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二 幻境之城4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周围的一切再次发生变化,凡笙眸光冰寒。

    她那位大师兄现在对她可是避之唯恐不及,怎么可能跟她一口一个“咱们”,她作为幻境常客,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有问题。

    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是曾经的离火城。冬天非常寒冷,寒冷的感觉仿佛浸在骨头里。她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破旧的房屋里,房里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甚至头顶的瓦片有两块还是破的。

    寒风卷着雪花在她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席卷而来。

    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充满恶意的话语。分明一个个还是小豆丁的年纪,嘴里恶毒的话语却是丝毫不逊色大人。

    “没人疼没人爱,你就是地里的小白菜,姐姐是宝,妹妹是草,谁叫你空有其表……”

    “就是个寄人篱下的废物,他家里爹娘估计早就忘了这么个东西!”

    “凭什么让她吃咱家住咱家,还敢不理咱们二哥,带人揍她去!”

    一帮凶神恶煞的墨家子弟将瘦弱的小姑娘团团围住,叫嚣着威胁着,他们手里有“她”畏惧的木棍和砖头,还有那个总是打扮的金尊玉贵的小少爷,那是曾经原主最害怕最不堪的回忆,被一众墨家子弟欺辱围殴,最后奄奄一息的爬回自己破旧的小屋,要不是有仙灵泉,估计早就夭折在这一次次折磨中。

    可惜啊,原主最害怕的记忆却是让她最热血沸腾的记忆啊!

    好久都没有拳拳到肉的揍人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好,不是咻咻咻射符箓,就是咻咻咻射飞剑,完全没有揍人的成就感。

    于是下一刻为了过足瘾,凡笙合适的控制住力道,最远也就将墨云打得倒退了三步而已,在他一次次飞起来,连惨呼都来不及发出。她兴奋的舔了舔小舌头,抹了一把溅在她眼睛下,猩红的液体,干涸的血液让她原本秀气的小脸,看上去有种诡异凶狠的感觉。

    原本还在起哄的少年们一个个干瞪着眼,犹如鸟兽般哄然四散,后院的顿时又恢复了昔日的清冷,清冷的仿佛这里从未有过人声。

    一阵阵喧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漫天飞雪,凡笙下意识的抬起胳膊,才发现自己竟然一身大红嫁衣,却是……正被人挟持站在悬崖之上,而另一边森林中,伴随着咯吱咯吱的脚步声,一双男人的脚出现在自己眼前。

    眼前的冷莫离浑身充满着沧桑感,再也不是那个故作冷酷的铁憨憨,而是真正没有感情的无情剑客,他一身黑衣,浑身浴血,披散着头发,脸上却是没有一丝情感波动的冷漠,即便是对视上一身大红嫁衣的女人,眼神依旧冰冷淡漠。

    正如他手中的剑,剑名无心!

    凡笙现在脑子有点迷糊,莫非眼前这一幕就是冷莫离眼睁睁看着原主去死的场景。

    记忆中好像原主还在悬崖边上,一身大红嫁衣跳了最后一支舞,然后就直接抹了脖子,死在冷莫离面前,只不过那时候的他早已被无情剑法侵蚀心智,根本就是个无情无义,活着只会喘气的渣男!

    什么钻心彻骨的痛苦,什么求而不得的情感,什么飞蛾扑火的爱情……我可去你的!

    下一刻凡笙就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直接偷袭身边制住他的男人下体,直接爆蛋后外加一个恶虎掏心,飞起一脚直接送他一个自然天葬!

    没有红衣飘飘,风姿绝美的舞蹈,更没有一回眸,一挥袖的风情,只剩下野蛮霸道,毫无美感的杀戮。

    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出招都仿佛经过终端电脑一次又一次的模拟,全都是最省时省力的杀招。

    在遍地鲜红的雪地,凡笙撕拉一声撕开自己的大红嫁衣,劈头盖脸扔到冷莫离脸上,然后竖了个中指,头也不回地闪人。

    只剩下冷莫离呆呆的站在原地,心中一片怅然若失……

    而前一刻还在撕自己红嫁衣的凡笙,下一刻就看见自己曾经最熟悉的蔷薇军团,还有自己机甲,庞大的赤红色机甲却被几乎庞大的虫族刀锋蚁包围、覆盖。

    印象中这场厮杀已经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让人绝望……

    那是弋湾战场!

    也是她作为天际帝国少主的最后一场战役!她亲眼目睹了自己被信任的部下背叛,切断了后援,甚至启用超级概念机甲对准备返回母舰的同伴展开无差别攻击。

    当时战斗的惨烈让凡笙的视线有些模糊,她只记得自己在发布最后一道命令后,就不顾一切的升空,她身上的S级机甲开始完全燃烧,借助机甲的无敌状态,以异能自爆的方式坠入巨大的虫阵之中,想要跟倾巢而出的虫族同归于尽。

    在后援断绝,能量几乎耗尽的那一时刻,就注定这数万英灵不能魂归故土,他们的名字还没有被帝国子民记住,他们的荣誉会被玷污,不可以!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些人不配高高在上,她迟早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只是,这一刻,凡笙的心乱了!

    随着一声轰隆的巨响,破碎的机甲碎片,仿佛此刻就出现在她眼前。而她的身体,仿佛也失去生机般漂浮在无尽星海中,迟早会化为尘埃……

    虽然凡笙觉得,整件事情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她却无力思考,大脑仿佛被禁锢般,对于四周的感知度也在不断下降,她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但却无力挣脱,只能随波逐流。

    一道奇异的光团自她胸口处升腾而起,瞬间变成小鸡仔的模样,焦急的想要唤醒沉睡的小少主,然而她却好像被屏蔽了五感,完全无法感知到她的存在。

    幸好在此时一股庞大的信仰之力笼罩住她的全身,跳脱的小鸡仔满口金主爸爸就要扑向来人,却猛地僵住了身体,眉眼冷肃的男人只用一只手就拎起他的脖子,极为深邃的双眸中仿佛笼罩着冰冷的寒芒。

    那双眼睛即便是最普通的一个眼神,也让人不敢与之对视。晕晕乎乎的小鸡仔下意识就要叫出那个男人的名字,下一刻周遭的场景再次变化……

    明明是拥挤不堪的街道,却听不见任何喧哗的声音,周围人头攒动,入眼却让凡笙心中一惊,所有人目光空洞,仿佛机械人偶一般……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