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酸酸涩涩女儿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苏宸与白素素谈妥了合作的事宜后,打着哈哈,窗外的天已经漆黑一片了,白家庭院内四处都已经掌灯。

    苏宸起身,跟白素素告辞,准备要回家歇息了。

    “苏宸,不要走。”白素素忽然叫住了苏宸。

    “啊?”苏宸闻言之后,吓了一激灵,身子忍不住向后跳了一下,惊讶道:“不是,我只出卖秘方,可不出卖自己的身子,这不是钱的问题。”

    白素素先是一愣,然后脸色蓦然一红,忍不住啐道:“你、你瞎想些什么呢?”

    苏宸双手环抱在前,一副戒备的神色,反驳道:“什么叫我瞎想,是你喊我不要走的,我什么也没想,只想回家睡觉而已。”

    白素素没有好气道:“我是喊你不要走,只是想要邀请你立即赶往城外的白家瓷窑的庄园,连夜烧制青白瓷试验一下,你别胡思乱想!”

    汗,那你不说清楚,整这误会怪谁啊!

    苏宸心中嘀咕,但也不承认自己想偏了,说道:“我的意思是,我太累了,要回去休息,不能在逗留了,否则休息不好,会很伤身子的。对,就是这个意思!”

    白素素听着他自圆其说的很幼稚,翻了他一眼,却也没有继续纠缠这一点,出声恳求道:“苏宸,如果不连夜烧制出来,我和族人都难以入眠,事情牵扯过大,请你再辛苦一下了。”

    苏宸浑身有些疲倦感,犹豫道:“可我昨晚上刚熬夜一晚,又忙活一天困死了,现在就想好好睡一觉。”

    白素素沉吟一下道:“那在车上睡,一个多时辰就到了,只要教会了那里的工匠师,你就可以在那安心睡觉了。”

    白素素着实有些心急,好不容易找到新的瓷器秘方,可以炼制出新的瓷器,对于她们白家数十年的陶瓷家族,这绝对是一个重要的机会,迫不及待打算连夜赶往城外瓷窑去炼制青白瓷,不想耽搁任何时间了。

    若晚了一日,很可能对白家而言,就是巨大的打击,早一日验证出烧制这种青白瓷的可行性,她也就能早一点安心。

    苏宸看出了白素素的迫切,心中竟然生出不忍之意。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条硬汉,想不到此时会心软了。

    “好,那我一会在车上眯会!”

    见苏宸答应下来,白素素展颜一笑,如一朵莲花绽放般,高雅玉洁。

    “谢谢你!”白素素眸光带着几许感激和其欣喜,虽然觉得这样安排,对苏宸有点小残忍,但是白家形势危急,暂时一切要以家族存亡的事情为重了。

    紧接着,白素素就出去安排了,吩咐李教头清点了二十位护院家丁,佩带了兵刃,作为护行队伍,毕竟行走夜路有些危险。

    彭箐箐闻言后,理所当然也会跟去,以前她就跟白素素常腻在一起,现在多了个苏宸这个男人后,丝毫不受影响,反而三人组混在一起时间更多了。

    “这么晚了,城门已经关闭,咱们还能出去吗?”苏宸询问。

    白素素淡淡笑道:“箐箐可是知府千金,自然会有办法。”

    苏宸恍然,差点把箐箐这个官二代给忘记了,这可是知府千金啊!

    队伍夜里出发,行驶在街道上,在经过城门时候有知府千金在场,拿着随时可畅行的令牌,城门守卫顺利放行。

    夜色如水,一轮明月高悬,皎洁的月光洒在城外的官道上,一片清辉。

    道路两侧有成片的绿荫,树影斑驳,偶尔传出狼嚎声和夜莺叫声,很有荒郊野外的气氛。

    几两马车奔走在城外土道上,苏宸和白素素、彭箐箐坐在一辆车内,他无暇在车内近距离欣赏二女倾城美貌,而是已经依靠墙角睡着了。

    彭箐箐瞥了苏宸几眼,忽然对着白素素道:“素素姐,他真的自己创造出了这种新颖青白瓷,全新的瓷器,只用了七天时间?”

    白素素神色复杂,点头道:“是的,就是他,连我也被震惊住了!”

    彭箐箐奇怪道:“也不知他这些想法从哪来的,怎么懂这么多东西?跟其它才子都不一样,素素姐,你说他要去参加科举,会不会中状元啊?”

    白素素摇头道:“他志不在此!”

    “真是怪人了,还有不喜欢做状元的读书人。”彭箐箐实在有点难以理解,她父亲可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人,当年是二甲进士,一向以此为荣,前途志向也是如何当个好官,日后能够进入庙堂成为肱股之臣。

    白素素看着倚靠着车厢角落睡熟的苏宸,轻声说道:“这样也好。”

    她的心中是复杂的,若是苏宸真的参与科举,成为状元,那么就要会顺利进入翰林院做编纂,一朝风云际会,如鱼跃龙门一般。到时候,很可能会受到皇家勋贵和金陵城权贵大臣们的注意,他又是未婚之身,两年内极可能会被赐婚或是被其它家族联姻成婚了。

    这可不是白素素想要看到的情况!

    彭箐箐闻言之后,深有感同,点头道:“也对,还是这样的好,若是他成为了状元,就会做官了,像我爹那样无趣,哪能这样悠闲自在。经常被我欺负也没办法还手,若是他做了大官,殴打朝廷命官就不行了。”

    “……”白素素听到这个缘由,真的哭笑不得,她竟然因为想要欺负苏宸无法还手,不希望他考状元。

    当然,如果苏宸知道二女在担忧他科举中状元的事,一定会觉得滑稽好笑,自己特么的是中状元的料吗?

    “不过,他就是有点财迷儿。”彭箐箐小声埋怨,但她的表情却充满了笑意,丝毫没有因此冲淡好感,反而就是打趣的味道。这些日子,她对苏宸“爱财有道”深有体会,对方有着自己的底线和准则,箐箐心中已经没有了以前那些负面看法了。

    白素素闻言,嘴角也溢出一丝浅笑,酒窝初绽。她愈发觉得,跟这个苏宸相处,颇为融洽和舒服,真的希望这种关系可以保持下去,但旋即又觉得不大可能,忍不住轻轻一叹。

    此时,苏宸睡得太熟太沉了,身子随着马车摇晃,靠着车厢不稳,开始向侧面歪斜下去,彭箐箐手疾眼快,一下子扶住了他的身子,免得他身子倒下来。

    “我来。”白素素说完,挪动了一下位置,坐在对面苏宸的身侧,然后让彭箐箐把苏宸的脑袋瓜,倚靠在她一侧的香肩处,自己来做他的靠桩儿。

    彭箐箐有点意外,这可是有点肌肤之亲了,以白素素的性子,竟然做出这样的动作,让她既感意外,又有一点酸涩朦胧的感觉……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