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章 成为冠军的第十四天(二合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冰面上,酒黎死咬着牙,汗水从他的背上渗出,直接将考斯腾给整个打湿。

    平时练习时,酒黎曾经在陆地上跳出了4T,但是贸然到冰面上进行跳跃,这还是酒黎的第一次。

    他不想要放弃!

    他死死地咬着牙。

    酒笙,你给我看好了,我才是青年组的一哥!

    酒黎低垂着脑袋,身子在空中旋出一圈又一圈。

    但是,当那个身影极速坠下的时候,现场观众以及直播间里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巨大的冰刀和冰面相切的声音。

    巨大的吓人,观众席上也寂静得吓人。

    张利呆愣了好久,随后发出声音:“好可惜啊,失误了,如果落冰的时候再注意一点就好了!”

    酒黎的这个后外点冰四周跳失败了。

    这毫无意外。

    酒黎眼睛里面的光逐渐散去。

    为什么?为什么会失败?明明他都已经这么努力了!!!

    不堪以及屈辱围绕着,接下来的燕式旋转、接续步和各种跳跃中,酒黎虽然做了出来,但是也有失误出现,甚至在进行3F的时候周数不足,被直接降周。

    最后,酒黎的自由滑的分数出来了,94.23。

    酒黎的自由滑竟然连一百也没有上。

    短节目的分数加上自由滑的分数,酒黎的总分为173.55。

    这个分数,别说是登上领奖台了,即使是进入前五也很难。

    酒黎这孤注一掷的一仗,让他身败名裂。

    是个人都能够看出来,能够站上领奖台的名单从现在起已经将酒黎的名字划去。

    而接下来压轴的三人,只要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失误,普普通通老老实实的将自由滑给滑下去,奖牌就绝对是他们的。

    在酒黎后面出场的人唐辛,如观众们所猜想的那样,他这一套滑行和跳跃都不是自己最顶峰的配置。

    阿克塞尔三周跳甚至没有出现在连跳中,只出现在了单跳里。

    但是这样稳妥的选择也让他的自由滑没有出现重大的失误,最后自由滑得分110.32分,加上短节目的82.56,总分为190.88

    这个分数比酒黎高出十几分。

    在唐辛后面出场的人是酒笙。

    只要酒笙发挥顺利,不要挑战高难度的跳跃,那么全锦赛的奖牌就挂在了他的脖子上。

    许洲也在一边和酒笙做思想工作:“酒笙,等下自由滑的时候你不要像短节目那样莽,好好发挥,沉稳点,只要你发挥稳定,超过酒黎那绝对的。”

    酒笙甜甜地笑了起来:“好的呀。”

    看见酒笙答应了,许洲欣慰得不得了。

    太好了,他总算是驯服了这只老虎。

    但是,当酒笙上场的时候,看见酒笙那充满征服欲望的背影,许洲心中涌现出了莫名的不安和害怕。

    楚巷坐在观众席前排正中央,这个位置能够清楚的看见运动员们的滑行。

    这是楚巷第一次来现场看比赛,以前都是他被其他人看。

    当酒笙出场的时候,楚巷的视线就一直粘在了他的身上,半点没有离开。

    前几天遇到酒笙后,楚巷托人找了有关酒笙的消息,知道了他是一个花滑选手,前不久才在全锦赛男单短节目拿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鬼使神差的,楚巷专门买了票来到现场看他。

    酒笙纤细的身子站在冰面上,花滑选手本该是一群冰美人的天下,但是,楚巷却在酒笙红蝎子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欲望的火种,仿佛只要他站在冰面上,他就是这个领域绝对的主角。

    那种眼神,楚巷在许多自己的对手身上都看到过,甚至,在他的眼睛里面出现的次数尤其多。

    那是对于胜利最疯狂的渴望。

    但是,一个花滑运动员居然能够露出这么漂亮的眼神,真是让人着迷。

    清脆的拉拉链声出现在楚巷的耳边。

    他的身边,时夏以及一众观众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不了解情况的楚巷没有发言,只是秉着脸一眨不眨地看着冰上的酒笙。

