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9章 番外九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9章

    叶迟归并不可能知道, 在自己离开之后,于那咸阳宫当中究竟都发生了一些什么。

    ——虽然就算是他知道了,也不可能出手去帮助高扬斯卡娅就是了。

    他的身影在天边飞快的划过, 几乎都快要逼成了一条的明亮的细线。

    “天上, 是不是又有什么,要降落下来了?!”

    一直关注着周围的景况的达芬奇问。

    “什么?!”

    已经对于可能从天际降落下来的、自咸阳宫那边而来的增援产生了心理阴影的藤丸立香闻言,顿时就朝着达芬奇所指出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道光的速度极快, 几乎是在藤丸立香才刚刚抬起头来的下一秒,对方便已经降落到了地面上。待到光芒渐歇之后, 从光中走出来的是编着墨色的长发, 穿着月白色的衣袍,头束玉冠、腰佩长剑的仙人,眉眼与阿波罗颇有几分的相像。

    而这一张脸,藤丸立香也并不陌生。

    “阿、阿尔忒弥斯殿下?!”

    少女的声音猛的拔高,听上去像是受了惊的小鹿一样, 带着不可置信与诧异。

    只是比她更激动的是一旁的阿波罗, 一人高的金色竖琴早就已经被主人摒弃,而金发的神明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了来人的身前。

    阿波罗伸出手去,像是想要扶住叶迟归的肩膀,但是却又在堪堪要触及到叶迟归的身体的时候顿了下来, 随后像是触电了一般的缩回手去。

    “你……”

    阿波罗开口, 声音沉沉, 让人一时半会分不清楚他的内心究竟都在想些什么, 又或者那突然的举动是在顾忌着什么。

    但是比起他来, 叶迟归明显就要表现的自然的多。

    他朝着阿波罗笑了一下,面上露出来了一个笑容。

    “怎么了,阿波罗?”

    叶迟归含笑问。

    “那么久不见了,对着我怎么如此生疏?”

    他伸出手来,不轻不重的拍了拍阿波罗的脸颊,语气里面带着轻松的笑意,说话的时候尾音上挑,单单只是这样听着都会觉得一阵不自觉的面红耳赤,心如擂鼓。

    阿波罗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的面上露出来冷凝的神色,以此来向叶迟归表示自己也是有脾气的,才不是让他随随便便的哄两句就可以将这件事情给揭过去翻篇了的。

    只是阿波罗的这一种坚持很显然并没有像是他自己所以为的那样坚不可摧……不,说坚不可摧都是在抬举他了,因为阿波罗甚至是没有能够在叶迟归面前多坚持几秒钟就已经是败下了阵来。

    “你的头发,怎么了?”

    阿波罗拧着眉,看着叶迟归那一头鸦黑色的长发,眸中闪过了惊疑不定,也顾不得和叶迟归置气了,而是转而担心起来了叶迟归的身体是否有什么问题。

    “你……”

    然而面对阿波罗的担忧,叶迟归却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嗯?没关系的。”

    他说。

    “不过是一种其他的形态罢了。”

    “要用英灵的模样现声于此世的话,总要付出某些代价作为交换才可以……你不是也一样么?”

    叶迟归一边说着,一边意有所指的望向了阿波罗手臂上面的那一条鳞片雪白的长蛇。

    “这孩子看上去,倒是很漂亮呢。”

    叶迟归朝着阿斯克勒庇俄斯伸出手去。

    贯来都对着自己的爹阿波罗不假辞色、、如果可能的话说不定都想要照着他的手臂狠狠的来上一口顺便注些毒液进去的阿斯克勒庇俄斯面对着叶迟归却是表现出来了在阿波罗的面前所没有的、十二分的乖巧和顺觉来。

    他几乎是在瞬时之间便离开了阿波罗的手臂,朝着叶迟归的方向攀爬了过去,并且游移着攀上了叶迟归的手臂,用那冰凉的、美丽的鳞片在后者的肌肤上面蹭了蹭,带着一种难以轻易的用语言去表述的亲昵。

    对比他看不惯阿波罗的态度,在叶迟归的面前,阿斯克勒庇俄斯表现的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天使。

    阿波罗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去。

    他反手一抓,一把就揪住了即将彻底的离开自己身边的阿斯克勒庇俄斯的尾巴,一点一点、用不容分说的力道试图将那个不省心、不听话的熊儿子给拽回来。

    “嘶嘶!”

