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炼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铁矿石重, 捡太多背不动,目前只是弄一些来做研究,因此景平安只让她们捡了小半筐不到, 之后又到水泽边猎了几只野兔、两只大黑鹅带回去。

    大黑鹅长得黑天鹅很像, 但比起景平安上辈子在农村见到的鹅要凶猛得多,它的爪子像鹰爪般锋利, 以捕猎水边的小动物为食。步射杀它的时候,它正啄着一条一米多长的还属于幼崽的小蟒蛇甩来甩去地撕扯。

    景平安看它的体型比老鹰还大,毫不怀疑人类的幼崽估计也在它的食谱上。

    鹅绒是个好东西, 可是没有布,没法用来做衣服被子,它又不像干苔藓那么吸水好用,景平安现在也没空去研究编织麻步,只能丢弃。鹅翅膀和尾巴上的羽毛倒是留下了, 可以做饰品、弓箭的箭翎等。

    铁矿石捡回去后, 暂时倒在一个筐里扔到山洞角落。

    景平安第二天便又带着亲妈她们几个去到河边,先是在炭坑旁边搭窝棚。

    山崖族人天天可着这片河滩薅羊毛狩猎, 鳄鱼都跑光了,加上水位退得多,露出大片河滩,基本上没什么来自水里的危险,不过, 天上的飞鸟还是得防一防的,搭个窝棚,即可以防晒,还可以防鸟,万一下雨, 还能再挡挡雨,因此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窝棚是搭来炼铁的,就不能是住人的那种小窝棚,而是五六米高,占地约有四五十个平方的大窝棚。

    五个人干活,光去森林里收集搭窝棚的材料就忙了三天,之后还得在河滩上挖坑埋柱子、铺草棚顶等,忙了将近一周才把窝棚盖起来。

    这动静怎么看都不小,惹得族人格外好奇,打猎的、摘嫩叶的、出来遛孩子的,每天都要过来绕几圈看几下稀奇。他们的好奇心特别重,天天来问,要做什么。

    景平安当然不会告诉她们。

    舒在带着赤岩族回去前,前来辞行,听说以后,还特意来参观了一圈,问起来,景平安都没透露一个字,只说有点想法,可不知道能不能行,就等有个结果后再告诉她。

    景平安不想说,舒也没有继续追问,再三向她们表示过感谢之后,便带着族人回去了。

    景平安在搭好窝棚后,便安排轮休,另外换了四个人来刨木炭。

    这种方式烧出来的木炭,灰特别多,特别是最先着火的那些木头,树皮都被烧掉了,取出来时,直往下掉炭渣。

    对于木炭,景平安只在中学时在化学课上听了几句,久了,就只记得分为黑炭和白炭。她在现实中接触到的炭,也就是去旅游度假,在海边吃自助烤烧,用的无烟煤,是黑炭,用的是现代加工工艺。

    可如今烧出来的炭,既不是全黑的,也不是白色,它呈灰色,大部分是灰中偏白,少部人偏黑,同一批炭,质量看起来都稍微有点那么参差不齐。好在,看起来好像是烧成了的,能烧成这样,已经算是意外惊喜了。

    第一批炭取出来后,整齐地堆到另一侧,然后让步安排人去烧第二批木炭。

    景平安向来不喜欢做重复劳动。如今这些能够安排给别人干的活,都安排下去。

    步已经烧过一次木炭,不需要再让景平安教,她带着人去森林里搬来木材,按照之前的方法把木材点火烧过后,泼上泥填埋上,之后便是等过几天再开窖了。

    景平安看亲妈每天跟着自己从早忙到晚,一天假都没放。自己虽说也在忙,可大部分时候都是动动嘴皮子,亲妈那可是实打实地干着苦活累活,景平安便有心让她休息几天。她从之前做陶器的那批人里挑了两个手艺精湛的,取陶土,垒炼铁炉。

    说是炼铁炉,其实就是比较厚的桶形的厚陶炉。

    这边的土质还是挺不错的,族里的陶炉烧到炸裂的并不多,就试试看能不能做陶炉炼铁。不过,为了防止烧裂,陶炉一定要够厚,薄了不行,多费点柴火都没事。

    族里人少,又是实验用铁,所以,一次性炼铁量也不需要大了,大了的话,木炭把铁烧融也费劲。

    炼铁炉做成圆桶形,外部高度约到成人膝盖、外径三四十厘米的炉子,厚度约摸是两指半到三指左右,两侧还得有挂耳,以方便用矛挑起来倾倒铁水。

    模具也是用陶土制作。这个基本上没什么难度,先用泥巴捏成斧头、锤子、长矛形状,晾干后捏好的半湿的陶泥里一摁,再抠出来,模具就做成了。

    想法是美好的,操作起来,还是挺难的。

    两个陶器工先是制作陶泥花了半个月时间,再按照景平安的要求把炼铁炉、模具做出来,一周时间又过去了。好不容易等到炼铁炉能用了,然后发现还差一个冶炼台。

    只有一个小炉子,实在不好炼铁。

    冶炼台的好坏直接关系到炼铁温度,景平安花了不少心思设计,最后做出来的冶炼台是长筒形的竖炉,中空形状,将装有铁矿石的陶炉整个儿放在竖炉中间,从底部烧炭,旁边接有两个风箱输送空气,以达加增加温度的目的。

