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笑脸相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一旁的魏氏脸色十分不好也低下了头,整个内阁更是鸦雀无声,只能听见均匀的呼吸声,气压更是低的不能再低。

    这时候吴氏为了展现自己主母的气势,便率先开口:“大家这是干什么,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怎的连个饭都吃不下去。”

    吴氏站出来打圆场,却没有一人搭理她,整个花厅里一屋子人坐的直直的,宛如一堆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

    “母亲,您是一家之主,说句话。”吴氏见自己所说一点用都没有,连忙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宁太夫人。

    “我这个老婆子有什么好说的。”宁太夫人哼了一声:“早些时候跟你们说,便都不听劝,颜儿给我们宁家挣了多少脸面,一群没脑子的东西。”

    宁太夫人原本还担心着宁墨颜会被宁泽涛训斥,这下瞧着宁泽涛丢了脸面,她心里反倒觉得痛快。

    宁墨颜不愧是她的孙女,有勇有谋,关键时候也没有怯场,不过自己还是打心眼里心疼她,实在是不值得。

    “母亲,她这般不知礼数,您为何还向着她说话?”宁泽涛很是不解,原本打算好好教训宁墨颜,没想到却被她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不蠢,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宁太夫人气急败坏的说道:“这天下没有一个人都跟你一般蠢钝,连是非好坏都分不清,我瞧你怕是被鬼迷心窍。”

    宁太夫人凌厉的目光看向一旁的魏氏,她还算能看得清谁在背后挑拨,不过魏氏还没过门,作为新妇,也不能不给她面子。

    魏氏听出了宁太夫人意有所指,连忙将头又垂下去几分,没想到她精心计划的,就这么被搅黄了,本想看着宁墨颜丢尽脸面,却没有想到她仍好好的。

    宁墨颜微微叹了口气,笑着开口:“父亲,我为宁家长脸您不但不给我好脸色,还咄咄逼人的训斥我,实在是让我心寒。”

    姜嬷嬷在身旁搀扶着宁墨颜,冷笑着:“姑娘又不差宁大人这一个亲人,凌太夫人跟李家对您好就足够了。”

    瞧着主仆二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更是让宁泽涛羞愤不已,眼看他又要发火,魏氏赶紧站了出来。

    “大小姐误会了,宁大人也是爱子心切,他这个人只是不愿表达,心里还是对您很关心的。”魏氏脸上挤出一抹笑意,在众目睽睽下打着圆场。

    “对我关切?”宁墨颜冷笑一声:“父亲怕不是都忘了我亲生母亲葬在哪里,就连我今年过几岁生辰怕是也忘的一干二净,何来的关切?”

    魏氏面露尴尬,不过她快速反应过来,笑着说道:“你父亲公务繁忙,对你常有疏忽,以后我会时常提醒他,今日家宴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便不说这个了。”

    看着魏氏讨好的嘴脸,宁墨颜也不想再计较什么了,她不过在宁府待几日,等他们办完婚事,自己也不会回来了。

    又何必跟他们这群人争个长短,再说魏氏作为新妇笑脸相迎,自己又怎好打她的脸,虽然她知道这件事跟她脱不了干系。

    若下次再发生这种事,她再在背后挑拨离间,哪怕她是二皇子身边的人,她断不会轻饶魏氏。

    很快家宴的气氛便也恢复了,众人吃吃喝喝也很快就忘记了宁泽涛跟宁墨颜的争论,这期间还有不少人跟宁墨颜搭话,她也没有怎么搭理。

    等家宴结束后,宁墨颜便带着宁太夫人离开了花厅,也离开脸这个是非之地,不想再看见宁家人丑恶的嘴脸。

    宁墨颜缓缓搀扶着宁太夫人回了清庭院,当宁太夫人坐在软榻上,这才松了口气,眼眸深处却又十分担心。

    “颜儿,你可是要想好,魏氏可是二皇子身边的,你当真不怕得罪她?”宁太夫人微微叹了口气,拉着宁墨颜的手说道。

    “祖母,我一向是行得正坐的端。”宁墨颜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再说还有太后跟皇后娘娘的庇佑,您就不要担心我了。”