    很快,酒笙身上的考斯腾露出来了,那如同鲜血一样鲜艳的颜色勾出酒笙的身材。

    红色很少能够被穿得这么绝,但是在他的身上却显得浑然天成。

    可和他的眼神相比,那颜色似乎都黯然失色。

    花滑运动员大多屁股很翘,酒笙的屁股更是如此,被黑色紧身裤包裹的屁股有着比常人还要挺翘的弧度,那也是他全身唯一显得有肉的地方。

    看到这样张扬自信的酒笙,王利忍不住又为酒笙叹息了几声。

    “酒笙选手身上仍旧穿着那件红色的考斯腾,真是十足的亮眼,期待酒笙为我们带来一场优秀的表演。”

    在音乐开始之前,酒笙在冰面上摆出了一个开始动作。

    他的头微微侧着,漂亮的侧脸毫无保留的露在所有人面前。

    花滑是一项俊男靓女的运动,滑运动员大多都会对自身精心打扮,无论男女基本上都会戴上耳钉。

    在酒笙的耳朵上,带着一对黑天鹅耳钉,看上去妖艳异常。

    很快,音乐开始了。

    酒笙自由滑的音乐是《红日》。

    王利:“酒笙短节目选曲是《红日》,这首曲子需要选手有很强的芭蕾舞功底,酒笙居然会选择《红日》作为自由滑选曲,真是不可思议。”

    但是,王利却又不得不赞叹,这首红日和酒笙的考斯腾真的绝配。

    而当表演开始的时候,王利才真正的觉得震惊,酒笙的芭蕾舞功底居然如此的出色。

    《红日》即使是专业的芭蕾舞者来跳,也会略显困难,但是当酒笙表演起这首《红日》的时候,却显得那么的绰绰有余。

    看来,酒笙在短节目上的表演完全不是他的极限,甚至,他没有极限。

    那种绚烂到极致,最后又在落日的红光中慢慢腐朽死亡的余韵被酒笙表现得淋漓尽致,即使是最优秀的芭蕾舞者也不过如此。

    很快,到了酒笙第一个跳跃的节点,那是一个3A。

    许洲在下面捏紧了双手。

    对,就是这样,稳住,只要发挥平稳就能够站上领奖台。

    许洲对于酒笙的表现很是满意,这个时候,音乐声也突然一改,变得诡谲且狡猾多端。

    酒笙在冰面来了一个燕式滑行,在激烈的音乐中毫无保留的展示着自己。

    到了第二个跳跃的节点,这个点许洲给他安排的是3T。

    虽然酒笙已经跳出了4T,但是4T有点危险,所以如果想要拿到奖牌的话,那肯定还是3T好。

    许洲暗暗握拳。

    上场的时候,酒笙已经答应他表现平稳就好了,酒笙一定会听他话的。

    但是,当酒笙起跳的那一刹那,许洲脸色一白。

    他妈的,这还是一个四周跳!

    酒笙根本就没有听他的话!

    那种仿佛将体力用尽的极致的跳跃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酒笙嘴角微勾。

    王利一把前扑:“居然是四周跳,在拿奖牌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情况下,酒笙居然还是跳出了危险的4T!”

    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如果发生比酒黎还要重大的失误,触手可得的奖牌很可能就直接要飞了啊!

    酒笙当然知道在干什么,他只是在跳一个四周跳而已,他只是……想要每场比赛都竭尽自己的全力而已。

    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真正的迈进了花滑的世界。

    平稳与安于现状,那是酒笙最讨厌的东西,他最喜欢的还是刺激。

    火红的考斯腾像是夜里的太阳般耀眼,花滑向来都是一个人的运动,选手大多也都温润如玉高雅动人,但是此时的酒笙,却生出了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竞技感,那是其他选手身上完全没有的东西。

