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第63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与委屈的道侣对视良久, 秦观月指尖在眉梢按了按,抬眼告诉他:“其实你家的混崽,今天和傅问家的打了一架。”

    卫晋堂倒酒动作微顿, 隐约猜到妻子接下来要说的话。

    寂静里, 只听秦观月笑着问他:“知道结果是什么吗?”

    卫晋堂举杯轻笑:“猜到了。”

    他家的混崽能打赢才怪。

    夫妻二人无言沉默,眼底闪烁着凄迷泪光。

    傅问家的崽白嫩又可爱, 还是变异雷灵根,如果真的能订个娃娃亲该多好。

    相隔很远的一处小院子里。

    满室的长明灯都被熄灭,窗扇留了一指缝的距离, 供海风吹来透气。

    白幼宜半梦半醒,还没睡时,正在嘿咻嘿咻的蹬被,想找个最舒服的姿势睡觉。

    临海的院子已经不算烦热,只白幼宜贪凉, 拼了命的往师尊身上拱。

    肉嘟嘟的小手缠着傅问玉冠中垂下的发丝, 短腿带着小脚也哒哒移过去,贴在师尊法袍上纳凉, 最后再把脑袋瓜拱到师尊身体一侧,这才美滋滋的不动弹,准备彻底梦会小白兔。

    感受着幼徒的一顿拱动,傅问熟练的用灵力扯过被子,轻轻搭在白幼宜兜兜上, 免得夜晚着凉,早上起来又委屈的看着奶黄包撒娇,说自己为什么吃不下去。

    合体期的几个吞吐,自空中抽调的灵力已翻涌成奶白色雾气。

    傅问揽住白幼宜的小身子,闭目安抚体内的躁动灵力。

    他长久不与人比试, 尤其不是与同处合体期的几大仙君相较高低。

    只这次——

    干净剔透的五官细微的动了些许,傅问轻蹙眉,睁开眼。

    他的崽才三岁,结什么娃娃亲。

    辞卿仙君的这一睁眼,直至天色大亮,也未曾再闭上。

    “师尊!!”

    身子在不同于被子触感的物事上滚了滚,白幼宜嘿嘿睁眼,快乐的与没起身离开的美人师尊蹭蹭。

    “幼幼终于在睡醒时又见到你啦!”

    想到好几次都是自己在床上醒来的场景,白幼宜包子脸动动,给了师尊好几个幼崽唧。

    傅问好脾气的由她在自己身上拱动。

    近几日因为各种明处暗处的事情,他忙了些,除了哄睡间隙,已经少有见团子的时间。说来,倒真的显得有些愧对师尊的身份。

    “师尊今日没有事情吗?”

    撒过欢,白幼宜赖在师尊肩头,睁着亮晶晶的杏眼,用幼崽音问他。

    所以师尊今日会陪幼幼吗?

    期待的意味清晰传来,傅问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只抱起白幼宜的肉嘟嘟身子,在怀里哄了哄,“师尊陪你吃过早膳再出去好不好?”

    某些事情里,还真的离不开他。

    长生仙门在商谈中所需的人,真就只有他一个,裴寂性子又直又冷,字句稍微拐个弯就不懂了。掌门需要坐镇仙门,也不能赶来。至于天同峰仙君之类,虽在修真界有威望,修为却跟不上,难以服众。

    数来数去,好像只有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无奈笑笑,傅问抱着怀中团子出门,准备带人去外面木桌上吃早膳。

    “今天会有麻辣仙人掌吗?”

    白幼宜藕臂打搭在桌上,努力踮脚,好奇的伸出揪揪,想瞧瞧千仞宗今日的特色吃食会是什么。

    傅问听见她细小幼崽音,好笑地问了一句:“麻辣仙人掌,这是什么菜?”

    “是千仞宗昨日送来的晚饭呀。”

    傅问愣了愣,弯身仔细问她:“你昨晚吃了吗?”

    白幼宜摇摇头:“当然没有呀。”

    提到晚饭,白幼宜美到摇头晃脑的和师尊开口:“昨晚闻师兄带幼幼去海边抓虾吃啦,还去秦师叔家里吃了桂花糕。”

    傅问沉默些许,心绪难言。

    他这个师尊好像做的着实不大称职,幼徒的晚饭还要靠玉衡峰之外的帮助。

    视线落在努力踮脚的团子身上,傅问将人抱到凳子上,伸手打开食盒,将里面的糕点一一拿出。

    “诶?早上还有桂花糕呀!”

    精致吃食端来,白幼宜满足的晃着揪揪,她今天不用吃仙人掌和炖海鱼啦!

