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宋乃百战之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宋王宋骁,有十子两女,十子子子骄奢,不堪大任;两女女女国色,长女宋瑶贵为国母,小女巧玉貌比芷兰。

    冬至过后,宋骁也到了花甲之年,这位左手仁义礼信,右手兵马征伐的大诸侯终于也老了。

    立嫡一事也渐渐推上了议程。宋骁五位夫人,共十二子女,以缪夫人与常夫人最为尊贵。

    缪夫人,缪苦从妹,为宋王诞下两子一女,有长子嘉朔,三子嘉德和小女巧玉。嘉朔早逝,有子谦修,比起他的九位叔叔,不知胜出多少分。

    常夫人,尝国人,为宋王诞下一子一女,次子嘉栾,长女便是当今国母宋瑶。

    缪、常二位夫人都先去故去,如今深得宋骁宠爱的是卫夫人,有子嘉柳,便是公子柳了。

    嘉朔是长子,宋骁立为嫡。嘉朔死后,宋骁便没立嫡,宋骁不说,宋国庙堂心知肚明。

    宋骁十子,子子无能,十个加起来也不及他。两女倒是国色,又聪慧过人,可惜错生女儿身。

    宋骁想立长孙谦修为嫡,只是谦修根基浅薄,又有九位叔叔,恐怕难为。所以宋骁一拖再拖,谦修先后跟随文圣子丑和邹固潜学。所以宋骁为谦修求天子之女芷兰。

    宋王立嫡,只听邹固意见,便是庙堂三公也不敢过问。

    邹固是司徒,宋王子孙都以邹固为师。十子骄奢,不学无术,只有谦修得邹固喜欢。

    文圣子丑赐名,天下有几人?子丑首徒邹固教导,天下有几人?即将迎娶天子之女羞花之颜,天下只此一人。

    公子谦修,才是宋骁真正的血脉。

    然而宋王有九子,谦修有九位叔叔,想要立嫡,不难,想要继位,却是不易。

    宋王子孙里,公子嘉栾与嘉德根基最深,公子谦修根基最浅。

    宋骁在于邹固彻夜长谈之后,立嘉栾为嫡。长子死,次子为嫡,虽是庶出,但嘉栾有个好妹妹。

    于是立嫡一事,就这样结束了。起先庙堂诸臣还以为会有好大一番博弈,公子嘉朔有司空支持,更有舅舅缪苦;公子嘉栾背后有司马施慧,有国母宋瑶;公子谦修背后有司徒邹固。

    立春,赫天子嫁女,公子谦修娶妻,宋王宋骁的声威一时间达到大黎顶峰。

    多少年没有诸侯一家三代代代与天子结亲了,宋骁做到了。

    如今大黎三公,中山王子汤软弱,并无其父子匡风采,难以成为一国柱臣;文圣孟兰虽然加冠太师,但一时间难以有什么大动作;于是太傅宋骁大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趋势。

    谦修娶妻,宋骁并未出现。有人猜测这位权倾朝野的太傅垂垂老矣,不复以往。

    猜测终归是猜测,只有宋国庙堂知晓这位宋国最高掌权者在下一盘大棋。

    黎赫王二十四年,黎室少有声音,天下诸侯征伐越演越烈。

    大黎王朝东,小白继位,向来以黄老之学为官学的鲁国不再固守一方,开始征伐周遭小国。

    鲁向来是大国中最温和的一国,鲁王柴考在位三十余年,只有三战,一是与萧国结盟伐中山,最后割地求和;二是与宋结盟灭齐,对半分齐;三是与宋伐乔,灭乔。

    小白继位,鲁国母修养数十年,正是国富民强之时,周遭诸国,一一沦陷。

    大黎王朝西,胡塞巨变,公子昭平在黎都太庙举鼎身亡,胡塞王后继无人。黎赫王二十四年,胡塞王将王位禅让给武圣卫秀,天下哗然。

    胡塞虽是前朝臣子,虽有不臣之心,但向来都以黎室成员自居。胡塞王让位武圣卫秀,到底是主动禅让,还是被迫而为,天下人不知,但天下诸侯都不得不防范武夫,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免得步胡塞王后尘。

