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章 第62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许久, 白幼宜头顶揪揪一歪,圆滚滚的杏眼眨了又眨。

    嘿嘿,她想起来卫乙枢是谁啦!

    是出现在剧情书中的超厉害男师兄!

    小肚吸了两口海边空气, 白幼宜哒哒跑到漂亮女修身前, 好奇抬眼, 奶声奶气地询问:“漂亮姐姐, 你的崽崽真的叫卫乙枢吗?”

    秦观月正教训自家不听话的男崽, 猝然听见一道可可爱爱的奶萌幼崽音,心神不自觉变得越来越软。

    视线向左下方移去,有个身穿赤色小肚兜的矮墩墩,正睁着圆圆杏眼,专心又羞羞的看向她。

    胳膊肉嘟嘟的, 包子脸圆溜溜的,冲天揪一边一个, 从上到下都写满了“惹人爱”三字。

    就跟偷了她梦中情崽的壳子等身打造的一样。

    被奶团儿萌晕的秦观月弯身蹲下,软声回应:“对呀, 漂亮姐姐的崽名叫卫乙枢。”

    奶团子盯着埋在细沙中的小脚沉思。

    如果被她揍趴的狂徒,真的是剧情书里的卫师兄的话,那……

    那他到底是吃了什么厉害丹丸, 才能变成那么厉害的修士呀!竟然还可以和有万人迷作弊器的岑舒瑶对打!

    摇了摇头顶揪揪, 白幼宜指尖碰了碰,给自己的聪明脑袋瓜送去完美啵啵。

    秦观月正专心看着自己没生出来的可爱崽。

    看一眼傅问精心养出的团子,又瞧瞧日日上房揭瓦的自家幼崽, 秦观月默念清心咒。

    修仙之人,大多子嗣缘薄,这点在高阶修士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她和道侣都是化神期以上的修为,还能有幸得到自己的亲生血脉, 已实属不易。

    只是……

    只是面前的幼崽真的好可爱啊,她也好想拥有一个这样乖巧可爱的团子。

    而不是自己生出来的,长到现在也只会撵鸭子嘎嘎叫的完蛋东西。

    她走神的间隙,白幼宜已经开始星星眼起来,“千仞宗只有一个卫乙枢吗?”

    “不出意外的话,是的。”

    修真界着实少有凡间的君权思想,只是卫乙枢是她和卫晋堂独子,千仞宗弟子多少还是会避讳一二。

    “那幼幼在千仞宗的日子里,可以来找他吗?”白幼宜期待询问。

    她想瞧瞧未来的盖世仙君,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嘿嘿,她也要吃同样的,争取早日和师尊一样厉害,努力帮长生仙门揍魔修屁股!

    “当然可以啦!”卫乙枢同样星星眼的答道。

    在千仞宗的日子里?

    秦观月听出些不同,想了片刻,她看着面前的光屁团子问道:“你是长生仙门的崽?”

    千仞宗的老祖近日突破合体期,虽然来拜见的各方不少,不过他们仅挑了几个熟识的宗门发请帖,剩下的都因为某件事婉拒了。

    能提前来两日千仞宗的宗门,想来想去,也只有长生仙门了。

    “对呀!幼幼是辞卿仙君家的崽!”

    提到不知现今在哪处的美人师尊,白幼宜连揪揪都散发出名唤开心的情绪。

    傅问家的崽?

    秦观月同样眉眼一弯,伸臂抱起面前的胖嘟嘟幼崽,“当然可以呀!我今晚带你去小师弟家里瞧瞧好不好?那里有可多小动物了,比如远古巨鸡,小黄鸭,还有会蹦哒哒的小麋鹿。”

    看着杏眼越来越亮的团子,秦观月满足的吸口她的包子脸:“要不要跟着漂亮姐姐去瞧瞧?”

