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成为冠军的第十五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国家级运动健将这个称号可了不得,不仅可以获得工资和补贴,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可是其他普通运动员努力好久都拿不来的称号!

    妈的,没想到酒笙只是参加了一场大型比赛,就将这个称号给勾到手了。

    好叼!

    之前他们还在说林峰是他们省队唯一的国家一级运动员,但是才过了多久啊,酒笙直接就从无名小卒飙升为了国家级运动健将!要不要这么厉害?

    同样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除了夏晓晓等人以外,自然还有其他人。

    冰雪论坛此时就察觉到了这件事。

    【一楼:你们在庆祝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拿到银牌的酒笙他似乎是国家级运动健将了。】

    【二楼:我草,好像真的是这样,而且还是我国最年轻的运动健将,他才十三岁啊,居然就成长为了如此恐怖的存在,我还羡慕其他国家个鬼,我国就有一个小恶魔横空出世啊!】

    ……

    【五十楼:好厉害,我这个岁数的时候还被老妈揍屁股。】

    【五十一楼:决赛的时候我就在现场,酒笙的表演力真的好绝,要不是秦白靠技术多了一个四周跳和几个高难度连跳,第一名绝对是酒笙的!】

    【五十二:乖乖,要是酒笙再成长个一年,只怕秦白就完全不是他对手了。】

    冰雪论坛里讨论得叽叽喳喳,酒笙成为了绝对的主角。

    也不怪他们,因为他们渴望太久,期待太久,他们期待一个人,能够为祖国开天辟地,能够成为祖国在这一领域最强大的代表。

    无数运动员努力一生,废劲毕生力气,在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疤就是为了将国旗带上那个至高赛场,到那时,他的名字不再是他的名字,而是——华国。

    他所获得的荣耀也不再是一个人的荣耀,而是整个国家的!

    时夏也在论坛里面混迹,看到这么多人在议论酒笙以后,立马将自己在比赛上拍到的酒笙的照片给甩了出来。

    这张照片时夏抓拍得非常好,照片里的酒笙肢体特别美,像是会说话一样,整个肢体都在演绎着运动员那一瞬间紧绷与兴奋的状态。

    照片里的酒笙眼神犀利到不行,仿佛一头狂野的野牛正对着胜利用力撞击,明明光从外表上看去那么温和以及纤细,但是给人的感觉却那么具有反差,配上富有画面感和张力的肢体动作,这张照片一发出去就被冰迷给赞爆。

    时夏还将这张照片发到了微博上面,一发表点赞就破万,可不要小看破万,以前时夏的微博可很少破万的,更别说什么一发表就破了。

    【我草,这是哪个小帅哥?也太有野性的美感了?】

    【冰面上居然有这么具有张力的人,好好看。】

    【人家可不只是厉害,还是花滑男单中最年轻的国家级运动健将!】

    【啊?他是国家运动健将,我好像听说酒黎才是青年组最厉害的选手啊,不应该他是最年轻的吗?】

    【酒黎?哈哈哈,现在最厉害的选手已经换人啦,他是酒黎的双胞胎弟弟,比酒黎还要厉害!在全锦赛上以最强黑马的姿态横扫比赛,直接将唐辛和酒黎碾压在脚下。而且酒黎这次全锦赛可尴尬了,不仅没有站上领奖台,连青年组一哥称号都被夺去了。】

    看到这个消息的人全都震惊了。

    居然打败了酒黎,这怎么可能?而且一个十三岁就获得国家级运动健将的人,这怎么看怎么牛逼啊!

    一时间,有关酒笙成为最年轻国家级运动健将的消息从冰雪论坛火到了时夏的微博。

    评论区的各位想要去找这位年轻的国家级运动健将的微博,但是找了一圈发现,他居然没有注册微博?

    这个年头,只要是有点小名气的人都喜欢给自己搞一个微博,但是他居然没注册?

    这怎么可以!他们连给酒笙吹彩虹屁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无论他们再怎么着急,即使找遍了全网,也没有发现有任何可能是酒笙的账号,这可把粉丝们郁闷死了。

    除了成为国家级运动健将以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国家花滑队的教练来向省队要人了。

    江徐光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愣了一下:“国家队啊?”

    许洲:“国家队居然真的来找酒笙了,不过这也是必然,酒笙在全锦赛上的惊鸿一现显示他有着绝佳的运动天赋。”

    而且除了比赛天赋以后,他那比赛型的心理状态也是很难得的。

    江徐光有些恍惚,对着许洲道:“那你呢?酒笙可是……可是你教出来的。”

    许洲抬头看向江徐光:“我啊,总教练也一并让我先去国家队呆呆看,毕竟我是最了解酒笙的那个人。”

    江徐光眼中的光逐渐消散。

    许洲:“怎么?舍不得啊?酒笙的本事留在省队是真的屈才了,只有更好的舞台才能够容纳他。而且啊,你别气馁,你的天赋也不错,应该有进入国家队的一天。”

    江徐光原本拽拽的脸立马红了起来:“什、什么舍不得?等他走了我就是省队最厉害的年轻一代了,我才不会舍不得呢。”

    说完,慌慌张张走了。

    酒笙去国家队的那天,他和省队里所有人都告了别。

    林封拍了拍酒笙的肩膀:“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升到国家队了,流弊。”

    夏晓晓:“酒笙,我会想你的,总有一天我也一定能够去国家队!”