    “好,祖母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你万事都要小心。”宁太夫人满是皱纹的脸上散发着笑意,她紧紧拉着宁墨颜的手。

    宁太夫人有眼睛也有心,她当然知道谁对自己好,谁又对自己不好,但宁墨颜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为了她一个老太婆做这么多,她害怕自己这副身子拖累了宁墨颜。

    而宁墨颜倒不是担心别的,她从来就没有把宁家所有人放在眼里,除了宁太夫人,她只是担心自己以后不在宁家的日子,他们会给宁太夫人难堪,自己却又帮不上什么忙。

    想到这里宁墨颜微微叹了口气,又开口说道:“祖母,我不在府上您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您派崔嬷嬷跟我说一声,我一定过来帮您。”

    “这个倒不用,我好歹有诰命傍身,他们还不敢拿我怎样。”宁太夫人笑了笑,神色也缓和了不少。

    就算宁泽涛跟宁泽言对她恶语相对,也还会给她一口饭吃,他们都是当官之人,最忌讳不孝二字,所以再怎么样也不会让她白白饿死。

    她如今已经对宁泽涛跟宁泽言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但也不想让宁家这百年基业都毁在他们俩手上,所以必须得要想个办法。

    要么将这二人换下去,要么便培养新的日人才,以后顶替宁泽涛跟宁泽言的位置,宁太夫人不禁想起了宁怀德。

    按理说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不仅是宁家嫡子,还中了三甲进士,更是整个宁家的依傍,他的才学兼备,想必今后定能挑此重担。

    如果以后谋个好官,定能给宁家争气,不要多久便会代替宁泽涛跟宁泽言的位置,这样一来,宁家的名声跟基业可就保住了。

    可是如今宁怀德刚中了榜,就被调到翰林院当个修撰文史的清官,若再不为他谋个好出路,这一辈子便是要毁了。

    现如今她根本没有那个本事,现下除了宁墨颜,便再没有人能帮的上忙了,一想到这里宁太夫人的眼眶子就湿润了不少。

    “颜儿,祖母想求你一件事。”宁太夫人紧握着宁墨颜的手,颤颤巍巍的说道,她几乎是把所有希望都投到宁墨颜身上。

    “祖母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宁墨颜语重心长的劝慰着:“您有事我一定会帮忙,您便尽管开口,我一定会想法子的。”

    宁太夫人见宁墨颜答应的这么干脆,这才放心说道:“你大哥,德儿他被调到翰林院修撰文史,一年到头也没有什么机会能展露自己,祖母想求您帮忙想个办法,给他谋个好的出路。”

    原来是这件事,宁墨颜的心里也是有了底,这宁怀德好歹是三甲进士,让他修撰文史有些大材小用了,的确是该换个更好的职位。

    再说他也的确是有本事,并不是人人都能考取进士,这样的人才被磨灭了可不好了,得给他个发光发热的机会。

    虽然他是吴氏的儿子,但英雄不问出处,再说他也没有谋害过自己,之前因为宁安言的事情还帮了不少忙,更别说他曾经还是慕风的同窗。

    宁墨颜是个爱憎分明的人,既然他有这个本事,帮他谋个一官半职也是不错的,她自身为自己的大哥,宁墨颜自然是希望他在仕途上能更上一层楼。

    “好,我答应您。”宁墨颜毅然决然的开口,答应道:“我会回去想想办法,尽量给大哥哥安排一个好的职位。”

    宁太夫人拿帕子擦了擦湿润的眼眸,颤抖的手抚摸着宁墨颜,更是对她说不尽的感激:“你大哥哥真的很努力,祖母只是希望咱们宁家出个能人,希望他能担此重任,为咱家争光。”

    其实她也没有想到宁墨颜会答应的这般迅速,毕竟宁怀德是吴氏的儿子,宁墨颜却没有将吴氏的过错怪到宁怀德身上,甚至还决心帮他。

    从此看来,宁墨颜的确是个明事理懂规矩的人,宁太夫人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感激,她只希望在有生之年看见宁家越来越好,便就足够了。

