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章 掌教涨粉啦【修】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此时此刻, 这战场已经不是人类可以涉足的了,这是神灵的战场。

    无可名状邪恶混沌的邪神,与容颜俊美无涛淡漠冰冷的帝王神灵, 他们的每一次碰撞, 都让时空崩溃天地倒置。

    楚玥的身边,那些人类生生死死, 他们从丰盈的血肉之身化成白骨,又从白骨长出血肉。

    万千的阴灵厉鬼在哭嚎疯狂, 又忽然之间归于平静。

    天空洞开出了斑斓而又可怕的裂缝,有数不清的彩色光斑从裂缝中流淌而出, 每一道光斑也许是一个生命也许是一个世界, 它们肆无忌惮地散落,将燕大变成了无法言说的奇异世界。

    楚玥身处这片无序混乱之中, 大战后的疲惫瞬息间席卷而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休息。

    她长长地舒了口气, 眉眼中终于流露出几分疲态, 依靠着树缓缓坐下,晶莹细长的桃木剑随意地放在一边。

    在寂寥无声、万千人类血肉堆叠的燕大校园中, 她仰头看着天空中的神灵之战。

    威严俊美的帝王伸出手,将那一片片不可名状的邪神攥住, 他的唇紧紧地抿着下垂着,拧起的眉头中透出几分苦恼,他试图将邪神收拢, 最后反而被邪神包裹。

    两名神灵融于一处, 帝王俊美的眉眼流露出痛苦混乱,他的唇被染上了黑色,眼角也飞扬起了邪恶的花纹。

    冰冷的珠玉凌乱地晃动, 神灵的脸在挣扎中扭曲,他仿佛无意识地朝世间落下一瞥。

    那邪恶张狂、冰冷可怕、极端的冷酷恶意、血腥扭曲、堕落黑暗,让人毛骨悚然。

    只要不经意地与神灵那双眸子对视,便能立刻陷入癫狂的混乱。

    楚玥怔住了,她突然捂住了额头,脑海中闪电般地划过什么。

    这幅模样,这俊美神灵帝王的模样……

    如此熟悉,如此似曾相识,就仿佛她曾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样一张,倾倒众生魅惑邪恶的、神灵颓靡的容颜。

    是在哪里呢?

    是谁呢?

    异化的时空中,帝王神灵控制住了邪神的侵蚀,他七窍之中飞出黑色的雾气,雾气旋转着咆哮着,化成黑色骷髅朝神灵威胁地转动吼叫。

    神灵的脸开始模糊晃荡,仿佛隔着一层水波。

    他眉宇间的黑色化成了眼尾一点殷红,他最后朝着人间落下一瞥。

    所有的异状全部都消失了。

    燕大回到了人间。

    熟悉的蝉鸣风动,人间的燥热气息扑面而来,楚玥靠在树边,看着燕大的师生恢复正常。

    范希特森的尸体在不远处横躺着,胸腹之间是血淋淋的大洞,滑稽地仿佛实验台上的青蛙。

    郭梅儿等五名女生的魂魄全都暗淡地横躺了一地,几个女鬼蹲在地上呜呜咽咽地哭,哭的楚玥心烦气躁。

    特办处总部的人以最快的速度冲进燕大,飞速地掌控了战后的残局,一个一个地运送燕大的师生,将他们送到正常的地方,遮掩今夜的痕迹,并且混淆师生们的记忆。

    这个事情超出了普通人的思维承受程度,让他们知道真相,反而是一种痛苦,甚至极有可能因为邪神的余波思维扭曲,进而走上不归路。

    有时候比起来知道一切,无知地活着反而是一种幸福。

    刘向东也从被控制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了,他毕竟是特办处的人,和依旧昏睡不醒的普通人不同,他脱离鬼傀儡的状态后,直接就清醒了。

    虽然现在还有些腰酸腿疼灵力空虚的后遗症,但刘向东只庆幸自己还全须全尾地活着。

    一旦好好地活了下来,刘向东的心思又开始浮动了。

    他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靠着大树的楚玥,心底对楚玥战斗中表现出的力量既羡慕又心动。

