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章 满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她前世便是在末世之后出生的, 能长大就很不错了,至于学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大家当时满心的都是怎么生存下去,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她光荣的成了一个文盲。

    而穿越过来后, 虽然她有了原身的记忆,但是那种走马观花的记忆涌入, 让她根本就不能把原主的知识融会贯通下来,她现在的文化水平, 其实仅限于认字而已, 再高深一点的,就恕她无能为力了。

    之前她倒是对自己是个“文盲”没有啥感觉, 但是现在随着家里所有的孩子都要上学了,她的危机感一下子就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 几个孩子可不是再上几年学就立马赶上她了吗?这样一来, 万一以后哪一天闺女突然问自己不会的问题,然后自己啥都不懂, 那她还有这个当妈的尊严吗?

    所以,她是不是应该也开始学习了?她可不想变成全家文化水平最低的人。虽然现在看不出文化水平高有啥用, 但是这说不定哪一天就用上了。

    “大山,你说孩子们以后都去上学了,我这文化水平程度是不是有点低啊?要不要多学一点啊?要不这样, 等以后每天晚上, 你就教我一个小时学习怎么样?”林谷兰戳了戳她男人。

    李山被媳妇这一出整蒙了,怎么忽然自己要学习了呢?刚刚不是还在说几个孩子学习的事情吗?怎么一下子跳到了这呢?但是媳妇既然提出了学习的要求,他当然也不会反对的, 他还没有试过教媳妇学习呢,除了媳妇,他其实也是任何人都没教过。

    之前他还在老大上学了之后,尝试教老大一点东西呢,但是没想到自家老大居然是一个厌学的,每次自己要教他什么,他总是有事情要做,每次都找借口溜掉。次数多了,李山也知道老大的心思了,也就打消了教老大学习的念头。而两个小儿子小闺女,也没到上学的年纪,所以他之前也就没有教过两个孩子。

    现在媳妇主动要求自己教她学习,这感情好,他准备做一个详细的规划,一定要让媳妇在最短的时间内学到最多的东西。

    “行,你想学那咱们就学,等以后晚上我教你,保证你突飞猛进,变成咱们家最有文化的!”李山哄着媳妇道。

    李山此刻雄心壮志,而林谷兰却在心里琢磨着,自己适合学习吗?万一很难怎么办?之前见老大总跟她说学习难,学不进去,要是她也跟老大一样怎么办?算是,还是试一试!如果自己真的不是学习的那块料,那,就坚持坚持,再决定要不要放弃。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去屋里把那白糖糕提上,我之前带着孩子们去县城逛的时候捎的,人县城百货大楼的包装额好看,送给咱爹娘,肯定让他们高兴。”虽然就算是什么不送,老两口也高兴,但是这做儿女的要是送上啥稀罕的,让他们出去也能长面子,他们心里能不高兴?

    家里的财政大权都是在媳妇手里的,李山对媳妇买了什么并不过问,这会儿很是利索的将这边灶间的东西收拾好,然后进屋把那盒白糖糕提上,准备和媳妇去爹娘家。

    “爹娘,这是我媳妇前两天去县城的时候特地给您老两口捎的白糖糕。”李山进了屋,就把手里的那盒白糖糕递了过去。

    梁金花虽然对儿子孝顺自己很高兴,但是心里又不免觉得这太浪费了,这县城里的东西可比他们这乡下贵不少,这白糖糕包装成这样,能便宜得了?老二家就算两个人再能干也不能这么破费啊,家里现在是四个小孩呢,这得改改大手大脚的毛病了。

    “这能退不?我看这包装好好的,要不咱给拿到县城退了?这包装怪好的,一看就得花不少钱,你们两个也真是的,当家这么多年还这么能花钱。我跟你爹不用吃这么好的,你随便到供销社买点啥不好,非要去县城买这种死贵的东西?”

