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章 成为冠军的第三十七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酒笙正在经历的发育关很难这个事情被国内很多冰迷知道了, 就连张鹏星所在的学校也知道了这件事。

    “喂,张鹏星,你不是在花滑国家队吗?是不是和那个最近风头很大的酒笙在一个队啊?我听我妈妈说那个叫酒笙的似乎遇到了什么大麻烦, 在花滑这条路上走不远了, 这是不是真的啊?”

    “好像是什么发育关?发育关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应该是什么很难的东西。”

    “遇见这么困难的东西还是早点放弃好了,别到时候更加难堪啊。”

    他们围在张鹏星的身边, 叽叽喳喳,非常吵闹。

    “张鹏星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舍不得了?”

    “张鹏星,要是他现在退役了, 你不是在队里的地位更近一步了吗?你有什么舍不得的啊?”

    他们还伸手去推张鹏星,可是这时,张鹏星突然从凳子上站起来,脸红地怒吼道:“你们在胡说什么?酒师兄他是绝对能够顺利度过发育关的,甚至还会比未发育之前更加厉害!”

    酒师兄可是要成为、要成为华国第一个拿花滑奥运会冠军的人, 他是绝对不会被发育关这个小东西给打败的!!

    张鹏星平日里虽然极其的傲慢, 但是他的脾气其实还算是不错,能够和班里的很多人打成一片。

    这还是他的同班同学第一次见张鹏星这么的生气, 其他同学见此,纷纷不再多言。

    怼完其他人的张鹏星已经没有心思再继续听课了,剩下的时间他大半都在走神,等到放学以后,他提着书包就跑到花滑国家队去了。

    队里, 酒笙仍旧将自己给放到了冰上。

    现在酒笙的体重比起之前涨了足足十斤。

    对于花滑而言,别说是只涨了十斤,就算是只涨了一斤也会影响花滑运动员的平衡力,需要花费时间去适应。

    酒笙的滑行也在发育关的影响下变得有些不稳,许洲为此头疼不已, 只能先让酒笙跟着短道速滑国家队的选手练练速度。

    不过主要练习的还是以跳跃为主。

    冰面上,酒笙准备在跳3A之前来一个下腰鲍步。

    酒笙做起了起跳前的蓄力,这个时间大概有八秒左右。

    酒笙的下腰鲍步是他最出名的步伐,被冰迷们成为堪比女单的超完美鲍步。

    酒笙第一次做出这个下腰鲍步的时候,是他参加花滑大奖赛的时候,他在法国分站当中以伤痕累累的姿态做出了这个鲍步。

    他的这个鲍步的滑行几乎覆盖了半个观众席,覆面绝美,视觉冲击感极强,不亚于看了一场3D电影。

    而现在,酒笙又做出了这个鲍步,弯到极致的腰身像是从灵魂深处在呐喊一样,能够让人头皮发麻,呼吸困难。

    张鹏星看了酒笙左腿被割伤的那场比赛,那也是他觉得酒笙发挥得最尽兴以及最让人热血沸腾的自由滑表演。

    他将那场比赛的录像看了好几遍,甚至不用看都能够知道酒笙会在什么时候起跳,什么时候弯腰。

    所以,当酒笙以一个绝美的下腰鲍步从他面前横过的时候,他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这样的酒笙师兄一定、一定会顺利度过这次的发育关的。

    几乎横跨半个冰场的顶级鲍步再一次在这个冰场里面出现,但是这个鲍步的观众却只有张鹏星一个人。

    即便如此,酒笙也像是在最盛大的舞台上绽放一样将这个鲍步做到了极致。

    下腰鲍步以后,酒笙唰的一下从冰上起跳,准备来一个三周半的阿克塞尔三周跳。

    可是受到身高和体重的限制,跳跃的高度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高,因此酒笙只能调整自己,将这个阿克塞尔三周跳最后给跳成了阿克塞尔两周跳。

    酒笙累了,趴在冰上极速地喘气。

    花滑大奖赛的第六名……

    这是酒笙从来没有获得过的名次。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惨烈的失败过。

    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他不能!!!