    他想着虽然自己之前的表现是丢人了点,但好歹也算是和这位大佬同生共死了一番,要是他现在表现出改过自新,好好讨好这位大佬,不知道能不能从大佬手心讨到点好处。

    毕竟除了面临鬼怪的时候冷酷无情,大佬算起来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女大学生,说不定脱离了捉鬼的环境,大佬平时生活中比较好接近呢。

    这会儿特办处的人处理了燕大师生后,也有人带队来到了大礼堂这边,看向了树边靠着的楚玥,有些想从楚玥这里了解情况。

    现场看起来极为惨烈,楚玥又一副刚经历了恶战的玄学师姿态,有可能是了解情况的人,虽然这位妹妹看起来太年轻单薄了,特办处的来人有点不大相信,这样的女孩能靠着自己从这种级别的灵异现象中脱身。

    但是不管这妹妹身后有没有人帮助,现在也只有问问对方才能了解具体情况了。

    这样想着特办处的人开始朝着楚玥走去。

    瞧见了熟悉的同事,刘向东脸上露出了熟悉的得体笑容,勉力支撑着站了起来,想要添油加醋地说一说情况,为自己博一份勋章。

    就在这时特办处的人一阵晃动,就连领头的人脸上也浮现了惊讶。

    “处长?”

    “处长您怎么来了?”

    就在特办处的人说话时,有人缓步从黑暗中走出来了。

    他容貌是一种极为锋锐野性的俊美,五官较之常人深邃,眉眼凌厉鼻梁高挺,薄唇显出几分冷酷。

    一只眼睛浸染着血色,被那样一双又冷又锐血气浮动的眼睛盯着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像是被某种凶兽盯上,叫人不由自主地发抖恐惧。

    他周身的气息也躁动不安,充满着极强的攻击性,不说话的时候都给人极大的压迫感,被他注视的时候,仿佛有令人窒息的血腥气铺面压下,如同面临着嗜血神兵。

    别说是外人了,就是特办处共事的属下,接触薛东阳的时候,内心都不免有些犯怵,害怕压抑着暴戾的处长,哪天一言不合给他们来个透心凉。

    刘向东看见大步走来的薛东阳,心底一阵惊喜疑惑,他没想到自己办的案子竟然惊动了处长,能被处长亲自过问的事件,等级必然不低。

    这是不是意味着经手这件案子的他,有被提拔升迁的可能?

    刘向东的欣喜还没来得及浮于表面,甚至还没来得及和薛东阳打个招呼,就和走过来的薛东阳对视了正着。

    薛东阳血色的眸子浮动着疯狂、厌恶和冰冷,刘向东心底陡然升起不详的预感。

    下一秒刘向东还没来得及说话,薛东阳突然掏出手·枪对准了他。

    就听‘砰砰’两声巨响,薛东阳对着刘向东的两条大腿就是各一枪,直接把刘向东打懵了,也把跟过来的特办处组员都吓懵了。

    果然,处长终于撕下了伪装开始发疯了。

    处长终于入魔了。

    现在要拿他们特办处的组员开始祭枪了吗?

    特办处的组员簌簌发抖的同时,开始一前一后地围过去想要劝阻薛东阳。

    “处长,您清醒点,这是我们特办处的人啊。”

    “现在招人手本来就困难,打死一个少一个,处长您冷静点啊。”

    “处长,您要是因为灵异现象暴增心情不好,处理事务处理的烦心,我给您做个仿真真人傀儡沙包,保证反应度仿真度100%,您怎么虐都没事,但是对着咱们组员您还是手下留情啊,这都是为咱们处办事的啊!”

