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第533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各种议论之声传来,有称赞,有仰望,有羡慕,有嫉妒,每人感触不一,但无论如何,此战之后陈宁之名定然是名扬天下。

    此刻最为黯然的则是阮子籍,还有藏匿起来的轩辕大志和北冥条司,他们在年轻一辈中无敌的形象彻底消失,所有荣光尽数汇聚在那如神氐一般莅临天空的男子身上。

    “这便是你最强的状态吗?木叶城一战都不曾见你这般神通,显然是最近所学,你的成长速度太令人吃惊了。”

    叶尘脸色阴沉,毫不掩饰自己对陈宁的忌惮之心,道:“今日我必须将你抹杀在还未成型的状态,否则太恐怖了。”

    陈宁的强大和进步速度,就连自诩最有可能返祖成功的叶尘也感到了莫大压力,他将战戟横在小臂之上,双手飞速掐诀,突然张开口来,轻喝一声,一股音波之力荡开,整个空间一震。

    古怪的音波响起,无孔不入的扩散开来,闻者惊悚。

    “不好,这音波之力如何挡?”

    萧金烁心中一惊,那音波攻击无所不在,不少武者闻之开始纷纷变异起来,一个个竟然有被妖化的样子,逐渐失去神智。

    “这……”

    冰璃城的高层都是一惊,对这种现象一筹莫展。

    他们的圣人规则抵挡起来都十分困难,何况那些圣人境之下的武者,基本同等于不设防了。

    宁湘竹突然飞上高空,手中权杖浮现,一道柔和的光芒若隐若现的散开,悠悠扬扬,渐渐的在众人心中响起,将所有异样都消除掉了。

    她担忧的抬起头来,凝目望去,音波攻击是十分罕见和棘手的攻击方式。

    陈宁也感受到那音波之力直接穿透自己的神体,开始影响身体变化,但他的精神力极强,倒是不能撼其神识。

    他取出锤子,一道雷电在天空上演化出一片雷狱,不断散开。

    雷狱之中迸发出千万雷芒,横扫长空,要摧毁一切。

    叶尘怒吼一声,一道道流光从战戟上冲出,他人戟合一而上,斩灭雷霆,将青色的雷狱如同拉链般撕扯开来,划分成两半。

    整个身体更是化作石灵的法身形态,嘶吼着要冲出那雷狱的压制。

    陈宁再次祭出昆仑镜,镜光照耀而下,一片天空明朗,将叶尘整个人都罩入光芒之中。

    众人举头望去,只看到一只全身狰狞的石人在不断腾空挣扎,各个都是触目惊心,心下惊恐不已。

    “这下我看你还有何手段可以逃出生天。”

    陈宁冷眉横视,一只手临空点起,九柄帝剑汇聚而来,凝成剑图,威势不断提升,化出一柄巨大的剑形。

    他的脚往那黑焰凶魂煞背上一踩,口中轻喝道:“去。”

    那黑焰凶魂煞大吼一声,瞬间冲了上去。

    化作一道恐怖的腐蚀火焰,在那剑形四周旋转,剑气与腐蚀的火焰渐渐融合在一起,一股毁天灭地之力开始形成。

    叶尘心中大骇,那昆仑镜的空间封锁让他行动异常缓慢,而眼前那融合了异火和黑焰凶魂煞的剑形,仅仅是威压就恐怖如斯,若是被一剑斩中,他的远古血脉身估计也彻底完蛋了。

    突然一块淡青色的石头出现在叶尘的一只手中,猛地扔进口里吞服了下去,漆黑一片的身躯骤然开始变成青色,竟然真的有返祖迹象。

    陈宁心中大骇,震惊道:“又是血脉秘宝?”

    太虚古灵龙的声音传来,道:“那是石灵髓,远古石灵一族坐化之后形成的能源。”

    “陈宁,一切都结束了,化身石灵,镇压一切。”

    “轰。”

    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开,竟然直接打碎了昆仑镜的空间封锁,一个庞大的石灵巨相冲向陈宁。

    下方无数武者在这一刻突然心生胆寒,再也忍不住的双膝一软,扑通的跪倒大片。

    圣人境强者也纷纷骇然运功抵挡那种不安的感觉。

    萧战腾和宁湘竹等圣人境九重也是目露惊骇和凝重,萧战腾怔怔自语道:“远古石灵,这便是远古石灵的状态?”

    陈宁心头大震,这种感觉来自于无上的威压,令他生不起反抗之心。

    陈宁拼命的运转成帝经,抵消这种来自灵魂的战栗感,同时控制着那剑形,猛x s63     各种议论之声传来,有称赞,有仰望,有羡慕,有嫉妒,每人感触不一,但无论如何,此战之后陈宁之名定然是名扬天下。

    此刻最为黯然的则是阮子籍,还有藏匿起来的轩辕大志和北冥条司,他们在年轻一辈中无敌的形象彻底消失,所有荣光尽数汇聚在那如神氐一般莅临天空的男子身上。

    “这便是你最强的状态吗?木叶城一战都不曾见你这般神通,显然是最近所学,你的成长速度太令人吃惊了。”

    叶尘脸色阴沉,毫不掩饰自己对陈宁的忌惮之心,道:“今日我必须将你抹杀在还未成型的状态,否则太恐怖了。”

    陈宁的强大和进步速度,就连自诩最有可能返祖成功的叶尘也感到了莫大压力,他将战戟横在小臂之上,双手飞速掐诀,突然张开口来,轻喝一声,一股音波之力荡开,整个空间一震。

    古怪的音波响起,无孔不入的扩散开来,闻者惊悚。

    “不好,这音波之力如何挡?”

