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三 我要离婚0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向国光很快知道李凡笙回到云湾别墅的消息,他气恨得直咬牙,没想到自己一时心软竟然留下这么个祸患出来,早知道当时就该让她跟她那个死鬼父亲一起……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想到精神病院的办法,竟然被这个女人看出端倪,还给她找到机会明目张胆的出来了。

    她究竟想做什么?不甘心李氏集团落入他的手里,想要重新掌权,别做梦了,就她那副“尊荣”再加上比猪还要蠢笨的脑子,凭什么跟他斗?

    向国光火烧屁股一样赶回家中,却看到那个肥婆正在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准备搬走。他习惯性的准备呵斥她两句,然而看到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却被噎得愣了一下,愣了半晌才找回声音:“你这个死肥婆,又想耍什么花样?我警告你,别动什么歪心思,你斗不过老子的!”

    凡笙伸出手,虽然还是那只短肥的胖手,但这几日她有好好保养,还精心修剪护理了指甲,看上去跟之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她冷笑睨了向国光一眼,缓缓开口:“想当我老子,你还没那资格,等你哪天到地底下看到我父亲,好好请教再说!”

    向国光气得面红耳赤,抬手就想扇凡笙耳光,却被她轻而易举抓住手,一捏一扭顿时他只觉得钻心剧痛,忍不住抱着胳膊哀嚎:“李凡笙你这个贱人,我已经叫了律师,这里所有佣人都亲眼所见,你殴打丈夫,家庭暴力,我不告得你净身出户,我就不姓向!”

    “那可难了,还这没什么姓氏适合你这样阴险狠毒的卑鄙小人!不信,你问问这些佣人,看他们愿不愿意,你跟他们一个姓?”

    凡笙气定神闲,论吵架她还真没输过,谁叫她天生一张面瘫脸,有仇不报非君子,气也能把人气死!

    很快,向国光的律师来了,一看这情况熟练的叫来家庭医生验伤,然而家庭医生在一番查验之后却露出古怪的表情,尤其是面对自己顾主叫得鬼哭神嚎般的嘴脸,不由在心中暗暗鄙夷,自己五岁的小姑娘摔倒扭伤也没见得这样拿腔作势啊!

    不就是为了离个婚,至于吗?

    家庭医生轻咳一声,一脸尴尬的看向律师,然后摇了摇头,专业素养不允许他弄虚作假,更何况太太那边的黄律师也到了,只得照实说:“老爷,可能,可能平时对疼痛比较敏感……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扭伤脱臼之类,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

    “放屁!老子都快疼死了,你竟然说没伤着!?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是不是这个贱人收买你了,你说啊!你给我说!”向国光暴跳如雷,丝毫不顾及家庭医生的脸面,张口就骂道。

    家庭医生的脸一黑,他也是留洋回国的高材生,懒得应付那些人事关系才选择做私人医生,更何况之前主家对他也都不错,大小姐虽然骄纵一些,但对他还算尊敬,没想到这么就鸠占鹊巢的家伙竟然如此大放厥词。

    向国光的律师看不下去,连忙打了个圆场,毕竟对方律师还有一干佣人都在,主家这样实际上抹黑了自己的形象,于诉讼无益。

    向国光本人也不笨,只是被疼昏了头,毕竟凡笙直接往他穴位里灌了几缕劲气,此时正在经脉中乱窜,可无奈现在医疗手段查不出来啊!他咬牙切齿的瞪着凡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要离婚!”

    原本以为对方会歇斯底里的大闹,或者崩溃哭泣,没想到令众人打跌眼镜的是,素来最怕向国光提离婚的太太竟然平静冷笑:“哦,正好!我也有此意!离婚协议已经拟好了,如果没有意见,随时可以签字!”

    凡笙挥了挥手,她身后的黄律师立刻毕恭毕敬的将协议书从公文包中取出,放在茶几上,示意向国光去看。

    匆匆一目十行,向国光大手一挥:“我不同意,凭什么清远镇的那块地要划在你的名下?”

    “那是李家老宅和祖坟的位置,向国光,你不要太过分!”凡笙原本慵懒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竟然给他带来不小的压力。

    向国光愣了愣,继而嚣张冷笑:“我还偏就喜欢上那块地皮了,哎呀,我想想啊,这做什么开发比较好?你说是改造个度假村怎么样,反正那一片村民也没多少,多赔偿些钱自然有人数典忘祖……”

    他就想看李凡笙崩溃的样子,却没想到对方根本不带搭理,只是让黄律师甩来一叠资料,资料中一张张暴露的照片,情欲横流的环境,还有那些激情四射的脸,完全无码的呈现出人类原始兽性的全过程。

    “这个十八线小明星,好像是叫倩倩还是叫咪咪,听说是你的小情人,啧啧!瞧这身段,这皮肤真是我见犹怜啊,可惜啊,怎么会找上你这样的有妇之夫呢?果真是“有容乃大”,你说我要是真想毁了你们,似乎也并不是很困难!”

    “还有,别以为你当初玩得那一手真的很高明,若是我想鱼死网破,你屁股后面那些个烂摊子,可不一定经得起查!向国光,你最好想清楚,我已经让出了我能够让的东西,你要是再敢向前一步,那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凡笙厉声冷喝道。

    她从原主记忆中了解过渣男的性格,知道他最大的弱点就是优柔寡断,虽然擅长权谋,但毕竟出身低贱,童年生活困苦的阴影导致他做事瞻前顾后,遇强则弱,遇弱则强。也就原主这样的战五渣才会被轻易拿捏。

    “那,还有那条蓝金宝石项链,那可是我花了将近九百万拍下的珍品!你不是要清远镇那处荒山吗?我答应你了,但那条项链你必须……”向国光气恨的说道。

    “必须什么?”凡笙冷笑,她差点还忘了,这条承载着原主所有痛苦回忆的蓝金宝石项链!

    两年前,向国光就是凭借这条号称臻爱一生,最唯美爱情的见证的项链,一点点俘获原主的心,让原主毫不怀疑的他在公司中的所作所为,甚至有些元老看不下去,偷偷通知她,也被她视为不过是些眼皮子浅,只会在背后告刁状的小人,就这样一步步掉进他所编织的爱情陷阱中无法自拔。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