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章 第 48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这一位, 是来自大都会的艾琳女士,在哥谭待了几日后准备再去其他地方继续度假。

    这一位,是看起来身体不太好的出租车司机哈利先生, 正常开车营业工作。

    两人因为用车摩擦而发生了简单的口角争执。

    ——看起来是多么常见的一场巧合意外, 就像城市中每天都会发生无数次的小事件那样。

    然而赛琳娅抬着头, 左看看这位女士, 右看看另位先生, 依然无法忽视两人头顶上那实在是太过明显的名字标记:“……”

    刚开始接触人类的小魔法生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啊,原来你们现代人类,都这么人均演艺大师,同时还人均都有假名啊。

    原来如此, #今天又学到了新的冷知识呢!#

    正覆盖全球搜寻【机器宝宝】相关资料的系统:“……?”

    啊?是他作为智能AI表现得太过不称职了吗……他怎么至今没有统计出人类具有这种爱好呢。

    抱着【尊重个人喜好与种族传统】的强大信念感,赛琳娅努力无视掉两人头顶上鲜明的指示标志, 继续听两人的谈话。

    ——其实他们看起来像是在【为了吵架而吵架】,并非是在真的生气。

    在赛琳娅出现之后没多久, 玛丽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算了,就这样, 我要去钻石区。”

    随着玛丽的动作, 她手上佩戴的钻戒在太阳照耀下闪闪发光,非常刻意地透露着它具有着无比高贵的价格。

    ——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刁蛮阔太太的模板。

    “真希望你们哥谭能再有更多的娱乐设施,”玛丽用着自然流利的美式口音抱怨, “再变得更有趣些。”

    看着玛丽即将上车,赛琳娅立刻开口:“请问,可以顺风捎我一程吗?我刚好也要去钻石区。”

    她摸摸口袋,很认真地补充:“我会付全额车费的。”

    “随意搭陌生人的顺风车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亲爱的,”玛丽看看赛琳娅,还是又说,“不过鉴于你太可爱,所以这一次可以勉强破例。”

    毕竟见证过【她】的人,数量越多,越便于她之后脱身。

    那位看起来有些跛脚,像是受过伤的司机先生也没有什么意见。

    于是赛琳娅很乖地点头,“谢谢。”

    玛丽用手抵住车门框上沿,防止赛琳娅在上车的时候撞到头。

    她忍不住想,Rosie,她的女儿,她的珍宝,在长大之后,大概也会像这个女孩一样可爱。

    天,真希望华生和夏洛克还能记得,他们之前关于‘别将Rosie带到办案现场’的约定。否则她的小女孩,就要去经历听案件报告做睡前故事的童年了。

    玛丽随意地拨弄着自己染成黑色的头发,看着赛琳娅说,“你可真甜,亲爱的。真希望我家的孩子们也能像你这样乖巧懂事。”

    ——必须补充,此处的‘孩子们’指的不是Rosie。而是夏洛克和华生。

    赛琳娅歪头看向玛丽,慎重斟酌了一番该如何回复,最终很郑重地回答:“谢谢——?他们一定会的。”

    “噢。”玛丽的表情一软,感觉自己彻底被小女孩戳中了。

    玛丽华生,约翰华生的妻子,前任CIA特工。由于一场执行任务过程中发生的意外,她所在的小分队落入敌人陷阱中,只有玛丽自己侥幸生还。玛丽无法忍受队友们的牺牲,很快就选择了离开特工行业。

    在退役之后,玛丽遇到并嫁给了她的先生——约翰华生。而由于他们有一位名为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名侦探朋友,所以即便结束了特工人生,玛丽的生活依旧过得‘丰富多彩’、‘跌宕起伏’……简而言之,非常刺激。

    她几个月前刚生下了亲爱的女儿,并为女儿进行了一场(虽然夏洛克全程都在发短信远程办案,但总体来说依旧)很温馨的洗礼。茉莉是教母,夏洛克作为孩子的教父。

    ……然而玛丽却在前段时间从夏洛克口中得知,原来在当年那场任务失败之后,她曾经的特工队友阿杰也幸运地活了下来。可他虽然生还,却被敌人抓住并加以折磨,甚至误认为玛丽是出卖整个小队的叛徒。

    这份错误的仇恨,让阿杰在逃离敌人的折磨后,疯狂地追杀玛丽以求复仇。甚至不理会其他人的解释。

    为了不连累家人与朋友,玛丽踏上了逃亡之行。为了避免被福尔摩斯与阿杰推断出行程,她通过骰子等方式随机决定目的地,并且不断更换身份。她一路上已经伪装成过:神经敏感又过度热情的老妇人、敬业的航班空姐、四处旅行追梦的文艺女人……