    萧金烁心中一惊,那音波攻击无所不在,不少武者闻之开始纷纷变异起来,一个个竟然有被妖化的样子,逐渐失去神智。

    “这……”

    冰璃城的高层都是一惊,对这种现象一筹莫展。

    他们的圣人规则抵挡起来都十分困难,何况那些圣人境之下的武者,基本同等于不设防了。

    宁湘竹突然飞上高空,手中权杖浮现,一道柔和的光芒若隐若现的散开,悠悠扬扬,渐渐的在众人心中响起,将所有异样都消除掉了。

    她担忧的抬起头来,凝目望去,音波攻击是十分罕见和棘手的攻击方式。

    陈宁也感受到那音波之力直接穿透自己的神体,开始影响身体变化,但他的精神力极强,倒是不能撼其神识。

    他取出锤子,一道雷电在天空上演化出一片雷狱,不断散开。

    雷狱之中迸发出千万雷芒,横扫长空,要摧毁一切。

    叶尘怒吼一声,一道道流光从战戟上冲出,他人戟合一而上,斩灭雷霆,将青色的雷狱如同拉链般撕扯开来,划分成两半。

    整个身体更是化作石灵的法身形态,嘶吼着要冲出那雷狱的压制。

    陈宁再次祭出昆仑镜,镜光照耀而下,一片天空明朗,将叶尘整个人都罩入光芒之中。

    众人举头望去,只看到一只全身狰狞的石人在不断腾空挣扎,各个都是触目惊心,心下惊恐不已。

    “这下我看你还有何手段可以逃出生天。”

    陈宁冷眉横视,一只手临空点起,九柄帝剑汇聚而来,凝成剑图,威势不断提升,化出一柄巨大的剑形。

    他的脚往那黑焰凶魂煞背上一踩,口中轻喝道:“去。”

    那黑焰凶魂煞大吼一声,瞬间冲了上去。

    化作一道恐怖的腐蚀火焰,在那剑形四周旋转,剑气与腐蚀的火焰渐渐融合在一起,一股毁天灭地之力开始形成。

    叶尘心中大骇,那昆仑镜的空间封锁让他行动异常缓慢,而眼前那融合了异火和黑焰凶魂煞的剑形,仅仅是威压就恐怖如斯,若是被一剑斩中,他的远古血脉身估计也彻底完蛋了。

    突然一块淡青色的石头出现在叶尘的一只手中,猛地扔进口里吞服了下去,漆黑一片的身躯骤然开始变成青色,竟然真的有返祖迹象。

    陈宁心中大骇,震惊道:“又是血脉秘宝?”

    太虚古灵龙的声音传来,道:“那是石灵髓,远古石灵一族坐化之后形成的能源。”

    “陈宁,一切都结束了,化身石灵,镇压一切。”

    “轰。”

    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开,竟然直接打碎了昆仑镜的空间封锁,一个庞大的石灵巨相冲向陈宁。

    下方无数武者在这一刻突然心生胆寒,再也忍不住的双膝一软,扑通的跪倒大片。

    圣人境强者也纷纷骇然运功抵挡那种不安的感觉。

    萧战腾和宁湘竹等圣人境九重也是目露惊骇和凝重,萧战腾怔怔自语道:“远古石灵,这便是远古石灵的状态?”

    陈宁心头大震,这种感觉来自于无上的威压,令他生不起反抗之心。

    陈宁拼命的运转成帝经,抵消这种来自灵魂的战栗感,同时控制着那剑形,猛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五块五毛)

    常缓慢,而眼前那融合了异火和黑焰凶魂煞的剑形,仅仅是威压就恐怖如斯,若是被一剑斩中,他的远古血脉身估计也彻底完蛋了。

    突然一块淡青色的石头出现在叶尘的一只手中,猛地扔进口里吞服了下去,漆黑一片的身躯骤然开始变成青色,竟然真的有返祖迹象。

    陈宁心中大骇,震惊道:“又是血脉秘宝?”

    太虚古灵龙的声音传来,道:“那是石灵髓,远古石灵一族坐化之后形成的能源。”

    “陈宁,一切都结束了,化身石灵,镇压一切。”

    “轰。”

    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开,竟然直接打碎了昆仑镜的空间封锁,一个庞大的石灵巨相冲向陈宁。

    下方无数武者在这一刻突然心生胆寒,再也忍不住的双膝一软,扑通的跪倒大片。

    圣人境强者也纷纷骇然运功抵挡那种不安的感觉。

    萧战腾和宁湘竹等圣人境九重也是目露惊骇和凝重,萧战腾怔怔自语道:“远古石灵,这便是远古石灵的状态?”

