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成为冠军的第二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酒笙踩着冰鞋踉踉跄跄进入冰场,酒笙滑冰的姿势不太规范,但是很快就被他给纠正了过来。

    “刺啦”几声,冰刀切割冰面的声音从酒笙的脚下传来,很细,很动听。

    酒笙眯着眼睛,双手张开,静静地感受这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江徐光几人瞳孔猛的一缩。

    酒笙、酒笙什么时候能够这么流利的滑行!!

    酒笙是个花滑废物这一点不是假话,江徐光作为酒笙的同学,自然更是对此十分了解。

    如果说酒黎是花滑天才的话,那么酒笙就是花滑蠢材,明明从小练习花滑,但是却连最基本的滑行都滑不好,更别说是跳跃了。

    但是现在,场上的酒笙却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明明滑行还很生涩但是身上所涌现出来的气势却强到可怕,像是正在田径场上放肆奔跑的成年田径运动员,带着碾压对手的气魄。

    “刺啦”又一声,冰面上,酒笙轻轻蹬步,滑行得很远很顺,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在冰场上滑行了大半圈。

    酒笙略长的头发轻轻飘逸,但是很快就被他修长白净的手指给勾到了脑后。

    又一声“刺啦”响起,冰刀和冰面相触,几点冰渣被切割而起。

    “咚”的一声,酒笙回想原主的记忆,来了一个跳跃,完美的落地,那是一个漂亮足周的2T,只要懂花滑的人,都能够看出这个2T的完美。

    花滑有六种跳跃,难度由低到高分别为T跳(后外点冰跳),S跳(后内结环跳),Lo跳(后外结环跳),F跳(后内点冰跳),Lz跳(勾手跳),A跳(阿克塞尔跳)。

    T跳是所有跳跃中最简单基础的跳跃,基本上每个花滑爱好者只要经过适当的练习,都能够跳出来。

    而跳跃的周数分别有一周跳,二周跳,三周跳以及四周跳,难度也是由易到难,最简单的是一周跳。

    跳几圈则在前面加上相应的数字,比如说刚才酒笙所跳的后外点冰两周跳,简写为2T。

    2T虽然比1T稍难,但是想要跳出来却也不算是难。

    但是,真正让江徐光吃惊的是,那个跳跃是酒笙跳出来的,那可是一个花滑废物!

    甚至,江徐光觉得,刚才酒笙所跳的那个2T,比酒黎跳得都要规范以及具有美感。

    可这怎么可能?明明之前酒笙连1T都跳得歪歪斜斜!

    冰场里的人因为酒笙这一漂亮的跳纷纷给他鼓起了掌,还围在了冰场的旁边。

    跳出了第一个跳跃,酒笙的脸上微微潮红,那是兴奋遏制不住在脸上显现出来的结果。

    原主的花滑天赋本来就不低,这种跳跃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只是原主是一个胆怯的具有恐惧症的人,所以他的魅力一直不为人知。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酒笙他可没有恐惧症。

    何止是没有恐惧症,酒笙他现在简直亢奋得不得了。

    就在刚才跳2T的时候,一瞬间,酒笙感觉脑海里面一片空白,等到跳跃结束冰刀再次和冰面相接触的时候,意识才逐渐恢复,那种刺激的感觉也随之而来,像酒一样炸在酒笙整个脑海里,让酒笙回味无穷。

    但是,不够,还不够,他还需要更加刺激的东西。

    酒笙的眼神逐渐变得坚毅。

    酒笙是个天才,芭蕾舞界的天才,无论是跳跃还是柔韧度可以说是男芭蕾舞者上的天花板,就算是和女生比拼柔韧度也不一定会输。

    天才,往往不只是天才,同时也是疯子,为了刺激自己为了某个让自己亢奋的点,可以豁出一切的疯子。

    酒笙开始助滑,想要跳得更高更远,想要尝试更难的跳跃,想要再刺激一点。

    他的眼中出现兴奋的光芒,燃烧着整个冰场。

    冰场外,除了江徐光等人以外,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另外两人。

    宋洋对着冰场上的酒笙赞叹道:“许洲,你看见没有?刚才那个2T很规范啊。”

    许洲轻轻点了点头,敷衍道:“嗯。”

    2T?这种懂点花滑都能够跳出来的跳跃根本就不配得到他的关注。

    江徐光听见两人的对话以后,看了他们一眼。

    妈耶,那不是省队的教练吗?