    远处,裴酿雪觉得事情进展有些微妙,已经御剑飞来,在距秦观月约莫三丈远时停步收剑,拱手微拜:“观月仙子。”

    来之前,他们都做过功课,把千仞宗几位修为高的长老仙君做了重点记忆。

    在她记忆里,千仞宗的化神期女修只有两位,面前这位霞明玉映的明艳女修,想来只可能是当今千仞宗宗主的道侣,秦观月。

    一大两小都随着声音探去目光。

    “三师姐!”白幼宜坐在秦观月小臂上,萌哒哒回身一探,欢喜的弯起眉眼。

    “……有事?”秦观月看着心思明显飞走的白幼宜,轻声询问。

    她真的不想松开肉嘟嘟的团子啊。

    裴酿雪犹豫一二,小声告诉她:“我来带小师妹回去吃晚饭,她师兄刚刚入海抓的虾熟了。”

    秦观月肉眼可见的失落,

    白幼宜肉眼可见的开心。

    吸溜两下口水,白幼宜撅撅小屁股,努力从秦观月的怀中拱下来。

    秦观月试图挽留:“你想去见小鸭子吗?它们身上有着鹅黄色的细羽和扁嘴巴,还会在水里游泳。”

    毛茸茸的鸭子……

    在身上拱动的光屁团子缓缓停住动作,神识小人躺入二选一的痛苦岔路。

    歪头思考一会儿后,白幼宜羞羞抬头,奶声奶气的问秦观月:“幼幼可以吃过饭后再来找小鸭子玩耍吗?”

    “当然可以啦,我同意!”

    卫乙枢再次抢话,好奇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白幼宜。

    千仞宗里都没有三四岁的小幼崽,他连去上课,都是和刚刚被长老捡入仙门的八九岁少年一起。

    刚刚一个人在无妄海周围闲逛,抬眼间,骤然见到梦里都没有的同龄小孩子,卫乙枢没多想,直接迈起小短腿跑过去,想和人打招呼。

    只是白幼宜是光屁乱走,他又被娘亲教导,不能随便摸师姐师妹的身体,只好伸手去勾她的肚兜带子。

    然后,他就被白幼宜伸出的小短腿打倒在沙滩上……

    记忆被缓缓勾起,卫乙枢学着白幼宜的样子,双手撑地,哒哒蹬出自己的短腿,踹了她娘亲一脚。

    秦观月:“……”

    再次默念了一遍清心咒,秦观月拿出上刻莲花的白色腰牌,递给已经抱起奶团儿的裴酿雪,温声讲道:“等她吃过饭,拿腰牌去芜宁阁找我就是,我晚间一直在。”

    “漂亮姐姐再见!”

    看见和自己本体一样的莲花腰牌,白幼宜欢喜接过,奶萌奶萌的和秦观月挥舞小肉手。

    秦观月笑着回她。

    不久,裴酿雪御剑而行的背影,从正常身量缩减到芝麻大,进而彻底没了踪影。

    卫乙枢小心站起,收拾好白幼宜留在这处的木铲和木桶,哒哒逃走。

    秦观月冷笑一声,直接将人拎了回来。

    想到芜宁阁院子里的鸡飞狗跳,秦观月伸手揍向他屁股,努力训崽:“不准拔鸡毛捅鱼!也不准把灵丹倒湖里钓鱼!听见没!我再发现肯定揍你!”

    “听见了。”

    “再犯怎么办?”

    卫乙枢捧好怀中装着贝壳与螃蟹的木桶,沉思两秒,认真回复:“那你就让师兄揍我屁股!”

    “你不觉得这很侮辱你师兄的手吗?”

    秦观月又拍了他两下,让人老老实实的站好,好和她一同回位于千仞宗半山腰的芜宁阁。

    无妄海边缘,天色渐渐黑了,残阳也只剩丁点余晖,是个将入夜,又未完全被夜幕笼罩的时分。

    “啊!”

