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六十章 伦敦行(十五)冬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午后。

    牛津城。

    老银行酒店,四楼。

    从伦敦赶过来的卡内斯·罗斯柴尔德,走出了电梯,敲响了大卫的房间门。

    房门很快就被打开,一名让卡内斯感觉“亮眼”的美女,站在门口,对他笑道。

    “您好~我是艾莲娜,请进!”

    “哦~嗨,艾莲娜!”

    “你可以叫我卡内斯~”

    “好的~”

    “大卫他们在这边,请跟我来~”

    卡内斯向左右看了一圈,目光便随着身穿休闲家居连衣裙的艾莲娜,走过门厅,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几人。

    。。。

    客厅里。

    大卫、杰拉尔、丽芙琳三人,都站起来向来访的卡内斯,露出了微笑。

    杰拉尔笑着率先开口道:“你可真令我意外!”

    “我刚才接到你的电话时,还以为有人冒充你呢~”

    “哈哈哈~嗨,杰拉尔!”

    “我们多久没见了?”

    “你怎么还是老样子?”

    “呵呵~”

    “你不也是?”

    “哈哈哈~”

    杰拉尔与卡内斯轻轻拥抱了下,转头给他介绍道:“这就是我的新朋友,大卫·科尔曼。”

    “你好,大卫!”

    “你好~罗斯柴。。”

    “nono~叫我卡内斯!”

    “我与布鲁默是好友,你也是我的老朋友了,对吗?”

    “。。当然!”

    “哈哈哈~”

    “哦~这几位美丽的女士。。”

    “她们是丽芙琳和。。”

    。。。

    几人寒暄过后,一起坐了下来。

    艾莲娜为卡内斯倒好了红茶,回到了大卫身边坐下。

    杰拉尔饶有兴趣的关注着卡内斯的眼神,嘴角露出了一个隐晦的笑容。

    大卫伸手搂住了艾莲娜的腰肢,瞥了眼身边的丽芙琳,向卡内斯笑道。

    “卡内斯,上次我们去旧金山,你的俱乐部里玩儿~”

    “那里的建筑风格非常漂亮,我非常喜欢!”

    “哦?你看到那些在码头上。。”

    “是的~它们棒极了!”

    “哈哈哈~谢谢!”

    “我为了它们,花了好多心思,请了好多位。。”

    卡内斯,脸上挂着自豪的笑容,非常详细的介绍了他在旧金山北湾39号俱乐部的建设上,花了多少的心血。

    大卫的神情带着一丝惊讶,对卡内斯提到的诸多细节方面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和见解。

    十几分钟后。

    一杯茶饮完,艾莲娜像女主人一样,起身给众人重新添上了一杯新茶。

    卡内斯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缓缓移动。

    大卫感觉脚上一痛,眼睛看向了小脸有些冰冷的丽芙琳,不禁笑了笑。

    “卡内斯~”

    “刚才杰拉尔和我们提起了你们相识了很多年,对吗?”

    “啊~是啊!”

    卡内斯抬手指了下正在“划水”的杰拉尔,笑道:“我们曾是哈罗公学的校友。”

    “他比我大一些,入学比较早。。”

    “不过,我帮他打过架~”

    “打架?”

    杰拉尔脸上露出“我早知道会这样”的表情,耸耸肩道:“你不会在上学时,没打过架吧?”

    大卫伸手搂住重新坐回他身边的艾莲娜,另一只手拉住了丽芙琳的小手,笑道。

    “我上学的时候,总是被打的那个。。”

    “哈哈哈~”

    “那你应该。。和杰拉尔一样,上学时。。”

    “咳~”

    “卡内斯,别再绕圈子了!”

    “这可不是你的性格!”

    “喔~ok!”

    卡内斯的目光,在大卫的双手上停留了几秒,笑道。

    “我知道,你们可能已经在谈合作,或者。。已经谈妥了合作~”

    “大卫,我特意从伦敦赶过来,也是想和你谈一下合作的事宜。”

    “嗯~当然可以!”

    “你是想。。我们从哪个方面合作?”

    卡内斯微微摇头,摊手道:“我给布鲁默打过电话,知道你也喜欢开诚布公的直接谈事情。”

    “所以,我们都直接一点,好吗?”

    “好!”

    大卫坐直了身体,收起了笑容,神情认真的说道。

    “布鲁默说过,你在上次的石油危机中,通过。。”

    “黄金!”