    奶团儿捏起软软的桂花糕,嗷呜着吞下。

    傅问看着极目之处的海天一色笑了下,心里却想着,要挑什么借口才能再去揍一顿卫晋堂。

    白幼宜昨夜刚去芜宁阁,今天他人就能把喜好摸查个遍……

    “白日乖乖听师兄师姐的话,师尊晚上来陪你好不好?”

    东西吃的差不多,傅问起身离开。

    白幼宜趴在篱笆上目送师尊远去,歪头想了下,哒哒跑到四师兄门前,和人奶声奶气地问好:“四师兄在吗?”

    木门自内而开,丁仞秋伸出半边身子,用表情询问她有什么事。

    白幼宜萌哒哒抬头,“幼幼给四师兄带好吃的来啦!”

    说着,伸手递去一个木质小碟。

    一个桂花糕,一个灌汤包,一个虾饺,两个脱骨凤爪,还有半个煮熟的雀鸟蛋……

    桃花眼盯着被啃光所有蛋黄的雀鸟蛋,丁仞秋给自己小师妹的揪揪上来了个弹指脑瓜崩。

    吃剩的才给自己,这个小混蛋。

    揪揪左摇右颤了几下,白幼宜浑然不觉,小肉手依旧捧着碟子,圆圆杏眼中满是期待:“四师兄可以再带幼幼去找秦师叔吗?”

    她想换一个孵蛋鸭回来!

    秦师叔?

    丁仞秋想了又想,唤醒记忆中残存的秦观月模样。

    换个人可能是不行,但是秦观月……他可以。

    “在这等四师兄,回来带你去芜宁阁。”丁仞秋留下一句话,大步来到匡疾门前,直接推门而进。

    不久后,他又步伐轻快的走出,身子在来时半弯,再长臂一伸,就把白幼宜稳当当夹在身下,御剑飞向芜宁阁。

    两人来的时间不算早,已经接近巳时。

    白幼宜的小短腿刚刚迈进去,就瞧见结跏跌坐于桃树的卫听颂。

    直觉卫小师兄好像是在修炼,白幼宜没有出声打扰,只顶着头顶橘毛萌萌托腮,睁着杏眼瞧他身边涌动的烟状雾气。

    雾气如丝如缕,形成一闭状循环,先在空中生成,再顺着玄妙复杂的鼓动,自七窍钻入身体。

    奶团儿星星眼地看着丝毫不懂的厉害举动。

    卫小师兄好厉害,而且修炼起来感觉好轻松呀,一点都不像特别偏爱她的坏蛋雷团。

    她身边的丁仞秋却是迟疑抬眼,看着聚灵阵中的少年不语。

    他是对修炼不上心,但已至金丹期的修为到底也是自己努力修上去的,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灵力外显,分明就是冲击筑基的前兆,可是这孩子才多大,将将十岁?

    一大一小就这样站在门口,出神看着努力吞吐灵气的少年,直至屋子内逃出一个冲天混崽。

    “白幼宜!”

    卫乙枢眼睛一扫,直奔目光正中的奶团儿奔来。

    这一声嚎叫,不止喊醒奶团儿和她的四师兄,还顺带喊醒树梢下修炼的卫听颂。

    刺眼天光下,卫听颂平复经脉中奔涌的灵力,无奈笑了下,跟在窜天猴一般的卫乙枢身后,起身而来。

    “卫师兄!”

    白幼宜还是托腮状,星星眼的询问卫听颂:“幼幼可以找乙乙一起玩吗?”

    顿了顿,卫听颂才反应明白,奶团子口中的乙乙是谁。

    偏身看向同样期待状的小师弟,卫听颂没开口,只让二人在院子中稍坐片刻。

    “是秦师叔不在芜宁阁?”

    丁仞秋隐约明白他的意思,轻声问他。

    卫听颂点头,回道:“师娘早上会去修炼,大概巳时整的时候才会回来,还望师兄稍等片刻。”

    芜宁阁到底是一宗之主的住所,若是白幼宜单独前来,他也不会犹豫,直接便会放可爱的胖团儿进来,只是丁仞秋为外门子弟,多少不便。

    丁仞秋视线在他身上驻足片刻,了然笑笑。

    他们来千仞宗前,曾经整理过一份千仞宗资料,包括千仞宗现存的长老仙君,还有几位名声在外的潜力弟子。

    这般年岁的炼气大圆满,按理讲,他们不会收不到消息。

    又或许,卫听颂是千仞宗特意藏下的底牌?