    特办处的秘书满脸的抓狂,显然如果不是武力等级的压制,秘书这会儿已经直接挠在薛东阳脸上了。

    薛东阳完全不为所动,只是隔着层层组员冰冷地凝视着刘向东。

    看他这副表情,刘向东的危险显然并没有彻底解除。

    特办处的组员们表情更加紧张了,甚至有人暗示刘向东快跑。

    直到双腿血流如注,一把跪倒在沾满灰尘的土地上,刘向东迟钝的大脑才反应过来剧痛,他惨叫着仰头看薛东阳,痛到扭曲的脸上是不解和怨恨。

    “处长,我尽心尽力为特办处工作,您就是这样对特办处职员的,二话不说就拿我们泄愤着玩儿吗?”

    “处长,我刚从一个特大的灵异现象中死里逃生,您怎么能这么对我?”

    虽然对薛东阳无比惧怕,可是刘向东心底更是无尽的怨恨委屈,眼见自己无法逃脱,干脆大声质问起薛东阳。

    薛东阳看也不看周围的组员,他盯着刘向东冷笑,血眸浮动着可怕的光芒。

    下一秒他身上肌肉危险地绷紧,如同猎豹一般直接从特办处的围堵中跃了出来,哗啦一下跪蹲在了刘向东身边,直接伸出一只手把刘向东狠狠惯进沙土里,死死掐住刘向东的脖子。

    刘向东觉得自己要窒息死了,他无助地瞪大了眼泡,脸色扭曲铁青,被碾死的虫子似得蹬着四肢。

    没想到自己没死在灵异现象中,竟然死在自己处长手里,窒息带来的神智短暂性空白,甚至让刘向东遗忘了怨恨。

    薛东阳的枪可怕地堵着刘向东的嘴,他语气又冷又恐怖:“你做了什么当我不知道吗?”

    “你是想死吗?”

    “想死的话我现在就成全你。”

    枪管又朝刘向东嘴里捣了捣,刘向东被捣的直翻白眼,喉咙里忍不住一阵作呕,却被掐着脖子无法呼吸,简直快要直接憋死过去了。

    但更可怕的是他听到了薛东阳扣动扳机的声音,没有人比他们特办处的人更了解这些枪的威力。

    惊惧到了极致,刘向东大脑直接崩断那根弦,他吓到失禁了。

    薛东阳终于嫌恶地松了手,刘向东狗一样地趴在泥土里拼命地咳嗽喘气了起来。

    原本想要拦住薛东阳的特办处组员们停下了脚步,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处长这话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刘向东这小子哪里惹到了处长,弄的处长这么大火气。

    薛东阳却看也不在看众人,而是大步走向了楚玥。

    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生怕处长对着无辜好看的小妹妹继续发疯,也怕楚玥受到惊吓应激反应惹怒处长,到时候弄的场面不大好看。

    毕竟处长现在不管是表情还是行为都太可怕了,正常人看到,只怕都会对处长生出敬而远之的心态。

    更何况连他们这些大男人看了都心里发憷,就算小妹妹有几分玄道上的本事,估计也没见过处长这种恐怖的奇葩极品,肯定会害怕处长的,说不定还会吓到尖叫。

    然而下一秒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薛东阳竟然直接朝楚玥单膝跪了下去,他如同标杆一样跪的挺拔,能吓哭无数人的高傲头颅低垂了下来,他一字一字认真而又标准地道:“玄都观不孝弟子,薛东阳,见过掌教。”

    楚玥原本因为疲倦靠在树边休息,自然也看到了特办处那一幕,这会儿她瞧见薛东阳走过来,突然觉得原本就因为看到帝王神灵而发痛的脑袋,变得更痛了是怎么回事。

    楚玥忍不住揉了揉额头,瞧着跪在自己脚边的薛东阳,内心重重地叹了口气。

    成,她不是早就深刻认识到了,反正玄都观流浪在外面的徒子徒孙,就没几个是正常的。

    有了怕鬼宁柯、风骚九召,再来一个狂躁东阳,好像也没什么……大问题???

    才怪!

    楚玥内心一阵扭曲,面上却只能呵呵笑。

    “倒也用不着这么客气,也用不着这么多规矩。”

    总在她脚边跪着是什么事儿,就不能站起来说话吗?

