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 乘风破浪第二十八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喻眠这锅面一战成名, 荣获当晚“黑暗料理”第一名的荣誉称号。

    直播间已经是一片焦土,网友笑得神智不清:

    【我,真的, 点进来之前没想过这么好笑】

    【我总说我爸是黑暗料理, 现在发现我错怪我爸了,起码他的面能倒出来】

    【挂面:即将遭遇面条生涯最大声誉危机】

    【我盛闻哥, 刚才杀鱼都没愣一下,现在他愣了】

    【大家在旁边看呆了的样子真的好好笑哈哈哈哈哈】

    喻眠是所有人里面最镇定的。

    “不要紧,大家不要紧张, ”喻眠一边说,一边把锅里那坨面给抠出来,勉强放进面盆里,“你看,它要是拌点酱的话, 其实也很好吃的。咳, 大家不要歧视它。”

    “哪能歧视呢?我来尝尝。”夏意仗义地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好友,夹了一筷子面条塞进嘴里。

    喻眠期待地看着她, “怎么样?”

    夏意有一瞬间双目迷离,不过她很快就镇定起来,真诚地点了点头,“好吃,真的。”

    她指了指远处正在做饭的宋声燃, “快,这么好的东西,拿去给宋声燃尝尝。”

    “好!”喻眠端着面,喜气洋洋地跑到宋声燃面前,“声燃, 这是我刚做的面,你要不要尝一尝?”

    “好啊。”毫不知情的宋声燃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稍微疑惑了一下,“不过你这个面怎么这样子?这是什么面?”

    喻眠想了想道,“呃,是那个,热干面。”

    对,干着出锅又拌了酱,是热干面没错了。

    于是宋声燃毫不犹豫地吃了。

    喻眠仔细地看着宋声燃的反应,连一个微表情都没有放过,试探着问,“......怎么样?”

    宋声燃沉默了半天,似乎是终于恢复了语言能力,“我觉得挺好吃啊。”

    喻眠:???!!!

    宋声燃又补了一句:“只是感觉这面里,好像有一些烟火气息。”

    【哈哈哈哈哈哈,热干面连夜退出面条届】

    【哈哈哈我脑补出来了,热干面跑到挂面旁边看热闹,结果刚过去,被挂面一起带坑里了】

    【hhh烟火气息是什么鬼?】

    【声燃弟弟真·天使!低情商:你这面做糊了,高情商:你的面里有种烟火气息】

    喻眠捧着自己的面,内心十分感动。

    她豚生第一次做饭就能做成这样,说明她在厨艺上果然还是有天赋的。

    喻眠还没想完,旁边孟惑的锅里突然开始炸油。

    油星子争先恐后从锅里蹦出来,溅在孟惑的胳膊和手上,吓得他哇哇大叫,差点把铲子扔回锅里。

    喻眠放下面条,赶紧到旁边的蔬菜池里揪下来一片大白菜叶子,包抄到孟惑身边,“孟惑,给你这个!”

    孟惑回头,一瞬间就明白了喻眠的用意。他拿过叶子挡在脸前面,免得油溅到脸。

    “多谢兄弟!江湖救急!”

    喻眠抱拳,“不用谢!”

    刚刚散步过来的卫青一脸迷惑地看着这俩孩子,瞬间又想起了喻眠用嘴吹锅里白沫的场面。

    他叹了口气,决定还是离开这里比较明智。

    【我已经感受到了卫青老师的绝望哈哈哈】

    【卫老师:这我没法教】

    【卫老师年纪大了,如果再年轻两岁,他绝对会过来火上浇油的哈哈】

    大家在一片兵荒马乱中做好了饭,终于都坐到了长长的饭桌前。

    聚餐的菜式虽然比不上饭店里的鱼肉佳肴,但是胜在有大家一起做饭的乐趣。最终成果摆在一起,倒也别有几分温馨。

    这其中评分最高的当属盛闻的红烧草鱼,连几位导师都竖起了大拇指。

    开始吃饭之前,大家先一起举了杯,祝福提前离开的6位选手未来能有好的前程,未来能新歌大卖。

    孟惑也是其中之一要提前离开的选手,他跟大家碰了杯之后,还特意为刚才的白菜叶之恩感谢了喻眠。

    很多网友舍不得孟惑离开,自发在《right now!开始唱》节目组的超话下面刷起了炸鸡配啤酒的图片,配文大多是“舍不得欢乐源泉”,“大姑点份外卖送别大侄子”,“呜呜呜大侄子以后的带货直播我肯定追”类似的话题。

    大家说说笑笑地吃完了饭,饭后甜点也消化得差不多了,有人提议大家一起玩点有意思的。

    大家七嘴八舌,“要不一人表演一个唱歌以外的绝活呗?”

