,桌子上面的包子噼里啪啦滚得满地都是。

    那只原本被掌柜撵走的野狗,居然胆大包天的又偷摸着折返回来,一口叼着个大肉包子,正打算逃跑。

    太子八祈就是和它过不去,抓起桌子上的一个包子就对着它砸过去。

    “昂昂昂~~~”

    这么一下,狗头已经被打偏,可怜的野狗歪倒在地上,凄惨的叫唤着。

    “看到了吗?这就是做狗子的下场,桀桀桀……”

    太子八祈笑得异常的邪恶,任谁都能知道他话语里的深意。

    管家的怒火已经遮盖不住了,他后退一步,对着身后的仆人吩咐道:“给我打,狠狠地教训这帮贱民!”

    仆人们似乎不是第一天做这种事了,听到这个命令,二话不说就开始抄家伙,茶摊里面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坛坛罐罐等家伙什,全部被他们强夺了。

    这还得了,一旁的掌柜吓坏了,赶忙上前规劝,“各位大爷,使不得,使不得啊!”

    没了这些家伙什,他这个茶摊可就废了,这要是打伤打死人,更是要了他的老命,他可遭不住啊!

    “呸!老东西,给爷们滚开,碍手碍脚,连你一块儿揍!”

    仆人狗仗人势,直接把掌柜的推倒在地上。掌柜的一把老骨头差点没散架了,审时度势,在散财和丧命之间,他选择了散财,挛缩着身子,躲在了柜台下面,再不敢露头。

    这边,任一他们还是继续坐着吃吃喝喝,对于这些仆人的所为所为,仿佛就是没看到一样。

    “嗯嗯,这个肉柴了一点,是头老黄牛的肉?凑合着吃!”

    “哎呀呀,这个凉米露挺凉爽的,来来来,我给大家都盛一碗。”

    “唉~~就是可惜了那五十个大包子,尽是喂了狗了啊,啥味道都没尝到。”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吃食,不亦乐乎的样子,就是不吃饭菜的太子八祈,也忙着玩手里的莺莺啼,为了听到它那悦耳清脆的鸣叫声,不惜耗费灵力,召唤出一缕缕清风,吹动着上面的球球。

    所有人都是那样的忙碌又自然,彻底把管家和他的仆人们忽视得彻底。

    “混蛋,给我收拾他们!快快快!”

    管家气得直跳脚。

    仆人们不再犹豫,抄起家伙就扑了上去。第一个板凳还没挨着三石的头,人就莫名其妙的倒飞了出去,砸在地面,掀起一阵灰尘。

    第二个逼近毛显得的,手里的锅铲子还没开始甩动,人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龟孙子,这么客气干啥,见着爷爷这般高兴吗?来来来,替我扛个腿儿,尽尽孝道!”

    毛显得的两条腿,毫不客气的架在仆人的肩膀上,那重量之大,犹如山岳,仆人只是个凡夫俗子,哪里扛得住,直接轰趴在地上,半响身子都立不起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下,已然伤得不轻。

    另外一边,准备教训任一的仆人,手里的大铁锅高高举起,“砰”的一下捶落,砸在了桌面上。

    也不见任一怎么动作,仆人的头就被他按在锅里,这还不算完,他顺手一扫,把桌子上的一堆废物垃圾,全部扫了进去。

    “嗨嗨~~~不就是一点吃的吗,瞧瞧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本道兄来教教你,什么叫油焖猪头。”

    任一的手指尖腾地一下燃起火苗,放在铁锅下面就开始灼烧,似乎真的要把这个仆人炖了。

    仆人自是不能坐以待毙,拼命挣扎着,“放开我,我是宋家的人,得罪我们,你们死定了,不死不休的那种。”

    仆人死到临头,还在放狠话。希望能借此打消对方折磨他的心情。

    “哼!那就拭目以待,看谁收拾了x s63     唉……这年头,狗子太多,走哪儿都不得安宁,也是烦了!”

    “砰”地一声,毛显得恶狠狠地丢下一根大棒骨,无聊的剔着牙齿。

    三石附和着,“可不是嘛,才刚有只野狗还要吃地上的包子呢,呸!这样的货色,浪费也不给吃,它不配!”

