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30章 观复(341)爱人的心是没有盔甲衣裳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江月心听不得有人对阿玉这般刁难,顿时便挺身而出,打抱不平道:“怎么一样?怎么能一样?我们找你的云孤,那就像是拾破烂的,把垃圾里头有用的分出来,在一点一点攒起来……我们又没有去主动霍霍活人!怎么就和牧秋堂堂主一样了……话说,牧秋堂堂主是谁?”

    江月心这一顿连珠炮,噼里啪啦的说了个痛快,阿玉使劲儿拽他袖子都没能让他停下来。小清极快地瞥了水人一眼,却依然望着阿玉,道:“这位是……难道你对她做了和我相同的事情?”

    “什么什么?”小清的话有些拗口,江月心一时没听明白,求助似的也看向了阿玉。

    阿玉却无视了江月心的目光,只毕恭毕敬地对小清道:“不是的,这位是江月心,他是长河之水的灵息所凝而成,本无定形,只是……只是机缘巧合,才选择了现在的外形。”

    “灵息?”小清身体里的故人云孤,显然对于修习一道不是很熟悉,他带了些陌生感重复着阿玉的话,“看来,你那时跟我说过的修习什么的,后来一直学下去了?”

    “嗯。”阿玉轻轻一点头。

    江月心不耐烦他们说话,一把扯了小清的胳膊,硬把他的脸转向了自己,道:“喂,我正和你说着话呢,你却连个敷衍都没有,转头就和别人去聊天了?你这孩子有没有礼貌?刚才还姐姐长姐姐短的,怎么这才多一会儿就不认识了?”

    小清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通红,好像一只煮熟了的虾子。他不敢去看江月心,仍是对着阿玉道:“这丫头牙尖嘴利的,你真不是把薇儿给带回来了?”

    阿玉心中暗自好笑,这小朋友刚才明明对自己不理不睬,此时却对江月心不敢正眼去看……区别只在于云孤的觉醒与否。看来,自己这位藏在云孤里的老兄,仍是一副闷骚情怀,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生命的形式如何改变,他却是始终没有一点儿改变啊。

    阿玉虽然心里这样想着,可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而且,该分辩的,一定要把话说清楚:“兄长,我发誓,江月心只是恰好用了这个外形而已,月心只是月心,和那谁没有一点儿关系。您也说了,魔头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绝不会忘记的……我是有切肤之痛的,怎么还会做与那魔头相同的事情?我真的没有把那谁带回来,即便是你,我也没有真正的带回来啊!我哪里有那个本事……我只是,只是想跟你说说话罢了……”

    还是没人回答江月心的问题。而且又冒出来的“薇儿”。江月心在旁听着,虽然对于没人搭理自己有些不高兴,但还是慢慢听出了些门道。那牧秋堂堂主应该是阿玉和他那故人兄长的共同敌人,听那意思,多半就是阿玉口中所说的“魔头”。

    至于薇儿……这就更加有意思了。听话听音儿,江月心从阿玉和他兄长的对话里,慢慢理清了这里头的人物关系。目前,江月心所用的女子外形,是来自于阿玉原本所带着的一块丝帕上的绣像,而这绣像,据阿玉先前所说,乃是他故人的一位故人。

    这话说的像是绕口令,不过关系倒是不难理。阿玉的故人自然就是眼下藏身在小清身体里的云孤,此人的故人,则是丝帕上的绣像女子,也就是现在他口中的“薇儿”。

    不过,对于江月心的女子外貌,阿玉的兄长虽然亲切称为“薇儿”,但是到了阿玉口中,却只是“那谁”。同一个人,在不同人的称呼中,差别竟如此之大,可见此人在这两兄弟心中,地位是完全不同的。

    想当年,这个“薇儿”,想必与这哥俩一定有过各种夹缠不清?

    这边厢江月心内心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不息,那边厢阿玉和觉醒了的云孤仍旧是叙不完的兄弟情深。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提到了“薇儿”的缘故,小清身体里那云孤的情绪略微缓和了一些。阿玉觑着他的脸色,小心说道:“兄长,你对我的教诲,我不敢忘记。所以我绝不会去做和那魔头一样的疯狂之事……至于云孤,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当初我发现这东西,也是偶然,后来……后来便想着,既然这云孤上有着兄长你的生命碎片,我就不妨收起来,多少也是个念想……”

    小清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道:“只是个念想?不会伤人吗?”

    “不会,绝对不会伤人。”阿玉忙道,“如果是存在于活物或者活人身上的云孤,我绝对不会贸然去取,只是在旁看着,直到他们本身的生命终了之时才……”

    小清听着,低头打量了打量自己的小小身躯,道:“我现在只是一块云孤,碰巧住在了这个小孩儿的身体里?”

    “呃……也可以这么说。”

    “照你所讲,你会等到这孩子生命终时,才会将这云孤取出,收集起来?”

    “对,这正是我所打算的。”

    小清眨眨眼睛,目光直直地盯在阿玉脸上,似乎要直刺进他的内心深处:“可他还只是个孩子,若是让他平安生活,你要等的话,那将是个无比漫长的过程。”

    “我等得起。”阿玉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来,“兄长你是知道的,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所以,我真的可以等,真的可以保证这孩子的平安度过一生。”

    小清略微挪开一点步子,道:“既然你有耐心去等待,那么,你为何要到这锁乾山来?为何要唤醒我?”

    “这……”阿玉一时语塞。

    “如果我没有觉醒,那我就是这孩子身心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部分,不会影响他分毫,”小清看着阿玉的眼神清澈无比,却又仿佛带着千斤重的威严,颇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可是你一旦唤醒了我,那么我的意识就有可能覆盖掉那孩子原有的意识和思想,就像我现在这样……如此,这孩子还能称之为‘平安活着’吗?这还能叫‘令他毫发无伤’吗?”

    阿玉张张嘴,竟发不出一丝声音来。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刷白。

    小清却依然没打算放过他,继续说道:“难道,你以为叫人活着,就只是能喘气便是?如果一个人丢了自己的意识思想,他还能叫活着吗?”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