    观众们愣住,既为这如风暴般急促的气氛,又为酒笙那不安于平稳的表演。

    楚巷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跳起的身影。

    那种红色红得刺眼,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像是生命力一样顽强的东西。

    好美。

    有惊无险,这个四周跳顺利完成,但是没有给人以喘息的声音,在剩下的时间里,他完全没有降低难度的想法,接连跳出了3A 3T,3Lo 3F这种高级连跳。

    并且在几个拉分的大跳跃上面,没有出现太大的失误,执行分全部都是正的。

    只是后面,3Lz失误了。

    那是六种三周跳中,酒笙还无法完全掌握的跳跃,成功率很低。

    随着结尾动作的出现,这幅美妙的花卷缓缓合上,然而观众们却并没有回过神来。

    王利也是恍惚了好久才想起解说:“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我没有想到,酒笙已经在稳拿奖牌的情况下,居然不愿像唐辛那样降低难度,甚至还提到了难度,给我们带来了一场极致的表演!”

    观众们这才反应过来,雷电般的掌声此起彼伏,人群中时夏忍不住痛哭流涕。

    啊啊啊啊啊刚才酒笙跳那个4T的时候又从她面前经过了,她也太幸福了!

    时夏庆幸自己手速快,抓拍到了很多美照,甚至还有一张酒笙身上的汗水都浸透到紧身的考斯腾里面去了的照片。

    酒笙自由滑的得分很快出来,124.24,加上短节目的得分86.3分,总分210.54。

    即使国内的全锦赛给分给得很大方,这个分数也同样出人意料。

    【210.54分!好高好高!酒笙万岁!这个分数在去年已经是金牌了!】

    【酒笙好强!】

    王利也不得不感慨:“真是一个漂亮的分数,感谢酒笙,带来我们一场这么漂亮的表演。”

    酒笙躬身下台,然后在台下受到了许洲的亲切问候。

    酒笙嘴上说着下次绝对不会这么干,然而眼睛里面一点严肃的感觉也没有。

    看见这样的酒笙,许洲真是又爱又恨。

    酒笙之后,最后出场的是秦白。

    如果说酒笙是超级大黑马,那么秦白就是夺冠大热门。

    而这场赛时,夺冠大热门又会带给他们什么呢?

    王利还没有想明白,直播间里的弹幕突然增多。

    王利一愣。

    发生什么事情了?

    镜头切到秦白的身上,王利被震住了。

    秦白他居然在奖牌唾手可得的情况下,做出了和酒笙一模一样的决定,完全没有降低难度的打算!

    如王利所说的那样,在这场自由滑中,秦白不仅没有降低自己编舞的难度,甚至还用上了自己的最强阵容,和唐辛为了求稳的办法完全不同!

    秦白目前掌握所有六种三周跳以及两种四周跳。

    在这场自由滑中,秦白使用了3A、4T、4S、4T 3T、3Lz 3Lo等等这些高级跳跃。

    即使在国际的赛事上,秦白也很少拿出这么夸张的阵容。

    看来,他这是被酒笙激起胜负心了。

    看着冰场边已经穿上外套的酒笙,秦白眼神深邃。

    他想要告诉自己的后辈一件事,那就是,你要变得更强,至少比他还要强才能在国际舞台上成为最闪耀的那颗星。

    我的路已经只能走到这里了,但是你不一样,你的天赋注定你要走得比我好才行!你一定要成功战胜我!

    因为秦白最后的发狠发力,这次全锦赛的冠军毫无疑问的落到了他的身上。

    毕竟他现在可是国内唯一一个有两个四周跳的花滑选手。

    许洲看见这个结果以后,连忙去看酒笙,生怕酒笙又发什么疯。

    然而,他只在酒笙的眼睛里面看到满满的战意。

    许洲一愣:“你不生气?”

    酒笙:“??我为什么要生气?”

