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章 第 49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这群负责拦路围堵的小混混们敢当场发誓:他们这辈子都没碰到过这么离谱的事情。

    尤其是那个因为追求雪莉尔失败, 而恼羞成怒计划了整个过程的领头人。

    ——本来他今晚就‘只是’打算‘教训教训’那个拒绝了他好几次,还害得他被人嘲笑的蠢女人,让她知道拒绝自己的代价, 这多正常啊!

    难道他还能白白忍受被这个女人拒绝后周围人对自己的大肆嘲笑吗?!做梦!他丢了脸, 那这个女人也必须得付出代价才行!

    像这类事情,他听说过很多次, 而他本人也早有计划。

    于是他特意打听了雪莉尔每天下班后的路径,又纠集了许多与自己差不多等级和心态的小混混们,打算好好教育一下那个蠢女人。

    如果那女人还不知悔改的话, 他也不介意将她直接扔进哥谭湾里。

    在刚开始的时候,计划进行得一切顺利。

    那女人身边甚至还跟着个看起来会很漂亮的小丫头。嚯,血赚,这波不亏!

    而且那小丫头还不知死活地完全没觉得害怕,非常自觉地站到了他的面前。

    ……还能有这种好事??这波不亏这波不亏。

    男人笑眯眯地挑了挑眉, “wow。”

    然而就在下一秒, 从旁飞来的铁棍瞬间掀飞了他整个人,力道强硬得直接将他铲到在地连滚几圈蹭了满脸土。

    “what the——”他的脏话还没来得及说完, 就看到那个身形小巧的小丫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动作干脆地缴了自己手里的武器。

    她还很有礼貌地颠了颠手中的武器,开口询问:“你好,请问,你刚才是想说什么呢?”

    看着抵在自己喉咙处的尖锐锋芒, 小混混:“…………”

    哈哈。那其实倒也没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啦,就是我想说——我他妈能现在当场跑路吗?!

    草。

    他的确是知道最近哥谭市的风声怪怪的。

    比如像冰山餐厅全权转让这种大事,他当然也听说过。不过那属于大佬们的世界,反正接触不到,所以也和他没太大关系;不过……

    最近接连有两波小混混势力疯跑到警局自首——就听起来就很奇怪了。

    他还和其他人凑在一起聚众嘲讽过那群蠢货们。一群傻子, 在外面干什么不好啊?怎么还非要跑去监狱待着?一个个都被洗脑了,突然开始觉醒,准备追求道德素质了?

    ……妈的如果有得选,他现在也想直接去警局自首!!

    失误了!原来那些跑得早、及时自首的人才是最聪明的!

    令人牙酸的骨折和闷响声在黑暗中持续着,小混混连滚带爬地躲避攻击还试图为自己辩解,“我发誓我没打算做什么!真的!放过我们!”

    妈的他就只是想对个漂亮小妞下手而已!至于吗?!

    如果没被阻止,今晚这里会发生什么呢?——所有人都能想象到会有怎样的结果。

    然后在第二天,又或者更久以后,人们会在这附近发现一个普通女孩的狼狈尸体。

    再然后——是新闻上短暂的播报,报纸上潦草的介绍,以及来自亲友们无法接受的悲痛。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也是芬奇和里瑟行动的意义。

    这也是超级英雄们每一次夜巡、每一次及时出手的意义。

    ‘拯救世界’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但‘拯救普通人’也同样伟大。

    他们或许救不了所有人,但他们都会尽力去救下每一个人。

    在这个世界里,总有好人变坏。

    因为这是一件成本太低的事情了,你只要放弃自己的道德底线,忘掉【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则,就能够随心所欲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一切非法勾当;谋取暴利、攀升地位,甚至受人拥簇。

    但在这个世界里,也总有人变好,总有太多、太多的普通人,他们或许没有超能力,不会飞、也不能力大无穷;但他们都在坚持自己的原则,去做一个好人。

    因为潘多拉的盒子里,一直装着【希望】。

    赛琳娅扶住已经被吓软腿的雪莉尔,“别担心。”

    她真的完全、完全不会安慰人。在脑海中努力搜刮了半天,赛琳娅非常艰难地挤出来一句:“我打人应该挺疼的,所以别担心,他会得到教训的。”

    语气信誓旦旦,非常真诚。

    雪莉尔:“……”

    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又后怕又感动——但又有点想笑。而且她到底应该怎么回应这句话啊?!

