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 第040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四十章

    晋南王进宫见到陛下前, 已从内宦口中得知今日下午在珍馐楼前街发生的事情。晋南王黑了脸,用上年少时在疆场上训兵的糙话,在心里把陈安之骂了一万遍。

    “京都这地方, 是天子脚下。身为皇室人, 最该做个表率,而不是仗着身份为非作歹。”皇帝正翻阅着一本典籍, 他一边阅读一边说,语气倒也平淡。可身为帝王,又哪里会将喜怒摆在脸上。

    “父皇说的是!”晋南王赶忙应和。

    皇帝继续翻阅书册, 没有说话。晋南王站在一侧,不敢吭声。

    一盏茶凉透,德顺进来添了茶。

    皇帝这才再度开口:“你们兄弟几个早就成家立业,理应远去封地才对。之所以仍将你们留在京中,你当明白其中缘由。”

    晋南王一凛, 这话竟一时不知道如何接。

    皇帝对他的沉默也不意外, 又过了片刻,皇帝再翻一页书的时候, 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晋南王回王府的马车里,仍在反复琢磨着父皇最后说的那句话。他们兄弟几个没有远去封地的缘由?

    要么,困他们于京,免生藏兵起事之心。

    要么, 是对继位之事仍未下定决心。

    这两种情况,朝野间都有猜测,并非什么密事。只是父皇为何这样对他说出来?这一说,免不得让晋南王多想。

    近几年,父皇越来越多疑。晋南王权衡利弊, 的确没有争嫡的意思。可如今父皇如此提点他……

    身为皇家子,谁能对那个位子半点想法也无?

    晋南王琢磨了一路,直到马车在府门前停下,小厮提醒了他,他才回过神来。他下了车,大步往府里走,黑着脸道:“让世子来我书房一趟。”

    管事面露为难之色,吞吞吐吐:“世子还没归家。”

    “去找!把他给本王抓回来!”

    ·

    昙香映月。

    浴桶里的水已经没了之前的温度。一件浅紫色的寝衣从尤玉玑身前围着她。她偏着脸,不去看坐在她对面的司阙。腿侧的伤药果然刚刚被水冲尽,司阙执意给她重新擦药。围在她腰侧的那件寝衣向上推了推,露出她腿侧的伤。

    擦伤被药刺激过一次,又浸了水,一阵阵刺痛。此番再上药,比之先前要疼许多。

    “好了。”司阙抬起眼睛望向尤玉玑嫣红娇妍的脸颊。

    尤玉玑这才转过脸望向司阙。他身上的衣服也湿了大片,是她刚刚倚靠过留下的水渍痕迹。

    尤玉玑轻轻蹙眉,凝眸望着司阙衣服上的湿痕,有些担忧地柔声说:“我让人重新换过水,你也泡个热水澡,免得着凉了。”

    司阙还没开口,先偏过脸轻咳了两声。

    尤玉玑仔细去瞧他的脸色,在这潮湿暖热的净室里,他的脸上竟仍是冷白。温暖似乎没有渡给他。尤玉玑忍不住想起他一直在为了她停药,眸色黯然下去,低语:“没事?”

    “没事。”司阙重新转过脸,望着尤玉玑露出一个笑脸来。

    他随手将手中的小药瓶放在一侧的小桌上,圆滚滚的小瓷瓶没站稳,从桌面滚落下来,啪嗒一声摔碎了,立刻吸引了两个人的目光。

    司阙皱了下眉,担心碎片会伤了尤玉玑的脚。他弯腰去捡小瓷瓶的碎片。

    尤玉玑却下意识地担心他会伤了手,他的手生得那样好看,他那样喜欢弹琴,偏偏伤口不易愈合。上次他说他换弦时割破了掌心,那道伤口还没好彻底,即使用了最好的伤药,薄薄的一层疤仍覆在他的掌心。他为她擦洗时,尤玉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

    “你别动,我来。”尤玉玑急急弯腰去捡地上的小瓷瓶碎片。可是她忘记了身上披着的寝衣,只是从身前向身后围去。随着她弯腰的动作,她的指尖还没有碰到地上的碎片,围在身前的寝衣已经先一刻落了地,雪峦无遮。

    净室里的地面大片水痕,落地的寝衣很快被污水弄湿。尤玉玑怔怔望着湿了的寝衣,不能再捡起。她慌忙侧转过身去,抬起双手交叠着轻轻挡在身前。低声说:“帮、帮姐姐拿件衣服……”

    她不敢去看司阙,却没有听见他起身的声响。他没动。尤玉玑甚至可以感觉到司阙望过来的目光。

    他望过来的眸光似夏日午后炙热的光,烤得她脸颊越来越烫。

    “姐姐,我冷。”

    尤玉玑一片空白的脑海中,忽然冲进司阙这句话。冷?加衣服添炭火或者请大夫……

    不对,都不对。

    一瞬间,尤玉玑心头脑中的混乱走到了尽头慢慢散去。她闭上眼睛,轻轻舒了口气,才再度眼睫轻颤将双眸睁开。她转过来,重新望向司阙。

    他果然一直望着她。

    尤玉玑见过太多男子垂涎的目光,而司阙此时望着她的眸子并非那般。他的眸子漆亮,以往总带着凉薄的冷意,而此时浸了一抹温暖的笑。干净又真诚地告诉她,他喜欢他想要。

    尤玉玑忽然就懂了司阙为何会在这温暖的净室里,突然说他冷。

    尤玉玑慢慢将遮在身前的手放下来,她朝司阙凑过去,慢慢抱住他。起先只是将双手搭在他的手臂后,身前隔着距离。她慢慢凑近,一双缠着纱布的手在他身后相遇,彻底抱住他。她将脸凑到他颈侧,贴着他的耳畔,低语:“姐姐抱抱就不冷了。”

