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一 多出来的影子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夏晓云将夏天雪的反应看在眼里,唇角微微上扬,心中冷笑:她以为,这两人之间姐妹情谊是有多么深厚,多么坚不可摧!

    每次她挑拨离间,却又无功而返的时候。她就记得夏天雪的眼神,她鄙夷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不过今天,终于让她意识到了!眼前这位男神老师,将会成为这对姐妹反目的诱因!

    对上夏晓云挑衅的眼神,凡笙耸了耸肩,给了她一个“白痴”的口型,成功气得对方脸色铁青。

    夏晓云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的夏天雪,冷哼道:“墨老师对凡笙可真够关心,不但亲自做了护花使者,就连外套都给她披上了,这要是在学校,可免不了被同学议论呢!”

    凡笙幽深的目光死死盯着夏晓云,看得她心里直发毛,这个死丫头!什么时候变得眼神这么有压迫力了?

    她硬着头皮冷笑:“怎么?被说中了心事!我可不是故意造谣传谣,你可别威胁我,反正我也不怕你!”

    凡笙淡淡嗯了一声,高深莫测的看了她一眼:“有劳你惦记了,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的问题吧!你没发现……”

    她的语气刻意变得阴森,配合那张目无表情的脸,顿时让夏晓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你没发现自己身上多了点什么吗?”

    夏晓云吓得向后退了一步,脸色变得煞白起来。她咽了咽口水,僵硬的低下头,目光顺着自己的身体向下,一直看见自己的脚尖,什么也没有啊!她下意识就想扭头向后看。

    “别回头——”夏禹青大声喝止。

    夏晓云顿时呆若木鸡,整个人差点站立不稳。

    “禹青哥哥,你,你快帮我看看!是这个女人胡说的对不对?我身上什么都没有!你看,我手上、脚上还有口袋里都什么也没有……对不对啊?”

    凡笙左手执起手电筒,白色的冷光照射在夏晓云身上。

    夏晓云下意识抬起手遮住眼睛,她身后的影子陡然被放大数倍,落在身后摇曳的粉黛草花上,显得格外清晰。

    众人看了一眼映射出来的影子后,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夏天雪更是猛地捂住嘴巴,死死咽下即将出口的惊叫声。

    粉黛草花上,本该只照射出夏晓云的影子。可现在,那摇曳的粉黛花海中分明还投影出第二个影子!!

    那影子纤细有致,从身材来看竟是个……孩子。

    一个瘦小宛如孩童的影子正趴在夏晓云背上,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被发现,它不慌不忙的扭过头,头颅和躯体呈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然后无声的咧嘴,露出嘲讽的笑容。

    凡笙的灵眸随时随地都会注意到周围别人看不见的东西。对于夏晓云身上那个影子,她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如果对方真想占据晓云的身体,应该早就悄无声息的动手!相杂这样,唯一的解释就是它另有所图!!

    夏晓云看到这样的情景,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脚下一软跌在泥泞之中。

    下一刻,她跌跌撞撞爬了起来,浑身狼狈的扑到夏禹青跟前,一把拽住他的裤腿:“禹青哥哥,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被淹死……”她坐在一滩泥泞中,状若癫狂的拍打着泥水,完全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起来。

    夏禹青有些尴尬的退了两步,一双眸子不经意的瞥向凡笙,却发现后者根本连个眼尾都没给他。

    他苦笑摇头,他在担心什么?担心她还会像上辈子那样吃醋、闹脾气吗?上辈子她对自己的依赖让他觉得厌烦和困扰,这辈子或许连师兄妹的情谊也渐渐淡漠殆尽……

    他深吸一口气,意识回到夏晓云身上,她应该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所以他当机立断,挥手就是一张驱邪符箓抛出,附有天地灵气的符箓悬在她的头顶上方,只见符文中的金光一闪而没,发出爆灯花的声响。

    眼前出现的一幕却甚是诡异:四周围顿时阴风大盛,驱邪符箓陡然自燃,由绿色的火焰腾的一下,音爆的声音传来,紧接着,驱邪符箓瞬间燃烬,化为一阵轻灰。

    “哈哈哈——雕虫小技也敢在本王面前卖弄!本王随手就可以抹去她的神志,彻底占据这个身体……只可惜,这个身体品质太差,本王实在下不去口!”

    伴随着招魂铃疯狂的叮叮当当声,暗夜中响起女孩稚嫩的童音,然而对方语气却老气横秋,声音中透着看透世事的漠然和不屑。

    下一秒,空气中响起一声短促而尖锐的惨叫声。只见那个瘦小的影子五指成爪,一吸一扔间直接将女鬼抛掷到墨启天脚边。

    “墨家传人难得入世,本王知你实力不弱,而且现在还不是剑拔弩张的时候,你大可不必祭出五雷符,万一错手伤到其他人,实非你我所愿,不如就用这个表示诚意,你跟本王做个交易可好?”

    稚气未脱的声音,无视众人惊惧的表情,不紧不慢的说道。

    眼前瘦小的影子莫非是……灭世尸王!上辈子造成生灵涂炭,宁海大乱的根源!

    凡笙的瞳孔猛地一缩,她不觉抬眸,正好迎上夏禹青的视线,二人的视线不自觉交汇到一起,后者顿时感到心尖刺痛,往昔的记忆齐齐涌上心头。

    兜兜转转,原本以为他根本就没有爱上过这个女人,他恨她的懦弱胆小,恨她为了自己逃生害死同门……然而即使知道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可她却还是扎根在他的心底!

    明明讨厌她咋咋呼呼,好像尾巴一样缠着自己,更讨厌她的虚荣和没脑子……

    可是在马家祠堂中确认她的命牌已经破碎时,那种心脏被掏空的感觉,令他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无知无觉的度过了剩下余年。

    这辈子,他重生而来,提前布置了一切,甚至想过她如果纠缠,他要如何约束情感……

    但千算万算也想不到,她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更没有像上辈子那样爱上自己,但那些余下的劫数,却如同跗骨之蛆般紧随而至!想到未来的惨烈,他忍不住喉头一甜,一口心头血顺着指缝流出,刺目的殷红让人怵目惊心。

    凡笙脑子里一阵懵圈:她的眼神有这么可怕吗?竟然把人直接吓吐血了?

    这哥们……是来碰瓷的吧?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