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 成为冠军的第二十七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当酒笙决定继续参加比赛的时候, 解说员王利以及直播间里的所有观众也都听见了他所说的这句话。

    【酒笙好勇敢,但是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腿啊。】

    【笙笙一定要注意,我们希望你获得好成绩, 但是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韩国人真的好不要脸啊!】

    【花滑运动员可是很注重自己的腿的, 韩国人居然能够下这么重的手!】

    【韩国人真他妈的不要脸, 之前短道速滑的时候搞了那么多的骚操作, 现在居然直接在冰上用冰刀去割酒笙的腿, 他们是没有脸吗?】

    解说员王利看着冰面上那个因为伤口,连滑行都滑行不好的少年, 神色暗淡, 声音也像是黏在一起了一样, 一时间竟然什么话也说不出。

    良久,这个向来声音高昂的花滑解说员说出了他这一辈子最为低沉也最为让人感伤的话:“接下来的这段表演, 我们应该好好看着,因为, 这是一个真正伟大的运动员在冰面上表演……”

    酒笙自由滑的选曲是《早间》, 那是一首很轻快灵活的曲目。

    他同样很考验花滑选手的芭蕾功力, 对于上辈子是个芭蕾舞演员的酒笙而言,完全不是什么事。

    但真正考验酒笙的点是在……酒笙的腿上。

    他的腿能够支撑他完完整整的表演完这个自由滑吗?

    这是所有人都担心的事情。

    音乐响起, 酒笙的神色随之一变,他的眼睛湿漉漉,像是一头误入进森林里的小鹿, 深邃又迷人。

    腿受伤只是阻碍了酒笙的跳跃,但是可别忘记了, 他同样强大的除了跳跃以外, 表演力在青年组里面几乎也无敌, 即使在成年组之中, 也基本上没有人能够压住他。

    酒笙配合着自己湿漉漉的眼睛,做出了一个花朵一样的手势,像是繁花在盛开。

    他明明已经身处在深渊之中,看上去却仍像是在人间一样,并且将所有的繁华通过这个手势以及滑行传递给观众。

    冰面上,酒笙的腿很疼,甚至让他感觉自己的腿都快没有知觉了,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即使他的腿都要废了,他也要完成这一次的表演。

    因为对于一个运动员而言,永远没有放弃这个词。

    受伤是酒笙最常有的事情,即使是上辈子的酒笙在跳芭蕾舞中也无数次摔伤,甚至医生告诉过他,如果他再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的芭蕾舞生涯最多只有十年。

    酒笙嘴角出现疯狂的笑意。

    他真的好喜欢这种被逼到极致的快感。

    特别是,周围还有这么多的人在围观。

    在冰上滑行的时候,酒笙看见了站在场外眼睛通红的金高恩。

    酒笙嘴角一勾。

    想要站上领奖台?真是做梦,即使他受伤了,只要有他在,任何人都不能超过他!

    黄色的考斯腾像是太阳一样直射在冰面上,仿佛早间的阳光,那么明亮,那么耀眼。

    冰刃映着银色的光,透着让人惊讶的寒。

    很快,酒笙开始了蓄力时间长达七秒钟的下腰鲍步。

    这个鲍步几乎横跨了整个评委席,弯曲到极致的腰身像是灵魂深处在呐喊一样。

    当他越过观众席的时候,所有人都能够看到那散发着凌冽银光的冰刃。

    这是酒笙第一次在自由滑上滑鲍步,但是动作却如此娴熟美丽。

    王利感动道:“真是一个绝美的鲍步,酒笙小将的柔韧度绝对不会输给任何花滑女将!而且他现在的脚还是处于受伤的情况之下,如果酒笙没有受伤的话,那么这个鲍步到底有多完美我们完全无法预料!!”

    说着说着,王利就极其气愤地看了一眼金高恩。

    如果不是他的话,如果不是他的话,酒笙就不会血染冰场,就不会顶着受伤的腿上冰了!!

