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0章 救出石达湘(3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夏曦推开风澈,狠狠瞪了他一眼。

    福伯转过身去,老脸爆红,“老奴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

    后面端着饭菜的下人们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在往里走,福伯这一转身,差点撞到托盘上,下人吓得赶紧躲闪。

    “出去,都出去!”

    福伯赶人,打扰了王爷的好事,这下他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下人们慌忙往外退。

    福伯抬脚跟上。

    “站住!”

    福伯暗暗叫苦,风安和风忠两人不在,他便带着人直接闯进来了,要是知道王爷和王妃……唉,打死他也不敢进来啊。

    “王、王爷。”

    颤着声,不敢回头。

    风澈脸比这夜色还要黑,“以后不可随意进我的院子。”

    “是。”

    福伯应,他今日也是大意了,以为王爷和王妃在军营里待了一天,肯定是又累又饿,这才匆匆的领着人送饭过来。

    “端过来。”

    福伯这才慢慢回身,看到风澈黑透的脸,吓得心里颤了一颤,赶忙低下头,“是。”

    夏曦声音倒是无异样,“让人搬张小桌过来,我和王爷在院子里吃。”

    福伯赶忙吩咐下去,下人搬了小桌过来,把饭菜一一放在小桌上,低着头退了下去。

    福伯也不敢留下伺候了,也跟着退了下去,但也不敢走的太远,在院门口候着。

    夏曦来了以后,厨房里做饭的也讲究起来,弄了四个拌凉面的菜,还弄了芝麻,辣椒油,以及花生脆。

    小半碗凉面,等加进去这些碗快满了,两人各自拌好,吃起来。

    风安和风忠吃饱了饭优哉游哉的过来,见福伯站在院门口,大气不敢出的样子,上前,“福伯……”

    福伯还心有余悸,惊了一下,忙把手指放在嘴边,“嘘!”

    两人立刻闭了嘴。

    福伯拉着他们去了远处,哭丧着脸,“我今日闯了大祸了。”

    ……

    安尚书回了府,安老夫人立刻迎上前来问,“怎么样了?”

    安尚书掏出放银票的锦盒给她,“放好。”

    安老夫人眼前黑了黑,“他、他不肯放过雄儿吗?”

    “不是。”

    安尚书烦躁的坐去了椅子上,“让我救一个人出来。”

    安老夫人松口气,跟过去,帮他倒了一盏茶,递到他面前,“什么人?可是很为难?”

    “石达湘,就是得罪了皇上,被关去五城兵马司的大牢的那个。”

    “他?”

    安老夫人也知道当年之事,当然知道当时是皇上授意的,让把人关在那里。

    安尚书点头,脸色凝重。

    看他脸色,安老夫人也知道为难,可再为难也抵不上自己儿子的命,“反正皇上现在也无暇顾及他,你去悄悄的把人放出来不就得了。”

    “你说的容易,这可是欺君之罪,要是哪天被皇上发现了,我这项上人头都不保。”

    “那怎么办?再这么拖下去,雄儿真的要没命了。”

    说着,安老夫人掉下来眼泪,开始埋怨,“当初我就说不让他去军营,你跟鬼迷了心窍似的,非让他去,这下好了,落到那个活阎王手里,一而再的脱皮。”

    安尚书很是头疼,“好了你,雄儿去军营,那是皇上的旨意,我还能抗旨不成?你快别哭了,帮我想想办法,明天一早不把人救出来,你就等这个给雄儿收尸。”

    安老夫人的眼泪立刻止住了,“那你还不快去,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我总得想要万全的办法呀。”

    “想办法,想办法……”

    安老夫人急的团团转,猛然一个念头闯入脑中,顿时眼睛一亮,“老爷,我们可以把人换出来!”

    “换出来?”

    安老夫人点头,“对,换出来!”

    ……

    翌日,天色刚亮,一辆马车停在了战王府门口,等看门人刚把门打开一条缝,车夫便把缰绳放在马背上,上前,“麻烦去禀报战王爷一声,他要的人我们家老爷给送来了。”

    看门人跑去禀报。

    风澈刚练完武,满身是汗,夏曦拿着帕子给他擦拭,听完禀报,把帕子塞到他手里,“我去看看,你让福伯派个可靠的人,一会儿把他送到庄子上去。”

    门外,石达湘忐忑不安地坐在马车里,动也不敢动。

    他还穿着牢里的衣服,头发也是打结的,他还没睡醒,便被人从牢里提出来,塞进这辆马车里,后来就到了这里。

    车夫刚才的话他隐隐约约听到了,知道这是战王府门口,心里越发的不安,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把他带来战王府?

    “人呢?“

    一道女声,隐隐有些耳熟。

    石达湘还没有想起来是谁,车帘便被打开,夏曦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是你!”

    石达湘眼眸瞠大,惊呼,他怎么也没想到,夏曦竟然是战王妃。

    夏曦微微点头,“我们长话短说,我现在让人先把你送到城外的庄子上去,你在那里好好呆着,等我回平阳县时带你一起走,记住,别告诉任何人你的身份。”

    石达湘点头,狂喜,他没想到,自己还会有出来的这一天。

    车帘被放下,夏曦的声音再次响起,“就说王爷谢谢你们家老爷,这辆马车先借给我们用一下,等改日我会派人送回去。”

    “是。”

    车夫快步离去。

    福伯领了一名小厮出来,夏曦吩咐他,“到了庄子上以后,让管事的给他做两身换洗的衣服,吃喝住,安排好。还有,不要让庄子上的人说出去。”

    小厮一一记下,赶着马车,朝着城门口走去。

    福伯也没有多问,随着夏曦进了府,“王妃,您和王爷今日还要去军营吗?”

    “去,你先让人准备早饭,我去看看静姨。”

    半个时辰后,风澈和夏曦从府中出来,骑着马,直奔军营。

    一天两夜,安雄几乎没有了意识,脑袋耷拉着。

    来来往往的兵士仿佛没有看到,该操练的操练,该比试的比试。

    孙昊和吴猛两人反倒是担心不已,看安雄这个样子,再不放他下来,真的会没命的。

    两人商议,“要不,等王爷来了,咱们替他求求情?他要是真的死了,皇上肯定会怪罪王爷。”l0ns3v3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