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0章 八十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鹿念回到家后, 自觉做的有些不合适,她懊悔了一下,觉得自己有些没礼貌, 至少应该好好打个招呼再道别, 好歹以后也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而且还是一个曾经帮过你的邻居,

    甘淑下午出去和姐妹购物,回家时也留意到了对门的异样。

    门掩开了一条小缝, 里面透着光亮, 和之前一直大门紧闭,不见一丝光亮的样子大相径庭。

    吃饭时,她问鹿念,“念念,对面今天是不是有人回来了?”

    甘淑性格属于热情好客的类型, 搬来这里之后, 和之前的朋友都隔着老远一段距离,她特别想在这里发展出新的朋友圈子,上下楼的住户都认得脸熟了,只有最近的对门反而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

    鹿念点头, “我下午刚见了一次……只看到了一个男生, 比我大一些。”

    她忽然想起杜子薇说过, 说他是孤儿。

    这么说, 他是一个人住在对面么……之前又那几个月为什么又从来都没有回来过?鹿念自己想着都觉得奇怪。

    甘淑, “那改天有机会,两家人认识认识,毕竟对门邻居,认识了,以后也可以互相照应一下。”

    鹿念含糊应付过去,低头吃自己的饭。

    她想起那少年看她的眼神。

    可是,他们明明不认识啊,鹿念从小过得简单,按部就班的生活,得过的最严重的病就是感冒,也从没遇到过什么意外,可以确定不会有什么狗血的失忆剧情。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杜子薇说的是真的,他和她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一辈子估计都不会有什么交集。

    可能是以前从没接触过这种类型的,她自嘲笑了笑,毕竟长那么帅,第一眼看上去,会被吸引也是正常。

    她把头埋进枕头里,慢慢的也进入了梦乡。

    入冬以后,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起来。

    鹿念平时生活得很规律,学校和家两点一线,那次之后,她也并没有再遇到过那个叫秦祀的少年。

    一中是重点高中,平时学习节奏也算快,入冬的时候,隔壁班多了个男生追她,这段时间一直咬得挺紧,鹿念明确拒绝过了,没想到他还不放弃,说是只当朋友也可以。

    鹿念是走读生,放学后回家,那男生住宿,没想到,晚上居然也厚着脸皮这么一路跟着出来了,说是要去书店买书顺路,前几天下了雪,这下天气看着也不怎么好,阴沉沉的,鹿念想起自己没带伞,加快了步伐,好在家离学校近,下雨了跑回去也不远。

    陈鹤鸣依旧一路跟着,和她掰扯些有的没有,“今年冬天好冷啊,还没过年,就这么冷了,”

    鹿念不想和他说话,出于礼貌,随口敷衍了几句,俩人走到校门口,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她脚步顿了一下。

    明明也就见过两次而已,她印象极深,一眼就认出来了,不过这次他身边没有朋友,只是孤零零一个人。

    似乎也在看向这边,一双眼淡淡的,周身气质格外冷淡,和上次情绪似乎有些不一样,

    陈鹤鸣也认识他,毕竟七中和一中就挨着,学生中秦祀也算是个挺出名的人物了。

    他小声问鹿念,“你认识这人?”

    鹿念摇头摇到一半,忽然想起,他们还算邻居呢,说过一两次话,说是不认识,也算不上。

    “不是很熟。”她说,“但是,家住得挺近的。”

    陈鹤鸣不想惹事,都是男生,他能看明白秦祀那眼神,想了想,他不再随着了,对鹿念说,“我之后叫周康帮我带书算了,今天天气阴,怕下雨,我就先不去了,你也记得快点回家。”

    鹿念见他终于不再黏着了,如释重负。

    她也不知道秦祀来他们学校干什么。

    俩人擦肩而过时,她犹豫了下,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冲他点了点头,浅浅笑了一下,拘谨又客气。

