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 娃娃亲的会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简星岁是有些迷惑的。

    但是傅今宵一副很神秘的模样, 他也不好意思多问,坐在车上的时候就想着一些解约的事情,径自想的出神, 甚至在车子拐弯的时候, 因为对面车辆非法变道,车子急刹了一下, 让简星岁恍然回神,这才稳住了心。

    坐在身旁的傅今宵看了他一眼:“想什么呢?”

    简星岁立刻回头,看到傅影帝正望着自己, 于是回答说:“我在想……经济公司的事情。”

    “解约了就是过去的事了。”傅今宵坐在他的身侧,男人从刚才起就在看着手中的剧本和文档,这会放下东西,侧目对他说:“不论过去到底如何,如果自己一直活在过去的痛苦之中, 而不将目光放在前面的话, 只会连当下也过不好,明白吗?”

    简星岁明白了, 怕他误会解释说:“我知道的,我刚刚其实是在想,既然已经和他们解约了,那我之后要做什么。”

    傅今宵带着些认真询问说:“你想退圈吗?”

    简星岁说不上来,他曾经热爱音乐, 也想做音乐,但是认知到如果留在娱乐圈可能并无容身之地后,只得放弃,但是现在,很多事情好像都有了蝴蝶效应, 变得不同了,好像他还是可以做音乐的,他还是可以……呆在这个圈子里的。

    抬头看向傅今宵,在这个人的面前,简星岁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说违心话,也不想撒谎的,虽然他们交情不深,但是心底总是有潜意识的信赖存在。

    “其实我不想退圈。”简星岁说了实话:“我只是怕自己做不好。”

    傅今宵的唇角勾起抹笑:“没有人生来就可以做好任何事,蝴蝶在破茧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可以飞,乌龟在没和兔子赛跑之前也不知道自己能赢,就像是我,在进入娱乐圈时,也不过是个无名之辈。”

    简星岁听着他的声音,有些发愣。

    男孩的眼睛乌黑,望着傅今宵的时候整个身子有些前倾,白皙的皮肤像是清醇的牛奶整个人散发着清甜,认真看着自己的时候,又乖巧又可爱。

    简星岁还没思索出头绪来的时候,傅今宵挑了挑眉,声音低沉:“我的意思是想告诉你,不要畏惧困难,而是要勇于尝试,征服苦难,但你这一样一直盯着我看是什么意思?”

    车厢内的距离不算远。

    傅今宵姿态慵懒的坐着,英俊的眉眼染上几分戏谑,慢条斯理道:“难不成准备克服克服,来征服我?”

    !!!

    简星岁骤然回神,慌忙道:“没有没有,我,我不敢的。”

    傅今宵“啧”了一声,有点遗憾:“胆子太小,有时候可不是件好事,你就这点毛病得改改。”

    简星岁耳朵都红透了,他甚至都不敢问到底是改哪一点,但是前辈教训不敢违抗,支支吾吾的点头:“我…尽量改。”

    傅今宵这才勾了勾唇,散漫的点点头。

    前面目睹全过程的司机:“……”

    傅哥你可以做个人吗?

    以前没看出来你有这种欺负小辈的喜好啊!

    做了傅今宵多年的司机,他也算是明白傅影帝的为人,圈子里面诱惑多,傅影帝名声大,权利高,傅氏又是鼎鼎有名的财团,平日里别说爬床的,各种倒追献殷勤的小辈层出不穷,但是傅今宵从来没让谁近过身,冷淡又疏离,界限画的清。

    可是现在……

    司机感觉自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大灰狼在欺负小白兔的现场,算了算了,可不敢多看。

    …

    半个小时后,车子到了沈家的庄园。

    一进门,屋内就是香气四溢,看来这顿饭的规格真的是很高了,客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女人正在闲聊,徐恩真是那种温柔的美女,而对面的夫人看起来就非常的时尚又冷艳的美人,染着一头金发,妆容精致,身上的珠宝首饰更是数不胜数。

    简星岁进了门,毕恭毕敬的喊了声:“妈。”

    徐恩真看到孩子回来了,立刻起身迎了过来:“岁岁回来了啊,哎呦,今宵也来了,你们俩一起回来的啊?”