    陈宁心头大震,这种感觉来自于无上的威压,令他生不起反抗之心。

    陈宁拼命的运转成帝经,抵消这种来自灵魂的战栗感,同时控制着那剑形,猛然斩出。

    叶尘已经冲入剑海中,所有剑气倏然崩散,终于撞在那剑形之上,没入轮转之力里,发出惊天轰响。

    “轰隆隆。”

    只看到剑形瞬间崩溃,火焰之力彻底被打散,石灵不灭而出,几乎要吞天噬地。

    陈宁大骇,此刻他的真元也近乎油尽灯枯,大荒塔猛然抓在手中,当成一块板砖,轰然砸了下去。

    另外几只手臂也纷纷掐诀施展术法,凝聚出世界之力,往石灵上镇压而去。

    “轰。”

    叶尘终于撞在了大荒塔上,瞬间轰出一道极光,仿若黑洞般迅速扩散,刺目的白芒照耀开来,如同天地崩塌,一切静止,只剩下宇宙中白茫茫一片。

    在那苍茫之中,仿若有两道人影相形而立。

    “你赢了。”

    “你很强。”

    两道声音先后响起,就顷刻间结束了这一场对话,人影也在这白芒芒之中渐渐散去。

    “轰隆隆。”

    天空中还在不断的轰响,已经坍陷的面目全非,白昼的光芒慢慢散去,好似天地初开,世界开始成形一般,那种伟岸之力挥洒下来,让每个人都感动一种震撼。

    “这便是帝境的感觉吗?”

    萧战腾也是心中震撼不已,生出一种神往之色,但眼中闪过一丝的迷惑,喃喃自语道:“为什么这种感觉会有两道?上古石灵身上带有帝境的气息可以理解,但……那另外一道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他脸上满是肃然,似乎是对那些曾经至高无上的存在的一种尊敬。

    “噗。”

    长空之上陈宁喷出一大口血来,法相金身瞬间崩坏,肉体上迸射出一道道的血注,整个人从天空坠落。

    “刚才是怎么回事?”

    “谁赢了?”

    “陈宁终于败了吗?”

    “那石灵战士哪去了?”

    一个个的疑问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响起,他们都是纷纷懊恼,责怪自己修为太低,如此惊天一战竟然没能看的清楚,日后跟人吹嘘的时候只能胡编乱造了。

    一道人影飞上天空,直接将陈宁抱住,冷峻的身躯在长空血月下显得孤傲。

    正是宁湘竹,她面无表情,陈宁一入手后,立即用神识探查了一番,发现无性命之忧,这才松了口气,从天空上徐徐落下。

    “那石灵战士呢?难道灰飞烟灭了?”

    众人都忍不住问道,而且语气之中将石头人变成了石灵战士,叶尘在这一战中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将他们慑服了,所以在语气中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萧金烁凝视了陈宁一阵,露出皱眉的神色来,双唇轻启,竟是传音入密,和冰璃城城主商议起来,最终似乎有了定论,这才缓缓点头,开口道:“这一战足够惨烈,石灵叶尘身负重伤,施展救命法宝遁空而去,陈宁同样身负重伤,昏迷不醒,两人实力相当,胜负难判,就此算平局。”

    “哗啦。”

    这一x s63 常缓慢,而眼前那融合了异火和黑焰凶魂煞的剑形,仅仅是威压就恐怖如斯,若是被一剑斩中,他的远古血脉身估计也彻底完蛋了。

    突然一块淡青色的石头出现在叶尘的一只手中,猛地扔进口里吞服了下去,漆黑一片的身躯骤然开始变成青色,竟然真的有返祖迹象。

    陈宁心中大骇,震惊道:“又是血脉秘宝?”

    太虚古灵龙的声音传来,道:“那是石灵髓,远古石灵一族坐化之后形成的能源。”

    “陈宁,一切都结束了,化身石灵,镇压一切。”

    “轰。”

    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开,竟然直接打碎了昆仑镜的空间封锁,一个庞大的石灵巨相冲向陈宁。

    下方无数武者在这一刻突然心生胆寒,再也忍不住的双膝一软,扑通的跪倒大片。

    圣人境强者也纷纷骇然运功抵挡那种不安的感觉。

    萧战腾和宁湘竹等圣人境九重也是目露惊骇和凝重,萧战腾怔怔自语道:“远古石灵,这便是远古石灵的状态?”