    酒笙从冰上爬了起来,再次顽强的和自己笨重的身体做起了对抗。

    张鹏星见此,热身以后也穿上冰鞋和酒笙一起去练习。

    来到国家队的这些日子,他一直跟在酒笙的身后学习,一两个月的时间让他获益匪浅,比之前半年里学到的东西还要多。

    如今他已经学会了3A,相信如果参加今年全锦赛的话,应该能够在比赛当中将阿克塞尔三周跳给跳出来。

    冰场下,两人的教练许洲正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半是喜悦半是纠结的表情

    张鹏星在酒笙身上学到的可不只是技术,还学到了酒笙身上那种疯子般的不要命。

    虽然张鹏星在天赋上面比不上酒笙,但是一旦他这么成长下去,等到酒笙退役以后,也能够成为新一代的引领者,不至于让华国的花滑陷入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

    酒笙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飞鸟,吸引着许许多多的小鸟环绕,总有一天华国的花滑会在酒笙的带领下永远处于世界顶峰。

    这是许洲的希望,但绝对不会是妄想。

    不过看着有酒笙一半疯狂的张鹏星,许洲陷入沉思。

    不会以后在酒笙的影响下,国家队的所有人全部都变成疯子了?那也太可怕了。

    训练完毕以后,许洲带酒笙他们去找队医做按摩。

    酒笙最近的身体长得实在是太快了,虽然在上冰之前已经做好了热身,但是却经常会有抽搐。

    队医对这个正在饱受发育关折磨的一哥表示了同情,将酒笙全身上下都给好好按摩了一遍。

    随后许洲又带酒笙和张鹏星去食堂吃饭。

    这里是国家队,有大批为国争光的运动员,食堂里面的食物都是经过严格管控的,绝对不允许有任何违禁药物进入。

    队里每个运动员的伙食都是经过营养师严格配置,最近酒笙在过发育期,为了不影响小孩的骨骼发育和竞技之路,队里还是没有给酒笙进行极端节食,给他的食物都能够填饱酒笙六七分的肚子。

    而张鹏星则有点惨了,他最近的体重有些超标,队里减少了他的食物。

    张鹏星羡慕地看了一眼酒笙盘子里的食物,不过一想到酒笙师兄发育关的困难,就没有什么怨念的将自己盘子中的食物给吃完了。

    一天的训练结束以后,酒笙脱下训练服,有人和他打招呼:“酒笙,这么晚了怎么还不走啊?”

    酒笙回道:“我在这里等人。”

    “等谁啊?”

    酒笙:“一个朋友。”

    见此,那人就没再多问,和酒笙告了别就离开了。

    酒笙在这里没等多久,他所等的人就到了。

    还没来得及脱下训练服的楚巷道:“久等了。”

    想要将肥肉变成结实的肌肉,酒笙觉得还是得请专业的人来帮忙才行,他身边就楚巷比较专业了。

    楚巷是国家队的短跑运动员,肯定比其他人更知道该给他制定什么样的训练计划。

    楚巷拿起计时器:“那我们先开始跑步好了,我们先跑三公里,休息十分钟后再接着跑三公里,争取将每个三公里的时间控制在十五分钟以内。”

    酒笙:“好。”

    酒笙同意以后,楚巷就开始带着酒笙跑了起来。

    酒笙的速度没有楚巷快,跑累了就会跟在楚巷的身后慢跑。

    三公里结束时,时长刚好是十五分钟。

    两人休息了一会,然后接着跑步。

    寂静的夜里,两人的身边时不时会传来其他人的声音,但是那些声音似乎都和酒笙楚巷没有任何关系,整个夜里仿佛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锻炼结束以后,许洲去买了一瓶盐水给酒笙:“补充补充水分。”

    酒笙边喘气边道:“好。”

    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酒笙身上汗津津的,薄薄的衣服紧紧贴在酒笙的身上,能够看出酒笙蝴蝶骨的形状和小腿上的肌肉。

    楚巷紧贴着酒笙,两人身上的汗通过接触的地方传递到身边人的身上。

    楚巷发现酒笙真的长高了不少,以前只能到他的肩膀处,但是这个时候,却已经到他的下巴处了。

    楚巷的喉结动了动。

    *

    这些日子,在楚巷的带领下,酒笙体重控制在一百一左右,没有再往上飙升。

    而他的身高也没有再像之前那么凶狠的涨,最后停在了一米七三。

    这个数值当然不会是酒笙最后的身高,之后肯定还会慢慢增长,不过队医说酒笙的身高应该不会超过一米八,这对于整个队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