    傅今宵温文有礼:“伯母好,打扰了。”

    徐恩真连忙:“不打扰,不打扰,有什么打扰的呢……哎呀,这是什么,你这孩子来就来吗,还带什么礼物?”

    傅今宵唇角是礼貌的笑容:“一点心意而已。”

    徐恩真打开后发现居然是自己一直比较想找的蚕彩线,当即笑容合不拢:“你这孩子,真的太用心了,怎么知道我一直想要这个?”

    傅今宵很谦恭:“上次听您说过两句,刚好朋友那边有,就给您带来了。”

    徐恩真开心的心花怒放。

    真不怪业界对傅今宵有那么高的评价,傅家这位长公子为人圆滑,太会做人,这蚕彩线虽然不算价值千金,但却十分难寻,一般没有人脉是很难拿到的,沈家家大业大当然什么不缺,而傅今宵却非常会送礼,而且尺度永远拿捏的恰到好处。

    这也是徐恩真看好这个女婿的一点,她想着,要是自家岁岁以后能寻到这么好的人家,这么优秀的归宿,自己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徐恩真拉着简星岁说:“今宵真是谢谢你了,我们岁岁今天也给你添麻烦了?”

    傅今宵说:“举手之劳而已,算不上麻烦,岁岁是个不错的孩子,我们之前也有过交情,伯母您真是客气了。”

    徐恩真心里更开心了:“那真是太好了。”

    简星岁总觉得母亲的太好了,还带着什么深意。

    一行人走到沙发跟前,那个衣着时尚的女人也站起来了,她的目光落在简星岁的身上,疑惑询问说:“你就是……”

    简星岁有些紧张,弯腰鞠躬:“伯母您好,我是简星岁。”

    面对这个看起来有些冷艳和距离感的女人,他不免有些紧张,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女人她还是傅今宵的母亲。

    女人沉默半响后,忽然很热情的走过来握住简星岁的手说:“你好你好,我是莉娜,是你母亲的好朋友,你叫我妈……”

    傅今宵轻咳一声。

    莉娜这才微笑奥改口:“你叫我莉莉阿姨就好了!”

    简星岁一开始有些楞,但是又觉得可能是自己听错了,于是乖乖的应着,清脆脆的喊了声:“莉莉阿姨。”

    莉娜看着眼前乖巧懂事的孩子,瞬间心化了。

    她一直以来都想要软软的,乖巧可爱的孩子,结果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生下了傅今宵,小时候逗他玩逗着逗着看着傅今宵那面无表情的样子,觉得自己像个憨批,乖巧软糯就更不用说了,想都不要想。

    “岁岁啊……”莉莉握住他的手:“你的事情我听说了,以前真是受苦了,不过你放心,以后那些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了,我们家的男人别的不说,但是绝对个顶个的会疼人,你就放一百个心。”

    简星岁:“哎?”

    怎么总感觉哪里不对?

    徐恩真也在旁边附和着说:“放心,那肯定是放心啊。”

    简星岁:?

    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傅今宵看他那窘迫的小样子,嘴角勾起抹笑,坐在不远处悠哉悠哉的看戏。

    简星岁被莉莉拉着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终于有点怕了,不自觉求救的目光投向傅今宵,而傅影帝在收到小可怜的目光后,终于收敛了点散漫,对徐恩真说:“伯母,我闻到鸡汤的香味了,您今天是亲自下厨了吗?”

    徐恩真连忙应声说:“对啊,对啊,不说我都要忘记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都来吃饭。”

    简星岁询问说:“那哥哥和父亲呢?”

