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零七章 出嫁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但她没有放弃,不放过一丝力气,拼命地挣扎着,一直在心里念着的那句“生给天下苍生看看”,竟然不知从何时开始发出了声音。

    在这个过程中,每次韶华马上就要被那团黑雾吞噬掉前,背后的那股力量总会把她向后拖去,让她暂时脱离危险,但她能明显地感受到那股力量越来越弱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她的手臂能撑住身体了,尽管她的腿还是有些虚弱无力,但是她终于能向前移动了。

    不知又过了多久,姜锦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完全打湿了,一阵剧烈的疼痛之后,姜锦终于从梦中惊醒。

    她惊坐起身,很是不理解为何会做这样的梦,她甚至有些不祥的预感,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吞噬着她的生命。

    ……

    姜锦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心想,幸亏她记起来了,差点儿就误了事,她曾允诺逍遥王还他一把扇子,自己总不能耍赖啊。

    连忙问一旁的淳心:“有一次你在整理那边的柜子的时候,我看你拿出了几把扇子。”

    说着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檀木雕花柜子,又继续道:“那些扇子可还在吗?”

    淳心点了点头,“都在呢,小姐怎的突然想起了那些扇子?”

    “没什么,把她们都拿出来给我瞧瞧。”

    淳心赶忙取出了那些扇子,捧到小姐的床上。

    姜锦从中挑来挑去,选中了一把玉骨折扇,那白绢扇面上画着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莲花,这简直就像是提前为逍遥王准备的。

    不管以后他二人将如何相处,礼数还是要齐备的。

    第二日,天还未亮,丫鬟便把姜锦从床上叫了起来。

    此时的姜锦,困得有些睁不开眼,晕晕乎乎地被她们塞进浴桶里,不一会,穿着大红喜服的她又晕晕乎乎地被推到梳妆镜前,一旁的淳心连忙上前为她梳妆打扮。

    淳心细细地打量着韶华,随后赞叹道:“小姐肤如凝脂、面若桃花,奴婢手里这香膏倒是有些多余了。”

    说完放下香膏,只为韶华涂上一层淡淡的脂粉。又将两道黛眉勾画得极是精巧玲珑,趁得那双美眸越发的秋水盈盈,仿佛马上就要溢出来一般。最后又在额上仔细贴好金色的花钿。

    淳心越来越觉得自家小姐简直要比天宫里那女神仙还要美。忍不住摆出了一副要吹牛的架势,只见她歪着头,一对鼻孔似乎马上便要抬到天上去了。“在苍梧,怕是无人能及小姐的美貌。还记得那次,奴婢和小姐路过一片花海,本来那些花开得极盛,可一见小姐,便个个低着头,萎靡了下去……”

    淳心还想继续往下说,无奈被自家小姐打断。“你瞧瞧你这丫头平日在听府里缺乏管教,惯会吹牛打架,以后还要多多约束和提点于你,省着你在外面闹笑话。”

    姜锦说完,又看了淳心一眼,手指着她道:“你平日里就像一只叽叽喳喳的麻雀,吵得人头疼。”

    淳心有些委屈地道:“小姐您骗人,您从前不是常夸我心思灵巧吗。”

    ……

    待宓夫人领着楚婆婆进来时,姜锦已被打扮得妥妥当当。

    楚婆婆放下手中的托盘,从上面端起一碗红枣桂圆粥。“小姐,这是夫人刚刚亲手熬煮的,小姐快趁热喝些。”

    姜锦上前接过粥,递给自家小姐。

    这时周围的丫鬟婆子开始说一些吉祥话,韶华只觉得那粥分外香甜。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响起了连绵不断的炮竹声。姜锦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团扇,塞到姜锦手中,那祥云锦绣扇面刚好遮住国色天香般的娇颜。

    逍遥王头戴金冠,身着红色锦袍,龙章凤姿,俊美绝伦,步履轻快地走进姜府,在很是艰难地闯过了几道门后,终于来到了姜锦面前。

    在宓夫人向二人嘱咐了几句诸如“夫妻同心”,“彼此珍惜”的话语后,姜锦拜别娘亲,被逍遥王牵着手走向姜府外的花轿。

    平日里人群熙攘的永安大街,此时却鲜有人行走,而路两旁却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原来,这几日不知是谁散播着消息,说是卫虚国那位从小在民间长大的落魄王爷要来迎娶一位宰相府弃女。这可给闲来无事的人们带来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众人心想,世间万物,无奇不有。一位是落魄王爷,一位是宰相府弃女,也算是患难与共、举世无双的一对璧人。

    待迎亲队伍走到了眼前,众人却看傻了眼。只见这迎亲队伍,前有骑着高头骏马的新郎官,后面跟着随从侍卫,再后面的旗锣伞扇,八人台的大花轿等等一样也不少。可不知怎的,却瞧着极是怪异。

    原来这问题出在迎亲队伍中的人身上,这些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极不协调齐整,让人看了便想起一群歪瓜裂枣来了。

    谁家成亲不讲究些个排场,更何况是一位王爷呢。众人便在心里唏嘘起来,哎,贵为皇子有什么用,一旦落难了,过得还不如寻常百姓家。

    这迎亲队伍行得倒是挺快,不到半日就出了苍梧,也不知道坐在花轿里的新娘能不能受得了这一路来的颠簸。

    在行至一处青山脚下时,队伍突然停了下来,前方的新郎突然拔出了腰间的佩剑,队伍里那些“歪瓜裂枣”也随之呈现出警惕、防备的状态来,花轿被严密地防护起来。

    就在此时,一只羽箭划破长空,“嗖”的一声,射在了花轿之上。随之,数十只羽箭从四面八方射来。

    射在队伍中的箭,随即被那些“歪瓜裂枣”用刀剑挡开了,可是射向花轿上的箭实在太多,那些“歪瓜裂枣”一时防护不过来,使得一两只箭钻了空子,射进了轿中,那轿中的新娘怕是凶多吉少了。

    而此时那些“歪瓜裂枣”已经顾不得轿中的新娘,因为从四周蹿上来一群黑衣人,两拨人瞬间打斗在一起。

    无奈,黑衣人人数众多,渐渐地那些“歪瓜裂枣”落了下风,那群黑衣人越发的猖狂起来,不断地向花轿进攻。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