    少年面无表情,大冬天的,他依旧穿得挺单薄,不怕冷一样,深色卫衣,简单的长裤,并没有穿他们学校的校服,就这么站在门口,很是惹眼。

    周围有认识他的人,都纷纷绕着路走。

    被他看见和别的男生一起走,明明她和这两个人都没有半点关系,就是莫名其妙,鹿念有点不自在。

    下了雪不久,气温又低,有些地方结了冰。

    鹿念走路心不在焉的,不小心滑了一下,人倒是没事,站稳后她才发现,手里抱着的画具盒子已经飞了出去,直接掉进了一旁的水池。

    真是倒霉。

    大冬天的,鹿念一个人出来,她只能脱了手套,站在池子边缘,试着伸手去够。

    她身高不够,前几天一直雨夹雪,水池涨水很高,她整个人差点倾倒,直接摔进那个水池里。

    好在没摔下去,手腕已经被拉住。

    鹿念惊魂未定,少年迅速松开了她的手腕。

    “谢谢……”鹿念心跳得很剧烈,差点就摔下去了,虽然水不深,但是难免弄得一身狼狈。

    秦祀没说什么,他看到已经几乎飘到了池子中心的画具盒,语气里似乎没什么情绪,“你还要吗?”

    鹿念看了一下,意识到他指的是什么,里面有几支她用得很顺手的水粉笔,颜料价格也挺贵的,说不要就不要了,还是有些肉疼。

    她犹豫着说,“可能,还要的,我去找人……”

    她没料到的是,他已经直接下水了,鹿念还没来得及阻止,秦祀已经勾到了那个盒子,他上了岸,把盒子递还给她。

    鹿念才发现,他那么高,比她高了一个头还多,身高腿长,不过即使如此,他裤腿和衣角都已经打湿了,氤成了深色。

    天气越发阴沉,似乎真的有下雨的意思。

    帮她拿回盒子后,秦祀似乎也没有要她道谢的打算,转身准备就这么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鹿念心里忽然一动,“等一下……”

    他顿下脚步,回头看她,即使弄得一身水,他看起来也并不狼狈,少年眼睛生得格外漂亮,唇红齿白,气质些许阴郁,安静的看着她,等她下文,

    鹿念想起他刚帮了自己,衣服都弄湿了,有些不好意思,她低声问,“你不回家换衣服么?”

    自己和他家就打对门,离这儿步行大概只要五分钟,但是,他走的那个方向根本不是回家的。

    “没带钥匙。”他沉默了会儿,“备用的要九点才能送来。”

    大冬天的,他这一身湿漉漉的,还是因为她。

    鹿念小声说,“不然,你来我家先坐坐,再穿着湿衣服出去,怕要感冒了。”

    说实话,他看着并不是个很好接近的人,鹿念自己也觉得,自己的提议有些僭越。

    可是,他竟然没有拒绝。

    鹿念倒是总觉得,不知道哪里,有些奇怪。

    鹿运华和甘淑都在家,甘淑开的门,家里飘着饭菜香,她见鹿念带着一个**的陌生少年回家,很是诧异。

    鹿念把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甘淑责备,“你这孩子,明年都要成年了,还这么冒冒失失。”

    “多谢你照顾我家念念。”她对秦祀说,“外头冷,你先进来坐坐。”

    见秦祀衣服湿了大半,她叫鹿念,“念念,我昨天给你爸买的,刚洗好的那套新衣服,你去找出来应应急。”

    鹿念给秦祀拿了新的干毛巾,又去鹿运华那里拿了衣服,准备给他送过去。

    没想到,她刚推开书房门,正好看到他拽下上身那件湿掉了的卫衣。

    少年正赤着上身,身形清瘦颀长,肌肉线条却也清晰明朗,他背对着她,腰窄瘦,能看到一小截凹陷没入而下的腰线。

    鹿念傻眼了,脸一下红了。

    秦祀也注意到了她,他默不作声,就这样接过了她送进来的衣服。

    少年清瘦的锁骨下,有一颗小小的嫣红的痣,看到那里,她红了脸,像被灼到了眼一般,迅速关上门。

    直到退了出去,呼吸都还没平复。

    秦祀比鹿运华高了七八厘米,更瘦一些,衣服穿着只能说勉强合身,尤其裤腿有些短,但是依旧好看。

    鹿念倒是也没想到,这身衣服,都能被他穿得那么好看。

    鹿念把秦祀换下的湿衣服拿去了洗衣机,甩干再用烘干机,很快就能干。

    甘淑继续做饭去了,见他钥匙要九点才能送来,他们留秦祀一起吃饭。

    鹿念一顿饭吃得有些心神不宁,倒是见他,不知为何,倒是没见太多的拘谨。

    吃饭完后,还只有不到八点,鹿运华问他,“小秦,你会下围棋么?”