    这么羞辱性十足的话,管家如何受得了,两手握拳,狠砸在桌子上,“敢得罪我宋家的人,这青云国还没有出现,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说话的功夫,桌子上面的包子噼里啪啦滚得满地都是。

    那只原本被掌柜撵走的野狗,居然胆大包天的又偷摸着折返回来,一口叼着个大肉包子,正打算逃跑。

    太子八祈就是和它过不去,抓起桌子上的一个包子就对着它砸过去。

    “昂昂昂~~~”

    这么一下,狗头已经被打偏,可怜的野狗歪倒在地上,凄惨的叫唤着。

    “看到了吗?这就是做狗子的下场,桀桀桀……”

    太子八祈笑得异常的邪恶,任谁都能知道他话语里的深意。

    管家的怒火已经遮盖不住了,他后退一步,对着身后的仆人吩咐道:“给我打,狠狠地教训这帮贱民!”

    仆人们似乎不是第一天做这种事了,听到这个命令,二话不说就开始抄家伙,茶摊里面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坛坛罐罐等家伙什,全部被他们强夺了。

    这还得了,一旁的掌柜吓坏了,赶忙上前规劝,“各位大爷,使不得,使不得啊!”

    没了这些家伙什,他这个茶摊可就废了,这要是打伤打死人,更是要了他的老命,他可遭不住啊!

    “呸!老东西,给爷们滚开,碍手碍脚,连你一块儿揍!”

    仆人狗仗人势,直接把掌柜的推倒在地上。掌柜的一把老骨头差点没散架了,审时度势,在散财和丧命之间,他选择了散财,挛缩着身子,躲在了柜台下面,再不敢露头。

    这边,任一他们还是继续坐着吃吃喝喝,对于这些仆人的所为所为,仿佛就是没看到一样。

    “嗯嗯,这个肉柴了一点,是头老黄牛的肉?凑合着吃!”

    “哎呀呀,这个凉米露挺凉爽的,来来来,我给大家都盛一碗。”

    “唉~~就是可惜了那五十个大包子,尽是喂了狗了啊,啥味道都没尝到。”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吃食,不亦乐乎的样子,就是不吃饭菜的太子八祈,也忙着玩手里的莺莺啼,为了听到它那悦耳清脆的鸣叫声,不惜耗费灵力,召唤出一缕缕清风,吹动着上面的球球。

    所有人都是那样的忙碌又自然,彻底把管家和他的仆人们忽视得彻底。

    “混蛋,给我收拾他们!快快快!”

    管家气得直跳脚。

    仆人们不再犹豫,抄起家伙就扑了上去。第一个板凳还没挨着三石的头,人就莫名其妙的倒飞了出去,砸在地面,掀起一阵灰尘。

    第二个逼近毛显得的,手里的锅铲子还没开始甩动,人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龟孙子,这么客气干啥,见着爷爷这般高兴吗?来来来,替我扛个腿儿,尽尽孝道!”

    毛显得的两条腿,毫不客气的架在仆人的肩膀上,那重量之大,犹如山岳,仆人只是个凡夫俗子,哪里扛得住,直接轰趴在地上,半响身子都立不起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下,已然伤得不轻。

    另外一边,准备教训任一的仆人,手里的大铁锅高高举起,“砰”的一下捶落,砸在了桌面上。

    也不见任一怎么动作,仆人的头就被他按在锅里,这还不算完,他顺手一扫,把桌子上的一堆废物垃圾,全部扫了进去。

    “嗨嗨~~~不就是一点吃的吗,瞧瞧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本道兄来教教你,什么叫油焖猪头。”

    任一的手指尖腾地一下燃起火苗,放在铁锅下面就开始灼烧,似乎真的要把这个仆人炖了。

    仆人自是不能坐以待毙,拼命挣扎着,“放开我,我是宋家的人,得罪我们,你们死定了,不死不休的那种。”

    仆人死到临头,还在放狠话。希望能借此打消对方折磨他的心情。

    “哼!那就拭目以待,看谁收拾了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五块五毛)

    显得的,手里的锅铲子还没开始甩动,人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龟孙子,这么客气干啥,见着爷爷这般高兴吗?来来来,替我扛个腿儿,尽尽孝道!”