    “没错!”

    “几年前,黄金的价格暴涨,让我的财富增长了几倍~”

    “我现在手里还持有一批黄金现货,作为长期投资~”

    “额。。然后呢?”大卫面露一丝不解,追问道。

    “你是想和我来谈。。?”

    “当然是黄金!”

    卡内斯端起了茶杯,放在嘴边,大团缥缈的水汽,瞬间遮挡着了他的大半张脸。

    “我对什么石油危机、能源危机,不感兴趣~”

    “我只会关注,能让我赚钱的机会!”

    “你在酒会上的。。那段演讲,我没能亲耳听到,这很遗憾~”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再听一下,你对现在商品期货市场未来走势的一些独到见解。”

    “哦~现在吗?”

    “是的~”

    大卫挑着眉毛,微微点头,沉吟起来。

    坐在他身边的艾莲娜,偏头看向了丽芙琳,两女对视的瞬间,似乎就有了默契般同时起身。

    “请原谅,先生们~”

    “我们先失陪。。”

    “不!”

    大卫左手拉着丽芙琳,右手拉着艾莲娜,让她们重新坐下来,笑道。

    “你们不需要离开!”

    “。。好的!”

    艾莲娜笑容灿烂~

    丽芙琳挑了一下眉头,瞥了一眼杰拉尔和卡内斯,凑近到大卫耳边,刚想说些什么。

    大卫摇摇头,重新拉着她的手,笑道:“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呼。。”丽芙琳轻轻吐了一口气,看着大卫的眼睛,默默点头。

    “呵呵~”

    大卫用食指在丽芙琳的手心,轻轻挠了两下,右手搂紧了一些艾莲娜的腰肢,向卡内斯笑问道。

    “你发现了?”

    “。。是的!”

    “什么时候??”

    “嗯。。近几个月吧~”

    “然后呢?你认为这一次和上一次。。会有区别吗?”

    “当然有!”

    卡内斯身体向后靠了靠,翘起了二郎腿,再次瞥了一眼低头保持沉默的杰拉尔,笑道。

    “不过。。我更想听听你的高见!”

    “ok~”

    大卫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1968年以前,伦敦堪称是世界最大的黄金交易市场。”

    “68年,伦敦黄金市场的临时停市,给了瑞士苏黎世黄金交易市场,一次绝佳的赶超机会,结束了它的垄断时代!”

    “现在,瑞士利用其特殊的银行体系,和辅助黄金交易结算的便捷性,已经一跃成为了世界第二大黄金交易中心。”

    “并且,苏黎世黄金市场没有正式的组织机构,它的黄金总库建立在瑞士几家大银行非正式协商的基础上,不受政府管辖,仅保持着交易商的联合体和清算系统混合体姿态,在市场中起到中介的作用。”

    “苏黎世的黄金市场,与伦敦黄金市场不同,没有金价定盘制度~”

    “它在每个交易日特定的时间,根据当日。。”

    。。。

    大卫简单的讲述了自己对苏黎世黄金交易市场的了解之后,目光看向卡内斯,笑问道。

    “我对伦敦这边的情况,不算很熟悉~”

    “请你也给我介绍一下?”

    “好啊~”

    卡内斯笑着整理了下思路,介绍道:“伦敦黄金市场,正式成立于1919年。”

    “它每天的上午和下午,会进行两次黄金定价~由五大金行:巴克莱、德意志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汇丰、法国兴业银行等,联合定出当日的黄金市场价格。。”

    一直保持沉默的杰拉尔,忽然开口道:“你少说了一家法国洛希尔银行。。”

    卡内斯笑着耸耸肩:“好吧~还有我们家族的产业之一,也在伦敦金的定价权方面,享有一票。。”

    “不过。。杰拉尔~”

    “我是我,家族是家族!”

    “请不要把我们混为一谈~!”

    杰拉尔挑了下眉毛,不咸不淡的笑笑。

    卡内斯吸了一口气,收起笑容,摇着头没有再解释什么,继续说道。

    “伦敦黄金市场的交易制度,比较特别~”

    “简单一点说。。伦敦黄金市场,主要指伦敦金银市场协会(简称lbma)。”

    “它并不是以交易所的形式存在,而是以柜台询价交易(otc)市场的形式存在的。”

    “lbma一直充当着,其协会会员们与交易商的协调者。”

    “其主要的职责是,作为市场与规则制定者之间的桥梁,并通过职员或委员会的工作,确保伦敦能够满足,国际金银市场不断增长的交易需求。”

    “lbma主要成员,大致可分为:做市商和普通会员。”

    “做市商,均为知名银行,例如:巴克莱银行、汇丰银行、瑞士银行等。”

    “所以,我们如果想在伦敦黄金市场里进行交易,就要和这些。。做市商们进行现货交易!”