    裴酿雪拿起剥好的虾仁递到嗷嗷待哺的团子嘴边,自己跟着发出声音来哄小师妹吃饭。

    蹲在篝火旁烤鱼的闻枭吟抬眼瞧了下,无声笑笑,接着在去鳞鱼肉的表面刷油洒料。

    玉衡峰剩下三个齐刷刷蹲在闻枭吟后面,偏头注视闻枭吟的一举一动。

    辣炒杂贝已经做好,他们现在只等着铁网上的油香烤鱼。

    四周只有木柴燃烧时的炸裂声,还有奶团儿吃虾肉的欢快嗷呜。

    很快,虾肉见底。

    看着手中空落落的瓷碗,又看看依旧期待望向自己的白幼宜,裴酿雪小声讲道:“没了。”

    这时节海虾难捕,就这一小碗的量,还是丁仞秋和王时太跑了好多个礁石下面,才挖出来的。

    白幼宜摸摸赤色鸳鸯肚兜下的肉肉,奶声奶气地开口:“幼幼知道啦。”

    “那幼幼吃饱了吗?”

    小师妹的肚子没有向以往一样圆滚起来,她不大放心。

    白幼宜委屈状摇摇头:“没呀。”

    与小师妹无言对视良久,裴酿雪把光屁团子抱在怀里揉了好久,和她偷偷商量:“等下师姐带你去秦师叔那里混点吃的好不好?”

    奶团儿吸溜着手指,嘿嘿埋头。

    裴酿雪把团子抱到王时太身边,让他靠自己的水灵根从空中凝聚点干净的水出来,给小师妹洗洗身上沾染的沙子。

    其实清洁符也可以,只是现在看起来,她的小师妹好像很喜欢水的样子。但凡能摸到水的地方,肯定会撒着娇来逃避清洁符。

    把小师妹晚上要穿的藕荷色小裙递去,裴酿雪挤到丁仞秋身边,偏头问他:“等下你能带小师妹去芜宁阁吗?千仞宗宗主的道侣很喜欢幼幼,想见见她。”

    丁仞秋桃花眼眯起:“你怎么不去?”

    他觉得事情不大对,好像有坑在的样子。单按裴酿雪对吸团子的上瘾程度,她会舍得这个大好机会?

    裴酿雪丝毫没被唬到,接着讲:“因为我是师姐呀,不然这么大好机会干嘛留给你?这可是秦观月好不好?千仞宗都是她的,你就把幼幼茶铺的特饮向人眼前一放,然后就嗯嗯嗯,懂?”

    锐利眉峰轻挑,丁仞秋琢磨两下,接过裴酿雪递来的莲花腰牌,喊来和王时太顶脑门的白幼宜,准备直接带人去芜宁阁。

    茶饮这东西他午间听了大师兄所讲的话后,就拉着匡疾试验了几壶,看看能不能把普通灵果换成有药效的灵草。

    虽然因为准备不足,只稍稍替换了几位不重要的辅料,但想来忽悠秦观月,应该是够的。

    很快,奶团子闻声跑来,欢快扑进他身上,赖在人颈边蹭了又蹭,奶乎乎的问他:“四师兄有事吗?”

    她要去芜宁阁吃新一轮的晚饭啦。

    “当然有事。”丁仞秋淡淡答道。

    他的赚灵石大计要启动了。

    芜宁阁落坐在千仞山的半山腰处,群雾环伺,隐隐露出一方隔绝在璀璨金光中的巨大木院。

    丁仞秋此时正表情迟疑,听着怀中奶团儿呢喃不休的吸溜期待。

    “咬一口就咔嚓咔嚓的鸡翅,还想吃软软糯糯的绿瓜虾饺,还有二师兄给幼幼买的黄酒红烧肉……嘿嘿。”

    丁仞秋:“……”

    感受到趴在自己耳边吸溜手指的奶团儿,丁仞秋敲了她一个脑瓜崩。

    奶团儿的软崽控诉中,丁仞秋拿出可解禁制的腰牌,抱着她缓步走入,并谨慎的告诉她:“不可以点这么多菜。”

    “为什么呀?”白幼宜吸溜着手指,神色一点点蔫下来。

    在无妄海的这段时间,她一直没怎么吃过正经饭食,感觉自己身上的肉肉都饿少了。

    “因为会显得你太能吃。”

    白幼宜埋下肉嘟嘟包子脸,难过的哼哼。

    无人知道的藏书馆内处,有神识小人撅着小屁股趴在地上,一笔一划的认真记下幼崽出门准则。

    [去千仞宗的第二日,四师兄讲道,幼崽在外不能吃太多,因为这样子会让人以为幼崽很能吃]

    字迹歪歪扭扭的胡乱写好,神识小人按照现实中写字习惯,趴在上面吹出根本没用的风流,让它加速干掉,顺带复习之前写下的话。

    [记不清哪一日啦,师兄说不可以对有呼吸的人说安息]

    [还是记不清哪一日,师尊说不可以和任何人说言言]

    言言是什么?