    南方楚国南征百越,国力再多一分;西取枳国黔中,涪陵两地,尽得盐水泉盐之利。

    大黎王朝东南,吴越两国战事不绝,两国交战,仿佛君子,你来我往,不请外援。

    大黎西南,枳、綦两国百年安好,却因为渔夫争鱼打破这一局面 两国以枳江为界,屯兵巴阳、新里,大战一触即发。

    枳、綦两国唇齿之交,两国交恶,蜀国得益。蜀国司马罗战之子罗宝儿领军东征,过川东,占据巴南、巴北两城,西境战事再起。

    大黎九州都起战事,大黎国祚不足八年。

    诸侯征伐不断,只有宋国一改往年征伐之道,没有声音,平静如秋水。

    宋国当真平静?恐怕不是。宋王立次子嘉栾为嫡,这便是第一件大事。宋王不说,其余八子人人自危。

    第二件,便是乔国余孽公子乔淮逃匿,至于是如何逃走的,宋国上下不知,只知晓乔淮最后一面,见的是学宫祭酒珏。

    第三件,便是卫秀为胡塞王,领着二十万铁骑,陈兵阳关,想要东进。

    宋王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上将田恬、卫尚领军守关,双方僵持。

    天下有多少圣人?天下人知晓的,有儒家孟兰、邹固两圣;兵家仅仅施慧一圣;道家有两圣,一是问道山殷隐,二是峨眉玄郎;法家仅有告誓一圣;纵横家有两圣,一是邹固,二是木尔;农家仅有一圣,苗。各家圣人,天下知晓的不足双手之数,余下的则是武圣,虽然也是圣人,但落了下乘。

    珏为祭酒,天下不以为意,圣人照常在洛邑学宫潜学、辩论。祭酒一位,终究是要给天下首圣的,如今孟兰远在黎都,天下圣人便以洛邑学宫为棋楸,相互对弈。

    诸侯是弈士,弈的是天下。圣人也是弈士,弈的是道义。如今圣人还有多少?

    文圣孟兰远在黎都,暂且未来洛邑。天下圣人都知孟兰有天道承认,大黎五百年圣人多如过江之鲫,得天道承认的只有三人。

    伯岐出山,彩凤环身,鹿鸣呦呦,白泽引路。

    老子得道,紫气东来。

    孟兰自远方来,二十里寒冬冰雪消融,草美花香,春意盎然。 宋有文圣邹固,兵圣施慧,两人各执己见,争执不休。宋骁左手诗书,右手刀兵,既拜施慧为兵圣,又尊邹固为太师。

    楚有三圣,一是武圣夫错,这位沙场莽夫,前来洛邑,想要与缪苦弈剑。缪苦已死,天下不知,于是宋骁谢绝。二是纵横家圣人木尔,这位圣人并未来洛邑,而是前往诸国游历,领三国相印,显赫一时。三是农家圣人苗,苗本是百越人,如今顺服楚王,光修水利,开垦良田,培育良种。

    楚有三圣,夫错开疆拓土,木尔游说诸国,苗治田有术。

    鲁国有道家圣人殷隐,隐居问道山,虽是鲁国太师,却不问世事。太保陆旭辞官,国不可一日无太保,于是小白寻到了法家圣人告誓,拜为太保。

    吴越两地,吴国无圣人,越国淳于期有弟淳于野,被拜为上将,敕封兵圣。

    蜀地有道家圣人玄郎,蜀人称为滴仙,不知真假。

    黎赫王二十四年,宋平静了许多,并不起战事,只在阳关与胡塞卫秀对峙。

    黎赫王二十四,冬至,洛邑学宫,除了武圣,各家八位圣人来了五位,有儒与纵横两圣一身的邹固,兵家圣人施慧,法家圣人告誓,农家圣人苗,纵横家圣人木尔。

    孟兰远在黎都,并未前来。道家两位圣人,一向难得一见。

    五位圣人齐聚洛邑,自然是为了祭酒之位,为了天下道义。

    论道三日,邹固左手仁义礼信,右手纵横之术,被尊为天下首圣,学宫祭酒。

    至于痴儿珏,这颗棋子当了一年祭酒,如今终于成了弃子。

    孟兰从黎都来,带着一身道义来了洛邑。

    邹固如临大敌,不准他入学宫。

    祭酒不许入,孟兰也不入,作揖问:“师兄是学宫祭酒,孟兰祝贺。孟兰自远方来,不论天下道义,不争祭酒之位,只想带走珏。”

    “珏是先生后人,我自然善待。”邹固拂袖,拒绝孟兰。

    “珏是痴儿,师兄已经是祭酒,珏已无用。”

    邹固把玩着玉珏,笑问:“既然无用,孟兰还来要人?”