    “祖母,您跟我客气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宁墨颜笑着安慰道:“大哥哥也是我亲人,看到他出息我自然是高兴,这点小忙对我不算什么。”

    “好好好。”宁太夫人握着宁墨颜的手,摇晃了几下,十分坚定的说道:“不愧是我们宁家的种,我老太婆有你这般懂事的孙女,便足够了。”

    就在祖孙二人温情的时刻,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姜嬷嬷走了进来,开口说道:“姑娘,凌太夫人叫您回去一趟,说是京郊庄子的地契到了,让您回去拿一趟。”

    宁墨颜心里了然明白,这京郊庄子的地契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凌太夫人应该是有什么话对自己说,才用了这个当作借口。

    “祖母,我…”宁墨颜决心要回去一趟,可是这么晚了,等到明日这大婚便要开始了,她犹豫了半天,还是说了出口。”

    “你且去。”宁太夫人微微点了点头,又挥了挥手:“没事你尽管回去,早点回来就是,不耽误明日。”

    她心里也明白凌太夫人的意思,毕竟宁墨颜更凌太夫人更为亲近一些,更何况人家这么长时间没有见了,自己又怎会不明白。

    “好,那祖母我先告退了。”宁墨颜告辞后就跟着姜嬷嬷上了马车,御林军跟李喻年身边的暗卫也都跟着宁墨颜的马车后面,所以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

    回到凌府后,只瞧见耳房里还亮着灯,凌太夫人焦急的迎了出来,见宁墨颜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她这才松了口气。

    “颜儿,我听说你在宫门口被刺杀了。”凌太夫人十分担忧的开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没有受伤么?”

    “外祖母,您就不要担心我了,真的没有事。”宁墨颜露出笑意,怕她不放心,又拉着凌太夫人的手给她看着自己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

    即使这样,凌太夫人还是不很放心,她又低声询问着:“到底是何人刺杀,可抓到那个刺客?”

    宁墨颜点了点头,如实说道:“李将军替我挡了一剑,如果不是他我可能早就死了,不过皇上已经抓到了刺客,您就不要担心了。”

    听到是李喻年替她挡了一剑,凌太夫人也面露惊讶,她没想到这种危及时刻李喻年还能三番两次的过来救她。

    姜嬷嬷在旁边附和着:“姑娘说的没错,那日老奴亲眼所见,如果不是李将军及时赶到,姑娘可能被刺客所害。

    “既然是这样,那李将军伤势如何了?”凌太夫人也表露出关切,姜嬷嬷不会骗人的,就连她都这么说,也就是说明李喻年真的救了宁墨颜,既然这样也说明他对宁墨颜的确是真心实意。

    宁墨颜笑了笑,搀扶着凌太夫人的胳膊:“外祖母放心,您还不相信宫中太医的医术么,他已经康复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凌太夫人搀扶进屋子里,凌太夫人见她这几日进宫不但没有瘦,还比原来圆润了不少。

    “你这个皮猴,有没有好好伺候太后?”凌太夫人眼角露出笑意,笑骂着:“看你这还胖了不少,别进宫只顾着吃了。”

    宁墨颜讪讪的笑了笑:“外祖母胡说什么呢,太后她可喜欢我了,还赏赐给颜儿不少东西,就连皇后娘娘对我也很好。”

    “那就好。”凌太夫人捏了捏宁墨颜细嫩的脸颊,笑着说:“我还担心太后不喜欢你,能看到你平平安安,我就知足了。”

    凌太夫人捏她的脸的时候,这才发现她脸上的疤痕已经消失不见,虽然自己早已经知道她为了在宁府站稳脚跟,选择戴忍皮面具,只是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摘了下来,实在让她感到意外。

    “你的脸…”凌太夫人顿了顿,还是问了出来:“怎么这么快就想着摘下来了,不过看到你摘下来,外祖母也替你高兴,自己有本事才是最好的。”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