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 第 29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他说完, 就偏开头,伸着一只长臂将外套递给她,从仰视的角度, 只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和冷峻的下颌曲线。

    看清楚来人是韩景沉的一瞬间, 裴曼宁的脸就白了。

    韩景沉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她该怎么解释药粉从哪里来的?她该怎么解释自己如何对付一个壮汉的?

    韩景沉本来就一直怀疑她……

    裴曼宁手指攥紧衣摆,比起刚刚发现有人半夜翻墙还紧张, 就连后腰上的疼痛都顾不得了,脑海中天人交战,思索着这一次又该怎么糊弄过去。

    直到听到韩景沉的声音, 看到他偏开头将衣服递过来,她才从震惊和无措中回过神来。

    穿上?

    裴曼宁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领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拉开了,露出胸脯大片雪白酥嫩的肌肤, 绵软饱满的曲线, 脸色瞬间涨红了。

    她抬起手,将衣服的领口拢好, 可是扣子已经绷掉了,就接过韩景沉的外套,快速地罩在衣服外面,将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

    韩景沉一发话,原本还疼得龇牙咧嘴的郑庚就看了过来, 他扶着腰倒在桌子上,两只眼睛肿得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一个一米八几的壮汉,这副模样,显得又可怜又可笑。

    “沉哥?”郑庚肿着眼睛, 愣愣地看着立在中央的韩景沉。

    不是,沉哥为啥给他一脚?

    还有那个敲他闷棍的孙子呢?今天非得削他!

    韩景沉高大挺拔的身躯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忍不住伸着脖子往韩景沉身后张望,就看到一个肌肤雪白的美貌少女,脸颊绯红,娇艳欲滴得像三月里的桃花似的,身上罩着沉哥的外套,两只手抓紧领口的扣子,脸色有些紧绷地坐在地上。

    郑庚一下子就懵了。

    啥玩意儿?原来是个女的啊?

    那孙子……不是,下手这么狠,他还以为是个男的呢!

    所以,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被一个娇滴滴的女人给揍成了这样,以后脸往哪里搁?

    郑庚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他看了看神色严肃沉冷的韩景沉,又看了看躲在他背后娇滴滴的裴曼宁,正要问点什么,就被韩景沉一下子扯着衣服扯起来。

    “你出来,我有事和你说。”韩景沉一把抓起他,把人带出去。

    “不是,沉哥……”郑庚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揪着衣领带出去了。

    韩景沉和郑庚走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外面静悄悄的一片,只有如流水的月光浅浅地铺在地上,冬日的寒风刮在脸上有些冷。

    郑庚扶着腰,一瘸一拐地跟在韩景沉身后,一步三回头地往屋子里望,然后肿成两条缝的眼睛,微微闪动着疑惑的光芒,在裴曼宁和韩景沉身上转来转去。

    走得远了,韩景沉才忽然开口:“我给你寄的包裹和信,你没收到?”

    郑庚揉着后腰,倒吸一口凉气,沉哥真狠,下脚利落一点也不含糊,还好踹的地方肉厚不容易被踹坏。

    “信?”郑庚愣了一下,才问,“什么时候寄的?”

    “十天前。”韩景沉道。

    郑庚脸色就有些难看,不用猜也知道是被他婶子把东西昧下了,但这些事没必要让韩景沉知道,等他回去再收拾他们,就摇摇头:“那大概是路上耽搁了,我前两天就出发来南京了,可能是刚好错过了。”

    韩景沉看他一直扶着腰,皱起剑眉:“伤得怎么样?”

    “还行,擦点药酒就没事儿了。”这点小伤算什么,养两天就好了,以前他和韩景沉经常对练,那才叫被揍得不轻。

    说到这里,他就指了指厢房的方向:“对了沉哥,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不得了啊,不得了,他沉哥这么严肃正经的人,都学会金屋藏娇了?

    在这个牵个小手都要被指指点点,男女之间走得近点都要被抓作风问题的年代,他沉哥可真敢啊!

    “沉哥,咱嫂子长得可真好,比电影上的人还漂亮,就是看起来年龄小了点!”

    韩景沉见他想歪了,神色不虞,伸腿一脚踹过去,“别胡说八道!”

    他踹得不重,郑庚一下子就躲开了,不小心扭到腰又嘶了一声,“我还没说什么呢?沉哥!你别恼羞成怒啊!”

    郑庚越说越离谱。

    韩景沉就冷着脸,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说了一遍,然后怀疑地眯起眼睛,问,“你们怎么打起来的?”