    邹固不放,孟兰只得反悔。

    黎赫王二十四年秋,孟、焦、梁、卫、陈五国结盟,纵横家有圣人秦淮横空出山,执五国相印。

    秦淮便是乔淮,宋骁知晓,宋骁并不点破。

    五国结盟,结兵二十万,焦、孟攻剑陵关,梁、卫、陈三国从北境往南,两方夹击。

    宋本就在阳关与胡塞作战,绕是国力无双,也难以招架,于是请和,双方约定在剑陵关议和。

    剑陵巍峨,有武圣缪苦在,五国除了纵横家秦淮,再无圣人。

    秦淮还是答应了,别无他法,正如这大半年的颠沛流离,也是无奈之举。

    黎赫王二十四,春,秦淮还被关押在洛邑。

    “公子,她会来吗?”乔叔问。

    她会来吗?秦淮心里没底。

    “公子淮,许久不见,可还安好?”她来了,正是巧玉。

    “承蒙女公子挂念,淮感激涕零。”秦淮弯腰作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你是聪明人,知晓我为何而来。”巧玉笑道。

    “淮愚钝,不知女公子为何而来。”秦淮深色凛然。

    “既然不知,那多说无益,我素来不与庸人打交道。”女公子转身便走。

    秦淮慌了,伏地扣首,巧玉这才停下。

    于是便在洛邑学宫,祭酒住处,巧玉与秦淮一拍即合,秦淮逃逸,挂五国相印,五国结盟伐宋。

    秦淮不费吹灰之力逃出宋国,半年时间,游说孟、焦、陈、卫、梁、中山等国。

    天下诸侯,除了六国全是小国。六国征伐越演越烈,小国夹缝求生,苦不堪言。莫说小国,强如齐、乔,也被抹去。

    于是五国结盟,敕封秦淮为圣人,拜乔叔为大将,领军伐宋。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五国集结二十万兵马,强悍如宋国也难以招架。

    宋一时间四境不安,南有孟、焦,西有胡塞,东有鲁国,北有卫、陈,梁。

    上将田恬镇守阳关,上将卫尚调遣去东防守鲁国,宋王拜缪斯为上将,去北方抵御三国。至于南方,有巍峨剑陵关,有武圣剑陵缪苦。

    剑陵巍峨,宋公子嘉栾奉宋王名,前往剑陵。

    秦淮已在剑陵关外等候多时,嘉栾迟迟不来。一直到正午,嘉栾才驾车出关,左拥右抱,一脸荒淫。

    “这不是乔国公子淮吗,为何摇身一变,成了五国圣人?”嘉栾见着秦淮,有些惊诧,但神色依旧倨傲。

    他现在贵为嫡,宋骁已年过花甲,他迟早是宋王。嘉栾倨傲,自然有倨傲的底气,更何况剑陵关有雄兵五万,更有武圣缪苦。

    宋人不知缪苦身死,知晓的,只有宋王、巧玉、嘉柳、田恬。

    “淮如今不再是乔国公子,承蒙五国厚爱,举为来使。”秦淮回答,谦卑到极致。

    “闲事不提,既然是议和,怎么个议法?”嘉栾话锋一转,问道,“不如尔等五国臣服,待我为王,拜你为相?”

