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一 知情人1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周围的气息陡然变得无比阴寒,凡笙的心中一紧,就在这时,下一秒她就感觉到有一个结实的怀抱将她紧紧包围。

    只听男人口中轻轻念了一句敕令,那些阴冷的气息迅速被逼退,他身上功德金光完全笼罩在凡笙身上,瞬间输送过来的信仰之力让她感觉如在梦中……

    一直联系不上的伴生兽火凤此时早已乐翻了天,哪里还有一惯高冷傲娇的模样,在信仰之力的诱惑下,某人的嘴巴比脑子更加诚实,直接叫了句“金主爸爸”

    凡笙:……

    这是,她家伴生兽的脑子又抽了吗?

    火凤:……

    就在凡笙以为自己的这只伴生兽脑子抽风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心神一动,仿佛内心深处的羁绊被牵动,紧接着一只火红的小鸡仔,头朝下脚朝天,一头扎进凡笙怀中,小肚皮一翻,差点厥过去。

    素来面瘫脸的凡笙,严肃的脸上出现一丝龟裂。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呸呸,哪来的鸟毛?竟然敢塞到本少爷嘴里……”十分耳熟的傲娇声音传来,竟然是火凤!

    得益于这段时间某位金主爸爸的打赏,原本还是一颗红蛋的火凤终于进化到了幼生期中阶。

    火凤嫌弃地吐了吐嘴里的东西,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造型,顿时无语凝噎……

    竟然是自己的毛!!

    感受到某人内心的绝望,凡笙僵着脸忍不住劝慰。

    “你这样,比那颗蛋可爱!”

    “比那颗蛋可爱!?”小鸡仔立刻炸毛,奶凶奶凶的叫起来:“什么叫做那颗蛋,本少爷是你的伴生兽!具有守护血脉的王者后代!本少爷要做最强者,完成好自己的使命……那啥,守护好你啦!”

    他的小奶音里面,透着一丝赧然。

    凡笙淡淡哦了一声,想了想又在心里说道。

    “我也会的!”

    没有等来对方的感动的抱抱,就看见刚刚还信誓旦旦要守护自己的小鸡仔,一副狗腿模样跳上墨启天肩头。

    “金主爸爸,我来了!”

    他现在是完全隐形状态,在低等位面里,纵然只是幼生期,火凤小少爷的实力也是占绝对优势的!

    凡笙顿时满头黑线!被火凤这么打断,她差点忘了大事。刚刚通过灵眸看到的那些画面,应该都是代培培最珍贵、最深刻的记忆。

    前三副画面应该都是代培培童年以及生活的记忆,真正有价值且让凡笙怀疑的是第四幅画面。

    只不过这一段记忆或许是因为代培培本人太过害怕,整个背景变得十分模糊,几乎看不出准确地点,也看不清楚仪式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最后的结果是那些人慌不择路的逃离!

    恐惧、惊惶、不知所措是整副画面给自己的情感基调。很快,她便如同竹筒倒豆子般将看到的画面一一描述出来,还进行了缜密分析。

    接收到小丫头眼巴巴求赞赏的眼神,墨启天习惯的抬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这丫头,头脑简单,性子直,明明应该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却偏偏对情爱之事完全不开窍!想要让她对自己上心,还真不是件容易事啊!

    墨启天无奈的摇了摇头,矜持的说道:“分析得很好!所以呢……”

    凡笙看了他一眼,满脸不解。所以呢……不能直接问她吗?

    尽管心中刺痛,但夏禹青还是出言解释:“这个恐怕没办法了!水妖的怨念已经完全净化,代培培的魂魄无法维持实体,而且,她曾是水妖,思维早已跟正常人不一样,他们的记忆是混乱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自己去侦查死亡现场,而不是简单的听她自述!”

    原来如此!

    凡笙顿时大为头疼,那什么尸王给的调查时间那么短,果然是想要为难他们啊!

    突然,她的眼睛猛地一亮,福至心灵一般,既然死人不能再告诉他们真相了,那就去调查活着人啊!她在代培培的记忆里面,可是看到她好些个同学朋友的,这些人跟她关系密切,又是那个的仪式的参与者,相信一定能通过他们知道关键线索!

    画面当中代培培是和几个同样穿着校服的学生一起,应该算是小群体活动,只要找到其中一个人,就算是找到了线头,顺着方向查下去,一定可以抽丝剥茧查个水落石出的!

    无可否认,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只是没想到……

    以夏家的能力,想要找人查几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学生,根本不算什么难事,尤其是还有相关时间线索的前提下。唯一没有想到的情况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这些学生竟然先后都发生了意外!

    死了!

    难怪当时国立三中闹鬼的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在微博上刷成了头条。后来也不知道是哪位大佬出面将事情全部压了下来,撤了热搜,现在一调查,顿时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凡笙心情沉重的将一张张标准入学照片排放在桌子上。

    整整齐齐五张照片,分别是:余子杨、赵烨、罗淼、杜锐、代培培,有男有女,一样的花样年华,只是现在全都成为墓碑上,冷冰冰的名字。

    他们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会遭到如此报应?夏家的调查还在继续,但凡笙却知道肯定和他们那一天的仪式有关,只可惜知情人全都遭遇不幸……

    “有消息了!”电话另一头,夏禹青的声音显得有些兴奋,两天不眠不休终于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我的线人找到一个知情人,是其中叫罗淼的弟弟……”

    咖啡厅内,凡笙看到夏晓云和夏天雪都来了,她不明所以的看了夏禹青一眼,后者有些尴尬:“那个……我处理消息的时候被她们看到,纠缠不过所以就让她们跟着了……”

    “禹青哥哥,什么时候咱们去哪里要跟她汇报了?你和大小姐都在这里,哪里有她说话的份!”夏晓云第一个就不服气。

    “更何况,她现在跟玄门已经没有关系了,凭什么插手我们的事情!谁知道她是不是心怀鬼胎,想从中做什么手脚……”

    夏晓云的话还未说完,就只听砰的一声。一向温和儒雅的师兄竟然冲自己拍桌而起,怒气勃发。

    “闭嘴!你自己惹下祸端还责怪别人,我感觉到你最近身上气息紊乱,应该是道心乱了,要小心走火入魔!我警告你,你自己找死就算了,但若是想让我们兄妹做你的挡箭牌,我劝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禹青哥哥……”夏晓云呼吸一滞,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顷刻间双眼通红。

    咖啡厅内恢复了平静,四人貌合神离的对面对坐着。一切看起来很平静,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发生着改变。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