    “可以啊!”

    “先从开始提议的来!大家的绝活可不能重复啊,谁要是重复了,就得吃掉孟惑那盘黑森林!”

    “行,没在怕的。”

    第一个提议的小伙子当然是有点底气的,直接到旁边墙上来了个倒立,然后劈叉落地。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众人不禁拍手叫好,清一色地鼓掌撒花。

    后面的表演种类也很多:有不接触瓶口喝完一瓶矿泉水的、说贯口相声的、用舌头弹吉他的(?),总之大家的绝活五花八门,各式各样。

    夏意因为平时在手里经常转鼓槌,所以有了“万物皆可转”的神奇能力,随手捡块桌布都能转起来,也顺利过关。

    演到这段的时候,鲍聪在车里睡觉刚醒。他睡眼惺忪地拆开蔬菜沙拉,然后就看到直播间里全都在刷“绝活”。

    绝活?

    鲍聪瞬间就梦回一公结束的时候,喻眠在车里表演那个“口吞拳头”,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记得他当时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地给喻眠讲,“咱们就算没有多少事业粉,咱还有颜值粉嗷,你可是仙女啊,仙女是不会口吞拳头的!”

    虽然当时喻眠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表演这个,但是鲍聪还是有点紧张。万一孩子被逼无奈,实在不会了呢!

    轮到喻眠了,所有选手都很期待喻眠私下有什么绝技,鲍聪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只见喻眠在那琢磨了半天,把面前一个硕大的面碗给端了过来。

    鲍聪松了口气,不吞拳头就好。

    ——不过拿起碗,难道是要表演顶碗?站梅花桩?

    喻眠笑眯眯弯起眼睛,“没有什么绝技,就给大家表演一个一口吃面。”

    刚好她做的面还没吃完,不浪费粮食+完成任务,好耶!

    她拿起来的面碗里盛着一小坨面,用筷子挑了起来,刚好厚厚的一筷子。

    鲍聪目瞪口呆地看着直播间弹幕,无情地划过一行又一行的:

    【哈哈哈哈哈哈一口吃面?】

    【妹妹的嘴那么小,怎么可能......】

    【卧槽面呢?我就眨了一下眼睛,喻眠就把面塞到嘴里了?】

    【哈哈哈哈她真的诶!没有吸面条也没有第二口,就那么神奇地塞进去了哈哈哈哈】

    【我也想学习这个绝技!啊啊啊妹妹吃完了还笑了一下,太可爱了!】

    鲍聪静静地合上了蔬菜沙拉的盒子,缓缓靠在椅背上,脸上的表情逐渐趋于平静。

    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jpg

    -

    等到结束了节目录制,喻眠回到鲍聪的车上,高兴地跟鲍聪讲,“鲍哥,你看直播了吗?我今天做了一道特别棒的面条,他们都说好吃诶。”

    鲍聪在心里捂脸,他还能说什么呢,他本来是想带着喻眠走仙女路线的。结果孩子上探险综艺,成了扒拉丧尸的魔鬼人设,录吃饭综艺,成了一口吃面条的沙雕人设。总之已经是离仙女俩字渐行渐远了。

    他劝慰自己,不要紧,喻眠是个歌手,又不是演员。树什么人设?孩子开心,粉丝喜欢就行。

    于是鲍聪十分稳重地夸赞道,“我看了,那个面,色香味俱全,就是可惜我不在现场,没有口福。”

    喻眠变魔术一般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个保温饭盒,递给鲍聪,“没关系,你看这是什么!”

    鲍聪:“......”

    身体渐渐僵硬。

    他有点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接过那个保温饭盒,如临大敌地打开。

    是的,那个花果山水帘洞一般出锅的面条,此刻正静静地躺在他面前。

    喻眠道,“本来宋声燃说他要吃的,说剩下浪费也不好,但是我想着你可能还没吃饭,就一定要给你留一点尝尝。”

    她露出两个小梨涡,期待地看着鲍聪,如同给主人叼来心爱小老鼠的猫,尾巴都能摇出残影。

    鲍聪微笑道:“......这可真是太好了!”

