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九十八章 诸君求生,吾心向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唐军大营的确燃烧起来了。

    当秦轲站在高坡上,望着平谷外那几乎照亮半边天的光亮与滚滚的浓烟的时候,原本阴沉青灰色的天空已经被渲染出火红的光泽,云层之中,仿佛有无数脱缰的红色野马在四处奔袭,声势浩大。

    但秦轲现在没有观景的兴致,因为从这团不断地升腾起来的火焰之中,他也明确地得到了一个事先约定好的信号:王玄微已经动手了。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快,秦轲并不知道,也许是王玄微已经预见了那个最适合的时机,也许是因为形势变化已经容不得再到了他不能再等的时候。

    但不论如何,他很清楚王玄微手下的两千五百骑是无法真正击溃唐军的,而在这种时候,他必须对他做出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回应。

    那就是郭开手下的一万多墨家骑兵。

    因为这些日子杀马数量过多,导致不少骑兵已经无马可骑,但当郭开再度统御起这支来自行州的力量,听着战马嘶鸣和士兵呼喝,秦轲仍旧能感觉到阵阵雄壮的军威。

    而郭开没有说一句多余的废话,只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分配好了几位千人将军的职责,重整了军阵,八千人翻身上马,三千人充当步兵居于后方,每个人手中的长矛都锋芒如血,皮甲上刻画的兽头狰狞可怖。

    “此战!关乎诸君之生死!更关乎我墨家之国事!”

    郭开的声音在夜风之中显得格外苍凉,却莫名地能引动人们胸膛中的热血,让它们澎湃起来了,仿佛从海上而来的巨潮一般,不断地叩动众人的心房,他们握着兵器的手越发用力,藏在手套之下的指节微微发白。

    郭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已经重新套上了一身属于他的皮甲,随着他猛地挥起手中长矛,仰天长啸一声,此刻他的模样已不再像是一个老弱文士。

    此时坐在马上的,是一位即将奔赴沙场的万军统帅。

    “死战不退!”

    所有人同样用尽了一切力量回应着他,嘶吼道:“死战不退!死战不退!死战不退!”

    军阵雄壮,战马在骑兵们的呼喊声中不安分地摩擦着蹄子,郭开眼中骤然跌落了两行滚烫的热泪。

    接着,他调转马头,高大的战马一声嘶鸣,他一马当先,向着山坡下奔袭而去。

    那是秦轲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郭开奋战的样子,尽管他的背影并不高大,但在万军之前,他手握长矛奋勇拼杀,带着义无反顾的神情。

    秦轲坐在马上,紧紧地跟随在他的身边,只觉得身后马蹄声隆隆犹如雷霆,仿佛在夜色之中敲响了无数巨大的战鼓……

    ……

    “是么……郭开他……没有从乱军之中冲出来?”

    黎明的时候,王玄微带着一众换装完毕的黑甲骑兵在一处山脚扎营,原先麾下的两千余骑兵,此刻真正增加到了一万两千多骑,放眼望去,战马的马背延绵不绝,生起的炊烟在天际连成了一片。

    秦轲微微眯着眼睛,望着这浩浩荡荡的场景,与当初刚刚突出锦州城相比,恍若隔世。

    他轻声回答王玄微的问话,道:“我亲眼看他陷进去的,我本想去救……但已经来不及了。不知为何,我看他那个样子,总感觉有些疯,感觉……”

    “感觉他根本是在求死,对么?”王玄微眼神沉静地看着书信上的内容,终究还是叹息了一声:“他自认是墨家的大忠臣,更承袭了仲夫子的衣钵,自然有他自己的傲骨。虽说他曾经也弹劾过我,导致我失了上将军的位子,但我一直相信,他弹劾我,只是政见不同,而非私人恩怨……他这样的人,怎么承受得了行州军失利被困的错处?又有何脸面去稷城再见仲夫子和巨子?”

