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章 套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二天, 程恣睢和宁儒“深夜密会”的照片就被几个狗仔八卦营销号放了出来。

    很快就上了热搜。

    热搜词条——程恣睢宁儒s市深夜密会神态亲密。

    傅离骚“联系营销号删博,把热搜撤了——十分钟之内。”

    第三天,《明星合租计划》第一期上线。

    虽然《明租》也只是个网综,并且没请什么大牌明星,但众所周知, 程恣睢在《小小的传承》逼着耿嘉年叫爸爸, 在《舞林大会》当众撩导师卢玉潇, 在剧组和沈子蓉上演实体版撕逼,还曾经为了温安然以跳楼相逼, 手撕嘉创娱乐。

    新仇旧恨,一看就很刺激!

    更何况这还是傅离骚首次参加的综艺节目!

    傅总虽然长相斯文帅气, 气场冰冷强大,比顶流都不逞多让,但他向来低调,连发布会和年会都很少出席, 这次竟然在百忙之中抽空参加一个小网综的录制。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谁?

    你品, 你细品。

    就冲傅离骚第一次参加综艺,也得去瞧瞧热闹不是?

    更何况这节目的前期宣发做得还不错, 剪的两版预告片都吊足了观众胃口, 所以还没播出, 就有不少观众将节目早早加入看单。

    当晚九点一更新,瞬间涌入一大批明星粉和吃瓜群众。

    后期剪辑并没有完全按照拍摄顺序。

    节目开端是明星们拎着行李入住, 开开心心地参观新家。

    镜头扫过。

    屋子里铺了木地板, 宽敞明亮, 一楼有摆了格子布沙发的客厅,放了许多多肉的小阳台,一个开放式的大厨房,锅台、厨具都擦得锃亮,旁边是一个温馨的餐厅,摆着原木色的桌椅,餐桌上还摆着一支腊梅花。

    镜头追着嘉宾们上了二楼。

    二楼三间卧房,各有特色,三楼的小阁楼更是布置得温馨可爱。

    西斜的阳光从窗子里照进来,映得小别墅一片温暖。

    从节目组手中拿到了一人三百元的活动资金,被告知要自己买菜、做饭、做家务,搞定一日三餐之后,明星嘉宾们都像玩过家家的小朋友一样,兴奋地穿外套、换鞋“走走走!去买菜!”

    等到了超市,才发现大家好像都不会做饭。

    这时,程恣睢说“我会一点。”

    程恣睢竟然会做饭?

    程作精又在装逼了[撑下巴]

    他会做饭个鬼!我当年追过他出道选秀的粉丝互动直播,煮了一碗泡面好像?当时哪个小鲜肉吃了一口,脸皱得跟沙皮狗一样!

    哈哈哈我刚才翻了一下,当年那个被程恣睢祸祸过的小鲜肉,就是耿嘉年!

    你才是沙皮狗!你全家都是沙皮狗!抱走我们家年年,不约。

    ……

    果然,程恣睢在厨房忙碌的时候,其他人都一脸期待的表情,只有耿嘉年非常不屑“你们好好享用,我可不吃……我等下煎牛排。”

    江季风伸手就去勾他脖子“你说的啊,到时候你可别吃,别和我们抢好吃的!抢菜的是大窝瓜!”

    耿嘉年“嗯哼。我吃土都不会吃程恣睢做的饭!说不吃就不吃!谁吃谁是大南瓜!”

    ……

    两个幼稚鬼开始一口一个大窝瓜、大南瓜,小学鸡式互怼。

    哈哈哈莫名有点儿可可爱爱的!

    突然开始期待“真香”了[笑哭]

    真香!真香!真香!

    别刷了,不可能的,在程恣睢拍戏的剧组打过杂的告诉你们,程恣睢只会吃,还特别挑!

    ……

    什么?程恣睢竟然真的会做饭?

    真的这么好吃?不是演戏吗?

    呜呜呜,菠萝咕咾肉看起来好诱人,好想吃啊!

    为什么深夜放毒?节目组好狠啊!

    东坡肉!我饿了qaq

    前面的,我已经从床上爬起来泡面了。

    哈哈哈妈呀!耿嘉年看起来好可怜,一个人孤独地啃牛排。

    不止如此,江季风酒足饭饱,还在旁边弹着吉他开唱,一口一个大窝瓜。

    大窝瓜最后还是没抵挡住诱惑。

    江季风吹了声口哨“香吗,大窝瓜?”

    耿嘉年“真香!”

    哈哈哈又见活体真香!

    e……这么说,程恣睢是真的会做饭,厨艺还很好?

    又会跳舞又会书法又会对诗又会做菜,我程全才!好想嫁给他啊嘤嘤嘤~

    屏幕前的傅离骚不!你不想!

    大窝瓜和大南瓜打闹间,温安然不小心被绊倒,跌进了程恣睢怀里。

    节目组还特意放了慢动作,从好几个角度不断重放镜头,还做了漫天飘舞的粉红心形特效。

    啊啊啊我的诚然c!

    虽然程总长了一张标准的小受脸,但气场是真的a!开始我还觉得这是邪教,但现在只想说——他俩好配啊!在一起在一起!

    我诚然真好磕,太甜了呜呜呜。

    傅离骚不!一点儿也不配!

    哎,你们看到昨天那个热搜了吗?几分钟就被撤了。

    看到了!你说的是程恣睢和宁儒……他俩battle的时候跳舞的视频是真的好看,超有c感的!

    昨天程恣睢刚拍完《明租》,就跑去s市密会宁儒……他们不会真的是那种关系?

    我觉得搞不好是真的,否则热搜怎么会撤那么快?

