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太岁当头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我在李家别墅住下,刚开始一切都挺好,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好吃好穿的伺候着,可是这两天,屋子里好像闹鬼一样发生着变化,白天都会有物体在移动,他们不信邪,觉得是风太大搞的鬼,而我从小生在农村,见怪不怪。

    照这种异象,在我们农村都叫骚灵现象。

    骚灵现象通常都是发生在晚上且有人在时,发生和停止都是突发性的,持续时间有的是几小时,几个月甚至是几年。

    骚灵现象的特征有很多种,具体有诸如房间的门自己开闭,物体移动,出现原因不明的杂音、敲打声、悲鸣声,讨厌的气味,突然有东西燃烧等等现象。

    所有人都说我,孕妇比较敏感,让我放宽心,将我搬到六楼,六六大顺。

    李富贵不知道怎么,这几天特别忙,我几乎都见不到他人,李老爷说给我们举行婚礼,我说我爷爷奶奶刚死不久,办喜事不吉利,就压制了下来,没有人提起。

    我下一楼,准备去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可是在楼梯口,我就看到桌上的被子在移动,电视荧屏闪了一下,空调好像特意为我准备,自然而然就开了。

    “婶婶,不用开空调了费电,我要去院子里走走。”

    “我没开啊,是喔……好像是暖和了点,谁开的啊?大白天。”

    婶婶转身问问身后,埋头打扫卫生的人,他们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谁干的。

    我没有追问下去,而是走到大门,刚准备迈出一步,叮咚空调自动关了,我们在场所有人都看见。

    他们议论纷纷,说我进门时候,所有家具都是买最新的,这空调电器是不是坏了。

    我有些闷闷不乐,虽然过上了好日子,在农村穷的时候,期盼顿顿大鱼大肉,不用在睡火炕,抱着席梦思入眠,拥有我自己的书房,不用下地干活。

    现在想想以前的日子,虽然苦,却令人怀念。

    我叹息一口气,看到一棵大树下有个秋千,我迈开步伐向院子外的秋千走去,看着园丁们各忙各的,我也没有使唤任何人,主要也是不习惯。

    我坐在上面,微风吹过我的脸,身体刚刚达到一个放松的状态,摇曳的绿草随风的方向,吹啊吹,淡淡的草香飘来,令人心旷神怡,蒲公英散开的小伞,在空中飞舞,犹如精灵一样自由自在。

    就在这时候,我头靠在栏杆上闭着眼睛,倾听风的声音,嗅着草香,身后不知道是谁,在推我,节奏把握的刚刚好,我一点也不晕。

    “你喜欢这里?”

    我下意识的嗯一句,没有多想。

    “你肚子里的孩子,同意吗?”

    “还没生下来,需要他们同意个屁啊,我说你……。”

    人呢!

    刚刚是谁在和我说话?

    我转身的时候,根本看不到任何人站在我身后,那声音熟悉又陌生,青浅吗?不,不可能是他,我那天跑出来他都没来追我。

    我身体打了一个寒颤,啊啾,吸了吸鼻子,秋千暂停后,我起身就离开,回来的时候,大婶告诉我饭做好了,让我换衣服。

    可是一看到我白色连衣裙,纷纷吓得往后站,颤抖着指着我的背问,“少奶奶,你这后背谁推的你?”

    “我也不知道,不是你们忙?刚刚还问我话来着。”

    所有人,再次摇摇头,于是我回到六楼打开我房间门,站在镜子面前,扭头的时候,我看到白色的连衣裙上有一个巨大的手掌印,与其说是手掌更像树根,分了五个插的树根。

    我赶紧脱下衣服,检查我的后背,我的皮肤光滑细腻,少女背上没有任何伤口,我也察觉不到疼。

    又是骚灵现象!

    我换了一身衣服,下去吃饭,李老爷还有他的小老婆给我夹菜,脸上笑呵呵的,可是我却看到他们两的印堂发黑。

    印堂发黑,大祸临头,从印堂的宽窄程度、色泽、颜色,可以看出一个人的运气的好坏,祸福吉凶。

    印堂饱满,光明如镜是吉利之相。

    印堂低陷窄小,或有伤痕黑痣,不吉利之相,必定贫寒,而且克妻。

    或许是我盯的太过关注,李老爷尴尬的收回筷子,抽了一张纸,擦了擦自己的印堂,叹了一口气对我说,“今天我去公司,一个怪人,疯疯癫癫的跟我说,‘太岁当头坐,无喜恐有祸‘,让我小心点,我没有听,回来的时候撞死了一个人。”

    “啥?死了一个人!”

    “儿媳别怕,咱们有的是钱,过几天死者找上我们的时候,就用钱打发下就行,你安心养胎,别听你爸在这里扯,不迷信不传谣。”

    听他们两你一句,我一句我压根插不上嘴,因为我裙子的事,我无心吃饭,随便吃了几嘴就回屋了。

    吃饭时候,我反复想李老爷说的时候情景,有钱人什么没有经历过,但是一说到这,他整个人气色都不好,额头都在冒汗,能让这样人感到害怕,钱都不能解决的事情,我觉得一点都不简单。

    晚上,李富贵还是没有回来,这么多天我都没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今天就试着发了一条短信。

    没过多久,他才回复我,告诉我,可能李老头也就他爸,撞死的可能不是人,最近他无法抽身,让我别乱跑,趁着脏东西还没发现我,避开这些邪乎的东西,沾染邪气再招小鬼。

    我今天将大门反锁,早早的就躺在被褥里,听着轻音乐,刚闭上眼睛,就听见。

    嘶嘶嘶

    嘶嘶嘶

    是蛇!

    不是一条而是很多条,我立马踢开被子,打开灯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轻音乐突然换上了流行音乐,窗户咔嚓自动打开了。

    我缩了缩脑袋,回想李富贵的嘱咐,之所以脏东西这段时间没有盯着我,是因为爷爷奶奶死了,奶奶死的时候,穿的是我的衣服,替我挡灾瞒住了鬼眼。

    这时候,我听见门外有人走动的声音,就在门外走来走去,始终都不开门。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