    江徐光是省队的花滑选手,此时看见两个教练,吓得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宋洋没有在意许洲的敷衍,再次将目光转向冰面上的酒笙,这一看不要紧,在看见酒笙的脸后,宋洋当即吓了一跳:“我草我草,那个人不是、不是酒黎吗?他不是在国外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听见宋洋的话,许洲这才好好地看向冰场上的酒笙,随后睁大了眼睛。

    那人居然长着和酒黎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宋洋瞠目结舌:“真是奇了怪了,酒黎怎么会突然回来?”

    许洲迟疑了一会儿,回复道:“那应该不是酒黎。”

    许洲曾经和酒黎打过招呼,那是一个傲气有天赋的少年,长相也一绝,但是和冰场上的少年相比,却远不能及。

    冰场上的少年带着一种肆意以及对于成功疯狂的野心,那种野心直接刻画在他的眼神以及肢体动作里面,让他看上去像是独霸一方的霸主。

    宋洋此时也分辨出来了:“还真是,完全和酒黎是两个模样的人,不过长得这么像,你说他会不会和酒黎有什么关系?”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被忽视了好久的江徐光忍不住插嘴道:“那里面的是酒黎的弟弟酒笙,是一个花滑废物。”

    宋洋诧异道:“酒黎的弟弟?我好像是听说酒黎有一个弟弟,原来是他啊。”

    宋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过废物?应该不见得?这么流畅的滑行和完美的2T在国内是很难得的。”

    说到最后,宋洋略微有些辛酸。

    2T在跳跃中是最简单不过的,然而在国内,想要将它跳好跳完美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花滑是一种极具美感的冰上运动,受众广且多,然而在国内,却是一个快要被放弃的竞技项目,因为国内已经快有二十多年没有人得到金牌,甚至别说是金牌了,就连一个站上领奖台的人也没有。

    男单和女单这两个领域的一哥一姐有时候就连世界排名前十都进不去,更加别说登上领奖台了,真是笑死个人了。

    酒笙的哥哥酒黎在国内知名度很高,从他八岁时起,就被冰迷所熟知,也因此,他被誉为华国近二十年来,最有可能登上世界级领奖台的华国花滑男单,国家和冰迷对他给予厚望,当他一满十三岁,就直接加冕他为青年组的一哥。

    不过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在这儿遇见那个小天才的弟弟酒笙。

    冰面上,酒笙正在助滑。

    花滑的各种跳跃依靠滑行来阻力,滑行越久,助滑时间越长,跳跃就越强。

    宋洋:“这助滑的时间好长,他想要来一个3T?”

    想要跳后外点冰三周跳的话,那可就有点难了。

    就在三人对着酒笙的助滑议论纷纷的时候,酒笙已经准备起跳了。

    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酒笙这一次的起跳方式居然是以前刃起跳的方式!!

    宋洋震惊了,原本冷静的许洲也在刹那间眼神变了。

    酒笙现在想要尝试的跳跃居然是传说中的梦幻之跳A跳!!

    A跳即阿克塞尔跳,是六种跳跃中最难的跳跃,它的起跳方式是六种跳跃中唯一以前刃起跳的跳跃,并且因为起跳的方向和落冰的方向完全相反,所以空中的旋转比其它种类的跳跃要多出半周。

    有无数花滑爱好者和冰迷成功跳出其他五种跳跃,但是却在阿克塞尔跳上面栽跟头。

    江徐光脸色微变:“酒笙是疯了吗?他居然敢直接尝试A跳!”