    薛东阳却抬着眼眸,如同标杆般认真地道:“掌教,礼不可废,您为掌教,弟子自然是要执礼数的。”

    楚玥这次是真的叹气叹出了声,她换了种说法:“站起来说话,这是命令。”

    薛东阳嗯了一声,老老实实地站了起来,但依然是一副小学生般的老实摸样,乖巧地站在楚玥面前,这强烈的反差让特办处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

    这个小姑娘究竟是什么人,是什么来头啊。

    桀骜不驯谁都不服,就连管辖他们的那位最高领导,处长都敢说掀桌子就掀桌子了,说甩脸色走人就走了,怎么在这个小姑娘面前乖顺的跟家养大金毛似得?

    听处长恭敬的称呼,看处长说话的态度,莫非树下的这位只是看起来小姑娘,实际上是不知道多大岁数的老神仙了,只是法力高强容颜不老青春常驻而已?

    刘向东更是直接铁青了脸,露出了死灰般的眼神。

    楚玥一个刚成年的大学女生就算能力高强,可地位也高的离谱了,能让特办处处长跪下来说话,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他瞬间想明白薛东阳刚才的警告是什么意思了,处长知道了他和薛大少私底下商量的事情了。

    他觊觎处长的长辈,彻底得罪了处长,处长没有当场掐掉他的脑袋,真的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他居然还想着欺骗这样的存在,简直是不知死活。

    觉察到周围人投射过来的视线,经常沐浴在这种目光中的楚玥黑着脸呵呵了。

    别以为没说出来她就不知道这些人想什么,肯定心里把她当成老妖怪了。

    真是够了,继在鬼中摘取了虐鬼变·态的称号,现在在玄学师中,她又要摘取老妖怪的桂冠了吗?

    她真的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十八岁大学女生好不好。

    瞧见薛东阳嘴唇动了动,似乎还想说话的样子。

    楚玥勾唇一笑,凉凉地道:“你要是敢说什么救驾来迟这种话,薛东阳,你就给我等着……”

    对于这么中二的场景,楚玥发自内心的三连拒。

    薛东阳犹豫了下,他显然是觉察到楚玥生气了,便迟疑道:“弟子说错了话,掌教责罚,理所应当。”

    楚玥:“……”

    好,大哥,你赢了。

    放过她,就让她当一个普普通通的掌教不好吗?

    这一瞬间,楚玥突然怀疑起爷爷的话来,玄都观的弟子真的是出于无奈下山讨生活了吗。

    如今楚玥无比怀疑,当年爷爷其实是因为带不动这些人,所以找借口把人都赶走了?

    燕大的事情在特办处高效率的收尾中完整地结束了,得知事情前后经过的薛东阳,眼底的血色更重了。

    “这几年时常有邪,教私底下流窜作案,他们信奉唯一真神,声称所有的神都是伪神,唯有他们信仰的神才是真正的全知全能的神。”

    “他们坚信这位真神能够给人间带来新生,凡是信仰真神的人,都会得到永生,在真神的庇佑下享福安乐,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人人充满贪婪欲念了。”

    楚玥拧眉:“这个说法我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

    她把在黑山的见闻告诉了薛东阳。

    薛东阳点了点头:“是这些人的手笔不错了,如果如掌教您所说的那样的话,黑山的异变应该也是这些所谓的真神信徒做的事情。”

    “他们为了向人间展露真神神迹,威慑其他人,在普通人之中制造恐慌,以此大批增加真神信徒。”

    “他们做出来的这些事情,把普通的生活场所弄成灵异场,说起来也和恐怖袭击差不多了。”

    “这个真神到底是什么?”

