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第六十三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网友们被罗列的这些罪名惊呆了, 原本以为她已经够出格的了,没想到大家的脑洞终究还是比不过她的行动。

    涉及了重大金额的经济犯罪,其中一个还是明星慈善基金会, 就连不关注娱乐圈的人都开始讨论这件事。

    自家的慈善基金会都动手脚, 那之前大家的捐款岂不是都落她自己腰包了?那些被资助的儿童和小学怎么办?

    更别提她还偷税和挪用公款了,任何一条单拎出来都够她糊的,加一起可真是嫌命长。

    一想到她平时吃香的喝辣的, 还脚踏六条船把大家当猴耍,无数网民就气炸了, 嚷嚷着让昭希坐牢。

    事件愈演愈烈, 众人太过群情激愤,好多人去昭希微博底下骂她,骂着骂着,大家看着昭希以往那些照片,突然觉得她好像也没那么好看了。

    别说神颜了, 好像在女明星里都很平凡……

    一时间大家都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球。

    与此同时, “熟悉”cp的超话彻底被苏白唯粉攻陷,唯粉们都快气疯了,一点也不希望苏白跟这个诈骗犯绑定,疯狂在超话里发昭希的黑贴。

    超话粉丝大规模脱粉, 就连原本的cp粉都愤而转黑, 变成苏白的唯粉。

    而这时他们再看自己p的两人合照, 突然有种癞□□吃天鹅肉的感觉。

    以前觉得昭希哪哪都好看, 五官和谐自然, 像天使一样动人,看一眼就永生难忘。

    可现在怎么看怎么普通,有些角度还不太好看,尤其跟苏白照片放在一起,简直是公开打脸。

    当初她们到底怎么想到把他们拉到一起的来着?分明一点也不搭啊!

    不少人甚至转而开始心疼起苏白来。

    别墅内,昭希颓然坐在地板上,眼神空洞。

    一旁的助理急的直拉她,“希姐别颓废了!快让工作室公关啊!”

    昭希慢慢抬头看她,眼睛里充血,“公关?都到了这个份上了还怎么公关!”

    她猛地站起来,歇斯底里的把助理推倒,“你们凭什么不喜欢我!一群丑八怪也配骂我!都给我去死!去死!”

    房间里的东西被噼里啪啦一通砸,她跟疯了一样发泄了半天,最后脱力的躺在地板上,嘴里骂骂咧咧的。

    助理在旁边都惊呆了,昭希向来是她女神,她第一次看到她这么泼妇的样子。

    脑海中的滤镜疯狂褪去,她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眼瞎,昭希分明没有没记忆里那么优秀,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帮她处理劈腿的事啊?

    默了一会,她也不受这鸟气了,转身就走。

    ……

    苏白吃了一口新鲜瓜,也被昭希惊呆了。

    她到底是有多缺钱,怎么就铤而走险干这种事了?

    原著中昭希一直有自己给她的钱,虽然大手大脚却从来没为钱发愁过,所以苏白只以为她花心,没想到她居然敢去犯罪。

    这也太贪了。

    苏白突然刷新了对昭希的认知,更何况这次的事件是陆闻宗弄的,那就肯定是真的,绝无可能是诬陷。

    见他微微蹙眉,一旁的陆闻宗眯起眼睛。

    把人搂过来,修长的手指抚平苏白的眉心,“不高兴?”

    苏白听出了陆闻宗语气里的不满,赶紧跟他解释,“不是,我就是觉得难以理解,她一手好牌居然打的稀烂。”

    陆闻宗对昭希的结果并不意外,在梦里她就是这样,如果不是苏白这个小笨蛋一直帮她解决麻烦,昭希还不知道要惹多少祸。

    想到梦里那些荒唐事,陆闻宗气质陡然沉下来,把苏白手里的手机抽走,“别再看她了。”

    苏白挑眉,“看看网上的消息都不行吗?”

    “不行,”陆闻宗难得有些任性,“我不想看到你跟她有任何牵扯。”

    苏白觉得这样吃味的陆闻宗很可爱,摸摸头的脸,“好好好,我不看。”

    陆闻宗神色稍缓,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忽然道:“你以后是不是会一直拍戏?”

    “应该是,”其实苏白自己也没想好。

    他当初进娱乐圈是因为不想游手好闲,总得找点事做,感觉拍戏还挺有意思,就过来试试。

    然而真正拍起来真的很难,他演技也不好,这次能轻松入戏还是因为有陆闻宗帮忙,否则绝对不会这么顺利。

    如果以后不跟陆闻宗一起拍,他的水准大概率会下降,白白糟蹋了那些好电影。

    他又不缺钱,打算以后还是少拍点,多跟陆闻宗待在一起。

    陆闻宗看起来心情很不好,但却没说什么。

    苏白察觉到了,两人这还是第一次谈起未来,他拉拉他的袖子,“你怎么了?不想让我拍戏吗?”

    “嗯,”陆闻宗定定的看着他,语气很执拗,“别拍感情戏。”

    苏白很理解,“我肯定不拍感情戏,尽量转型拍一些正剧怎么样?”

    他怀疑自己要是真的拍感情戏了,陆闻宗能直接到片场把他拎回去。

    而且他自己也不想跟别人亲密接触,想想心里就犯别扭。

    陆闻宗勉强点头,“正剧也少拍几部。”

    其实这正符合苏白的想法,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有朝陆闻宗发展的趋势,对他的依赖和占有欲变得非常重。

    他想象不出来自己要是进组拍戏,十天半个月见不到陆闻宗的日子该怎么过。

    不过他还是故意挑眉,双手捧着陆闻宗的脸在他脸上乱揉,“少拍几部没钱啊!”