    毛显得的两条腿,毫不客气的架在仆人的肩膀上,那重量之大,犹如山岳,仆人只是个凡夫俗子,哪里扛得住,直接轰趴在地上,半响身子都立不起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下,已然伤得不轻。

    另外一边,准备教训任一的仆人,手里的大铁锅高高举起,“砰”的一下捶落,砸在了桌面上。

    也不见任一怎么动作,仆人的头就被他按在锅里,这还不算完,他顺手一扫,把桌子上的一堆废物垃圾,全部扫了进去。

    “嗨嗨~~~不就是一点吃的吗,瞧瞧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本道兄来教教你,什么叫油焖猪头。”

    任一的手指尖腾地一下燃起火苗,放在铁锅下面就开始灼烧,似乎真的要把这个仆人炖了。

    仆人自是不能坐以待毙,拼命挣扎着,“放开我,我是宋家的人,得罪我们,你们死定了,不死不休的那种。”

    仆人死到临头,还在放狠话。希望能借此打消对方折磨他的心情。

    “哼!那就拭目以待,看谁收拾了谁!”

    也不见有人按着仆人,他的头,就像是长在那铁锅里,愣是拔不出来。

    “啊啊啊~~~烫烫烫,好汉饶命!”

    仆人叫的凄惨,两只手不停的挥舞扒拉着,愣是逃不掉被囚禁的命运。

    任一无动于衷的道:“叫什么叫,打人者人恒打之,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管家见仆人们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就阵亡了,心里哪里还有什么气,立时就虚了起来。

    他慢慢吞吞的挪到门口,想要夺门而出。

    “狗贼,哪里走!”

    一声爆喝响起,一个硕大的身影朝着他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他身上,顺路带着他,朝着茶摊外面飞扑出去。

    “噗~~~”

    剧烈的撞击之下,管家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整个人难受得爬不起来。

    他的身上,一只足足有三十斤重的野狗,就这么压着他,让他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没毙过命去。

    “呀!吴管家,你老这是怎么了?”

    说这个话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浑身穿戴了琳琅满目的珠宝翡翠宝石等等,看着就贵气逼人。

    她的身后,也乌泱泱的跟着一群仆人,见状,赶忙把管家从野狗身下解救了出来。

    “小姐,里面有人仗势欺人,你可得帮老奴做主啊!唉……实在是太惨了,我们的人,都被对方欺负的要死不活的。”

    恰好此时,又接二连三的传来众仆人哀叫的声音,更是增强了其说服力。

    “哼!你们在外面等着,待我去会会这群人。”

    她的身后,一个有些秀气的丫鬟,担忧的道:“小姐,我还是跟着你一起进去!”

    她怕小姐出事,到时候,整个宋府失去仪仗,必将会被人瓜分蚕食,过的比现在还要凄惨百倍。

    所以,她坚决不能亲身涉险,让这样的事发生。x s63 显得的,手里的锅铲子还没开始甩动,人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龟孙子,这么客气干啥,见着爷爷这般高兴吗?来来来,替我扛个腿儿,尽尽孝道!”

    毛显得的两条腿,毫不客气的架在仆人的肩膀上,那重量之大,犹如山岳,仆人只是个凡夫俗子,哪里扛得住,直接轰趴在地上,半响身子都立不起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下,已然伤得不轻。

    另外一边,准备教训任一的仆人,手里的大铁锅高高举起,“砰”的一下捶落,砸在了桌面上。

    也不见任一怎么动作,仆人的头就被他按在锅里,这还不算完,他顺手一扫,把桌子上的一堆废物垃圾,全部扫了进去。

    “嗨嗨~~~不就是一点吃的吗,瞧瞧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本道兄来教教你,什么叫油焖猪头。”

    任一的手指尖腾地一下燃起火苗,放在铁锅下面就开始灼烧,似乎真的要把这个仆人炖了。

    仆人自是不能坐以待毙,拼命挣扎着,“放开我,我是宋家的人,得罪我们,你们死定了,不死不休的那种。”

    仆人死到临头,还在放狠话。希望能借此打消对方折磨他的心情。

    “哼!那就拭目以待,看谁收拾了谁!”

    也不见有人按着仆人,他的头,就像是长在那铁锅里,愣是拔不出来。

    “啊啊啊~~~烫烫烫,好汉饶命!”

    仆人叫的凄惨,两只手不停的挥舞扒拉着,愣是逃不掉被囚禁的命运。

    任一无动于衷的道:“叫什么叫,打人者人恒打之,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管家见仆人们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就阵亡了,心里哪里还有什么气,立时就虚了起来。

    他慢慢吞吞的挪到门口,想要夺门而出。

    “狗贼,哪里走!”

    一声爆喝响起,一个硕大的身影朝着他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他身上,顺路带着他,朝着茶摊外面飞扑出去。

    “噗~~~”

    剧烈的撞击之下,管家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整个人难受得爬不起来。

    他的身上,一只足足有三十斤重的野狗,就这么压着他,让他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没毙过命去。

    “呀!吴管家,你老这是怎么了?”