    “他们加班,都是常事了。”徐恩真摆摆手:“不用等的。”

    简星岁这才点点头。

    莉娜这才住了嘴,放过了简星岁往餐桌走,到了餐桌边,简星岁很自然的帮徐恩真一起盛汤和饭,帮莉娜拿碗筷,来来回回十分勤快。

    沈家和其他豪门不太一样,徐恩真不喜欢有很多外人在家里晃悠,所以一直都只留着个吴妈在家里帮忙,很多事情都是家里人亲力亲为的,但是大家也都很享受和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状态,因为只有自己为家里人忙碌,才有生活的幸福感。

    莉娜很感谢:“谢谢你啊岁岁,你真勤快啊。”

    简星岁很恭谨,做事也特别的守规矩,轻声说:“应该的,我看您刚刚说话应该口渴了,我给您再盛碗汤?”

    莉娜被这个孩子的贴心和孝顺触动道:“麻烦你啦、”

    而简星岁做这些事情却是开心的,他以前在简家不管做什么,都讨不到欢心还会被觉得上不得台面,他一直都认为可能的确是自己不够好,但是在这里,他却获得了肯定,于是面露微笑:“不麻烦不麻烦,您客气了。”

    简星岁刚要转身去盛汤,却被旁边的傅今宵拦了一下,男人的力道不轻不重按住他:“坐,我去盛,你别动。”

    简星岁有些意外的抬头看向他。

    傅今宵起身,走到厨房去盛了两碗汤,一碗给母亲,一碗给简星岁。

    莉娜看了一下简星岁碗里还多了点精心挑过的肉,满意的点点头,知道疼媳妇,真是不错,这孩子自己以前还以为要注孤生呢,现在终于有救了,而且儿媳妇这么可爱,配他是绰绰有余了,自己还得帮点忙才行。

    莉娜轻轻的咳了一声说:“儿子啊,你也得多喝一点,你前两天不是赶通告还把腿伤着了吗?这一直忙工作的,现在好不容易能歇歇了,快点多补补。”

    简星岁动作一顿,有些意外的看向傅今宵,着急:“您受伤了吗?”

    傅今宵凉凉的扫了母亲一眼,就知道在作什么妖。

    “不是什么大事。”傅今宵对身旁的人慢悠悠的开口:“旧伤复发而已,休息休息就好了。”

    简星岁是知道的。

    早年有一次,傅影帝拍戏,结果因为剧组人员工作的失误导致他从马上摔下来了,那个伤十分严重,甚至让他之后留下了旧伤,如果过度疲劳和猛烈碰撞的话就会复发。

    简星岁面露不忍,甚至有些愧疚起来:“还是得去医院看一看,是什么时候复发的话,很疼,怎么今天回来没去休息呢,还劳烦您和王姐陪我跑一趟公司忙解约的事情,我真的……”

    傅今宵放下手中的餐具说:“是我要陪你去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简星岁一愣。

    傅影帝这会面上带着点强势,他侧目看向身侧的人,眼底染上几分戏谑:“我有私人医生呢,前两天就看过了没什么大事,你就放一百个心,我的身体目前还行,不需要担心,你要是真想感激,过两天就和美灿联系一下,把合同签了。”

    “……?”

    简星岁说:“什么合同?”

    “风华娱乐的合同。”傅今宵用勺子抿了口汤,这才慢悠悠的放下餐具说:“不是现在没签约公司吗?”

    简星岁没想到自己能和传说中鼎鼎有名的风华娱乐签订合同!

    他虽然很多事情不太懂,但是他明白,风华娱乐可以业界龙头经济公司,能签约的艺人肯定也是有前途,有所长的。

    简星岁感觉自己被大饼砸中了一样,又开心又小心的询问说:“真的吗,就是那个您也在的风华娱乐?我真的也可以?”

    傅今宵挑眉:“有什么不可以?”

    两个人坐在一起,距离有些近,影帝大人转了转身子,声音低沉性感含着点笑意:“还是你不愿意跟我一个公司?”

    简星岁哪里是这样想的,他连忙反驳:“不是的!”