    以及现在正在扮演的蛮横阔太太。

    在身份之外,玛丽在每个落脚点停留的时间也非常短。如果不是为了尽快甩掉身后跟着的尾巴,作为前任美国中情局特工的她,也并不会选择通向纽约的航班。毕竟越是在发达地区,伪装身份的难度就越大。

    ……而且也容易遇见熟人。比如她昨天就在一个仓库周围遇到了曾经同为CIA特工的同事,约翰·里瑟。

    对方那时正在气势汹汹地收割敌人们的膝盖。于是玛丽尽量在不惊动的对方的情况下,离开了现场。

    并且立刻来到了哥谭市。

    毕竟哥谭是个在各方面都特别‘丰富’的城市。玛丽认为自己可以从哥谭湾转道离开这。

    出租车停下,玛丽懒洋洋地递给司机一叠纸币,对赛琳娅说:“好了,小甜心,我们该走了。”

    “你打算去哪里,”她接着问,“说不定我们会顺路。”

    这种隐藏行踪的方式有些像魔术师的手法:用大动作来吸引观众的注意力,这样人们就不会注意到那些真正起到作用的小动作。

    用夸张的行动与性格特征,弱化其他特点,这样会大大降低其他人注意到【她】是谁的可能性。

    赛琳娅:“……”她在钻石区最熟悉的地方就是冰山餐厅。

    但这个时间,杰森在忙,她应该不太方便带着玛丽女士一起去餐厅撸企鹅。

    玛丽挑了挑眉,正想要说话——

    却突然有人轻轻地拍了拍赛琳娅的肩膀,“嘿,你好!”

    赛琳娅转头望去,看到一个东方女人正惊喜地看着自己,“果然是你!请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的头发实在太漂亮了。让我记忆深刻。”

    赛琳娅有点轻微的脸盲症。毕竟她接触文字的时间,实在是比接触人的时间要多太多了。在脑海习惯记忆那些字体的排列组合后,五官外貌反而成为了记忆点不太鲜明的特征。

    不过在看到女人的瞬间,赛琳娅的眼睛立刻一亮,认出了对方,“我记得您,您在哥谭的那家中餐馆工作。而且那家中餐馆赠送的小蛋糕特别好吃!”

    那两只小蛋糕,还是迪克先生转送给她和杰森的呢。

    是她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收到的第一份礼物,以及吃到的第一份甜品。

    ……同时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中收获到的第一份善意。

    在说话的同时,赛琳娅的目光向周围扫视,看到了在女人身后百米以外的地方——有个身穿黑西装、鬓角略泛灰白的男人。

    他同样是【机器宝宝】这一支线任务的相关目标,头顶上方有着明显的名字标志:约翰·里瑟。

    “小蛋糕?”听到赛琳娅的话,衣服上挂着‘雪莉尔’铭牌的女人愣了愣,茫然地反问,“不好意思,请问——什么小蛋糕?”

    “‘购买菜品满一定金额后会送赠品’的蛋糕,”对这件事印象非常深刻的赛琳娅提醒,“宣传语直接写在了门口广告立牌上。”

    赛琳娅对那天发生的一切都记得非常清楚。迪克先生因为买了太多菜品,家里又没有人爱吃甜食,所以将赠送的小蛋糕都给了她。甚至还一副特别认真的苦恼样子,不断拜托赛琳娅帮他解决掉那两份麻烦。

    但雪莉尔却突然笑了出来,“……亲爱的,你一定是误会了。”

    “我们送的赠品是优惠券与下次可用的菜品兑换券,”她解释道,“而且就算我们送甜品,大概送的也会是‘橙味鸡’或者幸运饼干。”

    他们可是中餐厅!

    随着两人谈话的进行,雪莉尔也渐渐想起来了那天的画面,她笑着补充:“如果你是想问,那两只小蛋糕的来源……我大概记起来了。是那个与你一起点餐的青年自己塞进袋子的,那个牌子我刚好认得,来自附近一家特别昂贵的甜品店。”

    雪莉尔忍不住自己上涨的笑意,强调:“那是他特地买来送给你的。仔细回忆一下,他好像进店的时间也比你晚了很多?大概就是在买蛋糕。”

    赛琳娅:“……啊。”

    这是赛琳娅没想过的答案。小姑娘愣愣地茫然很久,才缓缓挤出个无实意的语气词。

    所以?迪克先生是为她特地买了蛋糕,但又不便以私人身份送给她,所以才用了中餐厅的赠品作为理由?