    酒笙没有在告别的人中看见江徐光,就托人送了祝福,然后和许洲一起去国家队了。

    当酒笙一踏入国家队的时候,国家队的气氛为之一变。

    双人舞冰舞女单那边倒没有表现得太过强烈,但是男单这边,却个个都很尴尬。

    真够丢脸的,国家队的人居然打不赢省队的 ,还被对方给捅到老窝来了。

    其中,表情最为不好的当属酒黎、酒文桑和洛茗秋三人。

    酒家那点事又不是什么秘密,因此在场的所有运动员都知道酒笙和酒黎等人关系不好。

    酒文桑忍受不了周围嘲讽鄙视的眼神,直接站了起来,对着酒黎大声道:“酒黎走了,练四周跳去了,以后别在被某些人钻了空子。”

    酒黎现在看见酒笙就烦,咬牙切齿的从他身边走过。

    秦白是一个很好的一哥,温柔地摸了摸酒笙的头。

    国家队其他队员见没瓜可吃,纷纷有些无聊,于是,他们又继续盯着酒笙瞧。

    这是除了比赛以外其他人第一次看见酒笙,比赛下的酒笙看起来温温和和,像是一个少年贵公子,但是谁又能想到,比赛场上的酒笙会那么疯狂。

    想到酒笙在冰面上跳出4T的样子,与其说他是黑马,倒不如说他是野马。

    管男单这边的总教练是张生平张教练,做国家队教练很久了,但是男单却一直出不了成绩。

    这次总算来了一个酒笙,这可把他高兴得不得了。

    虽然之前酒黎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谁不喜欢天才呢?更何况经过实践的检验,酒笙是个比酒黎厉害很多的天才。

    张教练很兴奋的带着酒笙和许洲在国家队转悠了一圈,操着一口东北话给酒笙叭叭地介绍,要多热情有多热情。

    国家队确实和省队的不一样,光是练习用的冰场就要好几个,用来练习跳跃的钓竿质量也更好,训练的方式方法也更加先进。

    他还带酒笙去做了基本的体测,这些事情搞下来,天都快黑了。

    末了,张教练还将酒笙给带到了办公室里面去。

    张教练:“我呢,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了好了。这次将小笙接入国家队,第一呢是不想要人才白白的流失,第二呢就是为了即将在三月份举办的世青赛。”

    酒笙眉毛一挑。

    世青赛?

    世青赛即世界青少年花样滑冰锦标赛,是面向世界各国青年的一项极其重要的花滑赛事。

    之前的全锦赛其实就是在变相选拔世青赛参赛人员,一哥秦白和二哥唐辛超过了世青赛的年龄限制,所以他们被剔除。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那个名额铁定会落在酒黎的身上,但是谁知道,半路居然冲出了一匹黑马,直接将酒黎给干趴下了。

    酒笙在思考的同时,许洲也在思考。

    如果酒笙真的参加这场比赛的话,那这就是酒笙迎来的第一场国际比赛,这么快就要和世界各国其他顶尖青年选手比试,会不会太早了点?

    但是许洲还没有表示,就听见他身边的酒笙发出坚定的声音:“我参加。”

    许洲差点呛到自己的口水,他想要拦下酒笙,却看见酒笙战意满满的眼神。

    许洲一愣。

    草,他倒忘了,酒笙是个十足十的比赛狂魔。

    张教练一喜:“那就好那就好。这次比赛有很多年轻选手参加,马上就要升到成年组的斯捷潘也会参加这次世青赛。”

    在听到斯捷潘将要参加这次世青赛以后,许洲看见酒笙的眼睛微微闪了闪。

    张教练自顾自地说道:“世青赛的敌方很多,不仅有斯捷潘宫崎平野,还有韩国的金高恩和美国的杰姆,他们的实力都不容小觑。所以啊,只要能够像这次全锦赛一样登上领奖台就可以了。”

    站上领奖台是国内花滑界近二十年来的梦想,之前这个愿望一直落在酒黎的身上,但是酒黎却败给了酒笙。

    如今,这个愿望就只能寄托在酒笙的身上了。

    张教练感觉自己有点卑鄙。

    酒笙今年还这么小,却要承受这么巨大的压力。

    压力一直是运动员前进的动力,但是过量的压力却会将运动员压死。

    原本经过一场大赛以后,应该让酒笙好好休息休息,而不是在全锦赛之后,就直接将他给派到国际赛场上去。

    想着想着,张教练越发觉得自己对不起酒笙。

    但是国内的花滑天才实在是太少了,他们不得不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华国和日本在花滑这一项目上已经竞争多年,眼看日本因为宫崎平野拿到了银牌以后在华国面前放肆炫耀,国内如果再不争气一点,在整个亚洲花滑圈绝对连头都抬不起来!

    所以,酒笙一定要在这次世青赛上站上领奖台!

    但是,在张教练正沉浸在他自己的思绪中时,他的耳边却传来酒笙义正辞严的拒绝:“我不。”

    张教练:“什、什么?”

    难道酒笙连站上世青赛领奖台的勇气也没有?

    许洲对酒笙倒是非常了解,他猜到酒笙的打算,正要捂住酒笙的嘴,却发现他已经张开了嘴巴。

    酒笙眼睛锐利,一如他在冰场上那样狂妄自信离经叛道。

    他道:“我不想要只登上领奖台,我还想要获得冠军!”

    他已经在全锦赛上失去了一块金牌,而如果不拿另一块金牌补回来,他会一直烦躁的,这种烦躁让酒笙很不爽,只有获得第一块金牌以后,他才会恢复过来。

    所以这次,他不能再输给任何人,他要真正的站上冠军这个至高位!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