    说出来后自己心里又有点害羞。

    傅今宵白净的手却伸到了他的面前,英俊的脸庞收敛了散漫,眸中喊了些认真:“那么,很高兴你的加入,我代表风华提前欢迎你的到来。”

    简星岁看着傅今宵伸向自己的手,餐厅暖黄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这个男人像是发着光一般,有一瞬间,他甚至都怀疑自己在做梦,他居然可以和自己的偶像在一家公司了,他们没有画上句号和终点,傅今宵向他伸来了手。

    简星岁握住了傅今宵的手,相握的温度滚烫在心尖,他谦逊道:“谢谢您给我的机会,我会好好努力的,以后……请多指教。”

    傅今宵的目光落在少年的身上,唇角勾起抹笑容:“嗯,请多指教。”

    简星岁还沉浸在喜悦中有些出神。

    傅今宵轻声叮嘱:“吃饭。”

    简星岁点了点头:“好。”

    莉娜看了一会算是看出来了,岁岁这孩子对自己儿子是有感觉的,而自己儿子的脾气她更是了解了,如果不喜欢的人一句话都不会多说,能拐着弯的怼人,但是遇到喜欢的,就会原形毕露耍流氓,一个劲逗别人讲话。

    这事应该能成,这娃娃亲终于有点盼头了。

    莉娜又询问旁边的徐恩真说:“你们家的那个亲子鉴定是拿到了,岁岁的户口迁了吗?”

    徐恩真在吃饭,一边点头说:“拿到了,当时公安转法院的时候就拿到了,户口这个事情前两天才办的,要等些天呢,到时候户口上的名字也换了。”

    莉娜点点头,她笑着看简星岁说:“以后就姓沈了,会不会不习惯?”

    简星岁看徐恩真也看自己,他停下动作,认真的想了想回答说:“可能会有一点点,但是没关系,我挺喜欢沈这个姓氏的,也……很喜欢这里。”

    话音落,徐恩真眸子微动,抿了抿唇,露出了欣慰又开心的笑容。

    莉娜也说:“那就好,这事情早点结束早点好,换个新的户口和新的姓氏,就代表新生活了,未来的人生和道路啊,也都会是崭新的了,孩子你过来点,我给你个东西。”

    简星岁身边就坐着莉娜,好奇的凑近了些。

    莉娜从手腕上摘了个东西,是个绳子编的玉坠,这个玉坠晶莹剔透,看起来便绝非凡品,她要替简星岁戴上,简星岁有些犹豫:“阿姨……”

    莉娜却拉过他的手说:“这还是当年我出嫁的时候,我的母亲给我的呢,我们家都是祖传的,这块玉坠啊也有保人平安的寓意,初次见面没什么好给你的,只希望孩子你以后啊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就好。”

    简星岁看着手上的挂坠,听着莉娜的话,他被握着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抬头对上莉娜的黑眸里含着感动又带着些受宠若惊,他长年来没受过什么好,现在忽然拥有了居然有些惶恐:“是祖传的,阿姨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你不能要谁能啊。”莉娜拍了拍他的手:“我和你妈妈是什么关系,你还跟我客气?”

    莉娜冲后面的儿子眨了眨眼,这可是传儿媳的东西啊。

    傅今宵收到了信号,有些无奈看她一眼,这才放下碗筷,低声对简星岁开口:“既然母亲给了,你就收着,不用有什么负担,这手环她早好多年前就想赶紧找人给了,好让我爸给她换新的。”

    戳穿老母亲是毫不留情。

    莉娜瞪他一眼:“你这死孩子,要不是你一直没消息,我能等那么久吗?”

    傅今宵不理会他,只让简星岁吃饭。

    徐恩真漏出微笑来,也叮嘱:“岁岁要戴好哦,这是你莉娜阿姨的心意,这玉坠我听说过,的确很灵的,以后肯定会好好护你平安。”

    简星岁认真点点头:“您放心。”

    对面在认真干饭的沈星辰不满:“妈,我怎么没有什么祖传的手环啊?”

    徐恩真瞪了他一眼:“你还没到时候呢,再说我看你生活过的那么容易,要什么手环,我给你一个祖传的巴掌要不要?”