    陈宁心头大震,这种感觉来自于无上的威压,令他生不起反抗之心。

    陈宁拼命的运转成帝经,抵消这种来自灵魂的战栗感,同时控制着那剑形,猛然斩出。

    叶尘已经冲入剑海中,所有剑气倏然崩散,终于撞在那剑形之上,没入轮转之力里,发出惊天轰响。

    “轰隆隆。”

    只看到剑形瞬间崩溃,火焰之力彻底被打散,石灵不灭而出,几乎要吞天噬地。

    陈宁大骇,此刻他的真元也近乎油尽灯枯,大荒塔猛然抓在手中,当成一块板砖,轰然砸了下去。

    另外几只手臂也纷纷掐诀施展术法,凝聚出世界之力,往石灵上镇压而去。

    “轰。”

    叶尘终于撞在了大荒塔上,瞬间轰出一道极光,仿若黑洞般迅速扩散,刺目的白芒照耀开来,如同天地崩塌,一切静止,只剩下宇宙中白茫茫一片。

    在那苍茫之中,仿若有两道人影相形而立。

    “你赢了。”

    “你很强。”

    两道声音先后响起,就顷刻间结束了这一场对话,人影也在这白芒芒之中渐渐散去。

    “轰隆隆。”

    天空中还在不断的轰响,已经坍陷的面目全非,白昼的光芒慢慢散去,好似天地初开,世界开始成形一般,那种伟岸之力挥洒下来,让每个人都感动一种震撼。

    “这便是帝境的感觉吗?”

    萧战腾也是心中震撼不已,生出一种神往之色,但眼中闪过一丝的迷惑,喃喃自语道:“为什么这种感觉会有两道?上古石灵身上带有帝境的气息可以理解,但……那另外一道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他脸上满是肃然,似乎是对那些曾经至高无上的存在的一种尊敬。

    “噗。”

    长空之上陈宁喷出一大口血来,法相金身瞬间崩坏,肉体上迸射出一道道的血注,整个人从天空坠落。

    “刚才是怎么回事?”

    “谁赢了?”

    “陈宁终于败了吗?”

    “那石灵战士哪去了?”

    一个个的疑问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响起,他们都是纷纷懊恼,责怪自己修为太低,如此惊天一战竟然没能看的清楚,日后跟人吹嘘的时候只能胡编乱造了。

    一道人影飞上天空,直接将陈宁抱住,冷峻的身躯在长空血月下显得孤傲。

    正是宁湘竹,她面无表情,陈宁一入手后,立即用神识探查了一番,发现无性命之忧,这才松了口气,从天空上徐徐落下。

    “那石灵战士呢?难道灰飞烟灭了?”

    众人都忍不住问道,而且语气之中将石头人变成了石灵战士,叶尘在这一战中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将他们慑服了,所以在语气中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萧金烁凝视了陈宁一阵,露出皱眉的神色来,双唇轻启,竟是传音入密,和冰璃城城主商议起来,最终似乎有了定论,这才缓缓点头,开口道:“这一战足够惨烈,石灵叶尘身负重伤,施展救命法宝遁空而去,陈宁同样身负重伤,昏迷不醒,两人实力相当,胜负难判,就此算平局。”

    “哗啦。”

    这一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五块五毛)

    “刚才是怎么回事?”

    “谁赢了?”

    “陈宁终于败了吗?”

    “那石灵战士哪去了?”

    一个个的疑问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响起,他们都是纷纷懊恼,责怪自己修为太低,如此惊天一战竟然没能看的清楚,日后跟人吹嘘的时候只能胡编乱造了。

    一道人影飞上天空,直接将陈宁抱住,冷峻的身躯在长空血月下显得孤傲。

    正是宁湘竹,她面无表情,陈宁一入手后,立即用神识探查了一番,发现无性命之忧,这才松了口气,从天空上徐徐落下。

    “那石灵战士呢?难道灰飞烟灭了?”

    众人都忍不住问道,而且语气之中将石头人变成了石灵战士,叶尘在这一战中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将他们慑服了,所以在语气中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萧金烁凝视了陈宁一阵,露出皱眉的神色来,双唇轻启,竟是传音入密,和冰璃城城主商议起来,最终似乎有了定论,这才缓缓点头,开口道:“这一战足够惨烈,石灵叶尘身负重伤,施展救命法宝遁空而去,陈宁同样身负重伤,昏迷不醒,两人实力相当,胜负难判,就此算平局。”

    “哗啦。”

    这一宣判立即引起哗然,原来那石灵战士是逃掉了,并非灰飞烟灭。

    有人高声道:“既然是平手,那这比武招亲谁人被招选?”

    萧金烁道:“叶尘逃走,陈宁留下了,自然是陈宁有资格,但此刻他昏迷不醒,等醒来后有愿意再挑战者可以一试。”

    众人一下都闭嘴了,谁敢去挑战?

    别说他们,此刻在高空之上,轩辕大志和北冥条司都是脸色惨白,吐了不知道多少血,但依然还在苦苦支撑,等着一切结束好离开。

    陈宁和叶尘在空中一战,虽然离他们也有这么远,但冲击之力波及的最近的便是他们藏匿之处,万众瞩目下又不能现身逃跑,只能强行抵挡,结果两人也是重伤不已,吞服了大量丹药,依然是岌岌可危。

    “这不妥?”

    看席上先前那名找茬的老者脸色凝重道:“那叶尘还有余力逃走,陈宁却是昏迷不醒,应该是叶尘获胜才对,虽然对方是异类,但我们身为评委嘉宾,就必须秉持公正,否则何以服天下?”