    小人努力搜寻记忆,半晌,趴在四师兄肩上的团子抬头,满足眯眼。

    是阉阉!

    她不会写这两个字,拿言言做的替代。

    秦观月正在一束牡丹花花下惬意纳凉。

    听着自己孩子的朗朗念书声,秦观月拿着锦毛鼠尾毛制成的刷子,慢慢为五指染上浅粉色的玫瑰汁液。

    不知多久,她听到院落外的可爱幼崽音,“秦师叔你在嘛?幼幼来找你啦!”

    秦观月飞速起身,去院子外迎来自己心心念念的奶团子。

    “秦师叔好!这是幼幼送你的东西!”

    白幼宜从储物袋掏出幼幼茶铺的招牌特饮,还顺带附送一片自己超级喜欢的小兔子布料。

    看着手中多出的东西,秦观月愣了片刻。

    她自认久居高位,见惯了修真界的种种珍宝,可是收到三岁幼崽的爱意物件,好像还当真是头一次。

    被团子的懂事惊到,秦观月声音更柔,与丁仞秋颔首后,便拉着白幼宜的小手带人进去。

    白幼宜与人蹭蹭,小短腿跟着大步流星的秦观月颠颠跑走,还羞羞问她:“幼幼想在秦师叔这里吃点好吃的,可以吗?”

    秦观月笑着问:“晚上没吃东西吗?”

    “吃啦,只是幼幼没吃饱!”

    秦观月哑然失笑,丁仞秋缓缓闭眼。

    为什么听起来,感觉比要五个菜还能吃的样子?

    桂花糕、虾饺、雀鸟蛋羹等小孩子惯吃的吃食很快摆上,秦观月坐在白幼宜身边,素手撑腮,笑着去看白幼宜的幼崽食欲。

    她孩子要是能有白幼宜的一半胃口该多好。

    也不知道傅问到底是怎么养崽的,一个千百年都不肯不沾情爱的合体期仙君,竟然能把幼徒养的这样好,不吵不闹。

    丁仞秋看她样子,不动声色的把木桌上画有简笔小人的杯子向她面前移了移。

    秦观月不解看去。

    丁仞秋坦荡从容:“尝尝,小师妹自己琢磨出的方子。”

    实在拗不过他,秦观月迟疑抿了口。

    “怎么样?”

    “挺好的。”

    桃花眼弯起,丁仞秋摸出提早备好的规划纸张,拉着人一通分析:“这是我在长生仙门离为小师妹开的铺子,最先设立地是在天同峰,秦师叔应该知道这地,就是能炼制十二品丹药的江仙君一峰……我们也不是为了灵石,只是单想着能帮小师妹完成心愿。”

    白幼宜把自己埋在椰壳中的包子脸□□,歪头瞧了两眼自己的忽悠四师兄,捏个软软桂花糕哒哒跑出去。

    四师兄说的话她没听见哦,幼幼不知情哒!

    左脚接右脚,奶团子很快蹦蹦哒哒的来到门槛前。

    门外的清朗月光下,有人剑锋轻挑白荷花,引气而动。

    青光耀眼而夺目,一个年岁不大的少年执花仗剑,几道刁钻而清冽的剑气划过,荷花乘风而起,在空中几个上下呼吸,转到已经星星眼看了好久的白幼宜身前。

    少年收剑望来,眉眼稚气未脱,却带着温和笃定。

    他笑着走来,半蹲在白幼宜身前,把荷花塞到她怀中,轻声问:“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他在芜宁阁许久,还是第一次见除了师父孩子外的人类幼崽。

    风流随人而至,带着满身荷花香,传到白幼宜的小小鼻尖。

    “幼幼是长生仙门的崽,今晚是和师兄来拜访秦师叔的,秦师叔说要带幼幼去看小黄鸭。”

    闻着熟悉又清淡的荷花香气,白幼宜的星星眼愈发亮晶晶。

    在没被雷劫劈晕前,她就是朵喜欢捏水的白荷花,从什么都不懂时就与好多的荷花姐姐在一起,直至后来拥有的懵懂神志。

    她爱荷花!