    楚玥知道历史上有许多野神和邪神的存在,也有些心术不正妄想一把登天的人信奉这些邪神。

    但是不管是野神也好,邪神也好,它们虽然都能赋予信徒一定的力量,却不像范希特森招来的这个邪神,只看一眼就能污染人的精神,所到之处都化为灵异。

    薛东阳摇了摇头:“不清楚,没有人知道这个真神,的,名,讳,也更没有人能看到真神之身。”

    “这么多年来,我们也派人打入过他们内部,但是无一例外,进去的人都被异化了,不管进去之前意志多坚定,进去后他们也都成了邪神的信徒,以至于到了现在都没有有效的消息能够传递出来。”

    “我们只能尽可能地平息近些年暴增的灵异事件。”

    同楚玥匆匆地聊了一些真神的信息后,薛东阳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显然是去深入追查范希特森这件事去了。

    这一次燕大运气好,碰巧楚玥在燕大参加校园祭,最后力挽狂澜,没有让燕大沦为灵异场。

    如果换成别的情况呢,这些人突然在普通人中引爆灵异现象,不知道会造成多可怕的后果,这些真身的信徒真是越来越猖狂了。

    燕大的师生被安置妥当,郭梅儿五个魂魄也同样被安置了起来。

    林雨因为休息邪术,魂魄已经被污染了,无法再正常步入轮回,只能被送去镇压起来。

    薛东阳给林雨选了万佛寺这样的好地方,万年古寺的晨钟下,镇压着这么多年来万佛寺抓捕的恶鬼之流,日日在万佛寺听和尚念经,早上被敲的哐当响,用来日日忏悔自己所犯的罪过,直到罪孽消除才能再步入轮回。

    至于哪一年才能消除,那就要看机缘了。

    郭梅儿几人的魂魄则消除了戾气后,就直接去投胎了。

    林雨整个寝室的事情也纂改了一些无法言说的内容,向燕大师生公布。

    林雨因为嫉妒被邪,教教唆杀死室友,林雨自己也被邪,教所杀,林雨的父母被林雨牵连,如今也成了植物人。

    这件事在燕大引起了轩然大波,还掀起了一波抵制邪,教的风潮,远离邪,教也成了老师们上课前必须的思想教育。

    至于范希特森的身份,在调查了以后校领导般惊恐地发现,其实根本没有范希特森这个教职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一心觉得范希特森是他们请来的交流外教。

    不过对于楚玥而言,这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毕竟范希特森是信奉邪神的狂教徒,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能力实属正常。

    中秋学院祭的事件也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了。

    当然了,楚玥也从特办处拿到了应有的奖金。

    虽然她还不是特办处的成员,但是有薛东阳的通道进行特批,也没有人敢对此有任何异议,更何况楚玥的确是在这次灵异事件中力挽狂澜,大家也心服口服。

    另一边,刘向东在断了两条腿后黯然离开了特办处,临走前薛子书还非常不高兴地问他为什么。

    刘向东本来想破口大骂,然而这个心思狡诈的前特办处成员转了转眼珠,冷笑着坑了薛子书一把,他故作惊恐地道:“那个女人太厉害了,我不行,她把我两条腿都打断了。”

    “什么,您还问我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她说她看中的就是您薛大少啊,只要您还一心一意地爱着楚彤小姐,她就绝对不可能放弃这场婚约的。”

    “薛大少,俗话说的好,审时度势,该低头时就低头,更何况这位楚玥小姐能力如此高强,您跟了她,那也是一种福气对不对,像她那样厉害的人,怎么可能忍的了别人染指自己的未婚夫呢,就算是不喜欢,那也不是其他人随随便便可以碰的,您啊,还是放弃,乖乖听家里人的安排,比什么都舒心。”

    不等那边的薛子书气的暴跳如雷,刘向东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拉黑一条龙服务。

    刘向东冷笑,他落到现在这么惨的地步,总的有个人为他的情况负责。

    薛东阳、楚玥都是他招惹不起的大佬,他也不敢再去那两位面前蹦跶,那这笔账就只能跟薛子书算了。

    他不擅长符咒,又断了两条腿,没办法暗算薛子书,但是他可以挖坑坑对方啊。

    是个男人就忍不了他说的那些话,到时候薛子书信以为真对上了楚玥,上赶着缠着楚玥讨说法,以薛东阳尊师重道的态度,他等着这位薛大少被自己亲叔叔打断腿的那天。

    最近玄都观作业群无比热闹,和薛东阳分开后,楚玥就直接把薛东阳也拉进了群里。

    宁柯和胡九召看到作业群里多了人,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等看到薛东阳独特的中老年头像后,宁柯和胡九召大惊失色。

    “老三,你什么时候也来了?”宁财神。

    “嗯。”东阳。

    妖九召:“老三你个莽夫,没有吓到掌教。”

    “没有。”东阳。

    掌教:“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东阳这么乖,什么莽不莽的,每天就他认真交作业,你们两个作业都做完了吗?”

