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一 被迫营业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墨启天淡定的收回手中的五雷符,眼瞳微微眯起,以他的实力,自然一眼就看出对方来历。这家伙竟然是尸王,没想到在宁海市区,竟然还会撞上这鬼东西!

    他神色虽然镇定,但心里却知道事情棘手了!

    若是只有他一个,想要全身而退并不难!

    但现在……他牵着凡笙的手微微用力,他不敢赌!万一失败,这里的人一个也逃不掉!

    他目光微微一动,落在凡笙身上,无论如何,他也要护她周全!

    倒是那丫头,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根本没将对方放在眼里。她早就从火凤那里了解对方的属性面板,知道这家伙现在还未渡过雷劫,实力也只是尸王初阶,不由轻吁了一口气。

    该死!明明还没到时间节点,为什么尸王任务会突然提前??

    被迫营业的小少主面瘫着一张脸,冷冷注视着对方道:“交易?呵!就凭你也敢跟我老师做交易!”

    “看你现在这样子,应该是得了什么机缘才进阶尸王的,还没过渡劫期吧?”

    凡笙咄咄逼人的想要走近一步,却被墨启天一把给拽了回来。

    “天道原则,十不存一!一旦你敢大开杀戒,势必会提前被天道洞察,到时候你的下场就只有一个——灰飞烟灭!”凡笙眯着眼,目露不屑的说道。

    墨启天负手,冷然一笑,掷地有声的说道:“我家小徒所言甚是!所以这一把,你我的赢面分明我的大!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跟你私下做交易!”

    那尸王顿了顿,似乎没想到对方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绝自己。

    “你,你要眼睁睁看这个女孩去死吗?她可是在苦苦哀求呢!”

    墨启天冷漠的勾唇:“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她又不是求我……人家有自己的师兄,你恐怕是找错人了!跟我有因果的是这个小水妖,至于,你们的事情,我没有插手的想法,还请不要牵连!”

    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水妖:……

    什么叫躺着也中枪,它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水妖而已,不想成为大佬们撕逼的挡箭牌啊!

    尸王撇撇小嘴儿。“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的鬼话?”

    凡笙闻言,艰难的从墨启天身后探出脑袋,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从来不说鬼话!当然,也不会说鬼话……”

    小姑娘绷着脸,一般正经说话的样子有点萌。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奇怪!

    然而在夏晓云心里,却是又惊又怒。“墨老师,您怎么能这样?我也是您的学生啊!?我变成现在这样,您明明可以帮我,却置之不理,您怎么可以这样啊!?”

    墨启天不怒反笑,唇边凉薄笑意让众人心头一颤。

    原本乖乖待在他身后,不喜多言的面瘫少女皱着眉,一开口却是气势凌厉,如同连珠炮般的发问。

    “你既是玄门弟子,理应知道修炼之人最忌讳就是因果缠身……你有什么资格值得老师为你做这些?更何况你是马家内门弟子,在场又有你同门的师兄师姐,莫不是连最基本的规矩都忘了吗?”

    墨启天微微一愣,他没想到小丫头会帮自己说话。好看的眉眼中掠过一丝疑惑,紧接着却满是喜悦。

    火凤的声音聒噪地传来:“金主爸爸,看我!看我!是我让少主抱紧你的大粗腿的!”

    被迫营业的某少主深吸了一口气,下一刻一道红光如同抛物线般落在远处冰冷的湖水中。

    夏晓云被怼得哑口无言,与此同时,她也清楚的感觉到男人身上迫人的气势。或许他最引人注意的并不是英俊的眉眼,而是那周身的威压。

    她连退了两步,右手突然猛地指向夏天雪,发疯般的大笑起来:“我们这些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不就是因为这位大小姐,所以她跟每个人都有因果!就算我死了,我身上的东西迟早也会找上她,找上你们每一个人!哈哈哈哈……”

    夏邑见矛头瞬间针对自己女儿,顿时勃然大怒!

    低沉的声音中压抑着情绪,冷冷威胁道:“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针对我女儿,就算这邪祟放过你,我也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凡笙冷眼看着,夏邑这个人,是真狠,对敌人狠,对自己也狠,唯独他对这个女儿却是极好的。夏天雪就是他唯一的逆鳞!这一点,连儿子夏禹青也要靠边站!

    她脑海中飞快闪现过某个念头,她记得火凤曾经八卦,夏禹青和夏天雪并不是一个妈生的,一个是家族联姻,一个是真正的白月光,所以造成两个孩子待遇生而不同!如果不是夏禹青天赋高,恐怕待遇会连佣人而不入!

    凡笙并不是很能理解,地球人类的情感实在太奇怪了!都是繁衍后代,却不是看天赋能力,仅凭个人对伴侣的好恶,就这样区别对待?

    但现在看来,或许在夏邑身上,还有别的东西在控制他的情绪和思维……即便是原主或许在上辈子,都没能发现真正的原因!!

    尸王桀桀冷笑:“啧啧,玄阴之体,确实让本王很心动呢!若是得了这样一具身体,本王的修为就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只要度过雷劫,就能进行灭世之战,哈哈哈——”

    伴随她的怪笑声,四周阴风四起,粉黛草花被吹得东倒西歪,众人忙不迭侧头捂脸。

    尸王冷笑一声,一语道破玄机。

    “你以为找高人在她体内下了禁制,就可以保她一辈子安枕无忧吗?哼!普通阴灵鬼煞看不到这些禁制,一旦动了邪念想抢占她的身体,免不了魂飞魄散!”

    “可本王不同,百年的道行可不是用来好看的,更何况……那道禁制随着她十八岁的到来,作用会越来越弱,等到至阴之日来临之际,所有阴灵鬼煞都会被她吸引过来!到那个时候……就算你请所有玄门高手坐镇,也无补于事……”

    夏邑惊得浑身颤抖,他浑身僵硬,几乎不敢侧头看自己的宝贝女儿。他一直小心翼翼隐瞒的事情,竟然……竟然就被这个该死的东西宣扬出去!该死!可恶!

    “爸爸……它,它说的都是真的吗?”夏天雪脸色煞白,死死咬住下唇,唇上沁出斑斑血迹。她难以置信的摇着头,从小她就知道自己身体不好,每到午夜凌晨,她都会觉得浑身发冷,心口处会感到冰冷刺骨的痛意!莫非……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