    他说,“会一点。”

    “那和叔叔来下几盘。”鹿运华来了兴致。

    他自诩棋坛高手,只可惜,鹿念和甘淑都对下棋没兴趣,平时在家根本没人陪他下,所以鹿运华很遗憾,这几天,在网上找了个下棋app,可惜还是觉得,隔着网线不爽,就想找个真人下。

    鹿念吃完晚饭,习惯性会在家里走一走消食,见两人真的摆开架势准备下棋,她也有点好奇,站在一旁观战。

    秦祀穿着浅灰白的亚麻衬衫,一头干净的黑发,越发显得格外居家,他执黑子,安静思考的时候,侧脸格外好看。

    鹿念忍不住视线就落在了他脸上,很快又挪开。

    秦祀下得挺不错的,鹿念在旁看着,第一二盘,鹿运华都输得很快。

    当着女儿的面丢了份,鹿运华有些不好意思,“再来再来。”

    秦祀没不耐烦,“嗯。”

    第三盘,鹿念没看了,回房间写作业了,这一盘,是鹿运华赢了。

    鹿运华来了兴致,“小秦,再陪叔叔来一盘。”

    结果第四盘,两方厮杀得很是激烈,最后,鹿运华险胜,他眉开眼笑,棋瘾都一下治好了大半,情绪特别好,看对面的俊秀少年也是格外顺眼。

    鹿运华和甘淑脾气都好,平时待人热情,大方不吝啬。

    “听说这孩子没家人了。”甘淑悄悄对鹿念说,“一个人住在这,也没个人照顾,他念高三,晚自习从学校回来了,家里也没口热饭吃,多可怜。”

    “我看你爸挺喜欢他的。”甘淑收拾着,顺嘴说。

    鹿运华是工程师,平时没什么爱好,就喜欢下下棋,他不喜欢油嘴滑舌的年轻人,秦祀少言寡语,但是有礼貌,他问什么问题,都会解答,还下得一手好棋,倒是正好对了他胃口。

    鹿念,“……”

    她知道她爸爸妈妈乐于助人,也热情,当然秦祀这种情况,如果是她的话,当然也会想帮忙,但是……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有些诡异的感觉。

    和别人嘴里说的秦祀,太不一样了。

    明明他们也就见过两次面,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

    “衣服洗好了。”鹿念把干衣服叠好,装进袋子里,给他送了过去。

    秦祀接过袋子。

    俩人挨着很近,鹿念没什么杂念,近距离看着他,越发感觉,简直毫无瑕疵的一张脸。

    他闻到了一股浅淡的香,她刚洗过澡,穿着居家睡衣,宽大的袖口和发梢都散发着一股干净的少女甜香,离他这个距离,能切切实实的闻到。

    暌违已久的感觉。

    鹿念才发现,他似乎很久没说话,抬眼,便正好对上少年一双漆黑的眼,长长的睫毛,原本生得狭长凉薄,此刻不见平时那股冷意,有种她看不懂的情绪。

    他习惯性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她对他做些什么。

    鹿念有些慌乱,不知道该说什么。

    却是他忽然脸上一红,飞快移开了视线。

    他从没和人亲密过,但是,想起梦里那个自己,和她的诸多亲昵……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当然也说不出口。

    毕竟,只是做梦。

    现实里,他们毫无关系。

    但是,只要她靠近,就会心跳加速,是真的……想要更多,想要她在梦里那样对他,也是真的。

    秦祀在鹿家留了挺久,一直到九点半,有人给他送钥匙来。

    两家毕竟就挨着,他给鹿家夫妇留下的印象很好,一直到送他回对面,还不忘记嘱咐,叫他平时需要帮忙的时候尽管开口,没事的时候,也欢迎他来家里坐坐。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