    他以此生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面条,吃完了也不敢回味,赶紧发动车子回了公司。

    在车上,喻眠打开微博,发现自己的微博粉丝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达到了350万。

    鲍聪把她的微博打理得很好,而且她的粉丝团还有一个可爱的名字,叫棉(眠)花糖。

    她最近的一条微博是三公前在化妆间化妆时候的一个侧颜,女孩子的脸柔嫩得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在灯下泛着柔亮的光泽,眼神清清亮亮的。

    微博配文是:“即将开始第三场公演的舞台,希望一切顺利[太阳]”

    就是这条微博,一天的时间,下面将近一百万点赞。不少棉花糖都表示自己很喜欢《声如夏花》,也想要像她一样去支持听力障碍群体。

    喻眠看完评论,仿佛想起什么般,跟鲍聪商量:“鲍哥,我有个想法。”

    “我想把我第三次公演的所有收入,包括《声如夏花》这首歌的后续收入,都捐给听障儿童保护基金会和小夜莺合唱团。你觉得怎么样?”

    鲍聪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两下,思考了一会儿道,“可以啊,我觉得你要是想好了,就可以去做。我都支持。”

    喻眠点点头,内心充满了幸福感。

    她现在不仅有了自己前进的方向,她好像也有了能影响到一些人的能力,能给予到别人帮助,把勇气和生命力继续传递下去。

    原来她穿进这本书,还能找到这么重要的使命呢!

    喻眠胡思乱想着,在车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

    等车到了公司,鲍聪看到睡着了的喻眠,都有点不忍心叫醒她。

    这段时间没日没夜地准备公演,带着队友一起训练。她不仅创作出了一首完整的歌,还跑去小夜莺合唱团录了和声,顺利地完成了今天的公演。

    这么瘦弱而娇小的女孩子,身体里怎么会有那么无穷无尽的力量呢?

    这位有着190的健硕身材和八块腹肌的男人,此刻靠着车门忍不住叹息。

    他再强壮,也未必能帮得上喻眠什么忙。上升期的艺人就是这样的,食得咸鱼抵得渴,每一个都是这么过来的,没有例外。

    而车上的喻眠睡得并不沉,她听到响动之后,“腾”地从座位上坐起来,发现已经到公司了。

    “已经到了啊,鲍哥怎么没叫我呢?”

    她从车上下来,和鲍聪往宿舍的方向走。

    鲍聪想了半天道,“要不这样,为了奖励你在三公顺利夺冠,我给你放一天假,带你去旅游怎么样?”

    喻眠:“???真的吗?”

    鲍聪:“当然真的啊,你从来了公司,还没旅过游?”

    喻眠摇摇头,内心道:别说从来了公司没旅过了,就是豚生的前三百年,她也没旅过啊。

    不过鲍聪突然能良心发现给她放假,这倒是有点诡异。

    是因为她送了爱心面条吗?

    还没想完,就听鲍聪道:“那太好了,我带你去海边玩。”

    海边?

    听完这两个字,喻眠愣住了。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带她去海边?难道是在刚才的节目上发现了她的真身,要把她放生吗?

    鲍聪补充道,“带你去海边玩一天,然后第二天顺便拍一个海洋保护的宣传片。”

    喻眠:“......”

    -

    他们很快就坐飞机来到了S市。

    和已经快要入秋的C市不同,S市有着热烈而灿烂的阳光,高大的热带植物,在高空里摇摇晃晃的椰子树,来来往往的人们都穿着清凉。

    刚一出机舱,还没有到海边,喻眠就闻到了空气中熟悉的属于海洋的味道。

    她可太怀念这种味道了!

    她跑到机场的更衣室,换上了她早就准备好的:吊带裙,沙滩凉鞋,太阳帽,墨镜,还有两个大大的小雏菊耳饰。

    靓丽而白皙的少女从更衣室一出来,立刻成为吸睛的风景线。她问鲍聪,“我们是不是今晚就住在海边呢?”

    鲍聪缓了半天才缓过神,“对啊,但是只有一天,你会不会有点太过于兴师动众了?呃,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喻眠举起手中干干巴巴的橡胶制品,兴奋道:“这是网红火烈鸟充气游泳圈!”

    -

    时间倒回到临走之前,喻眠蹲在空空的行李箱前,向夏意请教:“夏意,鲍聪说要带我去旅游,你们平时去旅游之前,都应该做些什么啊?”

    夏意想了想,“我就是准备好证件,带好衣服而已。我觉得这件事沈佳旎应该会比我了解。”

    于是喻眠就去问了沈佳旎,事实证明,沈佳旎确实是更适合的人选。

    因为喻眠刚挂掉电话,五分钟之后,沈佳旎就戴着墨镜,扛着两个28寸行李箱冲来了她的宿舍。

    她打开了手机里的小绿书小蓝书各种app,开始给喻眠介绍。

    “宝,首先,去海边一定要有足够漂亮的裙子!”

