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一 变生肘腋2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黑雾如同巨大的八岐大蛇般,不断张牙舞爪的朝凡笙周身扑去。

    那是尸王的怨气,如此浓烈的怨气,一旦心神被侵蚀,就会彻底失去理智,沦为被控制傀儡。

    就在危急之时,北方靠近凌源山脉的位置突生异像。

    雷电引发山火,整片山林的红光几乎要将黑夜变成白昼。

    下一刻,电闪雷鸣,骤然天变!

    马家道场内,众人皆是骇然抬头看天。在场之人都非等闲,自然能够区分,天雷和普通雷电是不一样的,有异光闪电预警,没有人能够忽视天雷的威力。

    现如今,尸王并不是巅峰的修为,更何况五行尸煞阵被破,导致尸王境界下滑,若是抗不过这道雷劫,势必会直接被天雷劈得灰飞烟灭。

    一道道神雷狠狠劈下来,这是四九天雷的最后一道,神雷早已积蓄了足够的能量,绝对能将天地间孕育而出的邪恶力量一举摧毁!

    所以这一次不再是只有一道雷霆之怒,而是从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降下的五方神雷。

    尸王以浑身煞气为盾,硬碰硬地接下一道神雷,浑身被灼烧成焦黑状,如此状态眼看无法承接接下去的神雷天罚,就在这时,一个不甚强大,甚至还有些狼狈的人影冲了上去,牢牢护住受伤的尸王。

    “大师兄!”惊骇的声音从马家一众小字辈弟子口中叫出。他们不明就里,只看到本已经重伤无力支撑的大师兄夏禹青,竟然不要命似的冲进劫云密布的神罚中心!!!

    “夏禹青!”凡笙皱眉,她握紧双拳,意识海中火凤及时阻止她的冲动行为。

    “少主,你不能靠近!你的灵魂虽然已经与原主契合,但天道却能感觉神魂的存在,到时候恐生变数!更何况这是天地规则,一旦进入神罚中心,雷劫是会无差别攻击的!”

    天上的乌云团已经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呈现出深紫透出绛红的颜色,轰鸣的雷霆带起一阵惊天爆响,这个时候凡笙等人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干瞪眼。

    青色的雷光再一次对着尸王当头轰击,尸王被劈得浑身焦黑,发出凄厉的惨嚎声,却不遗余力的释放着浑身煞气,死活不肯倒下,而她膨胀起来的身躯下方竟然遮挡着原本应该早被神雷轰死的夏禹青。

    众人完全不明白,夏禹青为何会突然疯魔,不要命的闯入神罚中心?

    更加不明白,尸王又是抽了什么风,自己都快被劈死了,还要不顾一切的保护那个人类……这一人一尸莫非是要上演人鬼情未了,感动上天?

    只有凡笙知道,或许是自己被迫叫出尸王的名字,让夏禹青联想到什么,尸王的本体应该就是他夭折的亲妹妹,夏晓苑……

    正中间那道暗色神雷缓缓凝结完毕,所有的剩余雷光全都聚集在这道恐怖的绛紫光芒上,尸王终于顶不住,在神雷的轰击中倒了下去,天地之间,瞬间除了暴雨倾盆,砸在地上的声音外,再也听不到雷鸣的响动。

    愕然呆立于大雨中的人都呆住了,这是……死了吗?

    尸王的全身溃烂,出现大面积的灼伤的痕迹,更散发着难言腥臭的味道,焦黑庞大的身体呈现出瘫软的状态,好像全无生气一般。

    众人疑惑地相互对视,夏晓云和夏邑则担心夏禹青,想要上前查看,被凡笙和墨启天一人一个拦了下来。

    凡笙蹙着眉,双眸冷凝的注视着尸王的身体。

    不对!如果渡劫失败,身为尸王,要么维持不住周身怨气,成为低等阴灵丧失形体,要么就直接被神雷劈得灰飞烟灭……

    这是……渡劫成功了!!!

    众人骇然望去,果见尸王焦黑的表皮一块块脱落下来,露出其中新生的黑色皮肤。紧接着,尸王的身体兀自一动,仿若倒地不起的巨人,缓慢移动着庞大的身躯,一点点站了起来,就在她完全站起的时候,她头顶的天空中,黑暗的阴霾尽数散去,头顶上一片金色重生之光洒落下来,恐怖的威压伴随她的长啸声弥散开来。

    “糟糕!”凡笙脸色大变。

    渡过雷劫的尸王跟之前决不可同日而语,不但增进了百年修为,而且她的身体中能够分裂第二魂晶,相当于人类的第二元神,这样她等于多了一条保命的手段,想要消灭她就变得更加困难了!

    “别怕!我会挡在你前面,绝不让她伤你分毫!”墨启天的雷炎灭魂阵最终只是绞杀了尸王蓄养的五只鬼将,便被他弃而不用。

    单凭灭魂阵的威力,对付未进阶的尸王或许还有一战之力,可现在这只,分明已经进化成尸皇。

    果真是时也命也,半点不由人!

    哈哈哈,尸皇疯狂的笑声传来,恢复本体的女童右脚轻轻点在石狮头顶,傲然而立。接受过神雷洗礼的尸皇,一双猩红妖冶的眸子不再狂暴嗜血,反而变得幽深而平静下来,她周身的气息也跟之前完全不同,变得愈发平和。

    她抬手看了看自己胳膊上被灼烧成得焦黑的痕迹,蔑视一笑,直接释放出尸皇的威压,瞬间众人只觉得胸口憋闷。

    方圆百里的阴物都被尸皇聚集到这里,那些阴物已经在阳间徘徊太久,早已丧失神志,只会凭本能吞噬和撕咬!

    凡笙知道情况危急,她用灵眸看过,整个道场都被黑气萦绕,四周阴风阵阵,伴随着呜咽的啼哭,显得格外阴森可怖。

    道场中心的地面陡然从中心开始坍塌下去!一个半圆形凹陷坑洞,坑洞向外弥漫着汩汩的黑气。众人肉眼可见一条条手臂伸了出来……

    那些或血肉模糊的,或骨瘦嶙峋,或只剩森森白骨的手臂,艰难的、使劲的、拼命的向外探……

    “我屮艸芔茻!什么人不要命了,竟然饲养阴煞!?这里竟然是聚阴阵的阵心!”小鸡仔暴跳如雷的叫道。仿佛应证他的话一般,坑洞中很快四散爬出一群张牙舞爪的……阴煞!

    这些阴煞明显修为不够,不足以维持人形状态。它们犹如烂泥般蠕动,以各种诡异狰狞的姿态前进,它们没有意识,完全凭本能的撕咬。

    凡笙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糟糕!是马槐豢养的阴奴,竟然被尸皇的怨气驱动,这下好了,平白给别人送打手啊!

    等等,她竟然忘了那个家伙!环视了一眼周围,果然没有看到马家家主马槐,这个老东西定是趁乱溜掉了,竟然留下这么个烂摊子给他们收拾,真想亲手拧下那老家伙脑袋!!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