    望着郑重而坚定的赛琳娅,她深吸一口气,试探性地回答:“……那,谢谢?”

    是、是应该这么回答?总、总不能打击小姑娘的积极性?应该对她进行鼓励教育才对……

    瘫倒一地的小混混们:……那倒也不必?!我们宁愿当场入狱,也不想变成教具!!

    面对两个前任CIA特工,加上一个赛琳娅,他们完全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疼痛就已经伴随着重击同时而来。

    那是一种彻底越过听觉、越过视觉的攻击方式,在一瞬间完成,被击倒之后,才能通过反应迟钝的视网膜以及其他感知器官意识到——这是一场被彻底碾压的战斗。

    就,怎么说呢。输得不亏。

    毕竟就连秃鹫都没能享受得到这种高级待遇呢。

    赛琳娅这几天在跟着杰森学习‘如何使用现代武器’,来自魔法时代的言灵师对热武器充满兴趣,甚至大有一种网络梗图中——哈利波特举着枪说“罗恩,这可比魔杖好用多了”——的相同感觉。

    在敌人清空扑街一片后,赛琳娅侧身看了看里瑟先生,“我真喜欢他的这种风格。”

    【拯救一条生命】,听起来似乎会是一件非常简单轻松的事情。

    但真正会这么做的人有多少呢?又有多少人会冒着风险坚持去这么做呢?

    赛琳娅向来知道自己的运气不太好,毕竟她在自己的世界里,可从来没遇到过能拯救她、愿意拯救她的力量。

    因为亲身体验过绝望,才更明白希望有多么宝贵。

    ——所以赛琳娅真的好喜欢像里瑟先生、像斯塔克先生、像复仇者联盟那样的人们,她喜欢在这个世界中所见到的……那些不断坚持正义的人类们。

    他们让她在这个世界看到希望。

    在附近刚搞掉两艘走|私船,闻声赶来的红头罩:“……?”

    ?

    哈?

    他都听见了些什么?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周围、顶着红色头罩的男人,本就已经无比绝望的小混混们更加崩溃:“……”妈的怎么又来一个啊!!

    还他妈有完没完!而且这还是红头罩啊红头罩!是冰山餐厅的现任老板!!

    等下是不是蝙蝠侠也要来了啊?!

    他们何德何能啊妈的能有这种待遇!!

    红头罩的目光在赛琳娅的身上飞速掠过。

    小姑娘现在没顶着幻术干扰,杰森不希望让【红头罩】与她这么早扯上关系。

    “这些人怎么处理?”玛丽的脸上绕着两圈围巾,她整理着厚厚的布料,指指倒在脚边的人们,“谁来帮忙报个警?”

    里瑟:“……”

    毕竟弗斯科和卡特警官不在哥谭。

    在这个领域,赛琳娅经验丰富,她特别熟练地准备去摸人们的手机。

    “……”红头罩从高处跳下来,他径直地走过来踢了领头人两下,一句话没说。

    但就算他不开口,【红头罩】的名声,在哥谭地下势力里流传的传闻中也太过可怕。

    被红头罩凝视的小混混们:“……”

    领头人:“……”

    他觉得,做人还是需要具有最基本的底线。

    总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去碰、也不能去做的。

    就比如现在——他妈的总不能为了逞强,连命都不要了!!

    小混混瞬间滑跪,哭着喊着对红头罩说:“……我我我,我什么都能做!饶了我!”

    呜呜,哥谭的夜晚好他妈可怕啊!!

    杰森:?

    我他妈只是让你自个首?又没动你!