    卡内斯说完,目光看向了大卫,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神态。

    大卫右手玩弄着艾莲娜的耳垂,左手轻轻挠着丽芙琳的手心,笑道。

    “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塌~黄金期货市场,便顺应市场需求诞生了。”

    “1972年,芝加哥的国际货币市场,开始经营黄金期货,每日涨停板为50米元。”

    “1975年,纽约商品交易所,也开始了黄金现货和期货的交易,每日涨停板为25米元。”

    “今年8月,新加坡成为了亚洲第一个国际性黄金期货交易市场。”

    “伦敦这边呢?”

    “也有了类似的黄金期货交易市场吗?”

    “不~”

    “金融城里,还没有正式的黄金期货交易市场形成~”

    “但一些国际的金行、金商们,正在敦促金融城管理层和lbma,加快速度,创立与原有黄金交易市场,分割开的独立黄金期货跨市交易市场。”

    “额。。你的意思是?”

    “我们最好在米国或者新加坡,进行黄金期货交易。”

    “哦~?”

    大卫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卡内斯笑道。

    “呵呵~”

    “你似乎忘记说。。香江了吧?!”

    卡内斯的表情略微迟疑了下,笑道:“新加坡,不够吗?”

    “呵呵~”

    大卫摇了摇头,吐出一口气道:“按照现有的时间分区,新加坡与香江一样,都属于东八区。”

    “伦敦,是零时区”

    “纽约,是西五区;”

    “芝加哥,是西六区。”

    “新加坡,虽然现在依旧是英联邦成员国。。”

    “但它在1965年就已经宣布独立,并被联合国承认了。。”

    “嗯。。”卡内斯目光平静的向大卫伸出右手,示意了下。

    大卫用力握了一下丽芙琳的小手,继续说道:“据我所知,74年香江政府就撤销了对黄金进出口的管制。”

    “香江和新加坡,在开市时间上,正好在纽约市场和伦敦市场之间。”

    “由于时差上的因素,香江市场只要延长一些交易时间和结算时间,就刚好填补了纽约、芝加哥市场收市,和伦敦市场开市前的空档期,给市场提供了更高的流动性和跨市套利的机会。”

    “它让美洲、亚洲、欧洲三个全球主要金融市场,形成了完整、连贯的国际黄金交易市场新格局,~”

    “所以,从地利与人和这两点上来说,我认为香江要比新加坡,更加适合!”

    “啪~啪~啪~啪~”

    卡内斯笑着给大卫鼓掌道:“精彩!”

    “你很有自信!”

    “当然~你也是!”

    “哈哈哈~”

    大卫与卡内斯,相视而笑~

    两人都从彼此的目光里,看到了一丝自己的影子。

    这种莫名的感觉,让两人都初步认可了对方,并送上了应有的善意。

    卡内斯慢慢停下了笑声,用脚踢了一下,正低着头装作“沉思者”的杰拉尔。

    “嘿~到你了!”

    “嗯??”

    “你装什么傻?”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大卫在纽约的大通曼哈顿银行存了一笔黄金!”

    杰拉尔笑着耸耸肩:“我也是昨晚才知道。。”

    “呵呵~”

    卡内斯盯着杰拉尔看了几秒,皱着眉向大卫问道:“除了杰拉尔,你今天还见到了谁?”

    “啊??”

    “还有。。安格雷斯·霍尔姆~”

    “fxxx!!”

    卡内斯张口就飙出了一句脏话,斜眼盯着杰拉尔,不屑的冷笑道:“需要这么偷偷摸摸吗?”

    “杰拉尔!”

    “上一次,我。。”

    “咳~”

    “那个。。这次都不是我的主意!”

    “fxxx!”

    “你还用这种烂借口来搪塞我?”

    杰拉尔苦笑了下,摇头道:“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呵呵~”

    卡内斯嘴角挂着冷笑,哼道:“霍尔姆那家伙,你都能招来。。”

    “你又成长了啊~杰拉尔!”