    而酒笙在高强度的训练之下,3A的成功率总算是回来了60%以上,4T在冰上的成功率也回到40%,4S的成功率也来到了20%。

    但是即便如此,成功率依然很低,远不如酒笙未发育之前的水平。

    这不够,这还远远不够,他需要将所有跳跃的成功率全部都刷到原有的水平之上才行!

    酒笙又开始了长时间的训练。

    而在这以后,酒笙要参加一个比赛,那就是芬兰杯。

    花滑芬兰杯一般情况下是安排在十月十一月份左右,但是今年的芬兰杯举办的时间却比较晚,不过这也正合酒笙的意,可以让他来适应一下发育后渐渐稳定下来的身高和体重。

    这次参加芬兰杯的选手没有什么强者,唯一对酒笙有威胁的也就只有一个宫崎平野了。

    他是看到酒笙参加芬兰杯以后,想要和他切磋切磋才报名的。

    张生平张教练:“最近酒笙不是在过什么发育期吗?让他在芬兰杯的时候降低下跳跃的配置好了。”

    许洲摇了摇头:“酒笙是不会这么做的。”许洲又是惆怅又是骄傲道:“他是绝对不会降低自己短节目和自由滑的难度的。”

    对于酒笙而言,如果在比赛当中不能做到超越自己,即使将其他敌人都打败了,即使拿到了冠军,那也不是他想要的。

    这次的芬兰杯,酒笙绝对会拿出自己百分百的实力,像个战士一样英勇无畏。

    就像是许洲所想的那样,短节目的一开始,酒笙的表情就变得认真,完全不因为这是一场b级比赛而放松警惕。

    他的滑行在经过艰苦的训练之下回到了未发育之前的水平,速度很快。

    酒笙踩着音乐的节点,在音乐感最强的时候起跳,他的第一个跳跃是——4T。

    冰上的少年,即使处在发育关这个艰难的关卡下,即使他现在早就已经能够将芬兰杯的金牌握在手中,他也没有任何降低难度的打算,甚至疯了一般的将自己燃烧。

    他的眼中是火,是欲望,是不屈不挠的意志。

    只有用最强实力获得的金牌,才不负“金牌”这两个字。

    因为热爱以及喜欢,花滑才是生命,才是真正应该去坚持的东西。

    在接滑行的时候,酒笙的手掌向两边打开,像是一只飞行的天使。

    整个动作柔美得不像话。

    在转瞬间,酒笙又将自己的冰刀往后提起,开始了长时间的燕式巡场,像是烈风一般夹杂着呼啸而过的霸气,几乎将整个冰场都给滑过。

    随后,酒笙切换步伐,开始向后滑行。

    震撼的长时间滑行让人深深感受到了花滑的魅力,极限又疯狂。

    这也是在告诉其他人,即使他现在还处在发育期,在他的领域里,他依然是王!

    最后,酒笙在这场的比赛上面获得了冠军。

    而这个成绩,让观看这场比赛的人狠狠惊了一下。

    要知道,酒笙现在还处于发育关,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能够获得冠军,如果他的发育关完全度过了,那么他的成绩岂不是更加恐怖?

    *

    而另一边,酒黎在国家队的日子并不怎么好过,如今的他已经失去了华国花滑界未来希望的这一个称号,队里的所有资源全部都向酒笙那边倾斜。

    酒黎是从小被称为天才长大的,明明之前很多人都说他是近些年来最有可能登上领奖台的男单,可得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都是酒笙!对,没错,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会成为现在这个鬼样子!!!!

    最近,酒黎听说酒笙的发育关来了,堪比女单的发育关难度,听说这个消息的酒黎高兴得要死。

    因为他的发育关很容易就度过了。

    他恶狠狠道:“活该活该!!活该!最好你直接被发育关给搞得永远上不了冰场!”