    “咳。”赛琳娅轻咳一声,悄摸摸地转移了目光,很克制地忍住了自己的笑声。

    杰森:“……”

    我。听。见。了。

    不得不说,雪莉尔的心理素质是真的很好。在赛琳娅送她回家的过程中,她还能非常激动地抓着赛琳娅的袖口问:“你刚刚用的是什么功夫?是咏春吗?还是截拳道?看起来好**帅啊!”

    看得出来,为了不带坏小孩子,她很努力地咽下了过激脏话。

    赛琳娅:“……”

    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

    因为赛琳娅的战斗技巧其实都是在一次次训练中,自行摸索总结出来的。毕竟用魔法世界贵族们的话来说,就是——“任何生物,只要扔进斗兽场几次,总会变得聪明起来。”

    因为不聪明的生物,都会活不下去。

    再加上种族优势与【猫妖】卡牌影响。

    在【猫妖】卡牌熟练度满格升级之后,赛琳娅可以自行选择是否接受卡牌对外观的改变。——猫耳与尾巴,终于变成了可隐藏选项。

    ……如果说【卡牌·春之女神塔罗】是赛琳娅靠在家多次种花实践,而攒满了熟练度进行的升级;那么【卡牌·猫妖】,差不多是依赖一路被其他人rua猫、被其他人撸耳朵而升到最高等级的。

    毕竟言灵师的力量,除了依靠自己实力,还依赖他人信仰。能感知收集到的‘信仰、喜爱、畏惧’等强烈情感越多,赛琳娅的力量就越强大。

    而【卡牌·猫妖】收割到的言灵值……不说别人,起码杰西卡旺达她们简直爱死赛琳娅的猫耳朵和尾巴了。从上学第一天起就开始倒计时放假撸猫。

    大概杰森也差不多。毕竟他连猫爬架和逗猫棒都当场买好了。

    面对雪莉尔的问题,赛琳娅沉默两秒后,语气坚定地回答:“……嗯。差不多就是那些。”

    四舍五入后,就应该大概,都差不多?

    雪莉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总结:“那我好像也应该去学习一些技巧……”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你,”雪莉尔继续对赛琳娅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有时间——你一定要经常记得来我们餐厅啊!以后你在餐厅内的所有开销,都由我来负责!”

    【我请你吃饭】——来自一位在餐厅的打工人表达感激的,最、高、礼、节。

    赛琳娅能面无表情地空手面对两打小混混,但是在接受他人感激和好意的时候,还是会有些紧张。

    她飞快地在心中挑选措辞打草稿,“嗯——谢谢。我会去餐厅看你的,毕竟我还想听你聊一些东方的故事呢,”

    赛琳娅所生活的魔法世界,探索能力还不够发达。对神秘而古老的东方充满好奇而浪漫的幻想。

    在口口相传的故事之中,那里是一个河中漂满香料与红宝石、由龙与狮鹫守护金山、训练鸟儿去山洞叼回宝石,美好得近乎伊甸园的地方。甚至据说,渔民们晚上只要在河中撒网,第二天就能在网中收获肉桂和沉香木等名贵香料。

    而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赛琳娅也翻看了大量有关东方神明鬼怪的书籍。对于没见过世面的小言灵师来说,那一切简直都太有趣了。

    她看到了另一个精彩而丰富的神话体系。

    所以在抽到【卡牌·猫妖】之后,赛琳娅会格外激动。因为这是一张更贴近东方元素中猫又、九命猫传说设定的卡牌——她的力量,已经不仅仅只局限于召唤西方神明那么简单了。

    赛琳娅想了想,继续说:“比如我们可以聚在一起聊聊《山海经》之类的故事?”

    她真的很想再多多了解关于九尾、烛龙的故事。既然雪莉尔是东方人的话,大概会更清楚这些神话?

    “……”听到这句话,雪莉尔表情微妙地多看了赛琳娅几眼,“嗯——其实,你知道吗?在我刚说完‘我请你吃饭’之后,你又提起《山海经》,我总会觉得,你是在想吃《山海经》里的食物?”