    宁财神:“……”

    妖九召:“……”

    月仙掌教:“再让我看到你们两个下线装死,我就离魂出现在你们面前。”

    妖九召:掌教求轻放·jpg

    妖九召:“在写了在写了,不信掌教你看。”

    视频通话。

    瞧见胡九召乖巧地坐在书桌前抄道经,楚玥满意地点了点头。

    月仙掌教:“明天下午讲义抄一份给我。”

    妖九召:笑容逐渐消失·jpg

    月仙掌教:“宁柯又跑了,宁柯,我现在开始算你的位置,五分钟后我到你身边,亲自带你去医院殡仪馆。”

    财神宁:“掌教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跑了呢,刚刚接了公司一个电话,是魏钊找我商量玄都观迁观的那块地皮的事儿……”

    月仙掌教:“5,4,3……”

    财神宁:“掌教,是这样的,我本来已经安排了殡仪馆行程,但是最近殡仪馆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有些犹豫,毕竟您也知道我是个修行小废物,我有点担心,所以……”

    “什么事情发给我看看。”

    财神宁·松了口气jpg·事件传送中。

    妖九召·鄙夷脸jpg。

    财神宁刚松了口气,楚玥就道:“周末,你和我一起过去看看情况。”

    财神宁:“……”笑容逐渐秃头·jpg

    妖九召:你也有今天·jpg

    胡九召私聊宁柯:“宁怂货,你跪下来喊一声姑奶奶,姑奶奶送你一个小狐狸摆件,摆件里有我的狐息,能够迷惑小鬼自己离开,你觉得怎么样?”

    宁柯:儒雅微笑。

    转头截屏发到了群里,@月仙掌教:“掌教,老二要帮我作弊。”

    妖九召:“……”

    妖九召:“你麻痹呢宁柯傻逼,黑心眼子。”

    月仙掌教:“九召,你很闲吗?”

    胡九召赶紧想要解释,然而再发消息就发不出去了,只见微信上显示着,您因为说脏话已经被管理员禁言。

    胡九召:“宁柯狗逼死了。”

    然后胡九召再看微信群,只见月仙掌教传了一个1G文包,指定了妖九召打开。

    胡九召打开一看,是1G的道经注释和讲义。

    月仙掌教:“下周学习内容,请提前预习。”

    胡九召:“……”直接晕迷了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薛东阳才再次上线,疑惑发问。

    东阳:“人呢,怎么都不见了?”

    宁柯&胡九召:老三这个莽夫。

    满意地关闭了微信群,楚玥觉得玄都观的大家还真是和谐相处相亲相爱呢,同时她也对自己认真负责的教学态度非常满意,毕竟谁让她是玄都观的掌教,自然要认真督查每一个弟子的学习进度。

    虽然不知道爷爷当年是怎么带领玄都观的,但想必也是如此,不然不会到死前还非常惦念着大家。

    看到玄都观如此欣欣向荣,弟子们如此努力,爷爷在天之灵一定也十分宽慰的。

    宁柯&胡九召&薛东阳:真是个美好的误会。

    洗干净了手给祖师爷上了柱香,楚玥自言自语道:“那天那个神灵的模样很是眼熟呢,说起来很像黑山的那个小山神,我原本以为黑山小山神已经陨落了,没想到竟然不是。”

    “那天那个神灵垂眸看下来,我觉得好像想起来一些事情,祖师爷,你觉得那个神灵还有小山神像不像我们隔壁邻居?”

