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世界一 热搜头条10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却没想到凡笙的动作比那水妖还快,一把薅住水妖的头发,毫不畏惧的将那怪物举起、左右开弓、狠狠掼在地上,然后在拎起来,换一边再掼在地上,速度之快,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可怜的水妖自以为选了个软柿子,没想到被虐成了狗,忍不住发出嚎啕大哭的声音。

    “好吵!”凡笙嫌弃的咬牙,只见半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一个吱吱怪叫的东西就那么被抛飞出去。

    见凡笙无碍,墨启天冷然注视着泛起涟漪的湖面。只见他双瞳如墨,目光冷肃,口中斥道:“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妖物?”

    言罢,他快速的伸手入水,只见湖水仿佛被他的动作劈开,原本血光涌动的湖水竟然变成漩涡状,仿佛要将他的手臂连同整个人一起全部吞噬。

    凡笙吓了一跳,下意识聚气凝神,手中不自觉的画出一道符文,只见金光一闪而没,下一秒,水里那怪物发出一道短促而尖锐的惨叫。

    墨启天面色丝毫不变,沉稳如山,根本没将血色漩涡放在眼中。

    只见他眼疾手快,五指成爪,仿佛揪起什么东西般,飞快一提一甩。师徒俩这动作倒是颇有几分相似,颇有些一脉相承的感觉。

    一般人或许看不见,但通过灵眸,凡笙却看得真切:被墨启天拽着头发,狠狠扔到地上的玩意,正是那只浑身青黑的水妖,它个头小巧玲珑,死的时候年龄应该不大。一头如水藻般的长发,如瀑布般遮挡住半边脸,另外露出的半边呈青色,一看就不是正常人类的皮肤!她的发尾还在滴水,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显得十分诡异。

    大多数情况,水妖在水里力大无穷,到了岸上却会四肢无力。眼前的水妖一步步在地上慢慢爬着,锋利的长指甲在泥地上留下一道道划痕……

    “垂死挣扎是没用的!身为水妖,离开了水,你就是有再大的能耐也没用!乖乖说出我想要知道的,说不定我可以饶你一命!”墨启天的声音冰冷。

    水妖发出尖利的怪叫声:“啊!为什么……你们这些该死的人类!为什么不肯做我的替身,还都虐打我,女的打完男的打,究竟有没有天理啦……”

    水妖期期艾艾的抬起头,水藻般的乱发散开,露出青白可怖的小脸,看凡笙的时候,眼中饱含怨恨。

    躺着也中枪的凡笙表示……

    谁让她把自己当成软柿子的!对于自己那点本事,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不就是胖揍了她一顿吗!

    又没搞死搞残,这水妖估计脑子里都是水,可怜!

    水妖要是知道她的想法,保证都能气得活过来。它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看中的猎物一个比一个棘手……

    “交代你的来历!?还有,我们在找人……就是你刚刚模仿的那个女孩,别想耍花样,否则接下来,我的手段可能不会太温和……”

    男人冰冷的眸子如电般注视着水妖。

    水妖:……

    敢情刚才的左右开弓还是温和的手段?

    ***

    在男人强大的威慑下,水妖终于期期艾艾的开口。

    “代培培,国立三中高三学生?”墨启天目光一动,不由想到上个礼拜上了热搜的校园纠纷案。他们竟然在杀人湖边找到了正主?

    “你是那个失去保送机会,以死抗争的女孩子?”

    凡笙也想起来,这件事在一个月前被炒得沸沸扬扬。国立高中逼死高材生的热搜可是挂了整整一个礼拜!从校长到年级主任被层层追责,挖出了好多行业黑幕。最后还是在支付巨额赔偿和校方名誉扫地,方才平息了那把熊熊燃烧的舆论之火!

    只是,代培培分明是从学校教学大楼跳楼自杀而死!怎么会……变成了水妖!?

    手眼通天的某人却是沉吟不语,这件事的确牵涉玄门:

    代培培从高处坠落,竟然直直砸进学校的花坛中,半个身子埋进泥土里……

    可怖的死亡现场加上扑所迷离的死因,还有当时人多口杂的周围环境,都说死者身负冤屈,不甘而死。

    而原本尸检结束,应该正常火化的尸体,在第二天发生变异,呈现出腐败的巨人观,尸体肿胀,泡得发白,吓坏了死者父母和负责刑侦的探员,于是请了风水师上门进行破煞驱邪,如果他没记错,当时负责的应该是马家的弟子!

    只不过那件事后,就一直谣言不断,说国立高中教学楼死了人,怨气未散……

    “我没有伤害你们口中那个女孩子,她八字属阴,本来就容易招惹上阴物,我不过是被她吸引……我是水妖,徘徊在死前所在的位置,寻找替身而已……我不过就想用一下她的身体,跟我爸妈说两句话而已,他们把我养那么大,我却死得不明不白,连句告别都没留给他们,我只是想要弥补而已……”

    墨启天心志坚定,自然不会因为水妖三言两语而心生同情。

    至于早见识过鬼话连篇的凡笙,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安静的看着女水妖的表演。

    女水妖:……

    木得感情的人类!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无辜!真被你上身,恐怕你的目的绝不会那么单纯!鬼才会信你!”

    尖锐的声音传来,夏晓云裹着厚厚的大毛巾。她看上去很是狼狈,腿摔破了,一身连衣裙被水浸透,胳膊上还有隐隐血渍。

    见所有人的视线全集中在自己身上,夏晓云顿时又羞又恼,直接就冲凡笙吼道:“收起你这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得意了吧,我们没听你的劝告,偷偷来湖边看风景,结果差点遭难,要不是夏禹青哥哥及时赶来……”

    说着说着,刚刚还梗着脖子,如同斗鸡般的少女仿佛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浑身颤抖的抹着眼泪,抽泣不止,巴掌大的小脸,可怜巴巴的抓紧夏禹青的手。

    她低头敛下眼眸中的幽暗光芒,趁众人不察,得意洋洋的冲凡笙扬了扬下巴,握着夏禹青的手却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墨老师,您怎么会在这里?”又是一阵脚步声,女孩柔柔的声音透着惊喜,原本虚弱的靠在爸爸身上的夏天雪刹那间眼中迸射出光芒。

    夏邑的脸色微微一变,他始终记得眼前这个年轻人,曾经用最为冷淡的语气对自己说出”在商言商“四个字来。

    这样的男人,绝不是区区财帛就能够打动的!更不会因为权势金钱对异性多加关照,自己的女儿还是少对这样的人动心才好!

    夏天雪微怔,原来老师竟然是爸爸找来守护她的人!?她原本放光的眼瞳骤然黯淡下去。又看到老师身后,明显披着老师外套的凡笙,本就冰雪聪明的她,顿时低下头……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