    真想掐死他。

    在鲍步后面通常接A跳,编排的时候,酒笙这里所接的是3A,受伤的情况下,许洲强烈要求他将3A给换成2A。

    但是,酒笙他是绝对不会降低自己的难度的。

    他就算是要死,也要死得有尊严。

    他左脚起跳,狠狠的将刃给压住,随后往前起跳。

    高度惊人的一个3A给万众瞩目下足周。

    但是,很不幸的,酒笙受伤的那只脚就是他的左脚。

    在落冰的时候,他直接一下子歪了,绑在伤口上的绷带上面也渗出更多的血,整条绷带看起来已经不是白色的了,而是红色的,像是一副绮丽的画。

    但是即便伤口已经重到了这种程度,这个3A居然被他给极限救了回来。

    看到这儿,王利惊呆了,随后大喊:“执行分是正的,执行分是正的!酒笙即使用他受伤的左脚去跳这个3A,他仍旧稳稳地站立在了冰面上!!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酒笙的第一个跳跃居然成功了!”

    直播间前的观众忍不住落泪,脑子开始疯狂,嘴巴里也激动地喊道:“酒笙加油!!!!打爆金高恩的狗头!!!”

    冰面上,酒笙的脸上带着微微陶醉,但是每一次的滑行,都能够看见他睫毛的微颤以及腿部的颤抖。

    然而,他仍旧不管不顾的接着下一个跳跃。

    他作为一个运动员,就算是身体不适,也要拼劲全力给观众带来一场极致的表演!

    酒笙双手张开,像是王一样用燕式巡场的模样呼啸而过整个冰场,在这一刻,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他是一个受伤严重的花滑选手。

    接下来,酒笙将要跳第二个跳跃。

    那是一个3T,原本这里的这个跳跃应该是4T,但是许洲害怕跳完这个跳跃以后酒笙的脚彻底废了,就坚决让他换成3T,要不然就不准他上场。

    向来我行我素狂妄不羁的酒笙终于在这种情况下勉为其难地听了一下许洲的建议,将4T换成了3T,这也是这么久以来,酒笙第一次听许洲的话,简直把许洲高兴得不得了。

    但是即使难度下降了,这个3T也依旧是高潮,依旧最带劲!

    “刺啦”一声,冰鞋与冰面重重的切在一起,起跳腾空旋转落冰!

    “砰”的一声,酒笙倒地,绷带上的血彻底溢出,直接将冰面染成红色。

    观众席上传来巨大的声音,他们都被这一摔给吓到了。

    光是听声音都知道到底有多疼。

    酒笙艰难的从冰上站起来,完全没有受那一跤的影响,甚至更加张扬地抹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继续在冰面上进行着自己优美而又疯狂万分的表演。

    观众们终于从酒笙极致的表演中回过神来,恍惚间终于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是个受了严重腿伤的人。

    在接下来的跳跃中,酒笙又摔了几跤,那种疯狂的表演像是要将在场所有的对手碾压。

    而酒笙用实力证明自己之前所说的那句话——我可以输,但是绝不能放弃。

    当酒笙做出结尾动作的时候,他的紧身裤已经被鲜血给染尽了,像是一个血人。

    看到这个动作,就连许洲也不得不感叹。

    这是他带酒笙这么久以来,酒笙表演得最为疯狂的一次,也是他的表演最有感染力的一次。

    人被逼到极致,真的会爆发出所向披靡的力量。

    看着这样疯狂的许洲,许洲突然很想有一天看着酒笙站上至尊位的一天。

    不只是世青赛的第一,而是……世锦赛以及冬奥会的第一。

    亚洲人,在花滑这一领域上向来不怎么样,即使是二十年前,华国和日本的花滑还算是比较牛逼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人能够站到那上面去。

    如果有一天,酒笙站到了至高位,那不只是华国人的胜利,还将会是所有亚洲人的胜利,他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历史,到时候亚洲人将会得到证明,他们在冰上的能力一点也不输给白人!

    表演完毕以后,疼痛以及疲倦像流水一样包裹着酒笙的身体,让他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但是这却也刺激着他,让他有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酒笙笑了,完全不像是在自由滑上摔了好几下的样子,反而像是已经碾压众人,获得了分站的第一。

    王利嘶哑着嗓子道:“恭喜我们的酒笙小将成功完成自由滑!他是我们国家的骄傲!他是一个伟大的运动员!”