    司阙脸上的笑僵住。

    他立刻去扯围在尤玉玑腰上的寝衣,又扯去她早已湿透的小袴。可是下一刻,他望着尤玉玑腿侧的擦伤,动作却生生顿住。

    司阙握住尤玉玑的双肩,将她推开,转身去拿了柔软干净的棉巾动作很快地去擦尤玉玑身上的水渍。他动作实在是快,快得甚至有些粗鲁。擦完后,棉巾被他用力摔到一侧,然后拿起一件外衣裹在尤玉玑的身上,再将其他贴身小衣塞进她怀里,再将她推出了净室。

    这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尤玉玑抱着衣物站在净室门外,怔怔望着面前关上的小门。她说:“你……是要沐浴吗?水已经凉了,我让抱荷给你重新烧……”

    尤玉玑的话还没说完,听见了净室的门从里面落锁的声音。

    尤玉玑蹙了蹙眉。

    百岁的声音吸引了她,她转头,望见百岁在床榻上跳来跳去,自己跟自己玩得开心。尤玉玑将衣服穿好,再看了一眼面前净室关上的房门,转身朝床榻走去。

    大概是在过分温暖的净室里待了太久,尤玉玑有些懒倦。她拿了一条亮晶晶的足链上了床榻,她倚靠在床头,用这条足链逗弄着百岁跳抓。

    足链上拴着一个小铃铛,悦耳的声响响个不停。

    这是以前尤玉玑跳舞的时候会戴的足链,可她已经许久不曾跳舞。她不由想起今日的那匹枣红马,别人夸它是神骏,尤玉玑却觉得这马不怎么好,和她的玄影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尤玉玑已经两年多不曾跳舞、骑马,别人以为她是因为来了陈京入乡随俗。其实不然……

    尤玉玑低头瞥了一眼胸口。

    实则是她这两年越来越腴润,骑马和跳舞都越来越不方便。尤其是跳舞,动作太大,总会将人的目光吸引到她的身体上去。

    尤玉玑捏着足链逗弄百岁的动作逐渐慢下去,长长的眼睫也渐垂。不知何时,她迷迷糊糊睡着了,手中的足链也被百岁这里抢去。百岁将足链又抓又咬,发出细细碎碎的悦耳铃声。

    等到司阙从净室里出来时,不仅尤玉玑睡着了,就连百岁也挨着尤玉玑睡着了。

    净室里没有司阙的换洗衣物,他随意拿了一套尤玉玑的寝衣。尤玉玑的寝衣,上衣穿在他身上到还好些,雪色的寝裤裹在他腿上,倒是短了一大截,露出他发白的一截脚腕。

    司阙在床榻边俯身,将尤玉玑身后的靠枕拿走,想让她躺得更舒服些。尤玉玑未睡沉,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望了司阙一眼,再合上了眼,娇红的旖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

    司阙凑得更近些,可是尤玉玑什么都没说。她娇唇微微张着,逐渐入眠。司阙的目光在她诱人的唇珠上多凝视了一会儿,再渐渐下移,望向她上下唇间的入口。他不由自主地凑近,想要咬一咬,还想侵入。

    一道细微的铃铛声,让司阙一怔。他回头,望向睡着的百岁,它在酣眠中蹬了蹬后腿儿,让它抱在怀里的足链发出响动来。

    司阙冷眼瞥着百岁,想要将它扔出去。

    可是下一刻,他忽然就笑了。他摸摸百岁的头,饶有趣味地说:“不愧是我的猫。若不是你这家伙提醒,我可就输了。”

    他重新瞥向尤玉玑,冷目傲然。

    ——呵,他才不会主动去亲她。他要她主动缠上来不停地亲吻他。他冷颜推开她,她还会再次缠上来索吻。

    司阙回头,望向窗口。外面天色早就黑了下来,寝屋里已许久不曾来过侍女,未曾添灯火,一片晦暗。

    司阙到底体弱,纵使他本该出府一趟杀几个人,也没什么力气。他在床榻边坐下,小心翼翼地握起百岁怀里的足链,让它不发出声响来,再收进床头小柜的抽屉。

    他时不时望向尤玉玑,动作轻巧地怕吵醒了她。

    他在床外侧躺下来,面朝着尤玉玑。在床榻内昏暗的光影里,长久地凝望着她。

    他忍不住去想等他死了之后的事情,她会为他落泪吗?兴许会?兴许她都不愿为他守孝,重新去梨园里挑选新欢。她会去拥抱别人,也会对别的男人笑,更会与别的男人耳鬓厮磨日夜缠绵。

    甚至,她日后还可能爱上一个人,嫁给对方,还会让他的孩子喊另外一个男人为父亲……

    司阙的眸中逐渐浮现戾气。慢慢的,这种戾气变成另一种恹然。

    他生气了,为自己想象中的情景生气了。

    他冷漠地瞥着尤玉玑,拍了拍她的脸,将她拍醒了。

    尤玉玑温吞地睁开眼睛,仍有些未睡醒的迷茫,疑惑望向司阙。司阙不愿意瞧她这媚眼如丝的模样,他移开目光,轻飘飘地说:“百岁太闹了,刚刚跳到姐姐脸上来。”

    他手臂探到尤玉玑另一侧的百岁,将睡眠中的它弄醒,扔到地上去。百岁迷迷糊糊地甩了甩头,它喵喵叫了两声,也不再跳上床榻,就地把自己盘成一个球儿,继续睡觉。

    尤玉玑实在是太困了。她眸色迷离地揉了揉自己的脸。

    “我给姐姐揉。”司阙露出单纯的笑容。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