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是兔肉惹的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祖母,这是我亲手为文兰熬制的粥,我喂她喝下,也许清清肠胃,她能够好受些。”晃了晃白草熬的粥,楚文萱说的倒是很自然。

    “难为你这个做姐姐的,还挂念她。”见她不计前嫌,如此体贴关爱妹妹,楚老夫人甚是欣慰。

    楚文萱盛了粥,坐在楚文兰的床前,端的一副很疼爱妹妹的样子,“文兰,喝些粥。”

    楚文兰闭紧了嘴巴,用牙齿在发声,“我警告你,不要碰我。”

    “哦,我忘记了,你手上没力气,不妨让我喂给你喝。”楚文萱舀了一口粥,吹了吹气,递到她的面前,两人看似格外亲密,“张嘴。”

    “我说了别碰我!”

    楚文兰虽然生着病,到底还有几分力气,加上她又火冒三丈,手上积攒了些力气,怒气冲冲的打碎碗,看她还可以拿什么在这假惺惺的演戏。

    “你这是怎么了?”楚文萱眼底起了层雾气,瞧着好不委屈。

    “呵,别演戏了。”楚文兰强撑着坐起来,看着她就又是咬牙切齿,“我是不会给你机会,让你毒死我的。”

    楚文萱捂着嘴,眼泪说来便来,“难道在你心里,我竟是这般心肠狠毒之人吗?”

    楚老夫人闻声赶了过来,听说事情经过,她急忙板着脸,斥责楚文兰道,“文兰,你又无礼,怎可以好心当做驴肝肺,快向你的姐姐道歉!”

    “我凭什么道歉?”楚老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偏袒楚文萱,终于惹怒了楚文兰,她撕扯着头发,歇斯底里地嚷嚷道,

    “是她给我下毒,让我受罪,现在她又不请自来,吵我清静,假惺惺的喂粥,不过是想借此机会投毒罢了,诡计不成,便又佯装委屈,分明是她虚情假意,蛇蝎心肠,为何要我低头!”

    “不要在这胡搅蛮缠,颠倒是非。”楚老夫人冷言冷语,“你究竟是道不道歉?”

    “我不!”楚文兰坚决的反对楚老夫人,接着她看向楚文萱,情绪更为激动,“你休想用祖母来压我,想要让我向你道歉,呵,别痴心妄想了。”

    “我打你这个没有教养的丫头!”

    楚老夫人扬言就要揍她,却被楚文萱拦下了。

    “祖母,您别生气,文兰到底是年纪小,固执些很正常,我没有关系的,不必再道歉了。”

    她的善解人意,温文尔雅,与楚文兰的嚣张跋扈,无理取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楚老夫人心里对楚文兰愈发不喜。

    楚文兰彻底的癫狂了,“楚文萱,你可真是厉害!就这样收买了祖母,瞧着你这张虚伪的嘴脸,真是令人恶心。”

    “楚文兰,你赶紧的给我闭嘴!”楚老夫人彻底动怒,她的脸阴沉的不像话,大声的怒斥道。

    真不知道楚家怎么生出她这么不懂教养礼数的丫头,要不是还有楚文萱,等楚枫致仕后,楚家恐怕再无出头之日。

    “祖母,你也变了。”

    曾几何时,最疼爱自己的楚老夫人,开始向着楚文萱了?那个不讨喜的丫头,有什么值得她偏心的?

    她的态度转变,令楚文兰无所适从,恍然之间,她又想起神秘人说的话。

    她说楚老夫人只心疼楚文萱,对她根本毫不在意,那时的她轻笑一声,觉得江湖术士果真是骗人的,可是今日回想,似乎一语成谶。

    满腹委屈无处诉说,她也只得嚎啕大哭。

    “二妹妹,你快别哭。”楚文萱忙上前安慰,却被楚文兰一下子推倒在地,本就脚上有伤,走路一跛一跛的她,此刻不经意的叫人一推,怕是伤势又加重了。

    见她一脸痛苦,楚老夫人心疼的不得了,“文兰,快向你的姐姐道歉,不要再耍小孩子的脾气,否则以后无人会再管你。”

    不像话也要有一个底线,她若再三无理取闹,蛮不讲理,惹急楚老夫人,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祖母,你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冤枉我。”楚文兰满腹的委屈,可是说了有谁信呢?