    见酒笙表演结束了,许洲连忙对着酒笙道:“酒笙,表演结束了该去医院了。”

    酒笙摇了摇头:“等我将金高恩的自由滑看完了再走。”

    许洲着急了:“但是你的脚伤已经很严重了。”

    酒笙仍旧拒绝:“再等等,再等等,很快的,我就是想要再看看金高恩的表演而已。”

    许洲拗不过他,只能搀扶着他让他接着看比赛。

    酒笙下面出场的就是金高恩。

    当金高恩刚一上场,观众席上的观众就像是约定好了一样齐齐发出巨大的嘘声。

    王利:“接下来上场的是韩国选手金高恩,也就是在六分钟热身时将酒笙划伤的人。”

    解说员的素质让王利没有破口大骂,但是他的内心已经问候金高恩十八辈祖宗。

    而看直播的网友则没有那么多的顾及了,他们直接拿起键盘开启祖安模式。

    【你他妈的,金高恩狗比,你还好意思上冰场?你也不看看你那脸,连个人样都没有!】

    【妈的金高恩,你最好给老子注意点,小心什么时候我直接去废了你的腿。】

    【韩国人就是不要脸,不配玩体育!!】

    在这种情况下,金高恩艰难的开始了他的表演。

    他将酒笙的腿割伤,想要换取一次上领奖台的机会,但是这次机会显然他没有好好把握。

    明明他是一个正常人,但是却像是腿伤的人是他而不是酒笙一样,崩了好几个跳跃。

    许洲面露鄙视道:“就这心理素质居然还敢在冰上对你下黑手,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勇气。”

    观众们见此高兴了,但是却仍旧不解气,还对着金高恩扔各种烂叶子。

    许洲对着酒笙道:“好了酒笙,看完了表演,那我们该走了?”

    酒笙同意了,一瘸一拐的在许洲的带领下上了去医院的车。

    医生看见酒笙的腿以后,摇头道:“怎么搞成这样鬼样子?赶紧缝针,之后的两个星期也不能剧烈运动。”

    许洲有些急了:“没什么大碍?他可是运动员!!”

    医生顿时更加怒了:“运动员?既然是运动员的话那你还让他的腿伤成这个鬼样子?”

    许洲想要揍酒笙,又舍不得:“我还不是拦他了,但是没拦住啊!”

    自从带了酒笙这么一个宝贝,许洲的荣誉有了,但脾气没了,头发也没了。

    等酒笙以后退役的时候,他一定要将这个家伙捆起来狠狠揍上一顿,妈的,真是气死他了!

    酒笙缝好针以后,自由滑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他的自由滑总分排不进前三,但是再加上短节目的分数,他刚好是第三名,获得第一名的则是日本的宫崎平野,日本媒体和冰迷界简直狂喜。

    这是宫崎平野第一次获得冠军,虽然只是一个分站的冠军。

    但是宫崎平野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高兴的神情。

    酒笙张开嘴:“我还是第一次获得第三名。”

    最开始参加的全锦赛都是第二名,这还真的是酒笙第一次获得季军。

    酒笙:“那韩国的金高恩怎么样了?”

    许洲冷笑一声,鄙视道:“跳成那个鬼样子分数怎么可能会高,他的总分连前五都没有进去。”

    许洲对这件事很愤怒,但是金高恩的性格比较懦弱,绝对不是他一个人突然临时起意的,肯定有什么人在背后指使。

    而这个人也只有可能是他的教练——韩朴祥。

    说起韩朴祥,这许洲可就知道了,之前秦白压分的事情就有他的手笔,他在整个花滑界的名气简直可以用臭名昭著来形容,光是听到他的名字许洲的眉头就忍不住皱到一起。

    当然,这个韩朴祥最为著名的事件可不只是这个,而是在一次花滑大奖赛上,为了让自己所带的运动员获得好成绩,公然唆使运动员让她在热身赛的时候袭击另一个对她很有威胁性的运动员,导致她再也不能上冰,职业生涯直接被毁。

    而且更加可怕的是,那个被袭击的运动员也是韩国运动员,韩朴祥疯狂起来竟然连自己国家的运动员都不放过,简直恶臭至极。

    这件事在整个体育界都非常有名。

    但是韩朴祥在韩国的地位很高,这件事情非但没有将他绊倒,反而助长了他的气焰。

    不过这次嘛,韩朴祥绝对就不会那么好过了。

    毕竟韩朴祥再厉害,也管不到华国去,对于韩朴祥也没什么好怕的。

    缝完针后,酒笙躺在床上像条没骨头的蛇一样悠闲,网络上因为酒笙受伤的消息已经炸开了锅。

    酒笙现在是谁?华国当之无愧的青年组一哥,近二十年来华国第一个站上国际性领奖台的花滑运动员!