    “他早就想死了,只是在那之前,他还需要为这一万多人负责,绞尽了脑汁想要带他们脱困……而现在,他不必再担负这份责任了。”王玄微缓缓地收拢了书信,其实与其说是书信,倒不如说是遗书,这上面写的,主要是针对于那几名叛将的处置,和一些有关于行州守备的诸项安排汇报。

    可笑最初两人还算政敌,郭开却偏偏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把信任交给了王玄微。

    原来,是这样么……

    秦轲低下头,回想着出征前郭开眼眶中的热泪和他在战场中奋不顾身的背影——原来,他早已定好了自己的结局,就像戏台上的悲情角色,从登台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会在某一个时间点里死去。

    这世上的许多人在求生,但有些人却会一心一意地求死,求生的人未必坦荡,甚至免不了有许多蝇营狗苟,求死的人倒是十分果决,十分纯粹。

    战死沙场,是他对远在稷城的那两人最后的交代,他企望以此自证忠义,然而这种忠义,却需要他用一条性命作为代价。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活着难道不好吗?哪怕活下来会遭众人耻笑唾骂,会让那两人失望摇头……

    至少在秦轲看来,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当饥荒犹如疾病一般在土地上蔓延的时候,无数人挣扎在那条路上,支棱着一颗沉重的脑袋,拖动着一对瘦骨如柴的腿,不停向前走,都只为了活下去。

    “活着“。

    寥寥二十笔而已,但对于许多人来说,已经是奢望,是梦幻泡影。

    至少秦轲自认自己是个会苟且偷生的人,他没有那么大的家国情怀,也没有舍身取义的心思,只是对于郭开,他还是下意识地生出了一种崇敬和向往。

    “将军。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秦轲摸了摸重新回到自己腰间的菩萨剑,略微有些惆怅地问道:“这场仗……还得打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王玄微站立在风中,长袍猎猎作响,他望着远方,脸颊的轮廓刚毅如铁,“不会太久了。胜负……就在不远的前方。”

    “不会太久了。”唐军大营中,项楚听着李昧的报告,也用差不多的语气这样说了一句。

    经过锦州城外一役,李昧的神情显得颓唐了许多,眼神也比最初上战场的时候暗淡了不少,如今,他终于成为项楚麾下又一员忠诚的将领,而不再是杨太真派遣来的一名“监军”。

    “将军,我不明白。”李昧怔怔地望着项楚,有些不解为什么他的表现如此平淡。

    平谷的事情传来之后,他也是很快猜到了王玄微麾下一开始根本没有所谓的“上万黑骑”,但放到现在,有或没有已经不再重要了。

    郭开麾下剩余的一万余墨家骑兵到了王玄微的手中,又换上了黑骑的装备,或许依旧比不上唐国的玄甲重骑,可在王玄微的统帅下,什么变化都有可能发生。

    而项楚的表现,像是早早看穿了王玄微的“伎俩”,预料到了眼下的情势,可他冷眼旁观,甚至是……故意放任?

    黎明的光并没有照亮项楚那张沉浸在军帐黑暗中的脸,因此也让他看起来变得模糊不清,大约过了几息之后,项楚缓缓开口道:“李昧,你钓过鱼吗?”

    李昧微微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问:“那是五岁时候的事情了,父亲说钓鱼可磨练性情,但再大一些,我一直在书房练字,也就没去过鱼塘边了……”

    项楚轻轻地嗤笑了一声,道:“那就是钓过了。我向来不喜欢你们这些书香门第,儒门世家,其中原因之一,就是你们总喜欢把简单的事情说得过分复杂。在我看来,钓鱼这件事情,无非就是两样最为重要。”

    “请将军指教。”李昧也没有生气,只是拱了拱手,轻轻笑了一声。

    项楚可不认为这算什么指教,语气随意道:“钓鱼,第一要务自然是等,能等旁人所不能等,自然可钓到旁人所不能钓的大鱼……然而其实在这等要务之前,更重要的,是饵。”

    “鱼塘之中,要钓到一条肥美的大鱼自然容易,可王玄微却不是这些饱食终日,只知道张口吞吃的废物。”

    说到这里,项楚露出几分赞赏的神色,对于王玄微,他一直极有兴趣。

    至于他背后的那些人怎么想,又与他何干?太史局里,主上已然去了,这世上又有谁能让他项楚心甘情愿地俯首称臣?