    他此言一出,立即引得其余贵宾纷纷点头赞成,异族被打跑了,立即变成了内斗的时刻,谁也不愿意冰璃城加入这么一个强大的年轻人,那未来的潜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现在几乎不会有人怀疑先前萧战腾的话了,再过得数十年,这片天空下的第一人非此子莫属。

    阮晚秋冷笑道:“那叶尘逃走之前也已经昏迷了过去,只不过是依靠自行运转的法宝遁空,以诸位这么强绝的实力,不至于没看出来?要说昏迷,陈宁似乎比他昏迷的更晚。”

    “这……咳咳,我当然看出来了,但叶尘已经遁走,谁先昏迷依靠眼睛实在难以下定论,那就以平局算。这比武招亲已经耽误了大家不少时间了,我看不如明日再继续比试,择出优胜者,毕竟谁的时间都宝贵,总不能无休止的比下去。”

    他这话立即得到所有嘉宾评委的赞同,谁都知道以陈宁目前的伤势看,明天是不可能恢复的过来了,只要明日继续比试,那么陈宁被淘汰就成定局了。

    “哼,陈宁现在已经经脉尽废,丹田破损,连武道天赋都直接受到冲击,怕是没有十年二十年,是很难恢复了,你们让他明日如何再战?”

    宁湘竹冰冷的声音响起,双目中几乎喷出怒火来。

    “什么?丹田破损了?”

    “武道天赋受到冲击?”

    那些嘉宾一个个震惊起来,若真是如此,那就是一代绝世人物彻底废掉了。

    众人都露出狐疑之色来,其中一名老者道:“湘竹仙子不会看错了?在场的不少强者都身怀秘法,说不定能够找到治愈之法,不如给我们大家看看?”

    大家都是纷纷赞同,要求一查。

    目的当然是想确认是否真如宁湘竹所言,至于救治……

    哼,开什么玩笑,巴不得这种天才人物早点废掉才好。

    萧战腾也是心中震颤,不知宁湘竹所言真假,如果是真的,那就真是太可惜了x s63

    “刚才是怎么回事?”

    “谁赢了?”

    “陈宁终于败了吗?”

    “那石灵战士哪去了?”

    一个个的疑问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响起,他们都是纷纷懊恼,责怪自己修为太低,如此惊天一战竟然没能看的清楚,日后跟人吹嘘的时候只能胡编乱造了。

    一道人影飞上天空,直接将陈宁抱住,冷峻的身躯在长空血月下显得孤傲。

    正是宁湘竹,她面无表情,陈宁一入手后,立即用神识探查了一番,发现无性命之忧,这才松了口气,从天空上徐徐落下。

    “那石灵战士呢?难道灰飞烟灭了?”

    众人都忍不住问道,而且语气之中将石头人变成了石灵战士,叶尘在这一战中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将他们慑服了,所以在语气中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萧金烁凝视了陈宁一阵,露出皱眉的神色来,双唇轻启,竟是传音入密,和冰璃城城主商议起来,最终似乎有了定论,这才缓缓点头,开口道:“这一战足够惨烈,石灵叶尘身负重伤,施展救命法宝遁空而去,陈宁同样身负重伤,昏迷不醒,两人实力相当,胜负难判,就此算平局。”

    “哗啦。”

    这一宣判立即引起哗然,原来那石灵战士是逃掉了,并非灰飞烟灭。

    有人高声道:“既然是平手,那这比武招亲谁人被招选?”

    萧金烁道:“叶尘逃走,陈宁留下了,自然是陈宁有资格,但此刻他昏迷不醒,等醒来后有愿意再挑战者可以一试。”

    众人一下都闭嘴了,谁敢去挑战?

    别说他们,此刻在高空之上,轩辕大志和北冥条司都是脸色惨白,吐了不知道多少血,但依然还在苦苦支撑,等着一切结束好离开。

    陈宁和叶尘在空中一战,虽然离他们也有这么远,但冲击之力波及的最近的便是他们藏匿之处,万众瞩目下又不能现身逃跑,只能强行抵挡,结果两人也是重伤不已,吞服了大量丹药,依然是岌岌可危。

    “这不妥?”

    看席上先前那名找茬的老者脸色凝重道:“那叶尘还有余力逃走,陈宁却是昏迷不醒,应该是叶尘获胜才对,虽然对方是异类,但我们身为评委嘉宾,就必须秉持公正,否则何以服天下?”

    他此言一出,立即引得其余贵宾纷纷点头赞成,异族被打跑了,立即变成了内斗的时刻,谁也不愿意冰璃城加入这么一个强大的年轻人,那未来的潜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现在几乎不会有人怀疑先前萧战腾的话了,再过得数十年,这片天空下的第一人非此子莫属。

    阮晚秋冷笑道:“那叶尘逃走之前也已经昏迷了过去,只不过是依靠自行运转的法宝遁空,以诸位这么强绝的实力,不至于没看出来?要说昏迷,陈宁似乎比他昏迷的更晚。”

    “这……咳咳,我当然看出来了,但叶尘已经遁走,谁先昏迷依靠眼睛实在难以下定论,那就以平局算。这比武招亲已经耽误了大家不少时间了,我看不如明日再继续比试,择出优胜者,毕竟谁的时间都宝贵,总不能无休止的比下去。”

    他这话立即得到所有嘉宾评委的赞同,谁都知道以陈宁目前的伤势看,明天是不可能恢复的过来了,只要明日继续比试,那么陈宁被淘汰就成定局了。

    “哼,陈宁现在已经经脉尽废,丹田破损,连武道天赋都直接受到冲击,怕是没有十年二十年,是很难恢复了,你们让他明日如何再战?”