    “啊?为什么?”小古董赛琳娅露出茫然又晕乎乎的表情,完全无法get到对方口中的说法。

    “这是网络上流行的一个梗,《山海经》不只是神鬼传说,还是一本食谱,”雪莉尔细致地进行解释,“因为书里介绍怪兽品种和特征之后,经常会在最后加上几句食用感想。”

    “——比如:“食者不蛊”、“食之使人不眯,可以御凶”还有“食之无肿疾”①等等,这些都是书里的原文,”她看向赛琳娅,“你听,是不是感觉特别像是食谱?”

    赛琳娅:“……”

    我都听懂了。

    我大受震撼。

    突然就……不是很敢尝试召唤《山海经》里的生物了呢。

    如果,她是如果,她佩戴上了九尾狐卡牌,那她能舔舔爪子尝一口自己吗?

    小言灵师被现代人丰富的想象能力砸得大脑发懵,愣愣了很久。

    “真可爱,”雪莉尔被狠狠地戳中萌点,忍不住悄悄伸手戳了戳赛琳娅的发尾,“你真的太甜了。”

    其实理论上来说,雪莉尔这种险些遇到危险的受害者,是应该和罪犯们一起去警局做笔录的。

    但鉴于那太容易造成二次伤害——大家都选择了更简单还容易操作的方法。

    直接送罪犯们进警局。

    “谢谢你。”在到达住所之后,一路上都表情轻松的雪莉尔突然转头,非常严肃地开口,“也谢谢你们。”

    “我有时候也会觉得,在哥谭市生活好像是件很有风险的事情。”

    “但是每当蝙蝠侠和罗宾——哦,对,悄悄告诉你,其实我是支持他们的那一派,”雪莉尔神神秘秘地伸手比了个‘嘘’的禁言手势,“以及你,还有那位先生、那位女士,以及更多像你们这样能够站出来见义勇为的人们出现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这座城市依然充满希望。”

    雪莉尔当然害怕。

    在刚刚的某个瞬间,她甚至想到了自己的尸体会是什么样子,想到了自己死后家人会多么痛苦,也想过一定要拉着敌人一起死。

    但是当第一声金属破空声出现,当小姑娘挡在她面前,当她被小姑娘搀扶起来,当她听到陌生女人的关心。

    很奇怪,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突然有了勇气。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赛琳娅几次回头,对还站在家门口望着自己的雪莉尔招手告别,对系统说,“英雄存在的意义。”

    是希望的凝结体,也是在绝境之中可以抱有希冀的目标。

    无论他们是不是‘supre hero’,有没有超能力,但只要有着这样独特的信念,去承担本可以推卸责任,普通人也是英雄。

    其实在赛琳娅的世界里,也有一些人会被称为【英雄】。一类是屠龙的勇士,其中以能救出公主的勇士最为有名气;另一类则是成功征讨并收服魔法生物的探险勇者。

    好伟大。

    但不是所有被屠杀的龙都会害人,赛琳娅在收藏室中见过最多的‘龙骨’都来自还不会飞的幼龙;收服魔法生物最快的方法也从来不是感化与接近,而是——屠戮。

    屠戮到对方无法抵抗,屠戮到……那些魔法生物只能、必须依赖他们才能生存下去。

    要【说服】一个种族臣服,需要漫长的谈判,需要进行利益交换,或者‘爱的感化’。

    但【征服】一个种族臣服,那就太简单了。

    所以,赛琳娅想,她真喜欢这个世界。

    不只是因为这个世界里有枕头、有小蛋糕,有魔方,有杰森,有雪狼和三头犬还有小知更鸟,以及好多给予她善意的人们……

    更因为这个世界,有英雄,也有希望。

    【叮——】

    系统的提示声打断了赛琳娅的思绪,【恭喜宿主触发隐藏任务‘英雄存在的意义’,发放奖励:三千积分,一万言灵值。】

    非常罕见的大手笔奖励,系统都为自己感到骄傲。

    “隐藏任务?”这是系统从未对赛琳娅提起过的事情。

    “是的,在任务触发前,就连我的统计面板也不会记录这些任务的前置条件。”所以也无法进行提醒和预测。

    在回答完问题之后,系统同时还立刻汇报:“宿主放心,我已经修改覆盖了所有记录您行踪的影像资料。”