    但是,其他人已经阻止不了他了,酒笙已经实现助滑蹬冰起跳,并且在空中十分迅猛的进行第一周的旋转。

    酒笙的旋转速度极快,在空中优雅得像是一只濒死的天鹅,他的嘴角微微勾起,像是用尽全身力气完成这个跳跃。

    当其他人看见酒笙顺利完成第一个周的时候,他们屏住呼吸。

    酒笙第一周的旋转居然真的成功了,接下来只要落冰无误这个跳跃就完美了。

    但是出乎其他人意料之外的是,酒笙在旋转完第一个圈以后,并没有如他们想象的那样直接落冰,而是又在空中旋了一圈。

    阿克塞尔被称为梦幻的跳跃,是极难的跳跃。

    但是现在,在他们面前,一个众所周知的花滑废物居然在尝试阿克塞尔两周跳,而且,这个旋转还成功了。

    江徐光已经呆住了,整个人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他从小学习花滑,今年已经13岁了,虽然不像酒黎那样厉害,但是他的花滑水平在同辈中却也算得上是前列,他现在已经学会了2A,但是成功率不高,只有50%。

    江徐光想要看看酒笙的落冰,只有看到酒笙的落冰是不是成功的,才能判断酒笙的这个2A的完成度到底是多少。

    但是等了一会,江徐光居然没有看到酒笙落下,他仍旧继续在空中旋转。

    江徐光此时的脸色已经从原先的游刃有余变成惶恐了。

    酒笙他居然想要尝试、尝试阿克塞尔三周跳!!

    阿克塞尔跳是六种跳跃中最难的跳跃,在其他五种跳跃都已经先后跃入四周跳时代的时候,阿克塞尔却仍旧停留在三周跳时代。

    目前为止,国内能够做出阿克塞尔三周跳的人只有成年组男单的一哥和二哥,就连成年组女单的一姐和被予以厚望的青年组一哥的酒黎都不能完成这个跳跃。

    可是,酒笙居然想要尝试这个跳跃!!

    他是疯了吗?!

    宋洋此时已经彻底变了,原本眼中看好戏的神情也已经被郑重所取代。

    这个时候,在空中的酒笙旋转的速度逐渐缓慢下来,再加上高度的下降,酒笙缓缓下落。

    即使如此,酒笙也没有停止旋转。

    但是,“砰”的一声,冰刀与冰面重重相切,酒笙狠狠落地,他整个人在冰面上滑出了很远的距离。

    酒笙第一次尝试的阿克塞尔三周跳最后以惨烈的失败告终。

    看见酒笙失败以后,江徐光悬在半空的心脏缓缓落下。

    他就说嘛,酒笙这么一个废物怎么可能会将阿克塞尔三周跳给练出来!

    他身边的跟班在旁边喊道。

    “哈哈哈,真是不要脸,居然还敢去尝试3A,还真当自己是他哥哥酒黎啊?”

    “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酒笙会跳出3A来。”

    “怎么可能?就酒笙那样子能够跳出来那才是稀奇呢!”

    这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许洲开口了:“酒笙的这个3A的第三周应该有190度。”

    江徐光:“190度?”

    他的跟班:“190度?什么意思?”

    反复念叨几次以后,江徐光的脸色逐渐青紫,原本放下的心立马又狠狠地开始跳动。

    按照规定,跳跃的最后一周如果周数大于180度,就不会被判定为降组!也就是说,如果在比赛中,酒笙的这个3A完全是成立的!

    相比于还处于震惊状态的江徐光,许洲看着酒笙的目光则十分火热。

    没想到啊没想到,酒笙他居然会在他的天才哥哥酒黎之前,提前将这个3A给跳出来!!

    他很有可能是一个,比他哥哥还要厉害的花滑天才!!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