    宁湘竹冰冷的声音响起,双目中几乎喷出怒火来。

    “什么?丹田破损了?”

    “武道天赋受到冲击?”

    那些嘉宾一个个震惊起来,若真是如此,那就是一代绝世人物彻底废掉了。

    众人都露出狐疑之色来,其中一名老者道:“湘竹仙子不会看错了?在场的不少强者都身怀秘法,说不定能够找到治愈之法,不如给我们大家看看?”

    大家都是纷纷赞同,要求一查。

    目的当然是想确认是否真如宁湘竹所言,至于救治……

    哼,开什么玩笑,巴不得这种天才人物早点废掉才好。

    萧战腾也是心中震颤,不知宁湘竹所言真假,如果是真的,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五块五毛)

    时间了,我看不如明日再继续比试,择出优胜者,毕竟谁的时间都宝贵,总不能无休止的比下去。”

    他这话立即得到所有嘉宾评委的赞同,谁都知道以陈宁目前的伤势看,明天是不可能恢复的过来了,只要明日继续比试,那么陈宁被淘汰就成定局了。

    “哼,陈宁现在已经经脉尽废,丹田破损,连武道天赋都直接受到冲击,怕是没有十年二十年,是很难恢复了,你们让他明日如何再战?”

    宁湘竹冰冷的声音响起,双目中几乎喷出怒火来。

    “什么?丹田破损了?”

    “武道天赋受到冲击?”

    那些嘉宾一个个震惊起来,若真是如此,那就是一代绝世人物彻底废掉了。

    众人都露出狐疑之色来,其中一名老者道:“湘竹仙子不会看错了?在场的不少强者都身怀秘法,说不定能够找到治愈之法,不如给我们大家看看?”

    大家都是纷纷赞同,要求一查。

    目的当然是想确认是否真如宁湘竹所言,至于救治……

    哼,开什么玩笑,巴不得这种天才人物早点废掉才好。

    萧战腾也是心中震颤,不知宁湘竹所言真假,如果是真的,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宁湘竹冷哼了一声,道:“要看你们就自己看。”

    她毫不吝惜的将陈宁的身体放置在看席之上,任由众人查探。

    陈宁的身体她已经检查过了,丹田的确是缺失了一半,当时也让她吓了一跳,整个人如同被泼冷水,以为陈宁彻底完蛋了,后来才发现另外一半处竟然是被一股黑色的力量所侵袭吞噬,这才导致了看似只有一半丹田的假象。

    而另外那股黑色力量在她辨识之下,已经确认了是魔气无疑。

    这也让她大为震惊,她的神识一探入其中,立即被魔气腐蚀吞噬,足见其强悍。

    “这小子竟然还有数张底牌未用,天啊,他到底是怎样一个怪物?”

    “看完了?都滚开。”

    在众多嘉宾逐一探查后,宁湘竹恰如其分的时机上一道力量扫过,将所有人尽数震开,冷冷道:“还没看够吗?”

    众人都是脸色微变,他们也发现了陈宁只剩下半壁丹田,却没来得及深查原因,就被宁湘竹打断了。

    不过无论如何,只剩半壁丹田那是绝对麻烦了,就算医治过来,武道天赋也是尽毁无疑。

    以陈宁先前展露的最强实力,也顶多勉勉强强达到圣人境六重而已,甚至还不如。

    让冰璃城多一名六星圣人境,可谓是不痛不痒,可有可无。

    众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但眼中也全部闪过一丝可惜的神色,毕竟是这般如同彗星一样扫过长空的天才,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都未必能够出现一个,就这样陨落了,这也是人族的莫大损失。

    看着众人那轻松的表情,萧战腾的脸色骤然发白起来,他也已经知道答案了,一下子怔在那,竟然呆滞住了。

    “唉,真是天妒英才啊,果然只剩半壁丹田了。”

    “可不是,如此绝世少年,若是成长起来,那又是人族之中的一名盖世圣人境啊。”。

    “不管如何,他都为我人族争光了,是值得大家骄傲的英雄,我建议这次比武招亲就以他为胜利,其余之人再不得挑战。”

    “赞同,绝对赞同。呵呵,恭喜萧城主了,招的如此绝世的一名女婿。”x s63 时间了,我看不如明日再继续比试,择出优胜者,毕竟谁的时间都宝贵,总不能无休止的比下去。”

    他这话立即得到所有嘉宾评委的赞同,谁都知道以陈宁目前的伤势看,明天是不可能恢复的过来了,只要明日继续比试,那么陈宁被淘汰就成定局了。

    “哼,陈宁现在已经经脉尽废,丹田破损,连武道天赋都直接受到冲击,怕是没有十年二十年,是很难恢复了,你们让他明日如何再战?”