    陆闻宗亲了苏白一下,“那我养你好不好?”

    他眼底带着难以掩饰的紧张,“只有我们两个待在一起,我想养你一辈子。”

    陆闻宗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自私,可怎么也控制不住,经历过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就再也没法回到从前,甚至一天都不想跟他分开。

    苏白看着陆闻宗的眼睛,只觉得整个人仿佛要被吸进去。

    他心脏跳的砰砰快,“养我是很贵的。”

    陆闻宗一眼不错的盯着苏白,“所有钱都给你,还不够我可以再挣。”

    苏白嘴角弯起,凑过去唧亲他一口,“开玩笑的不用那么多,每天一块钱,你就能收获一个冬凉夏暖的男朋友。”

    他说完就收起笑意,无比认真的看陆闻宗。

    “其实我也舍不得离开你。”

    苏白的眼睛轮廓形似桃花,一颦一簇都含情脉脉,当他认真盯着谁的时候,仿佛那个人就是他的全世界。

    两人对视,陆闻宗眼里亮起了光,把苏白抱怀里慢慢亲。

    “你这么好,会让我越来越贪心。”

    “贪贪,”苏白竭力给陆闻宗制造安全感,“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陆闻宗笑了,嘴角的弧度驱散了骨子里的冷淡。

    苏白很喜欢看他笑,而且发现自从自己努力照顾陆闻宗的感受后,他笑的次数明显比以前多了。

    心里有点雀跃,苏白一把将人扑倒在床上,“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陆闻宗真的很好哄,明明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他凛冽的眉眼柔和下来,竟有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嘴真甜,”陆闻宗翻身把苏白压底下,低头去亲他。

    口感嫩滑如果冻,陆闻宗又亲又咬,苏白嘴唇都被他弄肿了,脸也红的不行。

    红唇在奶白的皮肤上格外显眼,像一朵浓艳待放的玫瑰,裹挟着致命的吸引力。

    见陆闻宗一直盯着他的嘴唇,眼神越来越暗,苏白伸手想把他推开,结果细白的手指也被陆闻宗咬住,慢慢吻着。

    指腹上传来柔软温热的感觉,空气的温度不断攀升,苏白浑身彻底软了,被按在床上脱光衣服。

    或许是刚表明心迹,陆闻宗的动作格外轻柔,像是面对最珍贵的东西,让苏白从身到心止不住的沦陷,酥麻的感觉传递到骨子里,连指尖都忍不住蜷缩。

    结束后苏白餍足的躺在床上,低头看着身上浮着的一层粉,突然若有所思。

    这个痕迹怎么这么眼熟?

    因为每一块肌肤都被轻柔的吻过,反而没有哪里红的特别突出,整体呈现均匀的粉色。

    真的很像他醉酒醒来后的样子。

    狐疑的目光看向陆闻宗,此刻陆闻宗正躺在他身侧,皮肤冷白,睫毛在高挺的鼻梁投下一抹阴影,有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

    苏白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他的亵渎。

    倒是陆闻宗先转过来,“怎么了?”

    苏白依旧光着身子,肌肤嫩白如瓷透着浅浅的粉,两点粉嫩泛着红,纯洁与靡色交织,好看的一塌糊涂。

    陆闻宗喉结动了动,忍耐的用被子将苏白遮住,“不舒服吗?”

    苏白目光闪了闪,突然扑上去亲他。

    他亲的毫无章法,手还乱摸,成功将陆闻宗弄的浑身紧绷,然后猛地翻身将苏白压在身下。

    苏白努力拦住他的动作,红唇微微喘息,“那天晚上我是不是这么亲你的?”

    他说完就有点紧张的看着陆闻宗,生怕自己误会。

    虽然苏白没明说是哪天,但陆闻宗一瞬间就明白了。

    他伏在苏白身上,低低的笑了,“笨蛋,怎么才发现?”

    见他大方承认,苏白恍然,“果然是你!我就说我好端端的不会做那种梦来着。”

    他掐了下陆闻宗的腰侧,又没忍住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声音含糊不清。

    “你就知道欺负我……”

    陆闻宗埋首在他颈侧,声音闷闷的,“原本怕吓到你,没打算这么直接,想让你在我床上睡一觉就好。”

    他目光转向苏白,像是在控诉他,“谁知道有人喝醉了主动占人便宜,事情就失控了。”

    苏白看着他控诉的神情,竟然有种自己糟蹋了黄花大姑娘的感觉。

    正要再问几句,陆闻宗便凑到他眼前,漆黑的眼瞳直视他。

    “如果当时你记起了喝醉后的一切,你会怎么做?”

    这个问题问住苏白了。

    他认真的想了想,“我可能会被吓得请假回家待两天。”

    “然后呢?”陆闻宗看起来很在意,浑身都在紧绷。

    苏白想了想自己那颜控的程度,突然脸红了,“然后我应该会来找你谈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他说着说着就觉得羞赧,抬起胳膊遮住脸,一口气继续说,“我或许会跟你再试一次,看看自己什么感觉。”

    头顶的呼吸陡然粗重,下一秒,苏白的手腕被忽然攥住按在两侧。

    陆闻宗的身体压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他嗓音喑哑,“什么感觉?”

    苏白被他这个姿势弄得很没有安全感,略慌乱的说,“就是……弯了呗。”

    他话音落下,难得在陆闻宗眼里看到懊恼。

    “怎么了?”

    陆闻宗在苏白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近乎咬牙切齿道:“早知道这样,我当时就该狠狠欺负你。”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