    “我。。”

    。。。

    风吹,草低,见牛羊~

    大卫是真没想到~仅是酒会上的一次演讲、吹风。。

    就冒出来了杰拉尔·卡文迪许·格罗夫纳、安格雷斯·霍尔姆和卡内斯·罗斯柴尔德!?

    老摩根、威斯勒、茱莉,这三个该死的老家伙,安排让他来伦敦公开露了一面,后续还有什么连环套吗?

    大卫从艾莲娜身上收回了手臂,皱着眉,快速思考了起来。

    丽芙琳,似乎也看明白、听明白了一点,表情里带着不忿和焦躁的默默看着大卫,却想不出任何的办法。

    艾莲娜,眼里闪过一丝温情~

    她用手环住了大卫的腰,轻声在他耳边说道。

    “伦敦的五大金商、瑞士三大银行,前几年就在香江分别设立了自己的分公司。”

    “他们在伦敦的交易、买卖活动,也早已在香江市场里展开,形成了一个无形的伦敦黄金、白银市场。”

    “这在金融城里,是不算秘密的秘密~”

    大卫用手拍了几下艾莲娜的手臂,轻声道:“谢谢!”

    “嗯。。”

    “我只知道这些,帮不上你太多。。”

    “哈~”

    “已经足够了!”

    大卫很轻柔的搂住艾莲娜,亲吻了下她的脸颊,望向了“愤怒”的卡内斯,和“无辜”的杰拉尔,笑笑。

    “嘿~伙计们。”

    “。。嗯?”

    “我在大通曼哈顿银行里的黄金。。从没有打算全部投进去!”

    “哦?”

    卡内斯与杰拉尔对视了一眼,问道:“你是说,属于你的那一千多万米元,不全投进去,还是。。?”

    “属于我自己的那些。”

    “。。ok!”

    果然是这样!

    大卫心里暗骂了一句,深呼吸了两次,站起身,顺手也拉起了丽芙琳和艾莲娜。

    “伙计们,你们知道吗?”

    “米国黄金市场的快速崛起,离不开米元的快速贬值,和股市、债市里富裕出来的闲置资金的热捧。”

    “黄金期货的套期保值和投资增值性质,是米国黄金市场繁荣起来的根本原因之一。”

    “再加上现在的华尔街,普遍不看好今后几年的国内、国际的经济、金融发展形势,才造就了。。可能会爆发的新一轮黄金价格暴涨!”

    “但是!!”

    大卫的双手分别环住了丽芙琳和艾莲娜的腰肢,向卡内斯和杰拉尔笑道。

    “我,只是一只小虾米!”

    “我对市场走势的预测,也只是我的。。”

    “不!大卫~”

    “我们没有。。”

    “好了,杰拉尔!”

    “我能理解~”

    “呵呵~”

    大卫干脆的用眼神,制止了杰拉尔的解释,转头望向艾莲娜,问道。

    “我们去休息一下,好吗?”

    “好!”

    “丽芙琳,你有多重?”

    “。。什么?”

    “哈哈哈~”

    “让我试一下。。嘿~”

    大卫也不管丽芙琳和艾莲娜的反应,矮下了身形,双臂用力,两只手分别抱起了两女,走向了卧室。

    “伙计们,抱歉了~我有些头疼,先去休息一下!”

    “嘭~咔哒~”

    大卫走进了卧室后,用脚后跟关上了房间门。

    。。。

    客厅里。

    卡内斯嘴角挂着笑意:“看来,我们这位新朋友,生气了~?”

    杰拉尔无奈的坐下来,盯着卡内斯看了几秒,摇着头苦笑道。

    “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解释一下。”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

    “如果换成我,我才不会听你的那些狗屁解释~”

    “。。”

    杰拉尔用手揉着太阳穴,沉默了片刻,轻声道:“大卫。。”

    “呵~你又想说什么?”

    “我们走吧,晚些再来~”

    杰拉尔盯着茶杯看了一会儿,摇头道:“你要回伦敦?你走吧~我留下!”

    卡内斯略感意外的挑了挑眉:“留下?”

    “嗯。。”

    “嘶~呼~你。。”

    杰拉尔面色平静的端起了已经凉掉的红茶杯,轻声道:“你、我、大卫,我们不一样!”

    “what?”卡内斯眼角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杰拉尔喝了口凉茶,露出了一丝微笑:“我们习惯了aa制,任何事情都喜欢仔细的算清利与弊。。”

    “他,不同!”