    李山差点就一拍脑袋了,他忘了他娘一向这样子,俭省惯了,不过这都买回来,还退干啥,所以李山就扯了谎道:“这不贵,要不您打开看看?它啊,就包装好看一点,不然人家县城百货大楼里的东西不包的好看一点,人城里人买吗?但是这钱啊,跟供销社里卖的那些糕点其实价钱都差不多,要不然您可以去县城打听打听,保证没有骗您。”

    梁金花除了之前小闺女结婚的时候去过一次县城,这过了半辈子了,其他的就再也没去过了,所以这会儿李山才能这样扯谎,也不用担心他娘发现。

    而梁金花听小儿子都这么说了,也将信将疑,不过嘴上还是道:“这一盒这么多,我跟你爹也吃不完,要不你跟你媳妇再带一半回去,给元青他们几个吃。”

    虽然知道就这性格,但是每次李山来送东西总是要头疼一番,老太太实在是太节省了,啥都想着给孙子孙女吃,这让李山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所以他只能对着站在身旁的媳妇示意,问她咋办。

    林谷兰直接道:“不用给元青几个,家里还有一盒呢,这一盒就您跟爹吃,而且您看这包装的这么好,到时候有邻居串门,你就拿出来给大家伙看看,让人家知道您老两口多有福气。”

    老两口平时也不总是去下地赚工分,不少时候也是在家里的,跟村里的其他老头子老太太没事的时候也总要唠两句,这就免不了比一下儿子女儿有多么出息,多么孝顺,所以儿媳妇这话也是说到他们心坎去了。但是他们可不舍得把这拿出来给人看,这吃的你给人看了,少不得就要分一点让人家尝一口,他们可舍不得。

    梁金花心里有些偏疼小儿子不是没有道理的,老大虽然也孝顺,但就有点榆木疙瘩了,太老实了,很多事情都听他媳妇的,而他们两口子跟着老大住,老大也想不到送什么东西给他们,因为都住在一起,也没啥送的必要了。

    而小儿子小儿媳就不一样了,见天送东西来,她跟她男人不是没说让他们俭省一些,不要破费了,但是这夫妻俩就是不听。而他们老两口虽然不赞同小儿子小儿媳这么花钱,但是心里无疑是熨帖的。

    而这会儿梁金花突然想到,正好,闺女好几个月没来瞧了,她改天让老头子去县城瞅瞅闺女,带着这盒糕点正合适。以往的这个时候,那是雷打不动总是要回来看一看的,不知道今年咋回事,没有来。这不来也不托人带个信告诉他们发生啥事了,难不成还是有了,所以正安胎呢?

    闺女嫁的是城里人,他们带其他东西上门见客人家说不定都看不上呢,这次小儿子送的这盒白糖糕,包装这样好,到时候带着这去,也不跌份。

    这会儿李山跟林谷兰不知道他们娘梁金花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也不介意,毕竟送给爹娘的东西就是他们的了,想怎么处置都可以。而且以前爹娘也没少将闺女送回娘家的鸡蛋啥的给两个儿子家的孙子孙女吃,在老两口眼里,这种事情正常的很,所以李山他们也并不觉得有什么。

    “你们吃饭了没?没吃就在这边吃完再走,对了还有元青几个,也叫过来一起吃。”梁金花对着儿子儿媳说道。

    蒋招娣原本在灶间的,这会儿也出来了,看起来很是热情地说道:“娘说的是,今天来这吃,饭菜管够。”

    按理说以往要是李山跟林谷兰留下吃饭的,心里最是不乐意的估计就是蒋招娣了,这回儿这么热情,还主动要他们来吃,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咋的了,怎么看怎么都不太对劲。

    林谷兰左右打量了蒋招娣几眼,也没看她哪不对劲啊,还是那个大嫂,怎么今儿个变性子了,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这也是心里想想,她跟她男人也没问大嫂这是怎么了,反正他们是吃完来的,也不留下吃饭,所以就摆手拒绝,“不用了,我们在家吃完来的,你们吃。我们这也把东西送过来了,爹娘您收着就行,我们这就回去了,不耽搁你们吃饭了。”

    蒋招娣听到这话急了,拦住道:“没事,吃完饭也在这坐坐啊,哪那么生分,怎么就耽搁吃饭了。”

    梁金花她还能不知道这大儿媳妇的性子,这留人吃饭是她能做出来的事情?以往老二家的来吃饭,就算是带了口粮来的,就是让她这个娘帮着做一做,老大媳妇心里都跟吃了大亏一样,现在还主动留人白白吃饭,说她没旁的心思,梁金花第一个不相信。

    看着大儿媳妇这明显反常的样子,梁金花直接对着大儿媳妇说道:“今儿个怎么这么殷勤,是不是有啥事要说?”