    阿斯克勒庇俄斯愤怒的回过头来,毫不犹豫的在自己的熊爹的手腕上面狠狠的咬了一大口,那两个洞洞里面甚至还在朝外面流淌着汩汩的鲜血。

    阿波罗吃痛,手一松,阿斯克勒庇俄斯顿时就像是抹了油一样的飞快的从他的手中彻底的溜走,随后将自己盘绕在了叶迟归的手臂上面。宽大的袖袍落了下来,将它遮的严严实实,如果不是事前就知道的话,任是谁也没有办法猜到在他的衣袖下藏着一只体温冰凉的蛇。

    阿波罗:……

    啧!

    叶迟归却是察觉不到阿波罗的这一种浓郁的不喜,他侧过脸来,看着阿波罗,眸子里面带上了些许的暖意:“我看见太阳的时候,就觉得是你了。”

    “阿波罗,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提这个就很好,一提起来,阿波罗便又想到了某些不是多么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原本稍稍有所好转的脸色也重新多云转阴。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阿波罗将叶迟归刚刚说过的话缓缓的重复了一遍,每一个字都落音极重,活像是从牙缝里面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来的那样。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阿尔。”

    阿波罗一把攥住了叶迟归的手腕,猛的一用力,将他扯到了自己身边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挨的极尽,像是只要一伸手,便可以将对方拥入自己的怀中抱住那样。

    “我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永远都等不到你。”

    阿波罗低声道。

    “我在漫长的时光当中等了你那么久那么久,但是从久远的神代一直到如今,我却再也没有能够等到你的身影。”

    “我等不及了,阿尔。”

    阿波罗低声道。

    “你就是这么的心狠,我简直要疑心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你是不是会彻底的将我抛到脑后去……”

    “所以。”

    阿波罗道。

    “我最后能想到的就是,由我亲自来找你。”

    山不来就我,我自去就山。阿波罗终于是不得不承认,尽管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但是在不知不觉当中,阿尔忒弥斯已经将他抛下的太远太远。

    阿波罗自然是不可能要求阿尔忒弥斯停下来,等一等他的;如果拥有那样的能力的话,那么就应该不要被任何的人束缚,而只要振翅高飞便好。

    ……而他要做的,也不过是努力的追上自己的兄弟的脚步,力求不要被抛下的太远。

    他们是双生的兄弟,比这世间的一切之间的联系还要来的更加的紧密。

    “……啊,是么。”

    说到这个,叶迟归就不免表现的有些尴尬。

    因为阿波罗说的好像也没有什么错,的确是他每每的都放了阿波罗的鸽子,去往了其他的世界当中。

    就算很多时候那都是情非得已,但是在阿波罗看来或许的确是自己咕了一次又一次无疑……

    叶迟归清了清嗓子。

    “意外,都是意外。”

    他试图这样解释。

    阿波罗“呵”了一声,不知道信没信,但是叶迟归总是疑心他或许早就已经看穿了一切。

    而这个时候,一旁的藤丸立香也才终于敢凑上前来。

    打从叶迟归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藤丸立香便暗搓搓的瞅着他一直看;眼下,她小心翼翼的上前来,眼底是跃动着的欣喜,强自的压抑着兴奋与叶迟归打招呼。

    “阿尔忒弥斯殿下!”

    然而面对小姑娘的自来熟,叶迟归却是长眉一挑。

    “嗯?”

    他们以前……见过?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