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二 天医旧事4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宽敞的街道之上,人头涌动,一个光着膀子的大汉敲着锣鼓,所有人不自觉的朝这里开始聚拢,从那些人声嘶力竭的表情和脖子上的青筋,却更加衬托出小城里面一片诡异的死寂,仿佛其中蛰伏着什么可怕魔物一般……

    凡笙疑惑的眨了眨眼,疑惑的打量着周围,虽然确定自己并没有离开幻境,但这个地方却根本不在她的记忆中!

    她疑惑打量着四周争先恐后的人群,清一色的彪形大汉,身上都隐隐散发着血腥味,还有他们手里的兵刃,看得出应该都是些刀口舔血的汉子,如此一来他们的身份自然呼之欲出,应该是某个佣兵团。

    因为干得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工作,他们或许对奇珍异宝没兴趣,但是对于疗伤灵药却是有着几乎偏执的热爱,毕竟,生命是如此脆弱,每次夜猎倒在血泊中的同伴数以百计,早上还是活生生的人,晚上或许就永远留在那片冒险的森林里了。

    天医的疗伤圣药就是人们生的希望,说不定就能在危难关头挽救自己活着同伴的一条命。这种情况下,他们能不兴奋,能不拼命吗?

    站在人群中,凡笙能够看见一些佣兵手中的白瓷瓶子,他们视若珍宝的又从人群中挤出来,然后满脸喜悦的各自离去。

    “这里究竟是哪里?”凡笙忍不住小声嘀咕,正想着伸手拦住一个路人问问,身边却猛地伸出一只手,牢牢捂住她的嘴巴,将她拖拽到僻静的地方。

    来人身上笼罩着庞大信仰之力,所以凡笙并没有挣扎,而是任由他控制住自己。

    果然,他很快就松开了她,脸色上似乎带着一丝忐忑,浓墨重彩描绘出的那双漂亮眼睛死死盯着她的眼睛,生怕从这双眼睛里看到一点点厌恶或者惧怕自己的表情。

    凡笙指了指自己的嘴巴,仿佛在询问自己能不能开口说话。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才轻吁了口气:“憋死我了?这都什么鬼地方,为什么看上去这么诡异?”

    一身黑袍的温祈微微一愣,仿佛没想明白,为什么她的第一句话不是质问自己究竟是不是魔物,而是和他讨论这个?

    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回答她的问题:“这里看上去是天一城,一座边陲小城,但是……这里是幻境,所有人都变成傀儡,不断重复着某个人的记忆!”

    温祈的声音顿了顿,他一把抓住凡笙的手,注视着她的眼睛道:“墨凡笙,你真的不在意?我是神魔之子,跟天玄宗注定站在敌对面……”

    凡笙伸手拍在他脸上,打断他的话:“你是天玄宗的灵霄子也好,天魔宫的魔君也罢,这会影响你对我的态度吗?”

    “更何况我早就看慕长风那个老阴人不爽了,等离开这里,我们一起去搞死他!”

    温祈微微一愣,却是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她是在告诉他,无论他是什么人,只要他对她的态度不变,她就永远是那个可以跟他并肩而战的同行者!

    他的眸光愈发柔和起来,抓着她的手坚定的点了点头:“好!等完成我的使命,我就跟你一起,你要搞死谁,我就帮你搞死谁!”

    哪怕身为魔神之子,温祈对凡笙却还是那么温柔,正因为两人都是难得放松警惕的人,在这一刻反而让凡笙几乎忘了他们的处境,心中没有一丝一毫对于未知幻境的恐慌。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孩子抱头鼠窜般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群少年,那群人手里拿着木棍、砖头、石子之类的东西,动作更是推推搡搡,只看一眼,凡笙便能猜到这个孩子怕是跟原主一样,一直受尽歧视,被小城里面别的孩子霸凌。

    不过只是回忆的瞬间,二人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向前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凡笙敏锐的听到少年发出的声音。

    是的,她听见一声极轻的呻*吟,男孩拼命蜷缩着身体抵抗着,伴随着周围越来越过分的虐打,他的口中的呻*吟也逐渐变得无意识起来,仿佛痛苦中的呓语:“我没有说谎,我不是废灵根,我迟早会成为炼药师,我真的会治病救人……”

    凡笙和温祈停下脚步,两人对视一眼,双双定下心神。幻境之所以能够乱人心神,皆因为身在其中,感同而身受,布置幻境的人通过操纵人的思维,让人困锁在本不存在的空间结界中,以死亡为最后终结。

    想要破除幻境,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关键在于幻境的阵眼,而阵眼的所在,往往又是最难被识破的,但出乎意料的是幻境中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破绽!?

    没错!男孩就是破绽!

    而在询问男孩名字后,知道他叫叶问天的那一刻,凡笙顿时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的感觉,她费尽心机想要找到天医手札,原本压根是毫无线索,没想到竟然在九重塔听到了这个名字。

    天医叶问天就曾拜在药王谷门下,曾经凭借绝世医术行走江湖,治病救人无数,更是留下无数好名,然而后来却神秘失踪,生死不明,有人说他是因为爱人离去,心灰意冷,独自在渺无人烟的毒瘴之地了此残生;也有人说他是遭人陷害,坠崖而亡,于是他曾书写过那本天医手札也成为唯一仅存的残卷,引来无数争夺,至于最后是如何流落到天玄宗,甚至会封印在九重塔,尤未可知?

    凡笙没有耽误时间,她的灵眸能够看到过去未来,很快她就知道一切的前因后果。

    没想到叶问天竟然跟自己一样是先天废灵根,从小就不被家族重视,连同母亲一起被赶出家门。母亲体弱多病,他童年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炼药师,医治好母亲的身体,然而天不遂人愿,他的理想一次次被无情的现实打败,直到他遇到自己的师傅。

    叶问天的师傅是个寄情山水,淡泊名利的人,会将叶问天带回药王谷,纯粹是看在他一片孝心的份上,当然也是因为他性格坚毅,凡事肯定坚持又聪敏好学,想着就算当个普通童子也不错。

    像叶问天这样的孩子,他师傅身边还有两人,三个人生活在一起,一起读书识字,一起背诵医书,一起习武练功……

    谁能想到这样亲密无间的三个人中,会隐藏着一条毒蛇呢?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