    蒋招娣被婆婆这么一问,顿了一下,然后笑着道:“额——这是有件事想和二弟说。”

    梁金花看了大儿媳妇几眼,“这到底是有什么事要说?”值得这大儿媳妇变了性子。

    蒋招娣见婆婆问了,这才道:“其实是这样的,不是咱们村在招拖拉机手吗?我想问问二弟,能不能让满仓也去,到时候有二弟你这个亲叔叔在,他肯定能学的比任何人都好,到时候咱们家就能出一个拖拉机手了。娘,您说是不是?”

    然后蒋招娣对着屋里喊道:“满仓,过来,跟你二叔保证,只要你当了拖拉机手之后就报答你二叔。”

    满仓出来之后,看看他妈,然后对着二叔把原先他妈教他的那番话说了一遍。

    李山看着这个侄子,对着大嫂道:“要是想当拖拉机手就让满仓去大队长那边报名不就行了?这也不用我这个叔叔帮忙。上午可是去报名了?”

    蒋招娣上前接着道:“报名了,但这不是大队长说满仓不合格吗?给刷下来了。咱们家满仓哪里不合格了?你看他才十六岁,就长得这么高了,跟同龄人一比,那是白白胖胖的,大队长怎么能把咱们家满仓刷下来呢?我看咱前巷子李大富家的儿子也才十六岁,他们怎么就能抱上名,咱们家满仓不行呢?”

    李山打量了一下这个侄子,发现大队长把这个侄子刷下来并不冤枉。本来他们李家,就像他跟大哥两个人,都不是长得多么健壮的人,只不过高倒是蛮高的,兄弟两个都有一米七五往上了。

    这满仓,作为大哥的大儿子,现在十六岁,已经一米七几了,的确不算矮,但是这绝对称不上壮,相反,还有一丝虚胖。在这个年代,能长出一副虚胖的样子也是难为他了,可见大嫂没少疼这个儿子。

    而大队长为了控制报名的人数,对于报名的人的力气还有体格都是有要求的,不然人人都想当拖拉机手,人人都要报名,这还怎么教怎么选?而满仓明显不合格。

    满仓这个侄子,也是作为大哥家的第一个儿子,被蒋招娣大嫂宠的有些厉害了,而当时作为家里的第一个孙辈,梁金花也比较宝贝,虽然觉得大儿媳妇有些娇惯大孙子了,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多管。

    所以满仓平常在家基本是从没干过活,到了十五岁才跟着下地赚一点工分。而在平时,蒋招娣跟着婆婆一起掌勺,给儿子开小灶就更容易了。

    在蒋招娣这,虽然生了三个儿子,但是还是大儿子才是她的心头肉,对待下面两个儿子也就一般般,但是对待满仓这个大儿子,那是恨不得把人养的跟城里孩子一样白白胖胖的,现在让满仓跟着下地赚工分都觉得委屈了,觉得自己儿子本来是该读书然后考到城里当工人的。

    但是没办法,满仓就不是读书这块料,所以就只能跟着下地赚工分了,再让他在家里闲着,连一向疼爱孙子的公婆都得生气了。而现在正好队里要选拖拉机手,这教的人还是孩子亲二叔,所以蒋招娣就来了心思了,觉得这是一个出路。

    但是在李山看来的,大侄儿这样实在不适合当拖拉机手,不说这力气了,就说他这个性子,能吃得了苦吗?当拖拉机手可不止是风光和轻松,到了农忙的时候,那照样是累得很,李山还是因为平时在有意识地锻炼自己的体格这才能坚持下来。满仓这在家被宠惯了的性子,能当得了?

    而且现在既然是报名了大队长把人刷下来了,来求他有什么用,他要是能帮这个侄子徇私,那为啥不徇私自己的媳妇,让自己的媳妇当这个拖拉机手呢?