    “他是大河里的游鱼,机敏,警惕,即使面对近在眼前的肥饵,他也不见得会眨一下眼睛。所以,想让他上钩……自然不能以寻常的法子。”

    李昧听得心里微微震动,却压抑着喉咙里的声音,轻声道:“将军,您是把郭开麾下的骑兵当成了诱饵?这么说来,将军其实早已猜到了王玄微的打算?既然如此,将军为何不安排人在平谷外埋伏,一战围歼王玄微?”

    “我要是这么做了,你以为王玄微还会来平谷么?”项楚冷笑了一声,“既然是大河里的游鱼,断不会如此轻易就咬钩。”

    “那将军的意思是……”

    “郭开手下的人,是我送给他的一颗胆。”项楚深邃的眼睛里有光微微闪烁,“王玄微麾下只有两千余‘黑骑’,就算是他这样的人,也不会疯到以为靠这两千余人就能扭转行州即将被攻破的局势。既然如此,我索性把平谷里的一万骑兵送给他,给足他胆量……”

    他的声音不再如之前一般平静,而是带上了一些情绪波动,他眼中的光像是闪动的烛火,明亮而滚烫。

    他期待这一天,已足足期待了五年,为了于这位墨家的“谋圣”真真正正地阵前一战,这五年里,他研习兵书,修行武艺,日日不辍,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就是王玄微在万军从中,威势如山的身影。

    既然已经吃下了诱饵,接下来,想必接下来,你也不会让我失望?他心里默默地想着,一只手却下意识地握住了腰间的兵刃,有些按捺不住激昂澎湃的心潮。

    而在他的身旁,李昧则是沉默着没有言语。他很清楚,这样大胆豪放的计划,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用、敢用的。

    如果这个消息传回唐国,只怕立刻会掀起轩然大波:明明是国主李求凰、贵妃杨太真两人钦点的统帅主将,竟直接放水送了一万骑兵给王玄微,好壮大他的力量?

    这与递刀给敌人有什么区别?

    甚至,落在那些有心人耳中,这会立即成为他们联名上书弹劾的理由,朝堂百官汹汹气势之下,非但项楚统帅的职位不保,还会被治以大罪。

    换做是以前,李昧听见项楚这样的计划,只怕当场会直言进谏,奋力抗争。可在锦州那场仗之后,他心怀愧疚,如今也只能暂且保持沉默。

    而在他心底,也有闪过一些想法:或许,项楚真能靠着他的战略胜过王玄微?毕竟非常之人,就需要非常之法,要战胜谋圣,必然要以世人不敢想的方式,才能有一线机会……

    他微微抬起头,正好对上项楚那炯炯有神的眼睛,在黑暗里,那双眼睛里似乎燃起了火焰,从那股火焰里,汹涌而来的,是刀兵的碰撞,是弓弩的齐射,是战马的嘶鸣,是无数人的生死。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顺着他的鼻子一直冲入大脑,他突然咳嗽了一声,偏过头去,只听见自己心脏在剧烈地跳动。

    他有些疑惑。在项楚的心中,到底是为了唐国才如此重视王玄微,还是……只是希望王玄微一战?

    眼前这位被李求凰亲自册封的“征南将军”,真的是忠心于国主,忠心于贵妃娘娘,忠心于唐国么?

    他不敢肯定,但直觉告诉他,项楚的心里有一头猛兽,而那头猛兽正不断撞击着牢笼,想要脱离周身那股无形的束缚……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