    宁湘竹冰冷的声音响起,双目中几乎喷出怒火来。

    “什么?丹田破损了?”

    “武道天赋受到冲击?”

    那些嘉宾一个个震惊起来,若真是如此,那就是一代绝世人物彻底废掉了。

    众人都露出狐疑之色来,其中一名老者道:“湘竹仙子不会看错了?在场的不少强者都身怀秘法,说不定能够找到治愈之法,不如给我们大家看看?”

    大家都是纷纷赞同,要求一查。

    目的当然是想确认是否真如宁湘竹所言,至于救治……

    哼,开什么玩笑,巴不得这种天才人物早点废掉才好。

    萧战腾也是心中震颤,不知宁湘竹所言真假,如果是真的,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宁湘竹冷哼了一声,道:“要看你们就自己看。”

    她毫不吝惜的将陈宁的身体放置在看席之上,任由众人查探。

    陈宁的身体她已经检查过了,丹田的确是缺失了一半,当时也让她吓了一跳,整个人如同被泼冷水,以为陈宁彻底完蛋了,后来才发现另外一半处竟然是被一股黑色的力量所侵袭吞噬,这才导致了看似只有一半丹田的假象。

    而另外那股黑色力量在她辨识之下,已经确认了是魔气无疑。

    这也让她大为震惊,她的神识一探入其中,立即被魔气腐蚀吞噬,足见其强悍。

    “这小子竟然还有数张底牌未用,天啊,他到底是怎样一个怪物?”

    “看完了?都滚开。”

    在众多嘉宾逐一探查后,宁湘竹恰如其分的时机上一道力量扫过,将所有人尽数震开,冷冷道:“还没看够吗?”

    众人都是脸色微变,他们也发现了陈宁只剩下半壁丹田,却没来得及深查原因,就被宁湘竹打断了。

    不过无论如何,只剩半壁丹田那是绝对麻烦了,就算医治过来,武道天赋也是尽毁无疑。

    以陈宁先前展露的最强实力,也顶多勉勉强强达到圣人境六重而已,甚至还不如。

    让冰璃城多一名六星圣人境,可谓是不痛不痒,可有可无。

    众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但眼中也全部闪过一丝可惜的神色,毕竟是这般如同彗星一样扫过长空的天才,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都未必能够出现一个,就这样陨落了,这也是人族的莫大损失。

    看着众人那轻松的表情,萧战腾的脸色骤然发白起来,他也已经知道答案了,一下子怔在那,竟然呆滞住了。

    “唉,真是天妒英才啊,果然只剩半壁丹田了。”

    “可不是,如此绝世少年,若是成长起来,那又是人族之中的一名盖世圣人境啊。”。

    “不管如何,他都为我人族争光了,是值得大家骄傲的英雄,我建议这次比武招亲就以他为胜利,其余之人再不得挑战。”

    “赞同,绝对赞同。呵呵,恭喜萧城主了,招的如此绝世的一名女婿。”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五块五毛)

    时间了,我看不如明日再继续比试,择出优胜者,毕竟谁的时间都宝贵,总不能无休止的比下去。”

    他这话立即得到所有嘉宾评委的赞同,谁都知道以陈宁目前的伤势看,明天是不可能恢复的过来了,只要明日继续比试,那么陈宁被淘汰就成定局了。

    “哼,陈宁现在已经经脉尽废,丹田破损,连武道天赋都直接受到冲击,怕是没有十年二十年,是很难恢复了,你们让他明日如何再战?”

    宁湘竹冰冷的声音响起,双目中几乎喷出怒火来。

    “什么?丹田破损了?”

    “武道天赋受到冲击?”

    那些嘉宾一个个震惊起来,若真是如此,那就是一代绝世人物彻底废掉了。

    众人都露出狐疑之色来,其中一名老者道:“湘竹仙子不会看错了?在场的不少强者都身怀秘法,说不定能够找到治愈之法,不如给我们大家看看?”

    大家都是纷纷赞同,要求一查。

    目的当然是想确认是否真如宁湘竹所言,至于救治……

    哼,开什么玩笑,巴不得这种天才人物早点废掉才好。

    萧战腾也是心中震颤,不知宁湘竹所言真假,如果是真的,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宁湘竹冷哼了一声,道:“要看你们就自己看。”

    她毫不吝惜的将陈宁的身体放置在看席之上,任由众人查探。

    陈宁的身体她已经检查过了,丹田的确是缺失了一半,当时也让她吓了一跳,整个人如同被泼冷水,以为陈宁彻底完蛋了,后来才发现另外一半处竟然是被一股黑色的力量所侵袭吞噬,这才导致了看似只有一半丹田的假象。

    而另外那股黑色力量在她辨识之下,已经确认了是魔气无疑。

    这也让她大为震惊,她的神识一探入其中,立即被魔气腐蚀吞噬,足见其强悍。

    “这小子竟然还有数张底牌未用,天啊,他到底是怎样一个怪物?”