    所以他直接了当说道:“大队长既然把人刷下来了,那就说明满仓是真的不合格,这样是肯定不能当拖拉机手的,大嫂你找我也没用。”

    “咋没用了,不就是你这个当叔叔的一句话的事情吗?你要是开口了,大队长还不能同意?你放心,满仓聪明的很,只要你让他跟着学,保证学的比谁都快,肯定不给你这个叔叔丢脸。”蒋招娣不死心道。

    “还是不行,拖拉机手哪是光学就有用的,最后还是得上手,大嫂你是觉得满仓的力气能比得上咱们村干惯了活的人是吗?这次那么多人去求大队长,大队长都没有松口呢,哪能在我这开先例,所以这事大嫂你也就不用提了,我帮不了。”

    蒋招娣只觉得老二就是在推诿,心里就是不想帮这个忙,语气里也就有点怨恨地说道:“二弟啊,你连谢钧那没妈的孩子都能帮着养了,对外人那样好,怎么就不能帮一帮你亲侄子呢?难道你们是跟谢家是一家,跟咱们家是两家?你就说你帮不帮?”

    李山还没说话,梁金花就率先听不下去了,劈头盖脸地骂道:“你个蒋招娣,长本事了,给我说这些话。怎么,你当你二弟是公社书记还是天王老子啊?人家大队长都不敢徇私的事情他敢做?要是这样,干脆这全天下的好事都跑到咱们家得了。

    满仓这孩子好是好,但是既然大队长把满仓刷下来,就说明这活满仓不适合,都这样了,你还非要你二弟帮忙,是想以后你二弟跟大队长翻脸对着干好以后不在咱们生产队混混是不?你要是对这个结果不满意,你就去找大队长说道说道,别在这里给我胡乱歪缠。正好,现在大队长估计也在家,大门就在那边,你有什么话就出门去找大队长,快去啊!”

    蒋招娣被梁金花训得灰头土脸的,她要是敢去找大队长,这会儿还用求老二的,这不是大队长那边行不通吗?她有些委屈地说道:“满仓这不试试咋就说他不行呢?娘您也知道咱们家满仓是再聪明不过的一个孩子了,这不该多给个机会吗?而且二弟还是满仓亲叔叔,他去说,大队长说不定就松口了呢?”

    梁金花平时在家里虽然宠孙子,但是也不是无脑宠的老太太,自己孙子啥样的,自己心里也清楚,要是老二真的为满仓破例了,以后大队长还能这么信任老二吗?报名的那十多个人还能服老二吗?她是不可能为了大孙子而毁了老二的前程的,所以这会不管大儿媳妇说啥,她都是第一个不答应的。

    “诶呦,我可听着了,大山啊,你可不能因为你是满仓他叔就有私心破例呀,不然要是这样我儿子平子也行,满仓能当拖拉机手我儿子就也能,而且满仓还没我儿子壮呢!反正你二婶子今儿个听到这个了,你要是徇私我可就去找大队长说了哈!”

    这二婶子就是李家隔壁的,还跟大队长儿媳妇是亲戚呢,她儿子都被大队长刷下来了,凭啥这个李家的满仓就行,反正她就盯着,看看大山敢徇私不!

    梁金花看到二婶子在隔壁听到过来了,还说了这样的话,就更不可能让老二帮着满仓这个侄子徇私了,忙说道:“你听错了,我家大山哪是那种徇私的人?我们都听大队长的安排,满仓既然被刷下来,那就没有还非要去的道理,他二婶子你放心,你刚刚想的都是没影的事情,我们也不怕你盯着。”

    二婶子听了,笑着道:“我也就说说,我信大山的人品,肯定不会帮着亲侄子徇私,那我不打扰你们家吃饭了,这就回去了。”

    等二婶子走了之后,梁金花白了大儿媳妇一眼道:“看到了没,人家都在盯着呢,刚刚说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以后不许再提,满仓你给我进屋去。”

    蒋招娣有些不甘心,还想说话,这个时候她男人李飞回来了。

    李飞看着院子里二弟和二弟媳都在,便问道:“老二来啦,吃饭没?没吃进来吃。”

