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六岁了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与胤祚那双泛着泪花的双眼对视, 最后还是康熙败下阵来。他拿着戒尺打了胤礽和胤禛手心各一下,并让他们罚跪两个时辰,之后还要罚抄五十遍《四书五经》, 然后自己转身一甩袖子走了。

    只是那背影实在算不上从容。

    康熙走后胤祚也不忍了, 嚎啕大哭。眼泪不要钱的哗哗的流,边哭边说对不起。

    胤礽怎么会怪胤祚呢, 哄都来不及呢。胤祚哭得实在惨,这眼泪擦不完。胤禛也只得放下心中的小别扭,生疏的哄着, 可惜来回也只有干巴巴的“别哭、没事、没关系”七个字循环。

    康熙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哭声也不好受,这还是第一次听胤祚哭得这么惨。他以前从来没觉得哭是一种武器,可现在觉得这哭声杀伤力好大。

    可不打不行,孩子得教啊...

    胤祚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 反正膝盖已经没知觉了。冷静下来的胤祚拍拍两边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两位哥哥, 示意自己没事了。然后默默的边抽噎边进行自我反思。

    胤祚回想自己这辈子的经历,觉得真是越活越回去, 上辈子白长那么些年龄了。上辈子积累的知识和经验一点没用上不说,倒霉孩子该干的是一点没拉下。可能是这辈子得到的爱太多,被泡在蜜罐里人都“腐败”了,犯了古往今来的通病,恃宠而骄起来了。

    这边胤祚在做深刻的自我批评, 屋子的另一头是烦躁的来回踱步的康熙。

    距离他出来已经快一个时辰了,之前他在气头上,没细想就说了跪俩时辰。出了门想起胤祚才六岁,最大的胤礽也才十二岁。大人跪两个时辰都受不了何况是小孩呢?况且三兄弟午膳也没来得及吃,这要万一跪出个好歹可怎么办?

    但金口已开, 作为帝王的他一时拉不下面子去推翻自己之前说的话。只能在外面生闷气、干着急。

    好在有个懂得帝意的梁九功。

    梁九功看看被通知用膳后更显烦躁的皇上又看看紧闭的门,低头上前一步说道:“阿哥们年纪小一顿不吃怕是身体吃不消,要不先叫阿哥们出来用膳,吃完再接着受罚?”

    康熙眼睛一亮,是啊!他只说让他们跪两个时辰可没说现在就得跪完。此刻这对主仆穿越过时间,自主点亮了“分期付款”技能。

    傲娇的皇上不会直接的点头或者摇头,只会背过身吩咐宫人上菜。

    梁九功懂了,体贴的不戳破,快步走向房间,“太子殿下、四阿哥、六阿哥午膳已备好,请先去用膳。皇上并没有说惩罚即刻就要完成,咱们可以吃完再继续。”

    胤礽和胤禛对视一眼,同时看向胤祚。

    奈何胤祚沉迷自我反省,下定决心要端正自己的态度,此刻背挺得笔直严肃的说道:“二哥和四哥去。”

    “这...”胤祚不动,太子和四阿哥也跟着不动。梁九功为难了,踌躇了半晌还是退了出去,跟门外的康熙大眼瞪小眼。

    不用梁九功说,趴在门外偷听的康熙也听到胤祚说的话了。他无视梁九功,黑着脸背着手走来走去。

    算了、算了,儿女都是上辈子的债!康熙突然站定,带着股气势“嘭”的一下推开门,“怎么?还要朕来请你们?”

    “皇阿玛?”三脸惊讶的回头。

    康熙黑着脸,不过语气意外的温和,这时候他不是皇上,只是一个操心的老父亲,“快去吃午膳。”

    这个时候再拒绝那就真的不懂事了。康熙一手扶着胤礽,一手扶着胤禛。互看不对眼的兄弟俩这时候默契的一手搭上皇阿玛的手,一手各抓住胤祚的一边手臂把他提起来。梁九功在后面护着他们三,以防有人摔倒。

    因为跪了挺久膝盖开始抗议,三兄弟缓了好一会儿才一瘸一拐的走到饭桌前。胤祚正准备拿筷子才发现自己手肿得跟萝卜一样了,这夹菜有些困难。

    康熙看着那双“萝卜”怎么看怎么碍眼,动作不算温柔的抢过碗,熟练的夹菜试温喂起了胤祚。

    看到送到嘴边的菜胤祚思考了一秒钟这算不算“恃宠而骄”,不过感受周围越来越低的气压,胤祚还是选择乖乖张嘴。

    康熙脸色这才微微缓和,就这样一个喂一个吃,另外两个安静的自给自足。四个人安静的吃完饭,康熙直接略过未完成的惩罚,给他们放假了。说反正也快下课了,去也赶不上下一堂课了,还不如自己复习下其他课业。然后不等三人回复,袖子一甩,走了。

    张廷玉和李荣保也躲过一劫,不过一个时辰这件皇家私事就传遍了京城各大家族的耳朵里。各位大臣的心里各种分析和看法暂且不提。还在校场的三阿哥是恨得咬碎了牙,凭什么六弟一人犯错,他们跟着受罪?连大阿哥心里也颇有微词。

    若是三阿哥知道了皇阿玛不止免了六弟后面的惩罚,还让六弟提前下课了怕是得气吐血。

    晚上德妃捧着胤祚的手上药,心疼的吹了吹他肿得老高的手轻声问:“疼么?”

    胤祚摇头,“不疼了。”

    德妃微微一笑,“今天惹你皇阿玛生气了?”