    说这个话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浑身穿戴了琳琅满目的珠宝翡翠宝石等等,看着就贵气逼人。

    她的身后,也乌泱泱的跟着一群仆人,见状,赶忙把管家从野狗身下解救了出来。

    “小姐,里面有人仗势欺人,你可得帮老奴做主啊!唉……实在是太惨了,我们的人,都被对方欺负的要死不活的。”

    恰好此时,又接二连三的传来众仆人哀叫的声音,更是增强了其说服力。

    “哼!你们在外面等着,待我去会会这群人。”

    她的身后,一个有些秀气的丫鬟,担忧的道:“小姐,我还是跟着你一起进去!”

    她怕小姐出事,到时候,整个宋府失去仪仗,必将会被人瓜分蚕食,过的比现在还要凄惨百倍。

    所以,她坚决不能亲身涉险,让这样的事发生。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五块五毛)

    显得的,手里的锅铲子还没开始甩动,人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龟孙子,这么客气干啥,见着爷爷这般高兴吗?来来来,替我扛个腿儿,尽尽孝道!”

    毛显得的两条腿,毫不客气的架在仆人的肩膀上,那重量之大,犹如山岳,仆人只是个凡夫俗子,哪里扛得住,直接轰趴在地上,半响身子都立不起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下,已然伤得不轻。

    另外一边,准备教训任一的仆人,手里的大铁锅高高举起,“砰”的一下捶落,砸在了桌面上。

    也不见任一怎么动作,仆人的头就被他按在锅里,这还不算完,他顺手一扫,把桌子上的一堆废物垃圾,全部扫了进去。

    “嗨嗨~~~不就是一点吃的吗,瞧瞧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本道兄来教教你,什么叫油焖猪头。”

    任一的手指尖腾地一下燃起火苗,放在铁锅下面就开始灼烧,似乎真的要把这个仆人炖了。

    仆人自是不能坐以待毙,拼命挣扎着,“放开我,我是宋家的人,得罪我们,你们死定了,不死不休的那种。”

    仆人死到临头,还在放狠话。希望能借此打消对方折磨他的心情。

    “哼!那就拭目以待,看谁收拾了谁!”

    也不见有人按着仆人,他的头,就像是长在那铁锅里,愣是拔不出来。

    “啊啊啊~~~烫烫烫,好汉饶命!”

    仆人叫的凄惨,两只手不停的挥舞扒拉着,愣是逃不掉被囚禁的命运。

    任一无动于衷的道:“叫什么叫,打人者人恒打之,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管家见仆人们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就阵亡了,心里哪里还有什么气,立时就虚了起来。

    他慢慢吞吞的挪到门口,想要夺门而出。

    “狗贼,哪里走!”

    一声爆喝响起,一个硕大的身影朝着他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他身上,顺路带着他,朝着茶摊外面飞扑出去。

    “噗~~~”

    剧烈的撞击之下,管家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整个人难受得爬不起来。

    他的身上,一只足足有三十斤重的野狗,就这么压着他,让他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没毙过命去。

    “呀!吴管家,你老这是怎么了?”

    说这个话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浑身穿戴了琳琅满目的珠宝翡翠宝石等等,看着就贵气逼人。

    她的身后,也乌泱泱的跟着一群仆人,见状,赶忙把管家从野狗身下解救了出来。

    “小姐,里面有人仗势欺人,你可得帮老奴做主啊!唉……实在是太惨了,我们的人,都被对方欺负的要死不活的。”

    恰好此时,又接二连三的传来众仆人哀叫的声音,更是增强了其说服力。

    “哼!你们在外面等着,待我去会会这群人。”

    她的身后,一个有些秀气的丫鬟,担忧的道:“小姐,我还是跟着你一起进去!”

    她怕小姐出事,到时候,整个宋府失去仪仗,必将会被人瓜分蚕食,过的比现在还要凄惨百倍。

    所以,她坚决不能亲身涉险,让这样的事发生。x s63 显得的,手里的锅铲子还没开始甩动,人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龟孙子,这么客气干啥,见着爷爷这般高兴吗?来来来,替我扛个腿儿,尽尽孝道!”