    以最大限度,确保赛琳娅的安全。

    “你没再继续和那位‘机器宝宝’进行沟通吗?”赛琳娅通过任务地图上的目标人物标记,确定了里瑟先生还和玛丽女士在一起,而芬奇先生驾驶着出租车,以一个很恰当的距离一路跟着她们,直到雪莉尔进家。

    “不。”自认全场身份最高的系统,倔强而坚定地回答,“我是一个成熟而理智的智能AI,我对教导小孩子没有兴趣。”

    在听系统申辩的同时,赛琳娅躲进摄像头被系统覆盖接管的视觉盲区,切换卡牌,施展幻觉干扰,并同步发动瞬移功能。

    赛琳娅当然没有忘记,自己还有一项名为【福尔摩斯的誓言】的支线任务没有做呢。

    其实系统的【瞬移功能】最初是氪佬专属的vip功能。

    但鉴于赛琳娅的经济状况始终都——不怎么让人满意,所以系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为赛琳娅开着‘试用期’权限。

    草,不然他还能看着宿主一路小跑地四处出任务吗!那还能是个人?!

    当使用者的队友在传送地附近的时候,功能会自动锁定住队友定位,将使用者投放到队友身边。

    功能生效。

    赛琳娅向红头罩的方向挤了挤,趴在高处向下望,“我都错过了些什么?”

    “她打算做黑船离开,五分钟后就能登船,”红头罩抬抬下巴,指向玛丽与里瑟,“他是她的老朋友。”

    ……就挺巧。

    那艘黑船恰好是他刚搞定的目标。

    毕竟红头罩要和哥谭已有的地下势力抢夺地盘,这是必须会走的一步。

    玛丽和里瑟对视片刻,都感觉现在的这一幕简直像是在做梦。

    ‘特工同事’是一种非常微妙的关系。

    在执行任务期间,你要和你的同事们并肩作战,共同承担失败与死亡的可能性。你们必须交付信任。

    但与此同时——由于CIA有过的某些先例,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会收到‘杀死你的同事’这种任务指示。所以你们又不能完全信任你的同事。

    当然,在退役之后,这件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化很多。

    ……反正不知道为什么,每年都有几个牛逼plus的大佬在民间出现,调查之后都是前任CIA特工。

    玛丽看看里瑟的状态,语气几乎是在下结论:“看起来你很享受新的工作,以及新的人生目标。”

    的确是这样。

    里瑟也回答,“希望你也是。”

    其实昨天不只有玛丽注意到了正在任务中的里瑟,里瑟也察觉到了经过仓库周围的玛丽。

    ——就算里瑟本人暂时没有发现,他还有芬奇。

    这位富豪,兼可以轻松黑进互联网与监控端口的软件天才。

    “谢谢。”玛丽的笑容与语气都很苍白。

    她……“曾经过得很好。”

    有相爱的丈夫,有刚出生的女儿,有如同长辈的房东太太,还有一群她没想过会结交的朋友们。

    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

    她曾经的人生,一直是与自己的队友们并肩作战;直到意外发生,她以为自己要迎来全新的未来。

    然而她的崭新未来又被自己曾经队友的追杀所摧毁。

    ……说不清这是一种循环,还是一种宿命。

    玛丽低下头,用厚厚的布料遮住自己的外貌,走上这艘黑船。

    船舱内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静,像一座巨大寂静的棺木,地面上经久积累的厚厚污垢将每一片地板都显现出一种浓郁的黑色,如同裹尸布。

    这太不正常了。

    “……”玛丽握紧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枪,熟练地上膛,摆好进攻姿势。

    她听到了隐约的呼吸声,以及语调轻松的谈话。

    玛丽躲开木箱构成的障碍物,将枪口当做自己的双目去窥视一切。然后她就看到——

    倚在木箱上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对她打了个招呼,“旅行愉快,玛丽。你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语气轻快得听起来像是他叫了玛丽出来一起喝下午茶,而不是像在逃亡过程中。