    风箱是用陶管加上兽皮制成的,靠人力推拉送风。

    炼铁的家什全部备齐,整整花了一个半月时间,木炭烧了五批出来了,大量堆积在炼铁棚里,倒是不愁燃料了。

    这眼看都到夏天了,只下了几颗雨。

    那真是几颗!天空飘来一大团乌云,阴了半天过后,稀稀拉拉地掉了几滴豆大的雨滴,闷热了半天,乌云便又随着风飘远了,连地都没打湿。

    天空不下雨,景平安也没办法,她只能卯足劲把铁炼出来,提高族群的生存能力。

    万事俱备,景平安便准备开炉炼铁了。

    她提前一天通知吱和步,她俩又通知了全族参观,以满足大家的好奇。

    大清早,大家便出发到河滩。

    景平安把放在山洞里的碎铁矿石带上,让步把矿铁矿石装进炼炉子里填满,然后架上柴火、木炭便开始炼铁了。她为了保证炼铁成功,特别找了四个族人轮流扯风箱。

    山崖族人看着景平安忙了一个多月,人都晒红了,结果,她竟然是在这里煮铁矿石,还不加水!一个个都看傻了。

    有族人挠着下巴,问:“能,吃吗?”

    另一个族人从筐里捡了块石头递过去:“洽!”

    那族人赶紧摆手!这哪能吃啊,牙都要崩掉。

    吱的视线落在景平安做出来的模具上,望着里面的凹槽,隐约猜到安是在用铁矿石打造武器,但她知道的制作武器都是用磨的,这种把铁矿石放在锅里炖出武器来的方式,还是第一次见。

    大家议论纷纷地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再加天气炎热,又守在火炉旁烤得热得满头大旱口干舌燥,没多久便三三两两地撤走了。

    景平安找了片树叶当扇子,坐在木炭堆上面,居高临下地看着火和炼铁炉。

    炼铁炉都烧到发红,里面的铁矿石也像掉进油锅里的猪油似的开始一点点融化,变成了火红色,跟岩浆似的。

    烧到发红的高温,瞧着还是挺慑人的。

    四个轮流扯风箱的山崖族人都快哭了。热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怕呀。这红通通的炉子,靠近都热到烫人,万一不小心碰到了,说不定就熟了。

    她们不想干这活,可是吱和步还有安全都守在这里,她们没有胆量去挑战族里威望最高的三个人,于是挥汗如雨,大力地扯着风箱。

    景平安怕扯风箱的人中暑,让她们扯一会儿便轮流换人,多喝点凉开水。

    景平安第一次炼铁,掌握不好火候,那么热的炉子也不可能凑过去探头往里看,于是她等到傍晚,才让扯风箱的人,用铁矿石制成的长矛挑在装有铁水的炉子挂耳上,将其抬出来。

    里面是铁水,温度高达千度,万一洒到身上,可是会要命的。

    这都不需要景平安叮嘱,抬铁水的四个人看到那汨汨翻滚的红色铁水,紧张得冷汗都冒出来了,聚精会神地盯着,小心翼翼地抬到模具旁,对着景平安所指的斧头模具倒进去。

    满满一锅铁矿石,炼出来的铁水只有半锅,只浇出一个斧头和一个锤子,便一滴都没剩下了。

    景平安想着火不能浪费,又往炉子里添满铁矿石,再让她们把炉子放回到竖炉里,继续炼下一锅。

    吱盯着模具里的铁水,好奇地问:“安,这是什么?”

    景平安说:“生铁。”她从筐里捡起铁矿石,又拿了块木炭,说:“用木炭和铁矿石,经过这样,冶炼,就是生铁。”她记得生铁还要经过炼打、淬火等工艺才能更好使用,这些是铁匠的活,还得等铸出一批铁器后才好安排。

    吱看着面前的这堆木炭,又再看向半人高的竖炉,若有所思。安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忙碌了这么久,亲自守着盯着造出来的东西,一定有大用。吱想了想,问:“因为干旱吗?”

    当然不止,不过也算其中一点。景平安点点头。

    她们守在旁边,等着模具里的铁水一点点冷却变成铁,再把模具敲开,取出了里面的铁斧和铁锤。

    铁锤还好说,把中间把手地方的陶泥敲碎后抠出来,像模像样的,基本上装上把手就能用了。铁斧没有刃,还需要打磨后才能用。

    天都快黑了,景平安便决定把东西拿回去,明天再用。

    四个扯风箱的山崖族人见到吱和安她们要回了,原本坐在旁边歇气的立即起身,背起自己的背篓便迫不及待地要回去。

    正在扯风箱的两个人,理所当然地觉得收工了,也立即不扯风箱了,转身背起背篓,向吱表示:我们今天好辛苦,晚饭要吃双份。

    景平安扭头看向她们,很想问:你们走了,火怎么办?明天又得重新再烧半天炉子吗?

    可这里不流行加班,而且,夜里的河边很危险的。白天天热,蟒蛇什么的都躲起来纳凉了,夜里该出来觅食了,还有好多夜行的肉食动物,一定会来喝水的。夜里视线不好,不利于发现潜伏在四周悄悄靠近的野兽。

    为了生命着想,炉子就……这么着,明天再来!

    景平安大方地表示:你们辛苦了,晚上给你们加兽腿!

    加兽腿明天她们也不想来了。四人都不用等到回去,当场向吱和步申请,明天出去狩猎。这个天气,特别热,煮饭烤肉都是煎熬,更何况是来扯风箱。不来了,不来了。

    吱才不管呢,指指景平安,表示:这事听安的。

    景平安看她们这样子,也觉得不能可着她们几个祸害,全族轮流来嘛!

    她们把铸出来的斧头和铁锤带了回去,其余的东西继续留在这里,反正没谁来偷也不怕有谁偷。哪怕游鱼族的人上岸发现这里,他们在火炉旁待不了几分钟就得掉鳞,景平安毫不担心。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