    李山已经和媳妇准备回去了,反正东西已经送给爹娘了,所以就摆了摆手道:“不用,我们吃完饭才过来的,给爹娘送点东西,这就要回去了。”

    听二弟这么说,李飞也就罢了,没有多留,“行,那你带着弟媳回去,我跟你嫂子就先进去吃饭了。”

    等二弟还有弟媳走了,李飞他进屋发现屋里气氛不对,就算他再没心眼,也感觉出来,就问他媳妇到底发生了啥事。

    蒋招娣一听,就有些委屈了,连忙把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还不是满仓报名拖拉机手的事情吗?大队长把他刷下来了,我这不想着二弟他正好是教人的师傅吗?大队长能不给二弟几分面子,就想让二弟帮忙也让咱家满仓也去,然后二弟他就扯这个理由扯那个理由,不愿意帮忙。”

    李飞是知道媳妇想要满仓当拖拉机手报名的事情的,至于满仓被刷下来的事情他早就有预料了,他听人家说那些要报名的都是身强体壮的人,他们家满仓这样根本不行。但是当时媳妇又坚持,他也就没有阻止,就想着让她折腾去,等被刷下来就死心了。

    但是现在听媳妇这话,刚刚是在要二弟帮忙。李飞有些臊得慌,万一二弟觉得这是自己的意思怎么办?他自己几斤几两自己明白,所以知道自己不如二弟也从来没有嫉妒什么的,二弟之前当了拖拉机手他只有高兴的份,从没想着拖二弟后退。

    现在二弟去农机站,这边拖拉机手大队长重新选人,李飞可是知道的,那么多人求大队长,大队长都没有同意私下徇私偏袒呢,要是在他二弟这为了他们家满仓坏了规矩,这以后大队长怎么看二弟?现在媳妇非要二弟帮忙,二弟要是以为是他这个当大哥的要媳妇去求的怎么办?

    “以后你不管做啥事一定要跟我商量一下,你今儿个这么一说,二弟该怎么想我这个大哥?”

    蒋招娣并不觉得有什么,“他不是满仓亲叔叔吗?帮点忙怎么了?他要真的开口,大队长能不同意吗?而且以后他不是去农机站吗还怕大队长干什么?”

    李飞有些无奈地看着媳妇:“二弟他以后是去农机站,大队长是管不着,但弟媳妇呢,咱们一家呢不还都是生产队的。而且要是今天二弟帮了满仓,徇私让他跟着一起学了,村里的人会怎么看二弟?”

    “行了,这件事就这样,咱们家满仓本来就不适合当拖拉机手的条件,还是老老实实跟着我挣工分!而且要是他之前好好读书,争取考到城里当工人,还哪里需要当这个拖拉机手。”

    见男人明显不支持自己,婆婆也骂自己,蒋招娣这才不敢再说话了,但是心里还是有些憋屈,觉得家里这一个两个的,都向着老二一家,连她男人也这样想。她男人把人家当弟弟,人家还不一定把他当哥哥呢!

    蒋招娣心里有气,看着走到跟前想要去桌上抓窝头吃的小儿子,气不打一处来,“吃吃吃,就知道吃,也不知道像谁,跟个猪一样,这才两天,身上就脏成这样,半点儿都比不上你大哥小时候。”

    满金被他妈骂惯了,没当回事,该吃还是吃。

    而梁金花端着稀饭从外面走进来,刚刚站门口听见老大说的话,心里也高兴地很,幸亏老大不是个糊涂的,知道这事谁对谁错,没跟他二弟起嫌隙,但是这会儿又听见大儿媳妇骂孙子,就知道这是故意拿孩子撒气呢,也懒得再骂这个媳妇了,直接道:“满金过来,坐这吃,吃多少都行,今天管够。”

    而李飞等吃完饭,连忙到二弟家里解释这事,让二弟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是他嫂子糊涂了。

    李山知道这个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也没生气,至于他大嫂的说话行事,他也都习惯了,要是哪一天突然他嫂子变得善解人意通情达理他才奇怪呢。所以他就安抚了一下大哥,让大哥不要多想,然后才把大哥送回去。