    他赶到的时候,看大门被锁着,里面却传来一阵东西砸碎的声音,就直接翻墙冲进去了。

    韩景沉的夜视能力很好,毕竟他经常在黑暗中进行任务。

    一进去,正好看见裴曼宁一下子撞在柜子上,郑庚一个翻身,准备抬腿踹过去的架势,以他蛮牛一样的力气,这一脚下去,能直接把裴曼宁几根肋骨踹断。

    裴曼宁身体弱就不说了,心脏还不好,搞不好会直接弄出人命。

    韩景沉想也没想,冲进去就把郑庚先踹开了。

    说起这个,郑庚脸色就不自然了,他能承认自己被一个小姑娘揍成这怂样儿吗?

    那绝壁不能啊!!!

    可是那个小姑娘的确又有点厉害,虽然看起来娇滴滴的,连他这样的练家子都差点栽在她手里,郑庚就犹豫了一下。

    韩景沉冷声:“快说。”

    ……

    过了半个小时,韩景沉和郑庚走回来了。

    裴曼宁忍不住看两人的神色,揣摩着该说点什么。

    但是,韩景沉的脸色一如既往让人看不出端倪,眼珠子黑沉沉的,旁人休想从他的眼里探究出什么,倒是郑庚脸色有点古怪,肿着一双眼睛,像只大青蛙,一会儿看看裴曼宁,一会儿看看韩景沉。

    裴曼宁从他们两人的脸色中,一丁点迹象都看不出,只能不变应万变,蹲在地上慢慢地收拾东西。

    “裴、裴同志是?对不起啊,东西给你砸坏了,我帮你一起收拾。”郑庚赶紧蹲下来,将他踹翻的书架和箱笼都扶起来。

    闹出这样的误会,真是挺尴尬的。

    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介绍自己和韩景沉的关系。

    韩景沉一句话也没说,也跟着半蹲在地上,平静地把那些书本和陶罐之类的东西捡起来,砸坏的东西也收拾好。

    他这样,反而让裴曼宁有点忐忑了。

    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三人就把厢房收拾好,这个地方是裴曼宁的卧室,两个大男人也不好在里面多呆,就去了堂屋。

    裴曼宁将一张热毛巾递给郑庚,看了他肿成缝的眼睛,就道:“敷一敷,明天就好了。”

    “裴同志,你这究竟是什么花啊?怎么闻着这么冲鼻啊?”眼泪都给他冲出来了,现在眼睛肿得根本睁不开,不仅是眼睛,鼻子也有点痛。

    郑庚接过热毛巾,有些好奇地问,他还从来没有闻过这种奇怪的花香。

    “不是花,是七叶槿的种子,磨成粉洒在空气中就会这样。”裴曼宁道。

    郑庚一脸茫然:“啥玩意儿?”有这种植物吗?他怎么从来没听过,难道是什么中药?

    裴曼宁将一小包种子递给他:“就是这个。”

    他当然没有见过了,这东西是须弥界里的植物,她不知道叫什么,但开花看起来像木槿花,每根花枝上都有七片叶子,就叫它“七叶槿”了。

    韩景沉接过来纸包,一看里面有十几个拇指大的黑色种子,拿在手中捏了捏,有点硬,他挑眉看向裴曼宁:“哪里来的?”

    韩景沉也不认识这东西,不过世界上千奇百怪的植物多得是,有见血封喉的树汁,一碰即爆炸的果实,触碰肌肤能将人痛到自杀的树叶……

    所以,有这种能让人泪流不止的果实粉末,他一点也感到不意外。

    让她意外的是,裴曼宁手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裴曼宁慢慢道:“前几天买旧报纸的时候,在废品站里面发现的,它被一张旧报纸包起来,和其他种子一起被压在一堆报纸中央,我曾经在大青山也见过这种东西,认出来了,就夹在报纸里一起买了下来。”

    韩景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这段时间,裴曼宁的确没有接触什么可疑人员,任凭韩景沉怎么猜,都猜不出有须弥界这种东西,他甚至根本没有这种概念。

    “种子可以给我两颗吗?”他问。

    对于裴曼宁的话,既没有说信她,也没有说不信。

    裴曼宁点头:“当然可以。”

    ……

    本来郑庚要在南京待三天,这三天是打算在小院子临时落脚的,但现在裴曼宁在这里,他晚上也不好住在这里了。

    韩景沉就带着他先去了营地的招待所。

    两人一走,裴曼宁才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韩景沉相信不相信她的话?

    每一次撒谎,裴曼宁都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因为每撒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何况是对韩景沉这样警惕多疑的人,一旦到了圆不下去的哪一天,就会全部玩完。

    她得尽快想一个万全之策,让韩景沉彻底打消对她的怀疑!

    不过,她很快就没有功夫担心这个了,因为美术出版社终于给她寄了一封回信。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