    天啊——

    系统:“……”

    草,这就是迪克格雷森吗。好会,也好强。

    玛丽眨了眨眼,低头一笑,“真是个精彩的故事。”

    如果有机会能将这个故事讲给Rosie就好了。毕竟在这件事里出现的三个人,听起来可都真可爱。——这绝对会比《解剖学》更适合做小孩子的睡前故事。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赛琳娅晕晕乎乎地回答,很艰难地处理这些对她来说太过复杂的信息量,“非常感谢。”

    天呐,迪克先生,真的是个好人啊!他也太善良了!

    果然,她对待迪克先生保持的态度是正确的!

    面对这么好的人类,她当然应该予以《尊重》和《理解》!

    这让赛琳娅也忍不住有些好奇,杰森和迪克先生之前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ummm,反正只要别是杰森对女装的迪克先生一见钟情就好。不然那也太尴尬了。

    雪莉尔连忙摆摆手,“这没什么!我只是恰好还记得那一天而已。”

    说着,雪莉尔指了指周围的一家西餐厅,“我在这里兼职,打第二份工,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马上就要到雪莉尔的上班时间,她对赛琳娅打了个招呼后,就匆匆跑进了西餐厅内。

    赛琳娅也趁机留意了一下,果然,在雪莉尔走进餐厅后,那位【约翰·里瑟】先生也在片刻后,在餐厅内坐好并点单。

    “非常精彩的一个早晨,小甜心,”玛丽拍拍赛琳娅的后背,“你的生活简直就像你本人一样,充满着可爱。”

    她抬腕看看手表,“我还约了美甲,只好下次再见了,亲爱的。”

    ——虽然事实上玛丽是要去搞些身份证明,再搞到张最迟今晚出航的黑船票。

    赛琳娅也立刻回答:“下次见。”——而且这应该不会太久。

    通过系统提供的目标定位页面,赛琳娅能够及时确认这些目标人物们的位置。

    ……坦白来说,赛琳娅没从中发现什么异常。

    玛丽女士在黑市与哥谭港附近停留了很久,也是所有人中活动距离最大的。

    里瑟先生在西餐厅内待了一段时间后,又去了隔壁的咖啡厅。隔着两扇巨大的玻璃花窗,注视着西餐厅内的动向。

    在经过庞大惊人的数据流涌动之后,系统才终于回答赛琳娅刚才的问题:“我查到了。”

    关于——【机器宝宝】是什么。

    那是一段覆盖面积非常广阔的代码,也是具有着自己思维能力的人工智能。

    她在监控这个国家,筛选出现在国家内的不安全因素,并凭借大量信息预测会发生的危险。并将相关人员——或许是制造危险的行凶者,又或者是被危险所困的受害者——的社保号码通知使用者。

    系统只能调查到这里,所以并不知道‘机器’所通知的使用者会凭此去做些什么。

    “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详细解释支线任务的相关信息。”赛琳娅甚至有些惊讶。

    毕竟之前的所有支线任务,系统都只是扔出来一段‘听起来充满悲剧色彩’的言论,毫无解释,然后就任由赛琳娅进行自我发挥。

    系统:“……”hello?您好?您就不能多回忆一些我的优点吗?

    这其实是系统的设置问题。

    他只能负责向赛琳娅【发布】任务。如果数据流中没有携带任务相关资料,那他也难以掌握与任务有关的信息,他甚至无法越过权限去强行调查,或者自行给宿主进行相关提示。

    但这一次算是系统的专业领域。系统是来自高维领域的智能AI,也许他目前还无法去触碰到更高层的事务……但他可以与数据进行沟通。

    系统试图向赛琳娅解释这些,不过很明显……她现在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个问题上。

    【相、关、人、员】赛琳娅仔细思索着这个定义。

    与这项任务有关的两个目标:伪装成司机的芬奇先生,暗中观察雪莉尔的里瑟先生。

    ——相关人员是谁,就太过明显了。现在仍被监视着的雪莉尔。

    “但我不明白,”赛琳娅皱着眉,“雪莉尔本身不在目标人物的判定范围内。她甚至与系统图鉴都无关,应该只是一位——普通人?”

    这也是里瑟和芬奇正在讨论的话题。

    芬奇:“雪莉尔的人生履历很正常,近期唯一有危险的糟糕经历,就是被一个黑帮出身的青年追求纠缠。”

    他是‘机器’的创造者,也是通过‘机器’获取犯罪信息的接受者。他通过那些社保号码,来阻止危险事件。制服行凶者,救助受害者。

    哦当然,他同时也……是个富豪。

    毕竟每个团队里都应该有个富豪。比如正联,比如复联。

    里瑟,前任CIA特工,玛丽曾经的同事,被芬奇雇佣来的任务执行者,“她会是受害者?”