    说着她打开了第一个行李箱,掏出了至少三十条风格各异的裙子,一字型摆在喻眠的床上(当然还有一部分摆在了夏意的床上)。“这些都是拍照超级好看,超级显白,超级显高,你怎么拍都是仙女的裙子。”

    “然后,墨镜。”

    沈佳旎掏出一个长方形的哑光礼盒,打开之后,是一排整整齐齐,漆黑闪亮的墨镜。“这些,各大高奢品牌今年的初夏款,你都带着。”

    “还有鞋,真的,鞋也很重要......”

    旁边的夏意试图劝说沈佳旎,“呃,佳旎,你知道其实喻眠只有一天的自由时间吗?”

    沈佳旎闻言,把鼻梁上硕大的墨镜往下移了移,抬起眼睛看夏意,“我亲爱的夏意,女孩子,哪怕只有一天时间,也要做海边最闪耀的崽,知道吗?别人有的我们眠眠一定要有,缺一样都不行!”

    接着沈佳旎就拿出了各种款式的沙滩帽、太阳帽、渔夫帽,挨个往喻眠头上试,把好看的都扔进了喻眠的行李箱。

    接下来的一堆自拍设备,防晒霜,驱蚊水等小物品更是数不胜数,分门别类地用各种收纳包装着,简直比去野外求生还要齐全。

    最后,沈佳旎掏出了一个类似于橡胶制品的东西,郑重地交给了喻眠。

    “宝贝,这个,你一定要带着。”

    “它是海边旅行的灵魂之光,是和蔚蓝大海最为相配的缪斯女神,每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照片里,都不可能没有它的身影。只要缺了它,她们就称不上漂亮。”

    喻眠茫然地拿着那个干瘪的东西,问道,“所以这是什么?”

    “ins风网红款火烈鸟充气游泳圈!”

    沈佳旎用充气泵打了半天气,终于让火烈鸟支棱了起来。硕大的粉红色火烈鸟充满了大半个房间,夏意紧紧地靠在墙上,与那个神圣物品保持着安全距离,不敢贸然行动。

    喻眠想象了一下自己坐在那只充了气的粉色火烈鸟身上的样子,默默抹了把汗。

    所以她一个海豚为什么需要充气游泳圈呢?

    不过,既然沈佳旎说了一定要有,那就带着。

    于是就有了鲍聪现在看到的样子。

    鲍聪看着喻眠的一身装扮,大概也能明白她一定是遭到了沈佳旎的某种荼毒。摇了摇头道:“那我们出发去酒店。”

    -

    鲍聪订的是拥有着私人沙滩的JW酒店。夕阳下的海滩静谧空旷,只能听到潮水一波波打上岸来的声音。

    鲍聪嘱咐喻眠,“我先去健个身,你在此地不要动,等我回来再往远处跑。虽然是高级酒店,但也不能说一定没有私生。”

    喻眠正躺在沙滩躺椅上喝冰橙汁,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她摇晃着两只白生生的小腿,雀跃道,“行,你放心!”

    鲍聪十分不放心地走了——放这么个惹眼的漂亮孩子在这里,谁能放心啊?

    等他健完身回来,不出所料,喻眠果然不在躺椅上了。

    此时已经暮色四合,海边的棕榈树都挂上了莹亮的星星灯,鲍聪往海边走了几步,极目远眺。

    灯火微明之中,海边停着一只硕大的火烈鸟。那个白皙到发光的女孩子正赤着脚在岸边踩水。

    她海藻般浓密柔顺的长发随着风轻轻扬起,海浪打湿了她的裙摆,但女孩子沉浸其中,浑不在意。

    影影绰绰之中,侧颜尤为动人。

    鲍聪忍不住拿手机拍了张照,然后招呼喻眠道,“喻眠,很晚了,回来!”

    喻眠闻言回过头,向着鲍聪跑来。“好!”

    跑到一半似乎忘记了什么,又返回去抓住了她的火烈鸟。

    少女拖着火烈鸟卖力地跑向鲍聪,风扬起了她的头发,清澈笑靥比旁边的星辰还明亮。

    鲍聪一瞬间只觉得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耳边,少女清悦的声音随着风传进他的耳朵。

    她说:

    “鲍哥!你快看我这鸟,大不大??!”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