    “我虽人老,但不糊涂,孰对孰错,我心里有分寸。”楚老夫人被她气的脸色铁青,鼻孔一翕一张,显然怒气在胸,无处释放,“你也休要狡辩,快点道歉。”

    见她又要忤逆楚老夫人,楚文兰的贴身丫鬟杜鹃,连忙在她耳畔低语,“小姐,这个时候您别再折腾了,老夫人明显是向着你,她是担心你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你贵为千金却不懂事,这才要求你道歉的,她是一心一意为你着想,你要是再恃宠而骄,让老夫人下不来台,可就不合适了。”

    细细思量,她说的有道理,楚文兰不想让楚老夫人失望,导致自己失宠,纵使千不情万不愿,她也只得低头,“姐姐,方才是我不对,我不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请看在我年轻气盛,不懂事的份上,你就原谅我,我保证一定会诚心悔改,你也帮我说说好话,别让祖母生我气了,好吗?”

    她这番话说的真挚诚恳,却让楚文萱小小的惊了一下,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她便学会忍耐,看来倒是学聪明了。

    既然她的‘好妹妹’开了口,她又怎会拒绝她呢,“祖母,二妹妹已经向我道了歉,而且我也接受她了,既然我们姊妹两个和好如初,您也别生气了,当心气坏身体,叫我们俩心疼。”

    见她这般懂事,而又宽宏大量,楚老夫人对她多了一些好感,望向她的眼神,也真诚的添了一丝慈爱,她在心中感慨,这么好的孙女,她怎么忍心讨厌呢,而她所厌烦的,不过只是这张像极了楚夫人的脸。

    “只要你们姊妹情深,一团和气,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生气。”

    见她表明态度,楚文兰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能够放下,只是浑身放松之后,便又引来一阵咳嗽干呕,披头散发,浑身湿淋淋的,全身发抖,一向自认天下最美的她,彼时狼狈极了。

    楚文萱冷眼旁观着,心里觉得一阵快意,但既然是做戏,那么必须有始有终,怎能半途而废,她故作关切地走上前,又是嘘寒问暖,又是帮她顺着后背,宛然是一副姊妹情深的画面。

    楚老夫人内心甚慰,可楚文兰此刻却比吞了一只苍蝇还要恶心,只能强忍着厌恶感,并未将她推开,反倒配合的很。

    “看到你们两姊妹终于重归于好了,我瞧着就高兴。”楚老夫人一扫怒气,眉开眼笑。

    “祖母开心,便是我们做小辈的福气。”楚文萱体贴的给楚文兰喂水,笑着说道。

    “对了,文兰,你方才为何对你姐姐是那般态度?”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楚老夫人又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一口咬定是她害你。”

    “啊?”被她突然这么一问,楚文兰却哑口无言,只好随便寻了一个理由,“祖母你也知道,孙女任性,所以信口雌黄,冤枉姐姐。”

    她总不能告诉楚老夫人,是她先向楚文萱下了毒,以为遭到了报复,这种情况万万不能说出实情,撒谎只是无奈之举,还望楚老夫人能够谅解。

    “真是这个原因?”楚老夫人不信。

    “当然,不然还是因为什么。”楚文兰眼珠骨碌碌转着,好生心虚。

    她此刻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丫鬟看不下去,在楚老夫人的耳边又是一顿实话实说,“老夫人,二小姐抢了大小姐的兔子肉,会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

    若是果真如此,一切也就说得通了。

    “为什么这样做?”楚老夫人怒问。

    “我…做了什么?”冷不丁被质问,楚文兰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祖母还得明言。”

    一旁的李妈妈道出真相,“二小姐,当时是您想要吃兔子肉,看到大小姐的已经做好,便直接端走了,厨房只得另给大小姐重新做一份,但您吃完兔子肉后,就上吐下写了。”

    她现在遭的这份罪,完全就是任性惹出来的,哪里还有理由去责怪楚文萱。

    “可是我也吃了,却是好端端的。”楚文萱不明所以道,“二妹妹何故会这样?”

    原来是兔子肉惹的祸,难道不是楚文萱下的毒不成?

    楚文兰心里面半信半疑,但也只能自认倒霉。

    “真的是这样吗?”楚老夫人自知李妈妈没理由撒谎,但却不想接受这个事实。

    “老夫人若不信,大可以找厨娘一问便知。”

    李妈妈喊来了厨娘,楚老夫人又是一通询问,发觉事实果真如此,这令她更恼怒,“以后想吃什么东西,就自己向厨房提要求,不要再抢你姐姐的吃的,出了事情还栽赃到别人身上,我们楚家的千金小姐,怎能是你这般模样?”

    抢了别人吃食,便要遭受无妄之灾,只能说楚文兰活该,楚老夫人最后那点怜悯,也不见了。

    “祖母,我知错了,以后不再这样。”楚文兰无精打采的应下。

    楚文萱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却很清楚,她为何会变成这样。

    一个每日要吃鸡蛋的人,却又突然吃了兔肉,二者本身就是相生相克,她会上吐下泻,也是自然反应,平白遭这么大的罪,只能自认倒霉。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