    他受伤的事情国内冰迷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我草,我他妈的,酒笙居然在法国分站上面受伤了!】

    【我看直播了,那个韩国选手也太他妈的不要脸了!】

    【金高恩是用来迷惑其他人的,他被当枪使,真正布这局的是他的教练韩朴祥!】

    【草,怎么又听到这个不要脸的人的名字了,之前他为了让自己的运动员胜利,对自己国家的运动员都敢下死手,真的恶心死了。】

    酒笙受伤的这件事在国内闹得很大,也上了韩国的热搜,韩朴祥知道这事以后,很轻易的就将韩国热搜给撤了下来。

    韩朴祥坐在沙发上抽了一只烟。

    金高恩真是一个没脑子的人,花滑滑得不怎么样,办事情办得也不利索,动手动得那么笨拙,留下了把柄。

    韩朴祥的脑海里面浮现出酒笙那张稚嫩的脸。

    就那种小破孩,想要解决这件事还不简单?

    明天开个公开道歉会,再邀请那毛孩子去,当众装模装样的道道歉。

    借口嘛,就说是金高恩那孩子自己的主意,韩国滑联也已经禁他五年赛了。

    到时候道歉诚恳点,赔偿多一点,这事就解决了。

    这是韩朴祥的通用手段,略试不爽,每次出问题以后他都用这个手段去解决,到时候里子面子都有了。

    如果实在不行,那就只能暴力威胁了,不过他是华国的运动员,这个做起来稍微有些费劲。

    不过虽然如此,韩朴祥仍旧自信满满,觉得肯定和以前一样顺利。

    说干就干,没过几天,韩朴祥就开了道歉会,还邀请酒笙去。

    许洲是不想要酒笙去的,这不用想就知道是一个阴谋,但是酒笙却觉得这个东西很有意思,要许洲带着他去。

    许洲:“……”

    许洲也就只好带酒笙去了。

    当着一众媒体的面,韩朴祥用英语假装歉意道:“各位媒体,今天,针对我国选手金高恩在热身赛当中划伤华国选手酒笙一事,召开道歉会,在道歉会开头,我代表金高恩选手向酒笙选手表示歉意,韩国滑联也对金高恩处了五年年禁赛的处罚。”

    这场发布会面向很多国家,看直播的华国人咬牙切齿。

    【hetui,你这个老狐狸,想要用这种手段去压迫酒笙让他原谅!】

    【没脸没皮,酒笙千万要挺住!】

    【酒笙今年才十四岁,还是太年轻了,妈的,这韩朴祥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面对韩朴祥的咄咄逼人,酒笙半天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好奇地看着韩朴祥,时不时的还对韩朴祥的话点点头:“说的对。”

    韩朴祥见此,内心颇为得意。

    小屁孩就是容易掌握。

    许洲见此有些着急。

    这酒笙平时看着很冷静,怎么这个时候就搞不清楚状况,上了韩朴祥这个王八蛋的当呢?

    韩朴祥啰啰嗦嗦一大堆,最后对着媒体和直播道:“看来,我们的小选手酒笙真的很善解人意,已经原谅我们了。”

    可是谁知,酒笙却一脸困惑的接话了:“啊?我什么时候说我原谅你们了?”

    韩朴祥微愣,但是却又不能当众发怒,要不然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只能咬牙切齿:“你这个孩子真是的,刚才不是才说吗?”

    酒笙神色逐渐变得冷漠:“那是因为,我只是觉得你说得对而已。”

    酒笙抬起头,眼睛里面带着赛场上面才有的离经叛道。

    “况且我觉得,应该受到惩罚的应该不只是金高恩一个人而已……”

    韩朴祥觉得酒笙肯定要搞什么事情,但是他的身边尽是媒体,也不能直接打断酒笙的话。

    于是韩朴祥只能耐着咬牙道:“那还有谁?”

    酒笙眼里的离经叛道越发浓郁:“当然还有你啦,韩朴祥教练。”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