    毛显得的两条腿,毫不客气的架在仆人的肩膀上,那重量之大,犹如山岳,仆人只是个凡夫俗子,哪里扛得住,直接轰趴在地上,半响身子都立不起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下,已然伤得不轻。

    另外一边,准备教训任一的仆人,手里的大铁锅高高举起,“砰”的一下捶落,砸在了桌面上。

    也不见任一怎么动作,仆人的头就被他按在锅里,这还不算完,他顺手一扫,把桌子上的一堆废物垃圾,全部扫了进去。

    “嗨嗨~~~不就是一点吃的吗,瞧瞧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本道兄来教教你,什么叫油焖猪头。”

    任一的手指尖腾地一下燃起火苗,放在铁锅下面就开始灼烧,似乎真的要把这个仆人炖了。

    仆人自是不能坐以待毙,拼命挣扎着,“放开我,我是宋家的人,得罪我们,你们死定了,不死不休的那种。”

    仆人死到临头,还在放狠话。希望能借此打消对方折磨他的心情。

    “哼!那就拭目以待,看谁收拾了谁!”

    也不见有人按着仆人,他的头,就像是长在那铁锅里,愣是拔不出来。

    “啊啊啊~~~烫烫烫,好汉饶命!”

    仆人叫的凄惨,两只手不停的挥舞扒拉着,愣是逃不掉被囚禁的命运。

    任一无动于衷的道:“叫什么叫,打人者人恒打之,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管家见仆人们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就阵亡了,心里哪里还有什么气,立时就虚了起来。

    他慢慢吞吞的挪到门口,想要夺门而出。

    “狗贼,哪里走!”

    一声爆喝响起,一个硕大的身影朝着他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他身上,顺路带着他,朝着茶摊外面飞扑出去。

    “噗~~~”

    剧烈的撞击之下,管家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整个人难受得爬不起来。

    他的身上,一只足足有三十斤重的野狗,就这么压着他,让他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没毙过命去。

    “呀!吴管家,你老这是怎么了?”

    说这个话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浑身穿戴了琳琅满目的珠宝翡翠宝石等等,看着就贵气逼人。

    她的身后,也乌泱泱的跟着一群仆人,见状,赶忙把管家从野狗身下解救了出来。

    “小姐,里面有人仗势欺人,你可得帮老奴做主啊!唉……实在是太惨了,我们的人,都被对方欺负的要死不活的。”

    恰好此时,又接二连三的传来众仆人哀叫的声音,更是增强了其说服力。

    “哼!你们在外面等着,待我去会会这群人。”

    她的身后,一个有些秀气的丫鬟,担忧的道:“小姐,我还是跟着你一起进去!”

    她怕小姐出事,到时候,整个宋府失去仪仗,必将会被人瓜分蚕食,过的比现在还要凄惨百倍。

    所以,她坚决不能亲身涉险,让这样的事发生。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五块五毛)

    显得的,手里的锅铲子还没开始甩动,人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龟孙子,这么客气干啥,见着爷爷这般高兴吗?来来来,替我扛个腿儿,尽尽孝道!”

    毛显得的两条腿,毫不客气的架在仆人的肩膀上,那重量之大,犹如山岳,仆人只是个凡夫俗子,哪里扛得住,直接轰趴在地上,半响身子都立不起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下,已然伤得不轻。

    另外一边,准备教训任一的仆人,手里的大铁锅高高举起,“砰”的一下捶落,砸在了桌面上。

    也不见任一怎么动作,仆人的头就被他按在锅里,这还不算完,他顺手一扫,把桌子上的一堆废物垃圾,全部扫了进去。

    “嗨嗨~~~不就是一点吃的吗,瞧瞧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本道兄来教教你,什么叫油焖猪头。”

    任一的手指尖腾地一下燃起火苗,放在铁锅下面就开始灼烧,似乎真的要把这个仆人炖了。

    仆人自是不能坐以待毙,拼命挣扎着,“放开我,我是宋家的人,得罪我们,你们死定了,不死不休的那种。”

    仆人死到临头,还在放狠话。希望能借此打消对方折磨他的心情。

    “哼!那就拭目以待,看谁收拾了谁!”

    也不见有人按着仆人,他的头,就像是长在那铁锅里,愣是拔不出来。

    “啊啊啊~~~烫烫烫,好汉饶命!”

    仆人叫的凄惨,两只手不停的挥舞扒拉着,愣是逃不掉被囚禁的命运。

    任一无动于衷的道:“叫什么叫,打人者人恒打之,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管家见仆人们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就阵亡了,心里哪里还有什么气,立时就虚了起来。

    他慢慢吞吞的挪到门口,想要夺门而出。

    “狗贼,哪里走!”