    林谷兰不由感慨:“幸亏咱大哥是个性子好的,不然咱们两家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井水不犯河水还能天天来往着。”

    李山点了点头,他对这个大哥的品性还是很信任的,虽然老实,但是绝对不是那种一味听媳妇的,还是很孝顺和知道分寸的,有着大哥约束着,这几年大嫂才没做出什么大事来。

    第二天,李山就开始教了,其实学会开拖拉机不难,上手也是挺容易的,但是要是想熟练还是得下一番工夫的,而且李山教的不仅仅只有开拖拉机,还有一些简单的修理技巧,不然难道每次一出点小问题就要去农机站找他或者其他技术员,那农机站的技术员八辈子都不够用的。

    按照之前约定的时间,李山教到了九点就停了,然后去了农机站。之前双抢的一个月里,站长念在他暂时还是李家村的拖拉机手,对他很是放松,也没有要求他每天一定要来农机站,反正农机站那边事情也不太多。

    而现在双抢过去了,李山觉得自己怎么着都不能再那样了,站长愿意宽容自己是一回事,自己却不能把站长的好意当成理所当然了,白拿着工资不干活。

    “从今天起,你们就跟着李干事学,认真学,人家李干事也不用你们拜师傅,就把自己的技术白白教给你们,这样你们要是还不当一回事,敷衍了事,就从这农机站出去,咱们这不留这样的人。”包站长严肃地说道。

    为了让这群人能紧着一根弦好好学,包站长又道:“等到了三个月之后,我们农机站还要来一场考核,看看你们的技术怎么样,到时候这排名最后的人,以后就不用来了,位置空出来我们这里再招新的来,到时候肯定有愿意来的。”

    包站长说这话就是为了吓一吓他们,让他们把这事当作正经事,认真学,到时候要是大家都学得好了,谁排在最后,他也不会真的把人给开了的。

    李干事现在能愿意把自己的技术都交给大家,这种好事去哪里找啊!现在大厂里的那些技术师傅,有哪一个能愿意把自己的技术轻易教给学徒的,那都是得看学徒对自己尽心了才愿意教一点。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干事啥都不要求,白教给其他干事自己的技术,要是他们不认真学,包站长第一个饶不了他们。

    他可不想自己的农机站,以后就只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其余的人都是半瓶水乱晃,出去跟其他镇上县里的农机站交流经验的时候,就只有一个顶用的,那样还不得给人家笑话死?

    而在座的几位干事心思各异,不过其中最高兴的就是于干事了,他心里发誓一定要认真学,就算李干事不用自己拜师傅,他也一定对李干事尊敬着,等以后学成了,一定也会报答李干事的。

    而且他只要认真学,就算到时候考核的时候排名最后被赶出去了,他也有着一手技术,到哪里都能找到活干的,现在没有像其它关系户一样被赶出去,还能留在这里学技术已经是赚了。

    包站长让其他人解散,然后把李山叫到办公室,拿出了一些票券递了过去,道:“拿着,既然你愿意把自己的技术都教给大家伙,我这个当站长也不能让你吃亏了,这算是给你的‘教学费’。”

    李山拒绝道:“站长您严重了,本来我就是农机站的一份子,教大家也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哪里用得着奖励?而且之前双抢那一个月,我就来了那么几回,您还照样给我发工资,我本来都不好意思拿了,现在再给我这些奖励,我都觉得自己有点白占便宜了。”

    包站长对李山十分喜欢,觉得他不仅技术好,觉悟还这么高,这样的人才哪里找?所以就更要把这些奖励塞给他了,“拿着,你要觉得过意不去,就把何干事他们都教好,他们要是能有你的一半技术,我也就满足了。”

    李山拗不过,只好收下,不过心里想着一定要好好教何干事他们几个。其实他并不觉得自己把技术都教出去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在他的那个时代,基础技术几乎都是在星网共享的,所以他自然不会觉得自己现在会的这些有什么珍贵的,教给旁人又有什么。但是现在站长这么重视这事,他是肯定会按照站长说的那样做的,把自己能教的都教给大家。

    而出去的何干事几个人,看着于干事脸色有些不明,气氛有些僵硬,不再像以往那样好了。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