    玛丽:“……”

    我他妈看不懂。我大受震撼。

    她被夏洛克的这句话梗得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他妈是——”

    “咳。”华生从夏洛克周围的遮挡物后走出来,无奈地看向玛丽。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玛丽依然不可置信,“我的每一个身份、每一次的目的地,都是通过掷骰子随机决定的。”

    即便你是夏洛克福尔摩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之一,也不可能推断出这种完全随机的结果。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的随机与巧合,玛丽,”福尔摩斯先生用仿佛上膛枪般的语速四处突突突回答,“你所认为的随机选择,其实依然在逻辑范围之中。”

    “只要熟练运用概率运算,并且彻底了解你的心理与性格,进行距离分析,”他非常自信地看着玛丽,“那就可以将看起来无穷的随机变量,缩小为【必中答案】,也就是你一定会选择的目的地。”

    这种仿佛豌豆射手的高速语速,以及夏洛克福尔摩斯向来的自信骄傲表情,让玛丽几乎本能地若有所思点点头。

    这些理论听起来都很有道理。而且,毕竟他可是夏洛克,他当然能做到他所说的一切。

    而站在船体之上,旁听到全程的赛琳娅,立刻特别激动地抓住杰森的手臂,“我知道了!这是魔法!这是占卜!”

    天啊!她终于见到活的占卜术和占卜师了!

    怪不得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位福尔摩斯先生看起来非常眼熟。

    现在仔细研究一下,他不就具有着,如同奇异博士斯特兰奇先生同款、几乎一模一样的骄傲与自信吗!

    这大概就是来自‘聪明人’、来自‘顶尖法师’特有的气质!

    杰森:“……”

    在赛琳娅热情激动而充满期盼的眼神注视之下,夏洛克继续说:“但那样太麻烦。”

    他理直气壮地继续说:“所以我在你随身携带的记忆棒u盘里放了定位设备。”

    玛丽&赛琳娅:……

    两个并不在同一空间内的人,几乎同时露出了特别相似的‘震撼+不可思议’表情。

    玛丽: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我他妈能骂人吗。

    红头罩嗤笑一声,“魔法?”

    “我也会魔法,”他侧头看向赛琳娅,“闭眼。”

    抱着“惊喜以及希冀”,赛琳娅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火魔法,”一阵细微声响,杰森不知道摸索出了什么,“能够随时照亮万物。”

    随着杰森的解说,赛琳娅睁开眼睛,果然便看到了——照亮万物的光芒。

    温暖,明亮,可以照耀黑暗的火焰。

    ……来源于杰森手中拿着的打火机。

    赛琳娅张开嘴,欲言又止,“……我觉得,其实我应该是认识打火机的。”

    ?你好?杰森?我觉得自己倒也不笨好吗!

    不过你这个戏如果放在我们那个世界里,应该还是能够被当场封为火系打魔法师的。

    隔着头罩,赛琳娅听到很闷的笑声,以及一声“哦。”

    ——从扁平的语气中,完全听不出来杰森是在表达认可,还是个普通的语气词。

    赛琳娅默默地将注意力放回了夏洛克等人的身上。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约翰·华生的声音,打断了玛丽就快要冲出口的吐槽。

    “……”玛丽垂下目光,陷入沉默。

    无论有多少看起来无可挑剔的理由,但她,玛丽·华生,始终是家庭的逃避者。将自己的家人们丢在伦敦,独自逃亡。

    “在你们结婚那天,我就说过,”夏洛克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看起来似乎正在陈述某种事实,或者案情报告,“我会保护你们。回伦敦。”

    【叮——】

    赛琳娅立刻意识到,这就是支线任务‘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誓言’的起源。

    这是多么沉重的誓言,才能让一个人起誓,会保护其他人。甚至是Always.

