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一 身败名裂2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好个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墨贤侄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些!”马槐眯瞪着老眼,瘦削的身体站在祭坛上,不知他服用了什么天材地宝,竟然一反刚才惨兮兮的模样,手中的混元天锤通体散发灵光,一身古板的老式长袍,无风自动。

    墨启天勾了勾唇角:“马师伯这话的意思,是准备执意而行了?好!既然如此,世侄也只能斗胆讨教!”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时,被墨启天保护在身后的凡笙突然目光看向某处,只见高台之上兀自出现一名白衣长衫的长者,他须发皆白,手中握着一柄浮尘,仙风道骨,顿时让人有顶礼膜拜的念头。

    仲裁大长老,茅俭升!

    “玄门墨家扛鼎人墨启天,见过仲裁大长老!”不同于魂不守舍的马槐,见到来人相貌的瞬间,墨启天已经收起手中的符箓,按照玄门规矩,拱手一揖。

    茅老看了一眼毕恭毕敬的墨启天,又看了一眼气急败坏的马家家主,还有身后的祭坛和面色苍白的白衣少女。

    他被称为仲裁协会第一人,精于世故,怎会看不出其中门道,心中对于马家日益扩大的野心极为不齿,只是对方毕竟是老牌玄门大家,他也不好太伤颜面,想借规劝息事宁人。

    “二位,稍安勿躁!”茅老轻咳了一声。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目光隐晦的打量了一下凡笙,是那个天赋惊人的孩子,据说墨家这小子生生从马家将此女挖走,对方若是心有不甘,想借此施以辣手,虽有违道心,却也是迫不得已,此女身后并无显赫背景,事后给些好处封口便是。

    茅俭升自以为窥破真相,捻着胡须,不紧不慢的说道:“按照仲裁协会规定,但凡玄门中人:第一,绝对不能动用法术伤害普通人;第二,不得豢养阴煞修炼邪术;第三,不得同门相残,互相倾轧……”

    “二位均是玄门世家顶级高手,切勿为了些许小事伤了和气!不如就卖茅某人一个面子,此事就此作罢,大家握手言和,何乐不为?”

    “丫的!竟然来了个和稀泥的!白瞎了他仙风道骨的外形,啧啧……果然还是这个世界的灵元浓度太低,马家那老贼半截身子都快入土了,也就那么点道行,还顶级高手,呸!简直笑掉大牙!”火凤默默吐槽。

    茅老隐晦的冲马槐点了点头,两个老头的目光一对视,彼此就心里有素。

    马槐颇为得意的捻了捻胡须,看向墨启天的目光中带着嘲讽和不屑。

    什么墨家扛鼎人,也不过尔尔,到了仲裁协会面前,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既然刚刚茅老已经将仲裁协会规定说了一遍,相信在场众人都听得分明了,既然如此,何不请我家九弟为此事件分说一二!”

    马家道场外面传来一道郎朗声音,声音由远及近,来人更是缩地成寸直接出现在中央祭坛。这是一个容貌俊美,气质冷冽的男子,男子面相很年轻,但年纪却让人看不透,因为他的眼中有种看透世事的沧桑和淡然。

    一时间跟对面茅老隐隐形成对峙的局面。这位正是执法长老,墨家,墨嗣!

    一本正经,气质冷冽的某人,内心腹诽:啧啧!突然在自家木头人般的九弟脸上,看到痴汉的表情,简直是比午夜凶灵还要惊悚的事情。

    眼看仲裁协会的其余入世长老也都纷纷赶来马家,一时间马家道场再度变得热闹非常。

    马家家主马槐的脸色却愈发阴沉,他早前被凡笙揍出的内伤,虽然在灵药的压制下,勉强硬撑住了,但若不及时调养,肯定是会留下病根的。

    眼前的局面看似波谲云诡,但墨启天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小辈竟敢跟自己正面硬刚,却是不知天高地厚!

    仲裁委员会,说得好听一点是玄门各大地位尊崇者共同维持,说得不好听便都是些尸位素餐的老家伙,自己女婿这些年早将他们一个个喂饱,现在就是让他们回报的时候了!

    墨启天冷冷勾唇:“既然茅老开口,那索性就请马家主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马道长千万别告诉我,您是看中我家小徒的资质,才强行将其掳来……对了,竟然还用缚鬼缎将其绑缚在祭坛之上,莫非是还要说我这小徒弟是邪祟不成!?”

    仲裁委员会那些老东西无不是人老成精,自然知道这件事背后必然没那么简单,只是大家还在观望事态发展而已。

    “够了,师傅!这番颠倒是非的话您真的说得出口吗?”深沉中透着难掩悲伤的语气从旁边传来,他还穿着高中校服,但却早已一身狼藉,虽然也服用了伤药,但右手胳膊却是明显使不上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现在乃是重伤状态。

    “孽障,休得胡言乱语!”夏邑皱起眉,恼羞成怒,伸手一个巴掌就朝夏禹青扇去。然而他用尽全力的一巴掌却没有落到对方脸上,他竟被人死死扣住脉门,一动也不能动!

    那双白皙小手的主人,竟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女孩夏凡笙。

    她狠狠甩开夏邑的手,冷漠的看着他说了两个字——“白痴!”

    这个男人表面看起来风光无限,在宁海更是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实际却是个根本连控制自己感情都做不到的可怜虫罢了!

    “姜柟大师,您看戏也看了老半天,既然来了,如此盛宴可莫要错过才好!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是吗?”小姑娘的嗓音清脆,声音却没有一丝起伏,似波澜不惊一般说道。

    一身黑衣,头戴斗笠的苗寨巫女姜柟,突然自马家祭坛无人高台处现身。神情似有些不解,不知究竟是如何被一个小姑娘看破行藏。

    凡笙可没有耐心跟她解释,自己是用灵眸看到她身上五彩斑斓的各种诡异蛊虫,才晓得原来背地里一直有一双眼睛悄悄在盯着马家。

    随着苗寨巫女姜柟将自己所见,不掺杂任何感情原原本本讲出来的时候,马家家主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他之前以为高枕无忧,只要不撕破脸,他便还是道貌岸然的玄门大宗,可现在……一切都完了!单单豢养阴奴一项罪名就足以让他身败名裂,让马家宗门从此不得翻身!马家从此会成为玄门正道的耻辱!!!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