    少年闻声笑了笑,清亮眼神在她包子脸上停留数秒,才撩袍起身,接着练剑。

    白幼宜歪头瞧了瞧,最终哒哒跑走。

    虽然给自己荷花的小师兄很好,可是她更想去看嘎嘎叫的小黄鸭。

    芜宁阁的院落大了些,白幼宜贴着一面围墙哒哒走着,努力去听哪处有鸭子的嘎嘎叫声。

    “白幼宜!”

    绕院子走到小一半时,有人小声喊她。

    卫乙枢捧着已经被自己扣的不成样子的太上感应篇,悄悄跑到白幼宜身边,与自己惦记一晚上的同龄小幼崽并排哒哒走。

    “你是不是来看小黄鸭的?”

    白幼宜点点脑袋瓜,期待的看向他,奶声奶气询问:“你知道小黄鸭在哪里吗?”

    卫乙枢骄傲点头,拉着人嗷嗷跑走。

    又是不知多久后,丁仞秋心满意足地从主屋走出。

    拿出琅琊玉闪了几秒,丁仞秋喊不知道跑哪去玩的奶团子,告诉她现在到了回去睡觉的时辰,乖乖回到芜宁阁的门前。

    芜宁阁的西端,卫乙枢已经跳进小白鸭群的中间,飞快伸手,抓住一只鸭脖,将它提溜出来,爽快塞进白幼宜怀里。

    “小黄鸭好像都长大了,我给你拿俩蛋,你用这样子孵两天就行,刚出生的小黄鸭特别可爱,你肯定喜欢!”

    “谢谢!”

    小胖手摸摸被熊崽薅到有点秃顶的鸭头,白幼宜蹭蹭他的同款包子脸,和人哒哒跑向催促自己回去的四师兄身边。

    “对啦,你知道在院子中练剑的小师兄是谁吗?”

    怕被娘亲发现自己偷懒,卫乙枢只送奶团儿到见面的地方。临别时,白幼宜想到一个身影,奶萌奶萌的问他。

    卫乙枢仔细想了下她的形容,最后才恍然明白她问的是谁,以小肉手掩唇,悄声回道:“那是我天灵根的师兄,叫卫听颂,不要和别人说哦,娘亲不让别人知道他的存在。”

    天灵根!!

    被又一个天灵根厉害师兄震惊到的奶团儿思索下,在卫乙枢的担忧目光中,伸出三根短短食指发个幼崽誓言,这才挥别他,抱着新宠大白鸭心满意足的来到四师兄身前。

    丁仞秋见小师妹的样子,呼吸轻轻停住,“你哪来的鸭子?”

    白幼宜眨眨眼,有些小小纠结。

    小孩子不可以撒谎,可是她如果说真话,卫乙枢就要被人揍屁屁。

    秦观月:“……”

    见状就知道怎么回事的秦观月没多说什么,亲亲白幼宜的可爱包子脸后就让他们回去歇息。

    除了她家的混崽,谁能做出送白幼宜秃顶鸭子的事。

    无妄海边上的小院。

    白幼宜坐在冰凉凉的汉白玉地砖上,一手摸摸麦团,再一手摸摸小黄鸭,满足的晃着头顶揪揪,细声细气地告诉它们:“你们要乖乖做好朋友哦,不可以打架,努力孵蛋!早日让幼幼见小黄鸭!”

    说着,奶团儿还抱出储物袋中的两颗白色鸭蛋,放在赤色扑棱鸡图案的兜兜上,努力讲课:“今晚要在这上孵蛋懂不懂?”

    她没有大白鸭住的小窝,只能让尚在蛋壳中的鸭仔委屈一下了。

    “幼幼,来跟师姐洗澡了,穿兜兜出来就行!”