    “我——”玛丽张了张嘴,表情痛苦,“但是我——”

    闪过她额头的红点比她想要说出口的话,更吸引人注意。

    那是被枪瞄准的标志。

    华生和玛丽立刻互相抓着对方卧倒,夏洛克也就地寻找掩体。

    伴随一阵激烈的扫射,来人从遮挡物后缓缓走出——是玛丽曾经的队友,阿杰。

    阿杰在任务失败后落入敌人陷阱,并被敌人折磨多年。误以为是因为玛丽的背叛,才导致了队友们的牺牲以及自己多年的痛苦监狱生活。

    复仇的火焰已经彻底烧毁了他的思考能力。

    赛琳娅默默顺走了杰森手里的打火机,打了个手势后向下跳去。

    在卡牌技能作用之下,她就像一只灵巧的猫般,无声地融于黑暗之中。

    “……阿杰。”

    听到玛丽的声音,男人嗤笑一声,“你能记得我,我可真感动。”

    “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玛丽打量着地形,尝试解困,“但我保证,我并不知道你还活着。而且我,也绝对没有背叛我们。”

    “你认为我会相信?”在被敌人抓住之后,阿杰只依靠着对玛丽的仇恨活着,被恨意彻底笼罩住的男人,完全拒绝接受对方的任何解释,“我真要感谢你,福尔摩斯先生。”

    带着浓烈的讥讽语气,他一语道破了自己是怎么找到三人的,“你在追踪她,而我在追踪你。并且最终,我们相遇了。福尔摩斯永远无所不能,不是吗?”

    无论玛丽怎样尝试劝说,阿杰都表现出拒不接受的顽固模样。他甚至非常坦诚,“我只想杀了你。”

    两次小型交火,掩体上都已经被穿出好几个弹孔。

    在夏洛克打落灯泡,整个视野陷入黑暗的瞬间,阿杰用身体撞开沉重的木箱子,枪口对准玛丽,“bye.”

    而同时响起的,是在场所有人都无比熟悉的枪响声。

    武器是特工的一部分。

    他们没有将子弹打偏的机会。

    因为他们不能失手。失手就意味着死亡。

    他们从不失误。

    像每一次任务时的那样,这一次,阿杰依然没有打偏。角度精准地对着玛丽的心脏。

    但杰森的子弹也没有偏航。

    ——当然,里瑟的射击也是。

    因为那本就不只是一声枪响声。

    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猫,竖起了尾巴。

    在枪口抬起的那个瞬间,赛琳娅的尾巴和手臂同时缠住玛丽,用力地将对方一把拉到身边。

    留在高处的杰森一秒不差地同时扣动扳机,击中阿杰拿枪的手。闷哼声伴随枪同时脱手,赛琳娅快速一踢,将枪踹向了夏洛克。

    而与玛丽告别之后,其实并没有真离去的里瑟,在枪脱手的下一刻,就闯进来拧住阿杰的手臂向后一摔。

    非常经典的打法,稍微留了点手,“——”阿杰不出意料地立刻失去了攻击能力。

    看着这一幕,赛琳娅很认真地总结:“嗯,现在他可以平静下来,继续听你们的解释了。”

    而且如果要疗伤的话,也能找我。我有全套服务。——这句有点像传销的话,赛琳娅犹豫几下还是没说出口。

    华生、玛丽、系统:“……”

    哦,《平静下来》

    ……平静。

    虽然他们紧张的心情还没能及时平复。

    但是——给我向牛津词典道歉啊!!

    夏洛克反而若有所思:“喔,有道理。”

    系统:?有道理个*啊!因为你不是监护人,所以就可以随便乱说了对吗?!快点和我一起指责宿主的行为!不要让她养成错误的三观!

    讲话是一件不用负责的事情吗?!

    系统被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气得数据流发麻,气势汹汹地将注意力调高,投向红头罩,试图从对方身上找到相似的认同感。

    大有一种家长试图告状的既视感。

    杰森大概也会同意赛琳娅的说法。毕竟他总是这样,她也总是这样。

    但他现在来不及表达。

    那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到他身后。

    浓郁得仿佛化身实质的黑。

    “红头罩。”

    听着这熟悉到曾经听过太多太多次,但又陌生到他已经很久没听过的声音,杰森回头,“哈,蝙蝠侠。”

    蝙蝠侠。

    他的——父亲?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