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三 推广灵植3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余旻文闻言忍不住皱眉,开始怀疑军犬训练基地的那些家伙,眼睛难道是被黄泥巴糊住了吗?这样优秀还擅长伪装的犬,竟然会被淘汰,他简直无语了!默默给训练基地的负责人记了一笔小黑账。

    “你要跟我说什么……”

    “我跟你说……”

    男女声音混合在一起,显然二人很默契的异口同声,然而下一瞬竟然又是一起开口。

    “那你先说!”

    两个人相视,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凡笙也不扭捏直言,“我知道小凯不愿意吃饭的原因了!”

    余旻文猛地站了起来,原本狭长的狐狸眼顿时变得如鹰般锐利,周身气势喷薄而出,仿佛感受到腥风血雨的小团子立刻犹如乳燕扑怀般抱住凡笙的脖颈。

    “余总,麻烦您稍微收敛一下气势好吗?我想告诉你,小凯对气机这种东西很敏感,他能够感觉到无形的气势,我想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愿意亲近你们的原因,你们让他感觉到恐惧和害怕了!”

    余旻文适时露出茫然的表情,露出无奈又疑惑的表情。

    凡笙说得每一个字他都懂,但连在一起,就仿佛最深奥的学术论文。但他毕竟不是普通人,虽然理智上并不相信凡笙说得这些几乎类似玄学的概念,但是有一点他却是相信的,小凯更愿意接触身边的普通人,譬如照顾他的管家,还有家里的老阿姨,却对以前最喜欢的爷爷产生排斥……

    按照她这么分析,老爷子戎马一生,虽然早已退居二线,但虎老雄风在,如果小凯真的能感受到那什么气机,没准还真是这原因!

    “我想我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他现在的问题不仅是不交流,甚至连正常饮食……”余旻文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家侄儿对着刚煮出来,滚烫的南瓜粥露出渴望的小眼神时,原本还想询问话全都卡在嗓子眼里。

    当然他自己也被这撩人的香气勾得腹中馋虫直动,胃部剧烈抽搐起来,腹部发出不争气的咕噜声,他素来引以为傲的优秀自控力正在一点点离家出走!

    “这是灵米南瓜粥,最适合小凯现在喝,你要不要也试试?”凡笙十分善解人意,毕竟以小凯的身份,这位余总恐怕也不放心让他随便吃外面的事物,即便食物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制作出来的。

    余旻文感激的点了点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对于他而言,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尝过,可偏偏完全抵抗不了眼前区区南瓜粥的诱惑。竟然完全不管粥刚刚煮好,十分烫口就直接开喝,哪怕烫得只吐舌头,但还是忍不住一口一口往嘴边送,甜美的味道一次次刷新他的认知,就算不爱吃甜口的人也表示完美到几乎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夸奖。

    然后,就在凡笙瞠目结舌的目光下,第二碗、第三碗、很快一大锅粥就要见底了,她赶紧给小凯乘出一些。

    尽职尽责守在门口的保镖和女秘书都看傻眼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三少如此失态的一面,不就是普通的一锅南瓜粥吗?又不是什么珍馐美味,更何况人家还是特意煮给他侄儿喝的!简直就是不忍直视的现场画面啊!

    当然他们也闻到那扑鼻而来的清甜香味,忍不住口水直流,眼巴巴的瞅着锅灶里还剩下的,只想着要不一会借口帮忙收拾,能刮点残羹冷炙解解馋也是好的。

    而更让众人惊讶的是余卓凯小朋友,在凡笙给他系上不合时宜的小公主围裙,拿出一套儿童餐具时,就开始自己乖乖进食,只见他小嘴飞快吹了几口气,然后将一勺粥送进嘴里,虽然被烫得直呼气,但也忍着没将嘴里的粥吐出来,接下去就很聪明,每次都是多吹吹在放进嘴里,动作十分优雅。

    很快,锅底最后的粥都被余旻文刮干净,一丁点都没剩下,活像鬼子进村般。偏偏某人完全没有失礼的意识,吃完了还直接开始完成清理炉灶、收拾起用过的碗碟的工作。

    “虽然我还是没有明白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你的厨艺已经完全征服我了,我想知道,需要什么条件才能邀请你成为余家的私厨?”余旻文并没有任何犹豫,而是直接单刀直入的询问。

    女秘书只言片语听到最后两句,不由顿时大吃一惊,顿时就准备提着裙子朝里面走,冷不防就看到趴在门口的德牧站了起来,喉咙里发出警告的低吼声。

    保镖连忙上前,但那只德牧竟半点不后退,警惕的看向这两人,毫无疑问的是只要他们敢有任何轻举妄动,它会毫不留情的将人扑倒在地。

    注意到门口的动静,余旻文忍不住皱眉:“不用围在这里,都散了!”

    女秘书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身后的保镖已经毫不犹豫的执行了老板的命令,她气恨得眼睛都红了,却只能跺脚离开。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着急,一旦真的触及余总的底线,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自己赶走!她已经坚持了五年,她坚信,在下一个五年,她一定能够俘获这个男人的心!

    同样她相信以这个男人的敏感多疑,绝对不可能因为一碗平平无奇的南瓜粥就被人吸引,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有一段不堪的过去,还有她已婚离异的身份,别说上流圈子不可能接纳,就算普通家庭,也绝不能接受这样身份的女人。

    丁青念知道自己可能想多了,但是她却无法扼制大脑里面的危机感,这源于一个女人的直觉!

    余旻文是唯物主义的忠实拥护者,更是有着坚定意志的铁血军人,他很想用坚决的态度和嘲讽的语气来驳斥凡笙这种明显带有唯心主义的言论。然而在事实面前,他却再一次觉得整个世界可能真的很玄幻。

    明明两颗大小,新鲜程度都一模一样的大白菜,自家小侄子就只喜欢其中一株,对于另外一颗弃如敝履。

    凡笙在同一时间,用同样的烹饪技巧烹调而出一模一样的两道菜,自家小侄子却只吃其中一碟,他事后比较却没有从两道菜中品尝出明显差异。

    他又失了多种组合方式,得出的结论确实跟凡笙说的一样,小凯除了对聚贤庄自产的蔬果爱不释手外,对其它食物全都爱答不理,这并非魔术,以他的能力也排除凡笙现场作弊的可能性,那么结果就是……

    余旻文有些难以置信。

    凡笙笑了笑,将一颗生菜掰开,随便在水龙头下冲了冲,递给余旻文,后者掰下叶子塞进嘴里,咔嚓咔嚓清脆的咬了两口,顿时感觉眼睛一亮。

    “营养成分可以交给相关检验机构,不过从口感而言,你已经感受过了,我种植的这些蔬果确实出类拔萃!不知道余总有没有兴趣入股呢?”凡笙很认真的问道。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