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资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唐国。

    明明是大白天,但用于观星的太史局里依然光线昏暗,几缕光亮从细密的窗缝之中投射进来,柔和地抚摸着那已经静止的浑天仪。

    李四熟悉这里,就像是熟悉自己的家一般,只是望见这座已经不再转动的浑天仪,总是升起一股哀伤,主上已经走了,剩下他们这群迷途的人,又该往哪里走?

    但他很快就稳定了心神,继续潜藏在黑暗里像是一缕鬼魅,声音冷漠得仿佛万丈寒冰:“他已经完全脱离了控制。”

    “这也不是太过出奇的事情。”浑天仪前,一个年轻、瘦削的身影微微笑了起来,他的眼神一直在浑天仪上上下打量,没有一刻去看在他身后的李四。

    但李四熟悉这个人,正是他在和项楚野外对话中提到的张言灵,而他的年纪,也绝对不会是如表面上这般年轻,据他所知,这个人侍奉主上至少已有六十年了。

    “项楚本身就是桀骜不驯的人,主上在的时候,尚且可以压制他,现如今主上不在了……这头猛兽没有了缰绳,自然不再愿意受到控制。”

    李四深深地看着他的背影:“既然如此,你还让我去找他?”

    “虽然我有预料到,但人如果没有见到棺材,总是很难落泪的,不是么?”面貌年轻的张言灵摇头眯着眼睛笑道:“主上走了之后,许多事情都有了变故,王族之内,也早已不如当年那般人心稳固。虽然我有心再把所有人捏在一起,但无奈我不是主上,也没有那样的能耐。”

    “或许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不仅仅只是想把所有人捏在一起……”李四冷漠评价道:“没有人会愿意屈从在你的手中。”

    李四的言辞向来犀利如刀,面对张言灵也丝毫没有几分客气,自然,张言灵听了这一句,面上微微一滞,苦笑道:“有句话说……打人不打脸,李四,你知不知道你经常一脚踹到别人的脸上。”

    “那不是我的问题。”李四道:“如果你没有那样的心思,我自然也不会这么说。”

    张言灵微微叹息道:“没错,确实,我是有这个心思。我侍奉主上多年,对他向来心怀敬仰,如果有机会,我自然希望能承袭他的衣钵,继续把王族传承下去。”

    他望着那座巨大的浑天仪,忍不住伸出手,推动着那沉重的机关,但不管他如何用力,整座浑天仪都无法动弹半分。

    “你做不到的,你没有那个‘资格’。”李四道。

    “是啊。”张言灵抚摸着上面的文字,轻声念道:“阿贡……拉布速……帕拉咕噜……”

    他很清楚,他只是学会了这些文字的读法,而不是……领会了这些文字的奥义。

    一字之差,却犹如天堑。

    “神启……”张言灵眼神中流露出渴望,“真想再亲眼见见其中的景象啊。”

    李四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仰头注视着“浑天仪”,闭着嘴巴不发一言。

    张言灵知道,他的心中一定也怀着同样的渴望与好奇。

    张言灵至今仍记得自己受到“感召”的那一日,老人宽大粗糙的手掌温和地抚摸在他的头顶,他的全身每一寸的肌肉失去了力量,情不自禁地蜷缩起来,仿佛回到了母亲的腹中,重新被那些温暖的体液所包裹。

    他以为自己会就此睡过去。

    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切东西都离他远去了。老人、大殿、天空、都像是崩解开来的尘埃,消散在那一缕缕温暖却又威严的日光之中。

    随后,他再度“睁开”了眼睛。

    黑暗,无尽的黑暗。

    他看到无数巨大的黑影静静地在一片虚空之中萌动,每一个瞬间都显得平静而威严。突然,他被拉回了巍峨的高岗上,每一次眨眼,朝日都会从穹窿之海的尽头升起,再一次呼吸,仿佛经历四季,潮起潮落,无始无终……

    而当他再次站到虚空之中,一个巨大的黑影爆散开来,迎来了一次宿命的灭亡,不久之后,同样的地方闪烁起星星点点的光亮,仿佛一片萤火之海之中那个巨物再次醒来,重新萌发出生机。

    那是一种人类无法阻挡的伟力。

    他承受不住那犹如无穷的威严,跪倒在地上。

    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肺部好像被抽空了一般,即使他再怎么张大嘴巴,也无法吸到半口气息,他的身子轻轻地飘上半空,可全身的肌肉都似乎被一双双无形的手攥紧扭曲了。