    “他。。更喜欢像对待老朋友那样与人相处~”

    “让熟人更熟!呵呵~”

    “额。。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字面上的意思。”

    卡内斯咀嚼了几下这两句话,眼睛里依旧带着一丝疑惑的盯着杰拉尔,看了几秒。

    “呼~”

    “行吧~”

    “反正伦敦南边现在正乱成一锅粥。。”

    “我也去开个房间,等会儿再和他好好聊聊!”

    “呵呵~请便!”

    卡内斯站起身,摸了一下身上带的钱包,有些古怪的看着杰拉尔。

    “你没事吧?”

    “哈哈哈~滚蛋!”

    “切~”

    。。。

    房间的另一边,卧室里。

    大卫用脚关上了门之后,慢慢放下了丽芙琳和艾莲娜,迈步走到床边,一头栽了进去,呢喃着道。

    “头疼~我需要休息一会儿~”

    艾莲娜和丽芙琳对视了一眼。

    丽芙琳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艾莲娜温柔的给大卫脱掉了鞋子,把他的身体摆正,用手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

    “大卫,我们回家吧!”

    “嗯??为什么?”

    丽芙琳蜷起了双腿,坐在床边,皱着眉道:“你既然心里已经对。。可能会发生的危机有了预测,我们为什么不回纽约呢?”

    “我手里的钱,应该足够你的计划了!”

    “我给你投资!”

    “哦?”

    仰面朝天的大卫,用手肘支撑着上半身,很认真的看了丽芙琳几秒,摇头笑道。

    “好!”

    “就凭你这句话~假如莱斯利那个混蛋不要你了,我要!”

    “嘿~”丽芙琳挥动着小拳拳,来了一次连环击打。。

    “哈哈哈~”

    大卫挪动着身体,把头枕在了艾莲娜的大腿上,双脚搭在了丽芙琳的腿上,笑道。

    “答案,很简单~”

    “来~给我捶捶腿,我告诉你!”

    “切~把你的臭脚拿开!”

    “我脚臭吗?没有啊~”

    “。。”

    几句说笑、打闹之后,丽芙琳咬着嘴唇,默认了搭在自己腿上的两只臭脚存在。。

    大卫美滋滋的拧动了几下脖子,轻声解释道。

    “我刚才就说过了~我就是一只小虾米!”

    “当然了~和国际金融市场里的资金总量比起来,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的财富加起来,也只能算是体型略大一些的。。虾米!”

    “在米国,与摩根、洛克菲勒齐名的财团,还有很多~”

    “丽芙琳,你爸爸所在的加州财团,能控制的总体资金量、影响力,已经不弱于那些老财团了吧?”

    “那英国呢?法国呢?德国呢?欧洲呢?亚洲呢?”

    “呵呵~”

    “人们只能站在船上,看到漂浮在水面上的冰山一角~”

    “谁都不知道,藏在水面之下的冰山真面目!”

    大卫抬起手,握住了艾莲娜的小手,把它放在了额头上,继续说道。

    “没有某个人、某个财团、或者某国的政府,能左右一次席卷全世界的危机走向~”

    “每一次的危机爆发,即便是藏在背后的始作俑者,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已经掌控了全局~”

    “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多到。。就算全米国的财团都联合起来,也无法掌控住危机时局的走向。”

    “所以,当危机来临时~”

    “每一个预测到了它会到来的人,都会积极的准备投机筹码,并且把那些有利于自己投机的消息,扩散开来~”

    “还记得博傻理论吗?”

    “只要市场里还有比我更大的傻瓜,我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呵呵~”

    大卫露出了一个苦笑,令艾莲娜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心疼感。。

    丽芙琳双手按在大卫的小腿上,紧皱眉头,默默的盯着大卫的苦笑,轻声道。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当然~!”

    “如果一切顺利,十年后,你将成为全米国最富有的女人之一!”

    “哈~?”

    “你什么意思?”

    大卫用头拱了拱艾莲娜的大腿,鼻子闻了闻:“嗯~你身上可真香~”

    “。。”艾莲娜莞尔一笑,看向了丽芙琳说道。

    “我觉得,你应该去给你爸爸,打个电话了!”

    “。。好!”丽芙琳眼睛飞快的转了一圈,立刻就要下床去打电话。

    “哎~先别去!”

    大卫出声劝阻了她,叹了口气,说道。

    “时机,还没到!”

