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6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厄神春征三十一岁时崭露头角,入选了年度新人奖。在最初的五年里,他一直未能引起读者的关注。然而就在十年前,《查尔达斯侦探》一书的销量一举突破百万册,厄神从此进入畅销书作家行列。那年的正月,厄神第一次梦见了富士山,从此对富土山产生了特殊的感情。厄神本来就对传说之类的东西非常介意。夜间不脱新鞋、睡觉不穿袜子、见到灵柩车时藏起拇指、不踏门槛不踩席边……这些习惯即使到了成年,也未曾丢弃。出于这一性格,他在可以看到富士山日出的地方建了新居,举家搬到了那里。房子在这座别墅下边开车约二十分钟的地方,可以透过窗户一边眺望富士山一边写作。然而就在三年前,那里修建疗养设施,挡住了视野。仿佛与之呼应,厄神的写作也就此陷入低迷。于是,他急忙买下了附近的这座旧别墅,现如今他在这座别墅里进行写作,生活则还是在山脚下的家中。山下的房子很大,而这里则因为是“救急”的缘故,一直没有重新装修。

    美咲一五一十地讲解着,但侦探似乎不是很感兴趣,这让她不禁有些扫兴。

    “难道说,是厄神先生推下的石头吗?”

    “完全有这种可能。”说话的是司机佐藤。“除此以外找不到其他别墅。”

    “简直难以置信。人们常说作家大都性格古怪,但是说起厄神先生,除了崇拜富士山以外,他在各方面部极其正派。”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总之,事情立刻就会真相大白。”

    别墅是小木屋式平房,正面大门上挂着“富士见庄”的牌子,别墅后面可以看到镶着玻璃的温室屋顶。据说那是前年厄神先生建造的,目的是种植自己喜爱的兰花。

    在贵族侦探的陪同下,美咲走出了轿车,却又踌躇不前。

    “等一等。我们最好赶快离开这里。”

    如果是陌生人倒也罢了,既然对方是厄神,美咲便不好将事情闹大。而且,还有可能根本就是搞错了。听说厄神平常是位绅士,但遇到事情非常容易被激怒。

    “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变相解决。畅销书作家又不是支付不起修理费用,赔偿金或许可以用写作稿件的形式支付。”

    “你觉得这是别人的事情吗?”对于美咲的抗议,侦探丝毫没有让步的样子。他大步流星地走到门前,按下了呼唤铃。

    “我说,你等一等!”

    但为时已晚,已经来不及离开了。美咲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等待着对方的应答。然而,里面却没有任何反应。屋里点着灯,不像是没有人的样子。

    “或许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过错,所以佯装不在。”

    侦探推了一下门。门设有上锁,很容易地被推开了。

    “喂,里面有人吗?”侦探大声地叫着,里面却没有回答。他又叫了一声,而且已经等得不耐烦,便大步闯了进去。

    “不行!不能失礼。或许主人在温室里。”

    “我们已经尽到礼节了,没有理由受到指责。”侦探毫不介意,人已经走到了屋子的正中央,如果不加以劝阻,他一定会四处乱走。

    美咲慌忙跟了进去。进门后是一间客厅,约有十张榻榻米大。里面摆放着桌子、沙发以及电视。美咲曾经和出版社其他编辑一起来过这里,并在这间客厅受到厄神夫妇的热情接待。

    客厅的里面是厨房,左首则是用来写作的书房。书房里摆着一张床,估计临到交稿日期,主人会在此过夜。之所以说“估计”,是因为美咲也没有进到过这个房间。厄神不愿意别人看到自己的书房,能够得到许可进入的,或许只有夫人。对于电视台及杂志社共同企划的作家专访栏目,厄神也一直坚决地予以抵制,业界人士称厄神的书房为“不可探知的世界”,在某种意义上简直是“神圣地带”。有人说整个房间被装饰成富士山玩偶的形象,也有人说房间里装饰着一座浅间大神社的旧鸟居牌坊。

    书房的门略微敞开着。侦探如入无人之境,轻松地推开了房门。

    “你跑不掉,无论你是多么有名的作家,也要对事故承担责任。这是公民的义务。”

    然而,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侦探像是被一堵看不见的墙壁阻挡住,立刻停住了脚步。

    “出了什么事情?”

    “噢,噢!我实在没有想到,等待我们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场面。”

    侦探说着,抿嘴一笑。站在他身后的美咲看到的,竟是厄神春征倒在床上,已经被人杀害。

    二

    果然,今天运气不佳。

    情绪刚刚稳定的美咲,此时倚靠在书房门口,再次发出了叹息。万万没有想到,竟遇上杀人事件,而且是厄神先生被杀的现场。

    “太厉害了。我经常遇到各种案件,但是,作为尸体的第一发现人……”

    眼前的这位侦探,抚摸着胡须,嘴里发出奇妙的感慨。或许,他就是杀人凶手……他那冷静的态度不禁使人这样猜想。

    “佐藤!”侦探向门外发出一声呼唤。

    于是,晃动着巨大的身体,司机立刻出现在面前,他看到尸体,猛地颤动了一下眉梢。

    “侦探大人,你是说将这个男人……”

    “我们为什么要做出那种愚蠢的事情?这一点你是清楚的。”

    “是的。看来并非刚刚被杀害。”佐藤毫不犹豫地靠近尸体,镇定地摸着脉搏。

    “这似乎是最近发生的最严重的案件。佐藤!今年春天,椿家的那个混蛋儿子因为赌博而遭到洗劫,赔进了一个子公司。我觉得没有比那更让人扫兴的事了。佐藤,你是否预料到了这一情况?”

    “不,侦探大人,我已经察觉到犯罪迹象,但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司机谦虚地回答道。

    已经察觉到了迹象吗?到底是你的鼻子更灵敏。我也只是猜测。如果猎狗都有一副像你一样的好鼻子,出去猎狐就会更加轻松。”

    “侦探大人,我很冒昧地说,如果有了一条非常出色的狗,那么狩猎就失去了意义。打猎并非只是注重成果,而是应该享受过程。”

    “你说得不错。”

    “喂!能不能不在这里闲聊?应当赶快报警!”对于二人不分地点的高谈阔论,美咲感到非常气愤,不禁大声说道。

    侦探似乎对于美咲为什么要发怒不能理解,却又连声说“咦,你说得很对”,并急忙指示司机报警。

    通常情况下,遇到这种场合,女人总是显得惊慌失措,而男人则应当尽量安慰。然而,此时的侦探却在若无其事地东拉西扯。如此看来,这些男人已经陷入混乱,而自己则应当保持镇静。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