    胤祚点头,老实认错,“嗯,我知道错了。”

    “我们胤祚真棒。”德妃夸了夸胤祚又接着说:“你皇阿玛也是为你好,生怕你走歪路。他是皇上,难免在某些方面强势了些,你不要放心上。”

    胤祚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不读书而被当爹的教训多正常的事。上辈子调皮捣蛋还被男女混合双打过呢,是什么给了额娘他会介意的印象?尽管想不通,胤祚还是乖乖的回答:“恩,我知道的,不会放心上的。”

    得到胤祚的保证德妃又开启夸奖模式,“我们胤祚真懂事。”

    想到下午皇上突然过来她这,东聊西聊的就是不说明来意。本来她还莫名其妙着,不过一会儿有宫人传来消息说胤祚读书偷懒被皇上教训了,连带着其他阿哥也一起受了罚。

    德妃这才懂皇上这是拐弯抹角的让她试探胤祚有没有心存芥蒂,如果有就帮他解释下。

    这父子俩...德妃瞬间觉得好好笑,这种父子俩闹别扭让在中间的母亲去调解的事,德妃从没想过会出现在皇家,出现在自己身上。

    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们跟外面普通家庭一样,给德妃一种平凡却温馨的感觉,让她心上泛软,同意了帮皇上探探口风。

    康熙松了口气,空出时间给德妃劝解胤祚,自己晚膳都没留那吃就走了。

    胤祚跟自家额娘一起吃过晚膳,当天晚上就回阿哥所了。打定主意明天一定要早起上学,胤祚早早的就躺床上闭着眼酝酿睡意。

    第二天早上胤祚无比艰难的保持着清醒到达上书房,不由得感叹由俭入奢容易由奢入俭难啊。

    由于天气转热,骑射等需要体力的课改到上午了,礼、乐等课程自然就改成下午了。

    上午可能是因为一直在运动,瞌睡就没找过来,就是太阳晒的得人有点头晕。到了中午吃完饭胤祚就不行了,上辈子他就有这个毛病,吃完就犯困。下午又是儒家国学课,胤祚感觉自己眼皮在打架,一直在掐自己保持清醒。

    但是收效甚微,不知道为什么胤祚感觉头越来越晕。

    “咚!”朗读声一停,众人一致看向声源。三阿哥都不禁佩服六弟的胆大了,受宠的就是不一样,就算是被惩罚了也不怕。

    刘宗看着又睡过去的六阿哥,头疼的以书埋面直摇头。

    这真是祖宗啊,昨天刚被皇上捉到,连带他也被皇上骂了一顿。今天还更明目张胆了,这不是逼他告状么。但是抬头对上太子身寸过来的目光,刘宗哭的心都有了,这是把他放在火架上烤啊!

    胤禛觉得不太对劲,平时六弟课上睡觉都是躲着悄无声息的睡的,不可能发出这么大声响。他试探的踢了踢六弟的椅子,果然没醒。这才过去几秒?六弟不可能一下就睡熟了啊。

    胤禛向刘宗说声抱歉,离开桌子走到胤祚身前伸手试探的贴像他额头。

    “!”胤禛惊了,手上传来的温度绝对不正常。

    胤礽也觉得不对劲,双手放在胤祚肩膀上焦急的喊着,“六弟、六弟!醒醒、醒醒啊。”

    “快叫御医!”胤禛吼了一句,又转过身跟着胤礽一起焦急的试图叫醒胤祚。

    刘宗也意识到情况不妙了,他赶紧差人去请御医又让人把这里的情况告诉皇上,心里祈祷六阿哥一定要平安无事啊,要不然他就完了。

    因为这事发生得太突然,学堂顿时乱成一锅粥。跟胤祚关系好的纷纷围过来担心的在一旁喊着。

    “都闪开!”胤礽厉声喝退围过来的一群人,抱起胤祚就近找了间房子把他放在床上,让人赶紧去催御医。

    康熙要比御医们来得快,他匆匆的进门,一抬头就看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胤祚。

    “皇阿玛!”胤礽看到康熙顿时有了主心骨,带着哭腔慌乱道:“六弟一直叫不醒。”

    胤禛在旁边也紧张的看着康熙。

    “没事的,天花都不能拿胤祚怎么样,这次也一样,不过是个小风寒,会没事的。”康熙嘴里安慰两个孩子,心里却也慌。

    以胤祚身边宫人的数量,按理说不会有这种生病却没人发现的情况,除非是发的急病。

    康熙做了个深呼吸,他差人把胤祚的贴身小厮庆凡叫了过来,让他把这几天六阿哥干了什么吃了什么,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统统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庆凡颤抖着把这几天所有关于六阿哥的记忆都抖出来了。

    康熙仔细听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除了昨天挨了顿打...

    康熙还在沉思,御医终于来了。康熙赶紧让位,示意免礼让他赶紧给胤祚把把脉。

    御医把了一会儿,松了口气说六阿哥是没有休息好,身体一时发虚,让风寒钻了空子。御医给开了药,让人给六阿哥一天喝三次,吩咐说只要六阿哥这几天好好修养就没什么大事了。

    听到他这么说,大家安心了不少。

    康熙挥挥手让所有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自己独自留下照顾胤祚。御医也在这以防晚上有其他的情况出现。

    到了后半夜因为担心胤祚,一直睡得断断续续的康熙发现胤祚头上的温度更高了,人也一直没醒过。心里顿时觉得不妙,赶紧去叫来留夜的御医再过来。

    御医急冲冲的过来又给六阿哥把了把脉,这一把,御医脸都变了,完全不敢回头看皇上。

    康熙心一沉,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