    心情很好的酒黎去超市买水喝,才刚从超市里面出来,他身边的一个女生突然开始大喊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你!!!你是那个花滑运动员!”

    酒黎一愣,随后内心一喜,他居然会被人给认出来。

    那个女生立马拿出纸和笔,眼睛亮晶晶道:“你能不能给我签个名,我超级喜欢你在冰上的表演!”

    这个女生的夸赞让酒黎很是受用,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自己还是青年组一哥的时候。

    酒黎接过笔,准备在笔记本上签名。

    旁边的女生:“我超级喜欢你第一次在全锦赛上面所表演的《绚烂》,超级好看,像是火燃烧在冰面上一样。”

    听见女生这么说,酒黎签字的手顿了一下,然而女生似乎没有怎么注意道,仍旧叽叽喳喳:“听到你最后在过发育关,你一定能够顺利度过的,明年就是冬奥了,你一定要代表华国男单站上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砰”的一声,笔记本被酒黎给扔回到了女生的怀里,然后快步离开。

    那个女生一脸懵逼的和自己的朋友抱怨:“酒笙私底下的脾气怎么这么糟糕啊,就算是不喜欢签名也不需要这样。”

    她的朋友接过笔记本一看,“酒黎??小落,你喜欢的那个花滑运动员的名字不是叫酒笙吗?为什么这上面的名字会是酒黎?”

    那个女生一脸的诧异:“啊?居然是我搞错了。”一脸鄙视道,“原来那人是酒黎,谁想要酒黎的签名啊,还以为是酒笙。这烂灯太暗了,害我都认错人了。”

    女生一脸嫌弃的将手中的笔记本连着笔一起扔到垃圾桶里,离开的时候还踩了好几脚。

    “我跟你说,这个酒黎啊明明是酒笙的哥哥,结果居然连国内的领奖台都没有上过一次,真丢脸。之前他还虐待过酒笙,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声音渐渐飘走,直到再也听不到。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酒黎的脸逐渐扭曲,他的尊严以及荣耀似乎也随着那个笔记本被一起羞辱。

    酒笙……

    酒笙……

    怎么永远都是酒笙!!

    怎么哪儿都有酒笙?!

    为什么酒笙就是不能去死!

    如果酒笙死了就好,如果酒笙死了的话,那他就不会成为现在这个鬼模样,如果酒笙死了的话,那他就仍旧是那个骄傲的少年!!

    酒黎眼睛里的疯狂让路过的人吓了一跳,甚至以为酒黎是吸·毒的人。

    酒黎朝着身边的猫狠狠地踢了一脚,猫凄厉地惨叫一声。

    发泄完怒气的酒黎脸色阴沉的回家,家里,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

    酒黎瘫坐在沙发上,从酒笙之前住过的房间里将他的照片拿出来,用剪刀狠狠的剪掉酒笙的脸。

    做完这些以后酒黎还不解气,还用脚用力地去踩酒笙的脸。

    为什么你要一辈子折磨我?如果没有你的话,我的生活就不会变成这样!

    但是就在这时,酒黎突然发现垃圾桶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酒黎弯腰从垃圾桶里将那东西给拿出来,却发现是一盒哮喘药。

    酒黎:“哮喘药?家里怎么会有哮喘药?谁得哮喘了?”

    酒黎想了一下,酒文桑和洛茗秋似乎都没有哮喘。

    酒黎想要将哮喘药给重新扔回垃圾桶里,可是这时,酒黎无意间一瞥,却发现了一件惊人的事情。

    这个哮喘药是带兴奋剂的……

    害怕被其他人给看见自己手中的药是兴奋剂,酒黎手掌唰的一下收紧。

    但是在害怕的表面下,却隐藏着酒黎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激动。

    他的心脏在扑通扑通跳,像是激烈敲动的鼓。

    此时,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出现在他的脑子,住进了他心里,让他除了手中的哮喘药以外,什么东西都想不起来。

    房间里安静极了,黑暗像是恶魔一样一点一点侵蚀着他。

    他那属于运动员的尊严以及荣耀也在此时被他彻底的遗忘。

    最后,酒黎将手中的哮喘药握紧,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在这一刻,酒黎身下的影子似乎出现了恶魔的犄角,可他却一点也没有察觉。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