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二 破除封印5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壁画内容乃是凡笙曾经见过的高楼林立的大都市时代,车水马龙的街道,只是空荡荡的都市中不见任何人影,停留在街道的车辆给人恐怖片道具的感觉,破碎的车窗砸落在地上,原本高楼大厦下面的停车场竟然盘桓着一只仿佛异兽般的怪物,怪物一手拿着一辆汽车,它的脖子上还套着粗粗的铁链,但这似乎根本没有并不影响它的行动……

    画面一角,另一间灯红酒绿的客栈内,狐族九尾圣祖正化作少女容颜勾引青衣书生;而另一角,一群身穿皮衣的少年男女正手持各式武器装备,目光坚定的高举右手,显然在进行某种宣誓仪式。

    “这些……祭坛上绘制的内容,莫非是魔族的由来?”凡笙目光晦暗不明。

    梵音谷圆头圆脑的小师弟觉画,顿时眼睛一亮,早已练就一身捧哏水平的他不由连连点头,正要深度剖析了壁画情况,却见写满法阵的地面,突然深深陷落下去,所有人一下子全都站立不稳。

    “阻止它!”凡笙和凌华仙子立刻反应过来,急忙挥出破之力想要阻止法阵成型,然而紫金色的灵气,在深不可测的法阵力量面前却犹如沧海一粟,众人只觉得内息翻腾,天旋地转,下一刻就看到一汩金红色的液体流入法阵陷下去的凹槽中。

    众人悚然一惊,就在抬眼的瞬间,仿佛被来人目光彻底定在原地。

    浑身笼罩在黑色长袍中的男子早已掀开兜帽,墨色的头发统统束起,原本如同水墨画般的容颜或许因为失血的关系,显得更加白皙,唇色极浅,微微抿起,却再也没有昔日那缕若有若无的笑容。

    他周身清冷,仿佛孤寂夜晚中没有温度的冷雨,凉凉浇在众人心头。

    “灵霄子温祈!”在众人大惊失色的表情下,凌华仙子狠狠咬着后槽牙,一字一顿叫出来者名字。

    温祈垂眸,眼尾似乎流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灵霄子这个称号,诸位还是忘了!”

    凌华仙子柳眉竖起,娟秀脸庞上被愠怒笼罩:“你竟还敢说起!堂堂掌教首徒,亲传大弟子,四峰三谷所有人眼中,完美无瑕,天下无双的大师兄,竟然是魔教中人,而且还是位高权重的神魔之子!你,你真是骗得我们好苦!”

    啧啧,听到着如同黄莺泣血般的控诉,凡笙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要战栗起来。没想到沉稳冷静、刚正不阿的凌华仙子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身为小迷弟的宁无双自然更加愤恨,他崇拜凌华仙子,对凌华的心思自然也很清楚,不过他并不介意,因为大师兄灵霄子确实风姿卓然,纵然是情敌,他也是心甘情愿,衷心祝福的那种,然而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愤恨不甘犹如毒蛇般纠缠着他,让他恨不得立刻出现在这个男人面前,和他决一死战!

    “温祈,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堂堂正正和我比一场,我要让你为曾经无耻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温祈的声音一如既往清越,只是在清越之中又多了一丝慵懒。他略显凉薄的勾起唇角:“温祈不知,何时欺骗过诸位?虽然当不起天玄宗掌教那什么首徒,也不想要灵霄子这种沽名钓誉的称谓!我要揭开的是尘封的真相,为了我的同胞,我的兄弟甚至为曾经被辜负的那些人而战,这难道错了吗?”

    “而且,温某自认为从未针对三代弟子,你们和我无冤无仇,我犯不着对你们卑鄙无耻!”

    宁无双被怼得哑口无言,梗着脖子:“可是你背叛了天玄宗,背叛了掌门师叔!”

    温祈的眼神骤然冰冷下来,积蓄已久的恨意强烈而恐怖,几乎要洞穿宁无双的身体,骇得他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

    “背叛?呵!从未付出过真心,又何谈背叛?”

    “更何况是什么让你认为,一个能将魔气灌注在十岁孩童身体里,眼睁睁任由魔气冲刷着他的身体,撕裂他的灵魂?无数次他都差点变成只懂得杀戮的魔物,却偏偏因为心中不甘心而强撑下去……”

    “你们只看到我一呼百应,光鲜照人的一面,谁又曾感受过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而他做一切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可笑的目的,那就是他害怕,害怕有一天因为我的天分终会成为超过他的存在,他需要握有我的把柄!而魔修之子的身份就是他为我量身定制的,哈哈哈……”

    “是不是很可笑?其实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啊!哦,不对,不是他知道,而是他一直有这样的计划,并且一直朝计划而努力着!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我本就是抱有目的而来,而我也确实是神魔之子!这个结局,是不是可笑呢?”

    闻听此言,天玄宗的三代弟子们如遭雷劈,眼底出现难以置信的神情,感觉又迷惘又难过,究竟这一切孰真孰假,孰是孰非?

    “不可能!他骗人!叛徒就是叛徒,想要花言巧语给掌门编织罪名,其心当诛,你们这些人分明,分明是道心不稳,莫非也想背叛宗门?”云来峰仅剩的几名弟子挺着胸,眼底流露着犹如被洗脑般的狂热神情,疯狂捍卫着他们心目中的神祗。

    “白痴!”凡笙冷斥一声,目露嘲讽。

    倒是凌华仙子神情有些恍惚,闻言不由看向凡笙,却见她目光清明,嘴角似乎还噙着笑容,丝毫不为这样骇然的消息而彷徨失措,不过她很快又想起凡笙的身份,毕竟她到天玄宗也不过半年时间,又是拜在清虚上人座下,性格自然免不了偏激,不为所动也很正常。

    “你,你分明是道心不稳,想要加入魔宗!叛徒,卑鄙小人……”

    云来峰那个尖嘴猴腮的年轻人继续蹦跶,可惜话还没说完就被凡笙干净利落的一脚踹飞出去:“搅屎棍又想带节奏,你想捧的臭脚又不在这里,安静当个吃瓜群众不行吗?”

    温祈原本眼底悲凉,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听见她的声音,不由眼中重新汇聚出飞扬的神采。

    凡笙冲他眨眨眼,决定当回捧哏:“掌门已是江湖第一宗门大佬,权力、地位、金钱尽在掌握中,他为什么还要做这些?莫非其中还有隐情!”

    “你们若真想知道,就看看破除封印中这些投影!”温祈声音平淡,没有一丝波澜。

    顺着金红色的血液流过的方向,一个个特殊的符文被激活,仿佛瞬间开启了某样特殊的禁制,祭坛下面一个个图腾神像仿佛被点亮一般……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