    许洲:“你没有得到冠军啊。”

    酒笙慢条斯理的对着自己冰冷的手掌哈了一口气。

    “没有得到冠军就没有得到冠军。”

    因为,这里有个更加强大的存在。

    他需要变得更强才对着起自己想要成为冰上之神的野心。

    可是于此同时,酒笙也感觉好懊恼好沮丧。

    好想要获得冠军,好想要获得冠军,这一次全锦赛没有获得冠军真是他妈的让他很烦躁。

    但是下次,下次的比赛他一定要获得冠军。

    比完赛以后,接下要进行的就是颁奖典礼。

    时间来不及,酒笙身上的红色考斯腾就没有来得及换,直接穿上它站上了颁奖典礼。

    当酒笙站上最终的领奖台时,看着这个年轻的运动员,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华国新的青年组一哥诞生了。

    看到这一幕,观众席上的冰迷和直播间前的冰迷简直感动得快要哭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酒笙好帅!我感觉我们华国登上领奖台的希望绝对就是酒笙而不是酒黎!】

    【大胆点,稍微奢望下冠军!】

    【他妈的,这可是我们华国新的青年组一哥,不出一年,他绝对也会将秦白给干趴下。秦白用了自己的毕生所学才好不容易赢了酒笙,但是酒笙现在还是上升期,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这匹黑马飞奔到国际上去,然后将其他人撞得人仰马翻!】

    人总是慕强的,体育运动员的粉丝更是如此,只有成绩才能代表一切,冰迷们看见酒笙第一次参加大型比赛就展现出这么厉害的实力,被他吸引是必然。

    酒黎站在暗处,眼睛通红,从他自由滑崩盘时开始,他这场全锦赛之旅就已经注定失败。

    但是看着酒笙站上领奖台,这仍旧让他觉得屈辱。

    失败对于酒黎而言当然不可怕,但是可怕的是,和自己的失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己的敌人在完美发挥,因为只有这样,才衬托得自己像是地里的泥。

    从这一刻开始,酒黎已经不再是华国青年组的一哥,而酒笙也不再活在他的阴影之下,相反,他将无限的活在酒笙的阴影下。

    *

    颁奖结束的酒笙将身上的考斯腾换下,穿上了保暖的羽绒服。

    而酒笙在下台以后,迎来了夏晓晓的狂热欢迎。

    “啊啊啊啊啊!酒笙,你真的获得了银牌!”

    “酒笙你好厉害,之前我们省队最厉害的成绩都只获得了第七名,没想你这么争气,直接将银牌给拿了回来!”

    酒笙大方的将奖牌拿给夏晓晓看。

    夏晓晓第一次摸银牌,激动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呜呜呜,这就是银牌的触感吗?也太棒了!酒笙你真的太厉害了。”

    就连许洲的眼睛里面也带着赞赏。

    虽然酒笙在冰面上那样的疯狂,不要命般的不计后果,但是那种疯狂将会成为酒笙最大的优势。

    酒笙是非常典型的比赛型选手,应该说,是比赛疯狂型选手,只有比赛,才能够激发酒笙的一切潜能。

    相比于其他人的激动,酒笙则显得非常冷淡。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决心,一块银牌怎么够?

    他热爱这个祖国,只有交给祖国一块世界级大型比赛男单的金牌才能让他没有获得金牌而躁动的心给安静下来。

    就在这时,夏晓晓突然尖叫了一声:“酒笙获得了银牌,是全锦赛的第二名……”

    江徐光不满道:“不是早就已经说过了吗?怎么又重提了?”

    夏晓晓喃喃自语:“不不不,我和你们所说的不是一件事。”

    “酒笙他……好像成为了国家级运动健将!”

    许洲和江徐光一愣。

    国家对于运动员级别的划分很严格,男单想要获得国际级运动健将称号需要在冬季奥运会、世界锦标赛中获得前八名。

    想要获得运动健将称号需要在全国运动会、全国锦标赛中总分或单项前六名。

    之前,林封只在全锦赛中获得了第七名就成为了国家一级运动员,而今天,现在酒笙获得了第二名,他成为了国家级运动健将!

    这场全锦赛,酒黎也获得了第六名,但是他比酒笙早出生几分钟。

    简单点讲,酒笙跳过了国家一级运动员,超越了酒黎,不仅成为了新一届的青年组一哥,还直接成为了男单中最年轻的国家级运动健将!!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