    都说宋王十子,子子骄奢,便是这立嫡的宋公子嘉栾,也是此般作态,忘了请和的是宋国,而非五国联盟。

    三言两语间,便谈崩了。秦淮转身便走,已无何谈的必要。

    “不管你是乔淮还是秦淮,不管你是乔国余孽还是身挂五国相印,我让你走了?”嘉栾眼神阴翳,拔剑指着秦淮。

    乔叔抽刀护着秦淮,宋国大将宋萨也拔刀,两方人剑拔弩张。

    “你有何资格与我议和?要么臣服,要么死。”嘉栾放话。

    双方议和,秦淮只带了乔叔一人。反观嘉栾,有护卫数十,更有上将宋萨。对比之下,秦淮置身险境。

    君子不以身涉险。

    秦淮忽然想到孟先生的教诲。

    君子不以身涉险,秦淮忽然觉得好笑,孟先生如今贵为大黎太师,自然不必以身涉险;而他如今除了以身涉险,再无他法。

    身为乔国嫡长子,秦淮并未过一天安逸日子。三岁作为人质,一直在黎都待到九岁,那一年黎都变故,公子闲身死,他才被遣送回国。

    公子闲并未身死,公子闲与他一道,一直到洛邑,才分别。

    九岁回国,跟随孟先生学仁义礼信,跟随乔叔学刀学剑,一直到十九岁,宋鲁伐乔。若非有孟先生拖延,有乔叔护着,他早已惨死。

    乔国灭亡,逃逸到枳地避难一年,他是巴阳大夫。

    落难被俘,关押洛邑,他是乔国余孽。

    逃出宋国,游说五国,他是纵横圣人,挂五国相印,从此不再是乔国公子。

    他是秦淮。

    当过人质,师从文圣,也当过亡国公子。当过大夫,当过俘虏,如今身挂五国相印。 秦淮刚二十。

    我是圣人之徒,剑道小成,你一个骄奢公子,凭什么颐指气使?

    我屡屡蒙难,屡屡化险为夷,你一个荒淫公子,凭什么盛气凌人?

    秦淮拔剑,乔叔抽刀。

    二十护卫都是剑陵关好手,一一惨死。

    大将宋萨,有万夫不敌之勇,身死。

    嘉栾驾车朝剑陵关逃逸,秦淮驭马穷追不舍。

    剑陵关上,巧玉与公子柳遥望着追逐之戏。

    “开门。”关下,嘉栾大声喊。

    无人应答。

    “开门,我是公子嘉栾。”嘉栾回望,秦淮已在百米开外。

    依旧无人应答。

    “开门,巧玉,嘉柳,是我。”嘉栾声音颤抖,秦淮已不足五十米。

    “走,我最不喜血腥。”巧玉说完,转身离去,公子柳亦步亦趋,心里欢喜。

    从此宋国再无公子嘉栾。

    宋公子嘉栾身死,两方谈崩。宋王大怒,命卫尚奔赴剑陵关,誓灭秦淮。

    东境少了卫尚,鲁国步步蚕食,一时间,宋国四境战事不绝。

    宋占据中原沃壤,国富民强。宋又身处百战之地,如今应验。

    嘉栾为嫡,如今身死,宋骁不得已,只好再立嘉德为嫡。

    嘉德不但骄奢,而且胆怯。他一改往日纨绔做派,主动去洛邑学宫,跟随邹固。

    宋王自然知晓嘉德只是害怕去四境作战,但嘉朔既然愿意跟随邹先生学治国之策,他也乐见其成,便允了他。

    宋王十子,嘉柳最小,主动请缨去北境作战。

    除了嘉柳,其余七子子子都前去洛邑学宫,逃避战事。

    宋骁看在眼里,默不作声。

    公子嘉柳,最得宋王恩宠,也最为骄奢。便是这最为骄奢的公子嘉柳,竟然主动前去北境,要知道,北境有卫、陈、梁三国十余万大军。

    一时间武邑没有这一群纨绔公子,安静了许多。宋王身侧的子女,除了巧玉,再无他人。

    巧玉巧玉,国色天香,不下芷兰。

    巧玉巧玉,天资聪颖,最得宋骁宠爱。

    巧玉巧玉,已有媒妁,正是楚王熊冉。

    芷兰有羞花之颜,楚王熊冉为何主动放弃?只因宋王承诺,将巧玉许配给他。

    于宋,一举两得,既与楚交好,又可与天子结亲。

    于楚,亦是一举两得,既不得罪宋国,又得一美人。

    巧玉有沉鱼之貌,宋人皆知,却又不得见。

    巧玉尚未及笄之时,在后宫赏鱼。柔夷掬水,鱼儿见着巧玉,忘了游动,沉入潭底。

    从此巧玉蒙纱,天下人不得再见沉鱼之貌。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