    “看完了?都滚开。”

    在众多嘉宾逐一探查后,宁湘竹恰如其分的时机上一道力量扫过,将所有人尽数震开,冷冷道:“还没看够吗?”

    众人都是脸色微变,他们也发现了陈宁只剩下半壁丹田,却没来得及深查原因,就被宁湘竹打断了。

    不过无论如何,只剩半壁丹田那是绝对麻烦了,就算医治过来,武道天赋也是尽毁无疑。

    以陈宁先前展露的最强实力,也顶多勉勉强强达到圣人境六重而已,甚至还不如。

    让冰璃城多一名六星圣人境,可谓是不痛不痒,可有可无。

    众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但眼中也全部闪过一丝可惜的神色,毕竟是这般如同彗星一样扫过长空的天才,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都未必能够出现一个,就这样陨落了,这也是人族的莫大损失。

    看着众人那轻松的表情,萧战腾的脸色骤然发白起来,他也已经知道答案了,一下子怔在那,竟然呆滞住了。

    “唉,真是天妒英才啊,果然只剩半壁丹田了。”

    “可不是,如此绝世少年,若是成长起来,那又是人族之中的一名盖世圣人境啊。”。

    “不管如何,他都为我人族争光了,是值得大家骄傲的英雄,我建议这次比武招亲就以他为胜利,其余之人再不得挑战。”

    “赞同,绝对赞同。呵呵,恭喜萧城主了,招的如此绝世的一名女婿。”x s63 时间了,我看不如明日再继续比试,择出优胜者,毕竟谁的时间都宝贵,总不能无休止的比下去。”

    他这话立即得到所有嘉宾评委的赞同,谁都知道以陈宁目前的伤势看,明天是不可能恢复的过来了,只要明日继续比试,那么陈宁被淘汰就成定局了。

    “哼,陈宁现在已经经脉尽废,丹田破损,连武道天赋都直接受到冲击,怕是没有十年二十年,是很难恢复了,你们让他明日如何再战?”

    宁湘竹冰冷的声音响起,双目中几乎喷出怒火来。

    “什么?丹田破损了?”

    “武道天赋受到冲击?”

    那些嘉宾一个个震惊起来,若真是如此,那就是一代绝世人物彻底废掉了。

    众人都露出狐疑之色来,其中一名老者道:“湘竹仙子不会看错了?在场的不少强者都身怀秘法,说不定能够找到治愈之法,不如给我们大家看看?”

    大家都是纷纷赞同,要求一查。

    目的当然是想确认是否真如宁湘竹所言,至于救治……

    哼,开什么玩笑,巴不得这种天才人物早点废掉才好。

    萧战腾也是心中震颤,不知宁湘竹所言真假,如果是真的,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宁湘竹冷哼了一声,道:“要看你们就自己看。”

    她毫不吝惜的将陈宁的身体放置在看席之上,任由众人查探。

    陈宁的身体她已经检查过了,丹田的确是缺失了一半,当时也让她吓了一跳,整个人如同被泼冷水,以为陈宁彻底完蛋了,后来才发现另外一半处竟然是被一股黑色的力量所侵袭吞噬,这才导致了看似只有一半丹田的假象。

    而另外那股黑色力量在她辨识之下,已经确认了是魔气无疑。

    这也让她大为震惊,她的神识一探入其中,立即被魔气腐蚀吞噬,足见其强悍。

    “这小子竟然还有数张底牌未用,天啊,他到底是怎样一个怪物?”

    “看完了?都滚开。”

    在众多嘉宾逐一探查后,宁湘竹恰如其分的时机上一道力量扫过,将所有人尽数震开,冷冷道:“还没看够吗?”

    众人都是脸色微变,他们也发现了陈宁只剩下半壁丹田,却没来得及深查原因,就被宁湘竹打断了。

    不过无论如何,只剩半壁丹田那是绝对麻烦了,就算医治过来,武道天赋也是尽毁无疑。

    以陈宁先前展露的最强实力,也顶多勉勉强强达到圣人境六重而已,甚至还不如。

    让冰璃城多一名六星圣人境,可谓是不痛不痒,可有可无。

    众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但眼中也全部闪过一丝可惜的神色,毕竟是这般如同彗星一样扫过长空的天才,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都未必能够出现一个,就这样陨落了,这也是人族的莫大损失。

    看着众人那轻松的表情,萧战腾的脸色骤然发白起来,他也已经知道答案了,一下子怔在那,竟然呆滞住了。

    “唉,真是天妒英才啊,果然只剩半壁丹田了。”

    “可不是,如此绝世少年,若是成长起来,那又是人族之中的一名盖世圣人境啊。”。

    “不管如何,他都为我人族争光了,是值得大家骄傲的英雄,我建议这次比武招亲就以他为胜利,其余之人再不得挑战。”

    “赞同,绝对赞同。呵呵,恭喜萧城主了,招的如此绝世的一名女婿。”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五块五毛)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