    “丽芙琳,这种随时会令人破产的赌局。。任何谨慎都不为过!”

    “还是等我们回米国之后,找个时间,我和他见面聊聊吧~”

    “。。好吧~”

    丽芙琳很“自觉”的重新抱起了大卫的双腿,歪着头想了想,问道。

    “我们还要在这里玩儿几天?”

    “嗯。。”

    “再等两天吧~”

    “假如没有意外,我们这个周末就回去。”

    “好!”

    “。。哎??不对啊!”

    “我们不去巴黎吗?”

    大卫眼角快速抖动了几下,咧着嘴道:“去巴黎干吗啊?”

    “购物啊!”

    “你。。还真是理直气壮!”

    “废话!”

    “我自己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大卫睁开眼,对艾莲娜做了个鬼脸,有气无力的应道:“对~好!都听你的!”

    “呵呵~”艾莲娜被他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

    “切~”

    丽芙琳翻了个白眼,用力锤了他一下小腿。

    “哎哟~你轻点!我的腿都要断了。。”

    “哈哈哈~”

    大卫夸张反应,让房间里的气氛松弛了一些。

    “嗯。。”

    “我想听听音乐~”

    “你们会弹钢琴吗?”

    “会啊~”

    “我会~”

    两女同时开向了对方,都显得有些惊讶~

    大卫颇感有趣的坐起来,左右看了看她们,笑道。

    “走~”

    “让我领教一下你们的。。才艺!”

    “好!”艾莲娜很干脆的应了一声,帮着大卫穿上了鞋子。

    丽芙琳看到她的举动,撇着嘴走到房间门口,打开门,走向了客厅里摆放着的那台钢琴。

    “。。”

    客厅里。

    正在闭目养神,思考人生的杰拉尔,不解的看着丽芙琳坐在钢琴边,检查了一遍琴键,抬手轻轻试了几个音。。

    随后,从卧室里走出来的大卫,扫了一眼客厅,对杰拉尔招手道。

    “嗨~”

    “我还不知道丽芙琳会弹琴呢~我们一起欣赏一下?”

    “。。ok!”

    大卫笑着搂住了艾莲娜,两人就像。。连体婴儿一样,站在了丽芙琳的身后,安静的等待着她的“表演”~

    “铛~铛~铛~”

    丽芙琳很快就找到了曾经那种熟悉的感觉,手指轻快的在琴键上按了几下。

    一段节奏很欢快的钢琴曲,回荡在客厅里。

    大卫非常惊讶的看着丽芙琳的双手,小声对艾莲娜问道。

    “你也是。。这么厉害吗?”

    “差不多吧~我专门练过几年钢琴。”

    “哦~”

    大卫忽然想起了艾莲娜讲述过的那些故事,抬手捋顺了她耳边的碎发,没有再说话。

    客厅里。

    一首很连贯的钢琴曲,在丽芙琳的之间流出~

    似乎,每一个音符,都能让他感受到音乐给人们带来的放松感~

    大卫闭上了眼睛,感到了刚刚有些烦躁的心情,也慢慢的被琴声抚平~

    几分钟后。

    一曲结束。

    客厅里的三人,都给丽芙琳送上了掌声~

    “啪啪啪~”

    “你可真棒!”

    “呵呵~”丽芙琳很得意的挑挑眉,把位置让了出来,向艾莲娜做出了请的手势。

    艾莲娜仰头看了眼大卫,在他的鼓励眼神下,坐在了琴凳上,认真的看了一遍每个琴键,用修长的手指,轻点了几下。

    随后,一阵犹如疾风暴雨般的琴声,回荡在客厅里。

    坐在沙发上的杰拉尔,有些惊讶的站起来,走到艾莲娜的不远处,轻声道:“这是。。?”

    丽芙琳斜眼瞟了他一眼,不自觉的咬了一下嘴唇,走到大卫身边,挽上了他的胳膊。

    大卫也非常惊讶的看着艾莲娜,她的双手仿佛变身成为了精灵,在琴键上优美的跳动、起舞~

    仅从曲子的演奏难度上面来看,连大卫这个菜鸟,都你能看出来这首曲子,肯定不简单。。

    几分钟后。

    艾莲娜才缓缓停下了自己的“表演”,站起来,重新环住了大卫的腰,开心的笑着,不说话。

    “这首钢琴曲,叫什么?”

    “肖邦的练习曲,《winterwind》(冬风)!”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