    宗门里的弯弯绕绕一向繁多,丁仞秋想了两下,就将这抛诸脑后,左右事情不涉长生仙门,他也没什么多行关注的心思。

    他们宗又不是没有天才,不是他吹牛,他的可爱小师妹长到卫听颂这般大的时候,说不准已经过了筑基的门槛。

    届时两方对阵,直接打得他满地找头。

    唇角微勾,丁仞秋视线落回自己的萌萌小师妹身上,再顺带着向她身旁的男崽投去一点心神。

    卫乙枢正跟在白幼宜身边屁颠颠的走,毫不在意两道偶然落在身上的目光。

    视线落在他衣袍上,丁仞秋看着下方歪歪扭扭的几个破烂窟窿沉思。

    衣袍大小刚合身,后领也没有磨损,看起来是新做好还没穿两天的样子……

    丁仞秋又将目光转向身边平稳笃定的少年,那人明显瞧见了小师弟身上的破烂衣裳,目光与动作还是四平八稳,一猜就是磨练出了心性,早见怪不怪。

    ……

    还是玉衡峰的小师妹最可爱,丁仞秋缓缓得出结论,最起码他的胖团儿不会剪坏师兄给买的小裙子。

    丁仞秋跟着人来到院中凉亭,识趣的没有多打量,只跟着卫听颂聊着沿途事迹,还有时不时提到的幼幼茶铺,别的丝毫未讲。

    两句交谈,卫听颂已经知道丁仞秋的想法,微微松开戒备状态的脊背,和人借着茶水闲谈。

    师父说过,他修为太浅薄,还需历练,现今还不能在外界露面。

    他们在有意无意的避开敏感词汇,两个奶团子已经哒哒跑走。

    卫乙枢将人带进后院竹林,在一面硕大竹席上坐好,再显摆的喊来自己训练有成的绿毛鹦鹉。

    鹦鹉嘎嘎飞来,蹲在两崽身前,睁着小豆眼歪头,专心去听小主人的指挥。

    秦观月给卫乙枢挑的家兽都是有点灵智,但又不是很聪慧的物种。太聪慧的会有自己想法,容易闹出不必要的问题。

    “嘎、嘎嘎!”

    等了一下,还不见小主人发话,鹦鹉有些急了,张嘴喊了两声来催促。

    白幼宜好奇:“绿毛鸟的叫声是嘎嘎吗?好像孵蛋鸭的声音呀!”

    “我不知道呀!不过它刚来时,我就把它和鸭子一起养啦,应该是这么叫的吗?幼幼,看我给你表演个厉害的!”

    卫乙枢从衣襟中掏出几粒核桃仁,在鹦鹉面前晃了晃。

    他没有引气入体,不能使用储物袋,只能靠最原始的方式输送需要的物资。

    核桃仁香气弥漫,鹦鹉开心的蹦哒两下,清清喉咙,大声的一“嘎!!”

    嘎声咻的冲天而起,声音响到白幼宜揪揪都跟着颤了颤。

    “你看!”

    卫乙枢不以为意,拉住白幼宜的小胖手,让她仔细瞧。

    拿出一颗新核桃仁,鹦鹉“嘎”一声,一遍遍的乐此不疲。

    “怎么样?”卫乙枢挺起小胸脯,骄傲问她。

    “好厉害!”

    头顶猫崽跟着“喵”了声。

    麦团的尾巴左右摆动,打着白幼宜的两边揪揪,猫爪也按耐不住的在白幼宜头顶踩着。

    它想再看两遍!!

    白幼宜不知道它想法,正偏头奶萌奶萌的询问卫乙枢:“你是怎么教它的呀?幼幼也想学!”

    她要回去教自己的麦团,让它喵一声吃一口,然后展示给师兄师姐看,让他们瞧瞧自己的聪明猫崽。

    “就是嘎一声喂它吃个核桃仁,它做对了你就给它,做不对你就不给,然后它自己就会明白啦!”

    卫乙枢头头是道的讲解。

    白幼宜似懂非懂的点头。

    今日的午膳,白幼宜也是在芜宁阁吃的,还蹭到了卫小师兄亲手剥壳的螃蟹。

    丁仞秋与秦观月在凉亭里谈论着幼幼茶铺的事。

    生下卫乙枢后,秦观月就觉得千仞宗的时日怪无趣的,每日都是重复着修炼加看护混崽的事情,时间一长,她早觉得烦闷。

    她还是更喜欢以往的巡游日子,带着储物袋和道侣一同去各处看看。

    现在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她家混崽的成长期太短,她不大想错过,只能在小小的千仞宗里憋着。

    她对茶铺子没兴趣,她有兴趣的是上面的简笔小人,可可爱爱的揪揪外加包子脸,看起来就让人开心。

    秦观月拿着千仞宗的地图勾勾画画,和有经验的丁仞秋商量起铺子选址。

    即将天降巨额好感值,奶团儿却一点不知情,人还撒娇的靠在卫听颂身边,弯着杏眼啃蟹黄。

    “师兄,幼幼好喜欢你呀!”