    过了会儿,裴酿雪敲门喊她。

    现在已经到了小师妹的固定入睡时间,师尊肯定快要赶回来了,她得在师尊回来前把小师妹洗的香喷喷的,再送回师尊床上。

    “幼幼来啦!”

    临出门前,白幼宜又不放心的回身,再次告诉自大白鸭回来后就炸毛的麦团,“不可以欺负大白鸭的哦!”

    说完,奶团儿跑出去,弯眼扑向三师姐的怀抱。

    屋内陷入寂静氛围。

    修仙界养的家禽多少都是沾些灵智的,白鸭勉强能懂白幼宜的意思,两颗小豆眼瞄了下一看就很凶的猫崽,它嘎嘎挪向地面鸭蛋,努力孵崽。

    鸭蛋放在麦团后面,想到鸭蛋身边,就必不可少的要绕过麦团。

    小心打量眼亮起前爪的麦团,白鸭逐渐挪向另一边,准备从它后面绕去。

    麦团见状,收起前爪。

    白鸭放心的嘎嘎摆动过去。

    麦团尾巴悠闲扫着,懒洋洋的看不出丝毫异动,直至白鸭嘎到自己后腿处,才猛地蓄力,咔咔的重拳两脚后,白鸭嘎都没嘎出来,直接化作一道白影撞向墙面。

    解决完一个,麦团把猫爪拍到两颗泛出浅浅青色的鸭蛋上。

    要不要一起咔咔呢?

    猫崽陷入犹豫中。

    一直犹豫到傅问抱着洗好澡的白幼宜回来,麦团都没纠结出个确切结果。

    白幼宜看着半日未见的美人师尊,和人亲昵蹭蹭,分享今日的最大快乐:“幼幼得了两颗能孵出小黄鸭的蛋,还有个孵蛋的白鸭,师尊瞧瞧好不好?”

    白幼宜嘿嘿着跑进,而后看着只剩鸭蛋和麦团的兜兜沉思。

    她的孵蛋白鸭哪里去啦?

    “不见了……”白幼宜杏眼委委屈屈的看向师尊。

    傅问看了两眼装乖的麦团,伸手把它的肥硕猫身拎到蛋上,温声哄幼徒:“猫一样能孵蛋的,幼幼不难过。”

    “喵!!”麦团想努力逃走。

    堂堂神兽去给鸭子孵蛋,成何体统?

    手中猫崽扭动肉嘟嘟的身子,傅问不在意的轻轻弯唇,接着讲道:“不能孵蛋的猫不是好猫,明日就炖了吃肉。”

    猫身僵硬两秒,麦团自己趴在蛋上乖乖卧好。

    “喵~”

    麦团黄澄澄的猫眼上扬,附带一条毛茸茸尾巴,讨好蹭蹭傅问手臂。

    面前这个男人,真的很深不可测,它害怕。

    傅问不动声色的起身,避开麦团的讨好蹭蹭,带着自己的乖乖幼徒回到床上,替她摆好小兔子阵,再讲故事哄睡。

    至于地上猫崽和远处不敢动地的鸭子,他都没在意。

    他对这些都没什么兴趣,幼徒喜欢养便养了,他也不缺这点子灵石。

    只愈发肥嘟嘟的猫崽……灵智似乎高了些,像是留有上古神兽的浅薄血脉。

    视线平静落在麦团身上,傅问心里想着要不要带它去见见悬岁峰的长老,好辨别一下来源。

    芜宁阁中,秦观月与卫晋堂在月夜下小酌。

    二人成婚百年,还是很喜欢在晚间的凉凉风中对饮说话。

    谈着谈着,秦观月讲到今日的可爱团子身上,双眸潋滟,看向自己的合体期道侣:“你和辞卿仙君商量的怎么样?”

    卫晋堂沉默一二,“我和他打了一架。”

    在妻子的期待中,卫晋堂委屈哼哼:“没打赢。”

    傅问也不知怎么了,一句话过后,战力瞬间狂飙,把他按地上揍的毫无还手之力。

    秦观月:“……”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