    沈星辰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得,那您还是自个留着。”

    简星岁看着他们拌嘴,露出了笑容来,他摸了摸手上的玉坠,心底不知道为何,也对未来冒出了点点的期待,这段时间他感觉到了特别多的美好,甚至好到有些不真实的感觉,他现在什么也不求了,只求未来可以顺顺利利,所有人都可以平平安安就好。

    ……

    翌日

    风华娱乐的大厦,简星岁签约结束,王美灿与他握了握手:“岁岁,很高兴你可以正式加入我们,以后我就是你的经纪人了。”

    简星岁很是恭谨:“谢谢你王姐,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您会接受我,给您添麻烦了。”

    王美灿笑了笑:“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们家是一方面,一方面我也觉得是你个可塑之才,我也好久没有带新人了,这些年今宵其实已经不需要我操心什么了,正好我也有精力带带新人,调剂一下。”

    简星岁还是很感恩:“王姐,您放心,我虽然没有什么优点,但是我一定会勤奋努力的工作,绝对不会让您忧心。”

    王美灿就喜欢听话的孩子,不像是傅今宵,整天不给自己找气受就不错了,于是连忙扶住简星岁:“没事啊没事啊,不过岁岁呢,既然你跟我签约是我的艺人了,有些事情我还是要跟你说的,没什么大事情,第一条的呢,就是你恋爱啊,是一定要提前跟我说的。”

    简星岁一愣,明显是没料到,不过还是含羞点头:“您放心,肯定的。”

    王美灿这就放心了,毕竟她知道,傅今宵是不会跟自己讲的,还好简星岁这孩子懂事啊,给自己真是省了不少麻烦,还是她聪明啊,把小俩口都放在自己手里,有什么事情也好第一时间把握呢。

    王美灿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这才进入正题:“那这样我们就来商量一下工作,其实我是赞同你走音乐的,但是现在呢,我们手里有一个综艺的邀约还没有定下来,具体要看网上的舆论和你的人气再定。”

    简星岁疑惑:“是什么?”

    “你还不知道吗?”王美灿想了想也理解了:“应该是王刚强你之前的经纪人没说,《星光》那个节目啊,他们在选秀结束后,会推出一档比较大型的真人秀《星光灿烂》,这个班底是很强的,今宵和图雅那边几个导师都是签了合同,包括星光出道的男团成员们都会参加。”

    简星岁好像听说过这个事情,这个综艺的班底真的很牛,光是阵容就热度爆棚。

    王美灿推了推眼镜:“而且这个真人秀的导演可不是星光的原导演,而是苏继安苏大导演,前两年比较火的几个真人秀可都是他指导拍摄的,所以《星光灿烂》你如果可以争取到,是非常好的资源。”

    简星岁迟疑:“可这嘉宾不都是定好的吗?”

    王美灿把手机打开给他看:“也是你的造化,前两天苏导在看完了《星光》的几期后,决定加一个名额。”

    简星岁:“加谁?”

    “看观众。”王美灿点开微博的一个通道:“这个名额其实就是意难平名额,靠大众网友来票选的,将102名选手名单放上去,由网友们投选自己的最佳选手,第一名可以获得参加《星光灿烂》的资格。”

    简星岁今天第一回听说这个事情,又开心又觉得很感慨:“看来苏导真的很了解观众了。”

    王美灿点点头:“而且苏导还开通了一个通道,那就是给了108位选手们一个投票的资格,不可以投自己,由所有人集体投选出一个,他们自己觉得心中最意难平的选手,给与他这次机会。”

    简星岁心说自己居然因为解约各种事没注意到这些消息!

    王美灿看着他憨憨的样子就知道他注意到,勾了勾唇说:“虽然距离投票结束还有两天,但是大众们给与的投票,还有不少选手们的选择都已经公开了,你想去看看吗?”

    简星岁听到这句话后心就慢慢的提了起来。

    他知道,这是一次机会,如果他能得到这次机会,他就可以和沈星辰还有宁泽团聚了,他甚至可以有机会再次和傅今宵和图雅老师再见面合作,虽然这也代表他可能要再次和安冉正面对上,但是比起前者的诱惑,这好像也不算什么。

    王美灿将页面给他调好,把榜单放在他手里:“看看自己在第几位。”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