    冲天揪抵在卫听颂身侧,白幼宜萌哒哒的跟人表白。

    卫听颂闻声,耳尖泛起淡淡粉色,很久后才低低的应了声,接着给奶团儿挖蟹黄吃。

    卫乙枢坐在卫听颂的另一边,努力啃着挖掉蟹黄后的蟹壳。

    爹爹说过,两方交战中,赢了的那方是大哥,输掉的则是小弟,小弟要服从大哥的安排和决定,也要乖乖吃大哥给予的饭。

    就像每次他被爹爹按平在地后,哭着也要吃光爹爹盛来的汤羹一样。

    他一人嘿咻嘿咻的啃着螃蟹肉,白幼宜吃饱喝足,藕臂搭在卫听颂的腿上,头顶橘猫和她的卫小师兄奶萌讲话。

    “这是幼幼的猫崽,超可爱的,是幼幼去悬岁峰送茶饮时捡回来的,幼幼是不是好厉害?”

    “厉害。”

    卫听颂犹豫一下,还是伸手轻轻摸了下白幼宜的圆滚滚包子脸。

    他的小师弟就没有这般可爱,也不会头顶揪揪和他撒娇。

    玉衡峰的幼崽,真的好让人喜欢……

    白幼宜拎着麦团前爪将人抱在怀里,喜爱的和它蹭蹭,昂起脑袋瓜,和卫听颂嘿嘿一笑,“卫师兄,幼幼给你表演一个厉害的好不好?”

    在为小师兄的纵容轻笑下,白幼宜把猫崽放在卫听颂腿上,心里默默念了好几遍师尊保佑后,再储物袋里掏出一块牛肉干,放在它头顶绕了一圈。

    不用看后面的,卫听颂已经猜到白幼宜想做什么了,不受控的捏捏在自己眼前乱晃的揪揪,他等着麦团的喵喵叫。

    没有什么期待的隐隐期待中,他听见白幼宜奶声奶气的“喵”了声。

    卫听颂愣神,迟疑看向怀中喂猫崽吃肉的奶团儿。

    他刚刚是不是听错了?

    “幼幼的猫崽厉害吗?”白幼宜睁着圆溜溜的杏眼问向卫乙枢。

    “……厉害。”

    白幼宜满足的晃了晃揪揪,雄赳赳气昂昂的再次拿出牛肉条,“喵!”

    麦团美到尾巴挥舞的哒哒作响。

    白幼宜:“喵!”

    麦团张嘴,等着投喂。

    白幼宜再喵,麦团再张嘴。

    卫听颂:“……”

    他该怎么告诉怀中的可爱幼崽,它用错了方法。直接说的话,她会不会哭鼻子呀?

    犹豫很久,卫听颂也捏不准主意,只复杂的看着不断向外掏牛肉干的奶团子。

    麦团来到白幼宜身边已经小一月,只长了肉,身量大小却没多涨。修真界物种多了些,众人也没在意,只当它是沾了些灵兽血脉,长的慢些。

    主要也是修真界少有神兽后裔出现,常人眼中的神兽依旧是一掌碎山的硕大模样,这般小小的幼崽期神兽,一没觉醒血脉之力,二又是混种,长的不似父不似母,只单单像猫的。

    约莫除了找到它送来的那人,谁也想不到这东西能是个混血神兽崽。

    白幼宜喂了一块又一块,麦团来者不拒,欢喜的啃光。

    它也是幼崽,吃肉类有助于长身体,还能帮着觉醒血脉之力。

    白幼宜喂的是吃灵草长大的黄牛肉,本就蕴含灵力,麦团独有的兽晶在嗷嗷转动,拼命消化牛肉,输送到身体各处去滋养本源。

    奶团子没有喂了多少的概念,只努力教着麦团,直至自己觉得差不多教会时。

    “卫师兄!看看幼幼的猫崽厉不厉害!”

    白幼宜蹭蹭卫听颂的指骨,让他检查自己猫崽的最新学习成果。

    牛肉条放在麦团身前,白幼宜杏眼亮晶晶的,等着它的喵喵叫。

    麦团同样乖巧,等着人类幼崽的喵喵叫。

    一人一猫茫然对峙。

    很久,白幼宜眨了眨茫然杏眼,幼崽音委屈又不解:“为什么和乙乙的不一样?”