    想要喊,却无法发出声音;想要哭泣,却发现流出的泪水都环绕到了身边,成为一颗颗晶莹的水珠,颤动着;想要求救,他的身旁却空无一人。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冒犯到了某种伟大的存在,想要跪下来忏悔,可一直无法动弹。这时,他看到远方的虚空之中迸发出了一团好像能吞噬一切的熊熊火焰,耀眼的金光一瞬间烧毁了他的眼球,疼痛让他一时间终于惨嚎出声,他从天空滚落到地上用力地打滚,而天上降下的火雨依旧穿透了他的胸膛,将他全身焚烧成一团灰烬。

    随后,他又一次睁开眼睛,老人站在他的面前,对他温和地微笑着,一只手轻轻抚摸起他的头顶。

    “你已经看见了。”老人道:“你们都是神灵的选民,你们行走在这个世间,大地在你们脚下匍匐,江河在你们的面前让路,你们执行着神灵的使命。将来,也必定会回到神灵的身边。”

    神灵?

    那些威严的黑影,神圣般的存在,至今回想起来都会发自内心地令他颤抖。

    然而在这份恐惧之后,他心底又油然而生出另一种疑惑与求知的欲望,明明他不愿意再感受当初的痛苦,但人类的天性迫使他想要再回过头去,离那些滚烫的火雨更近一些,在窒息的感受中将那些黑影看得更清楚一些。

    这大概是王族里大多数人的渴望。

    可惜这世上并非每一个人都有被神灵选中的幸运,最让他们这些人感到沮丧的是,他们明明已经站在了那一道大门前,大门却始终对他们紧闭着,只因为他们没有获得那份被邀请入内的“资格”。

    “对了。”张言灵也看了一会儿浑天仪,突然笑着道:“你见过那孩子对?他怎么样?”

    李四当然清楚张言灵口中的“那孩子”是谁,也是在那天的夜里,就在他现在站着的地方,老人最终送出了那一份礼物,满足地化作尘埃,从此消失在世间。

    这一路上,他曾多次暗中观察,却始终弄不明白,这样一个普通的孩子,为什么会被选中?他既不是虔诚的信徒,也不是刚毅、百折不挠的执行者,更看不出有什么了不得的天赋……

    “他还只是个孩子。”李四静静地站着,声音不急不缓地道:“即使你有意把他带回来,奉迎他继承主上的位子也不会于你有什么助益的。”

    “我当然没有蠢到以为可以靠一个天真的孩子就统御那些人。”张言灵撇了撇嘴,有些不满李四后面这一句讽刺,“但他毕竟是被选中的人,放任他在外面自行游荡真的合适?”

    “如果他真的是神启者,就算我们不去找他,启示最终也会让他找到我们,不是么?”李四道。

    “这倒是没错。”张言灵的嘴角有一丝玩味的笑容,“就像当年的诸葛卧龙一样……不过我还是有些遗憾,那个人真的就这样死了?”

    “神启重新出现在那个孩子身上,至少证明神灵有了新的选择。”李四想着自己派出的人在稻香村做的探查,道:“当年他能从那无天无地之所逃出去,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村民说,诸葛卧龙那些年身体一直不好,每日都要煎药吞服,这大概也是从那地方回来之后的后遗症。否则,以他的修行境界,未必不能自己进入叶王陵墓。或者……那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濒临崩溃,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是吗。”张言灵微微失神,“可我总觉得他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就好像主上,不是一样撑了这么多年么?”

    “那不一样。”李四突然眉毛一扬,神情不悦地坚持道。

    “是不一样。”张言灵知道李四对于老人的敬意,就好比儿子对于父亲一般,只能摇摇头道:“不过在不少人的眼里……假如当年主上没有下达那份绝杀令,很多人也许会站到诸葛卧龙那一边也说不定,毕竟……他说出了我们心中的渴望。”

    没有回答,太史局的黑暗里,李四的身影消失在一片尘埃之中,地上连一只脚印都找不到,仿佛他从始至终就没有出现过。

    “这些修习巽风之术的人,怎么一个个神出鬼没的,走路都没点动静。”张言灵耸了耸肩膀,也是知道李四大概是不想再听他说话了——不论如何,李四的心里那位老人永远是他最尊敬的人,甚至是……父亲。

    张言灵轻轻抚摸浑天仪上的纹路,上面的符文似乎在暗中微微闪耀,但当人仔细去看,却又发现他们静默在那里,仍然是生铁一般的质地,平平无奇。

    大殿里,他的声音缓和:“既然如此……不如再等一等。”

    他下定了决心,所以看向浑天仪的时候眼神越发坚定。

    “倒是可以看看,这个孩子是否真能承担起他该承担的责任。”

    ()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