    这次,应该会是个没有反转的结论。

    赛琳娅和地图上的图标们各自安好地待到了下午。

    冬天的夜晚时间长,日落的时间也早。西餐厅也在夜色浓郁之前,结束了营业。——毕竟这里是哥谭,哪怕是在钻石区,也未必所有店都敢开到深夜。

    望着地图上开始挪动的标志们,赛琳娅裹好外套跟了上去。

    玛丽正在向哥谭湾走去。尾随保护雪莉尔的里瑟也有着同样的方向。

    “雪莉尔!”赛琳娅小跑着追上对方,“晚上好。”

    “喔!”雪莉尔惊讶地看着跑向自己的女孩,“晚上好,没想到这么快就迎来我们的‘下一次’见面了。”

    她体贴地为赛琳娅整理了一下差点跑飞的兜帽,叮嘱:“在外面待太晚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经常不到深夜不回家·昨晚在外快乐‘打’钱到十二点半的赛琳娅:“……嗯,你说得对。”

    “但你也是这样?”

    “我早就习惯了!”雪莉尔满不在乎地回答,“不会出事的。你打算去哪?两个人一起走的话,会更安全。”

    赛琳娅立刻点头:“好啊。”

    计划被打乱的里瑟&芬奇:“……”

    哥谭市的夜晚,真的非常冷。好像就连风都在凶狠地向世界嘶吼咆哮。

    可能是在餐厅打工的经验,雪莉尔的话很多,对赛琳娅碎碎念着今天的日常生活。

    “……”她的脚步顿了顿,没敢回头看,抓住赛琳娅的袖子压低声音,“你有没有听到后面的脚步声?”

    “啊。”猫妖卡牌加持下,赛琳娅可以定位一公里内的敌人,她也早就注意到后面那群人了,“有。”

    雪莉尔刚想抓住赛琳娅一起加快脚步,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敲打声,是用甩棍随意拍打手心时发出的声音。

    “晚上好啊,”站在前方路灯下的小混混笑着对雪莉尔开口,“好久不见了。”

    “哦——你这一次,”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被雪莉尔挡在身后的赛琳娅,“还带来了同伴?”

    “别藏着嘛,让我们看看,她是不是和你一样可爱?”

    雪莉尔暗暗后悔自己刚才拉着小姑娘一起走。

    她前不久多次拒绝了这家伙的‘追求’……呸,什么追求,明明就是骚扰!

    这家伙带着那么多人来围堵自己,会有什么目的,根本就是连猜都不需要猜!

    “你——”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感觉自己拉着女孩的手一空。

    小姑娘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向下压了压兜帽,“你说什么?”

    小混混弯下腰想去看赛琳娅的脸,“我说,让我看看——”

    两声极快的金属破空声打断了他的声音。

    一声来自里瑟砸过去的撬棍——就地取材,掰断其他人手里拿到的武器。

    另一声,来自正准备前往哥谭港的玛丽。

    “……”两个CIA特工对视一眼,受过相同训练,还共同做过不少任务的两人,略微尴尬地认出了对方。

    但是当然不可能打招呼。

    谁知道对方现在用着哪个名字。

    但赛琳娅的速度并没有输给他们。

    卡牌的‘加速’技能作用之下,赛琳娅的速度快得像是一只落地的猫,瞬息之间抵到男人面前。

    【隐藏行踪】+【自带夜视能力】——哪怕没有添加攻击类卡牌,但这些就足够应对这群家伙。

    令人牙酸的骨折声响彻在黑暗之中。但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什么不必要的尖叫。

    “这是你的工作吗?”在擦肩而过的瞬间,赛琳娅抬头看向里瑟,“保护普通人?”

    在刚刚的相处之中,她已经再一次确定:雪莉尔真的只是一位普通人。

    里瑟:“……”

    在刚做这份工作的时候,里瑟也觉得很不适应。

    毕竟——他在做CIA特工的时候,每次任务都会经手太多生命,甚至会要去拯救世界。

    而且也有超级英雄们在不断地拯救和守护这个世界。保卫全世界的责任都在他们身上。

    所以与那样沉重、那样重大的责任相比,他们现在正在做的:通过社保号码,一次只能救一个生命,看起来好像是很没意义的一件事。

    但很快里瑟就发现,哪怕拯救一个生命,一个普通人的生命,也足够了。

    被拯救的人也许是一个警官的孩子,一个平平无奇的教师……

    就像那个捡小鱼的故事一样。

    退潮之后,孩子在海边将困在沙滩上的小鱼扔回海里,以免它们晒干渴死。

    路人想阻拦他,“这有什么用呢?谁会在于一条小鱼的生命呢?”

    但孩子依然坚持向海里扔鱼,并且说:“你看,这一条在乎,这一条也在乎……”

    “只要一个正确的生命,就够了。”

    赛琳娅拧住敌人手里的武器,轻松夺来,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声说:“我真喜欢他的这种风格。”

    刚刚赶来的红头罩:“……?”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