    卫听颂小声告诉她:“你喵一下试试。”

    白幼宜:“喵!”

    麦团歪头瞧她,欢喜叼走牛肉条,吃光后又乖乖坐好,等着人类幼崽的再次猫叫。

    白幼宜:“哼哼……”

    奶团儿委屈埋头,藕臂环住卫听颂的腰身不肯撒手,哼哼复唧唧,可爱到卫听颂的心都化了。

    卫听颂生疏的安慰幼崽,直到人拱着拱着睡熟在自己怀里。

    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白幼宜只觉得梦中都有猫咪在耳边声嘶力竭的狂叫。

    小短腿蹭的从被子里蹬出,白幼宜以萌喵下山的动作,咻咻踹走梦中的恶猫。

    在床边陪俩崽睡觉的秦观月见状笑了笑,给她小肚上盖好被子,接着向脸上涂抹草木灰混成的养颜霜。

    其实到了她这般修为,除非寿元将近濒临垂死,基本不会再出现容貌上的变化。

    只是这些东西女弟子们都在用,她也想贴近年轻弟子的生活。

    她徒儿说,要敷在脸上半个时辰后才能洗下,她也不急,一边等着崽崽睡醒一边数时间就是。

    伸手捏捏白幼宜的肉嘟嘟脚丫,秦观月想到还未曾见过她的道侣,神识轻动,给身处峰顶的卫晋堂发了道纸符。

    娃娃亲是不成了,但说不准还有做干娘的余地。

    她道侣和傅问原是旧识好友,修为低时还曾同去历练,只是后来碍于种种不可抗因素,见面少了很多。

    两个某一庞然大物的合体期仙君,若是每隔月羽便见一次,还不知道旁处要猜疑成什么样子。要是再透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荒唐消息,魔族说不准又要犯疯。

    纸符是卫晋堂留下的,沾有他身上气息,直接寻人而上。

    纸符终点,卫晋堂身边还坐着十几个长老,各个修为不俗,却都是他和傅问可信任的宗内好友。

    卫晋堂神识探入纸符,确认是道侣送来的,眉眼瞬间温柔起来,显摆般的在傅问眼前一晃。

    别看他打不过傅问,但他有结发道侣啊!

    傅问淡淡掀眼,目光在纸符上掠过。

    他视线猛地一凝!

    [白幼宜在芜宁阁,快来瞧瞧,好可爱!]

    “方便带我一起去看看吗?”

    傅问偏身,向他看去,语调平静又深邃,就像隐忍而翻涌的雾海。

    卫晋堂被问的一愣,拿回纸符看了眼,直接僵在当地。

    两大仙君先后离去,后边的多位长老摸了摸鼻尖,心照不宣的对视,笑吟吟的跟着偷跑过去。

    一行人簇拥着奔向芜宁阁。

    阁内,带着满脸草木灰,秦观月的捏捏戳戳,终于喊醒了睡得正憨的奶团子。

    短腿向上撅起,白幼宜嘿嘿睁眼。

    睁眼的刹那,视线范围中多了个看不清五官的黑人。

    “呀呀呀呀呀呀!”

    白幼宜短腿愣在空中,片刻,又带着撅起的小屁股滚下床边。

    秦观月下意识拎起胖团儿。

    白幼宜以倒栽萝卜的姿势与人对视,“嘤嘤嘤!”

    好可怕的黑人!

    屋外,乌泱泱的人群已经好奇的挤进来。

    无数人迟疑对视。

    白幼宜依旧哒哒踹着,拼了命的想逃跑。

    屋内温度已经降了下来,空中处处飘荡着冷冽梅香,一如某人昨日被揍时。

    卫晋堂心中颤动,两步来到秦观月身边,接过光屁睡觉的奶团儿,飞速来到傅问身边,温声哄着。

    白幼宜没缓过神,脑中还闪烁着秦观月的八颗锃亮白牙。

    “好可怕呦!”

    奶团儿奶声奶气的呢喃。

    卫晋堂紧绷的身体骤松,摸摸她的包子脸,又小心的看着她圆滚滚的肚兜问道:“这地是不是受伤了?怎么鼓起怎么多?是刚刚卡肿了吗?”

    白幼宜顺着视线望去,思考半晌,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后,委屈到肉嘟嘟的包子脸变出可爱双下巴。

    杏眼蒙上水雾,白幼宜委屈巴巴讲道:“是师尊养出的肉肉呀!”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