    一声爆喝响起,一个硕大的身影朝着他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他身上,顺路带着他,朝着茶摊外面飞扑出去。

    “噗~~~”

    剧烈的撞击之下,管家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整个人难受得爬不起来。

    他的身上,一只足足有三十斤重的野狗,就这么压着他,让他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没毙过命去。

    “呀!吴管家,你老这是怎么了?”

    说这个话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浑身穿戴了琳琅满目的珠宝翡翠宝石等等,看着就贵气逼人。

    她的身后,也乌泱泱的跟着一群仆人,见状,赶忙把管家从野狗身下解救了出来。

    “小姐,里面有人仗势欺人,你可得帮老奴做主啊!唉……实在是太惨了,我们的人,都被对方欺负的要死不活的。”

    恰好此时,又接二连三的传来众仆人哀叫的声音,更是增强了其说服力。

    “哼!你们在外面等着,待我去会会这群人。”

    她的身后,一个有些秀气的丫鬟,担忧的道:“小姐,我还是跟着你一起进去!”

    她怕小姐出事,到时候,整个宋府失去仪仗,必将会被人瓜分蚕食,过的比现在还要凄惨百倍。

    所以,她坚决不能亲身涉险,让这样的事发生。x s63 显得的,手里的锅铲子还没开始甩动,人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龟孙子,这么客气干啥,见着爷爷这般高兴吗?来来来,替我扛个腿儿,尽尽孝道!”

    毛显得的两条腿,毫不客气的架在仆人的肩膀上,那重量之大,犹如山岳,仆人只是个凡夫俗子,哪里扛得住,直接轰趴在地上,半响身子都立不起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下,已然伤得不轻。

    另外一边,准备教训任一的仆人,手里的大铁锅高高举起,“砰”的一下捶落,砸在了桌面上。

    也不见任一怎么动作,仆人的头就被他按在锅里,这还不算完,他顺手一扫,把桌子上的一堆废物垃圾,全部扫了进去。

    “嗨嗨~~~不就是一点吃的吗,瞧瞧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本道兄来教教你,什么叫油焖猪头。”

    任一的手指尖腾地一下燃起火苗,放在铁锅下面就开始灼烧,似乎真的要把这个仆人炖了。

    仆人自是不能坐以待毙,拼命挣扎着,“放开我,我是宋家的人,得罪我们,你们死定了,不死不休的那种。”

    仆人死到临头,还在放狠话。希望能借此打消对方折磨他的心情。

    “哼!那就拭目以待,看谁收拾了谁!”

    也不见有人按着仆人,他的头,就像是长在那铁锅里,愣是拔不出来。

    “啊啊啊~~~烫烫烫,好汉饶命!”

    仆人叫的凄惨,两只手不停的挥舞扒拉着,愣是逃不掉被囚禁的命运。

    任一无动于衷的道:“叫什么叫,打人者人恒打之,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管家见仆人们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就阵亡了,心里哪里还有什么气,立时就虚了起来。

    他慢慢吞吞的挪到门口,想要夺门而出。

    “狗贼,哪里走!”

    一声爆喝响起,一个硕大的身影朝着他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他身上,顺路带着他,朝着茶摊外面飞扑出去。

    “噗~~~”

    剧烈的撞击之下,管家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整个人难受得爬不起来。

    他的身上,一只足足有三十斤重的野狗,就这么压着他,让他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没毙过命去。

    “呀!吴管家,你老这是怎么了?”

    说这个话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浑身穿戴了琳琅满目的珠宝翡翠宝石等等,看着就贵气逼人。

    她的身后,也乌泱泱的跟着一群仆人,见状,赶忙把管家从野狗身下解救了出来。

    “小姐,里面有人仗势欺人,你可得帮老奴做主啊!唉……实在是太惨了,我们的人,都被对方欺负的要死不活的。”

    恰好此时,又接二连三的传来众仆人哀叫的声音,更是增强了其说服力。

    “哼!你们在外面等着,待我去会会这群人。”

    她的身后,一个有些秀气的丫鬟,担忧的道:“小姐,我还是跟着你一起进去!”

    她怕小姐出事,到时候,整个宋府失去仪仗,必将会被人瓜分蚕食,过的比现在还要凄惨百倍。

    所以,她坚决不能亲身涉险,让这样的事发生。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五块五毛)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