    “我觉得有了疑问,去认真求证一番比较好,您说呢?”

    “看起来您也认同我的话了。”

    楚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是个说做什么就去做了的性子,当下就左右看了看,直接从祖师爷神龛旁边抽走了一盒子香。

    “就带着这个去拜访他好了,如果他真的是那名神灵,想必也不会拒绝信香的。”

    楚玥说着拿着祖师爷的私货直接就推门走了,徒留下被抢了口粮而暴怒的祖师爷。

    别墅里窗帘幔帐,被暴怒的祖师爷刮的呼啦啦作响。

    隐约还能听到有什么声音在抱怨:“没良心,有了外面的神了,家里的神就不香了。”

    “呜呜呜,口粮都被克扣了,拿出去养外面的野神了。”

    “家里的老实本分神好惨,她这么三心二意,不要原谅她了。”

    另一边,楚玥拎了一盒子香就离开了别墅,直接敲响了邻居的房门。

    和之前那一次一样,邻居房门紧闭,从外朝里面看去,屋里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是你邻居楚玥,过来拜访你了,给我开开门。”

    楚玥知道韩少商在屋里,说起来她以前觉得韩少商宅,所以基本上不出门,但是现在看看很有可能对方根本不需要像人类那般活动。

    然而屋里静悄悄的,并没有人回应楚玥的话。

    就在楚玥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推开门的时候,门开了,韩少商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楚玥,他表情有些奇怪,脸色惨白,一双眼睛黑洞洞的,靠在门框上也不说话,就那么虚虚地盯着楚玥。

    楚玥还没有开口,韩少商就转身朝屋里走去,说是走,不如用飘来形容比较恰当,楚玥犹豫了一下,直接跟了过去。

    韩少商闷头朝前走,身形又轻又飘,表情也僵硬苍白。

    楚玥跟着对方走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到对方有些不大对劲,她停下了脚步喊对方:“韩少商,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神灵是不是你?”

    韩少商不说话,依旧朝楼上飘。

    楚玥拧眉观察了对方半晌,突然大步走过去,一把攥住了韩少商的手腕。

    她的手直接从韩少商的身体里穿过去了,韩少商回头没有什么情绪地看了楚玥一眼,直接消散了。

    “这是怎么回事?”

    楚玥看着这一幕,心底突然升起不太好的预感,她觉得邻居的情况好像不大对劲。

    虽然和邻居交往不多,但楚玥对对方的观感其实并不差,尤其是怀疑对方是小山神和帝王神灵的情况下,如果对方真的是小山神和那天的那个神灵,那么对方就相当于救了自己两次了。

    想到这里,楚玥想也不想,直接朝楼上走去。

    越往上走就越黑暗,空气也仿佛凝滞了起来,鼻端问道的都是森冷的寒气和浓郁的血腥气。

    长期和这种环境打交道,不需要推开门,楚玥就知道这是厉鬼降临的征兆,她的表情也变得冷凝了起来。

    莫非她猜错了,莫非韩少商并不是神灵,如果韩少商是神灵,那这里又怎么会有厉鬼降临的气息。

    如果韩少商只是普通人,那这里这么浓郁的阴气,对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抱着这个念头,楚玥推开了二楼的房门。

    一整个二楼都是卧房,楚玥推开了楼梯口的房门,就感觉到脚边有什么黏腻的东西蔓延开来。

    屋里更黑更冷了,寒气扑面而至,如同到了极地冰窟似得。

    阴森的嘀嗒声一滴一滴从天花板上滴落,楚玥伸出手接住,接了满手泛着甜腻腥味的血,而她脚下踩着的,也是满屋子的血水。

    这里整间屋子已经全部被泡在血水中了。

    如果韩少商真的遇到什么不测,那么流了那么多的血,也基本上没救了。

    楚玥并没有被这一幕吓住,她目光冷锐地看向了房间中央,黑暗中影影绰绰地躺着一个身影,蔓延了满屋子的血水都像是从对方身上流出来的。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