    傅离骚不!他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他抿了抿唇,开始啪啪敲键盘。

    程恣睢和傅离骚才有c感好么?!

    傅离骚和程恣睢超级配!

    傅总以前从来没参加过综艺,听说这次是主动联系节目组要参与录制的……你品!你细品!

    ……

    傅离骚一连发了十多条弹幕。

    终于有少数观众被他带了节奏。

    傅总参加这个综艺的动机确实可疑[撑下巴]之前程恣睢死皮赖脸追了他那么久……最近程恣睢气场全开,撩死人,傅总动心也是正常的。

    yjgj,傅总的颜值是真的可!

    对对,你们还记得吗?做饭的时候,傅总还帮程恣睢撩头发了……莫名有点儿甜呢。

    还有刚才大家抢菜的时候,傅离骚好像整盘端,全都扒拉到程恣睢碗里了!

    没错!刚才傅总和温安然抢肉也很可疑。说什么“我想吃你才做的”,还说“这是我的”!这是抢肉吗?这明明是抢人啊!

    我刚才只顾着馋肉,都没注意看……刺激刺激!

    ……

    一时之间,诚然c、程我c、柠橙c、橙梨c纷纷开始捉对厮杀,就连两瓜c也不堪示弱,紧随其后。

    八十分钟的节目还没播完,就已经爆了五六七个热搜词条。

    明星合租计划

    程恣睢菠萝咕咾肉

    诚然c好甜

    耿嘉年真香

    傅离骚抢肉

    ……

    等等!为什么是傅离骚抢肉?

    这时,最早一批观众已经看到了结尾的下期预告。

    视频里,傅离骚用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洗牌,发牌。

    红桃a!方片10!红桃q!

    镜头疯狂闪烁。

    ——谁和谁将会成为同寝室友?

    厨房里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江季风究竟遭遇了什么?

    傅离骚“都怪那只蛋,是那只蛋太坏了,是个坏蛋!”

    ——傅总为何突然爆粗?

    下周六晚九点,我们不见不散!

    傅离骚“…………”

    为什么把“精彩的”都放到第二期?为什么?

    傅离骚眼睁睁地看着诚然c好甜一骑绝尘,冲到了热搜第四。

    橙梨c表示不服!

    晚十点半,风骚娱乐公关部员工被集体叫起来加班。

    晚十点五十,橙梨c szd突然出现在热搜末尾,幽灵一般冒出无数营销号,纷纷开始发程恣睢和傅离骚的互动短视频,点赞评和浏览量瞬间过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热搜前三,爆了!

    晚十一点二十,突然有营销号带tag爆料,爆料里还有一段录音。

    一个……傅离骚本人立的fg。

    后面还附了一段傅离骚在公开场合讲话的声纹对比,确认是傅离骚本人。

    真·吃瓜群众哇哦!带感!期待真香!

    假·吃瓜群众·真·水军

    看了《明租》,傅离骚明明就喜欢上了啊,怎么没见他愿赌服输?

    呵呵,资本家罢了,言而无信是常规操作。

    我还当傅离骚和别的黑心商人没区别呢,原来也是一丘之貉!

    ……

    很快,傅离骚便毫无逻辑地被冠上了“渣男”、“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奸商”之名,被反复网络暴力,疯狂diss!

    骂得狗血淋头,体无完肤。

    十一点五十,傅离骚给程恣睢打了个电话。

    程恣睢正在鼓捣他的第二批清心符“傅总?您有事?”

    傅离骚“我被人骂了。”

    程恣睢?

    傅离骚“骂得很惨。”

    程恣睢开了免提,切后台上微博,扫了一眼“…………”

    傅离骚“你帮帮我。”

    程恣睢“怎么帮?”难不成帮他骂回去?

    傅离骚“我当时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喜欢上你,但现在我既然这么喜欢你了,就要言而有信,你明天来公司,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程恣睢刚使用了清心符,心如止水,冷酷无情地表示拒绝,“不好。”

    大庭广众之下游街示众,傅离骚不嫌丢人,他还嫌丢人呢。

    傅离骚声音明显低落下去“为商最重要的就是信誉,一旦坐实了言而无信,不止股票会跌,公司说不定也会破产……”

    程恣睢“这是你自己作出来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傅离骚“……”

    他被怼得说不出话,又呕出一口血来。

    血?

    傅离骚眯了眯眼,打开微博,自虐般挨个儿刷诚然、程我、柠橙c,他这个人,生起气来异常没有道理,而且一生气就吐血。

    没到天亮,他就呕了一地血,白衬衫上也全都是斑斑血迹。

    他摆了个姿势,自拍了一张,上午八点发给了程恣睢。

    傅离骚我吐血了

    照片里的傅离骚眼色苍白如纸,唇边和衣服上全是殷红血痕,隐约能看到他脚边的地面上全是血。

    程恣睢吓了一跳,连忙拨了电话过去“你等着,我这就去请郎中,不是,大夫……送你去医院。你在哪儿?”

    傅离骚“公司。”

    趁着程恣睢没来,傅离骚打电话让公关部联系当地的媒体记者,说会对fg一事做出回应,然后在休息室的卫生间冲了个澡,换了身西装,打好领带,甚至还喷了个发胶。

    程恣睢到公司的时候,却发现刚才还吐血吐到像是快死了的傅离骚,已经衣冠楚楚地在楼下等他。

    一群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啪啪拍照、录像,闪光灯疯狂闪烁。

    程恣睢瞬间意识到被骗,忍不住磨牙“你做什么?”

    傅离骚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吃饺子。”

    他说着弯下身来,手臂穿过他的肋下和臂弯,轻轻松松、熟极而流地将他抱了起来“抓稳,我要跑了。”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