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雁北传 第六百八十八章民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阳水镇豪族起兵谋反,当阳县令派兵镇压,兵败而身死。

    这则消息,风一般地传向到了江陵城,然后又传到不远处的长沙城,朝廷上下为之震怒。

    立国数载,还真没有哪个人敢杀害朝廷官吏的,这是一项极为恶劣的事件,官场上下,斥责声一片,很快就达成了共声。

    加封当阳县令为刺史,立碑作传,声传其为国捐躯的事迹,责令地方立庙祭奠。

    责令江陵卫立马调兵遣将,将这伙不知好歹的刁民,绳之以法。

    “真是不知死活!”杨师璠坐镇江陵城,代替李信掌管江陵卫已有一年之久,如今得知这个消息,瞬间气急败坏,又有些窃喜。

    当阳县令身卒刁民之手,这是他的失职。

    但若是剿灭这伙歹徒,就是功劳了。

    “此乃将军的机会!”副将张崇富兴高采烈地说道:

    “自李爵爷去往金陵立得大功,封得了侯爵,而将军却蜗居在江陵城,防备宋人,虽然无功,却有苦劳,但朝廷却看不见。”

    “此番刁民作乱,而且是弑杀了县令,可见其凶恶,听说规模已经有数千人之多,县城得失,就在眨眼之间。”

    “只要这伙刁民多了,县城那么就是犯上作乱的逆民了,到时候将军一举剿灭,就是极大的功劳!”

    “话虽如此,但我等却磨蹭不得!”杨师璠叹了口气,说道:“自楚国亡国,某受封男爵,屡在人下,实在不甘,但若是坐适其贼人壮大,某过不去心中的这道坎!”

    “而且你也不要忘了,陛下的射声司,可是耳目通达,到处都是探子,他们若是参我一本,某还真是有口难辩了!”

    一旁的张崇富闻言,也不禁默然,叹道:“唉,这伙歹人,罢了,在下听将军的!”

    “那就好!”杨师璠精神振奋,他说道:“立马派人通知江陵卫,集合两千五百人,明日出发,定要一举拿下逆贼!”

    “喏——”

    长沙城,天色已黑,城门已关多时,作为大唐的都城,守卫是极为严密的,基本上每个时辰就会换一班人,以防止有人懈怠。

    突然,夜色中疾来一骑。

    其速度极快,因远远看去,就能隐约看到大唐官兵样式,气喘吁吁地来到城门下:“快开门,紧急军情!”

    “可有号派?”城楼上的守兵则不慌乱,立马高声问道。

    随即,放下了吊篮。

    骑兵从身上拿出牌子,放在了吊篮上,不一会儿功夫,城门就打开了一扇,守卫恭敬地说道:“请进——”

    骑兵看都不看一眼,直接穿门而过,将其忽略。

    很快,战马又来到皇城附近,疾行的战马来到了射声司衙门。

    马上的人没等马站稳,就翻身下马,踉跄了一下,但顾不上,急急走进去说:“紧急军情,紧急军情!”

    很快,射声司一片慌乱,不一会儿,吴青就骑马来到了皇城,搜身后,见到了一脸不悦之色的皇帝。

    “出了什么事了?”皇帝刚刚云雨,为皇室的开枝散叶而努力着,谁知进程刚及一半,就突然被打扰,硬邦邦地穿上衣出门。

    “回禀陛下,荆南府出现民乱!”吴青沉声道。

    “当阳县不是说过了吗?”皇帝不耐烦地说道。

    “不是当阳县,是归州的秭归县,有人举反旗,公然造反,已经打下秭归县!”吴青谨慎地说道。

    “该死——”李嘉心情瞬间恶劣起来,“这群刁民,好好的日子不过,竟然造反,由何事?”

    “当地豪族不满朝廷度田和检户,当地官吏又催逼过急,以至于其散尽家财,起兵造反,已经夺下了秭归县,自称南平王后裔,举南平王旗帜!”

    “与荆侯可有关系?”李嘉冷静下来,些许民变算不得什么,他直接问道。

    “射声司暂时没查到与荆侯府的联系,但,其武器样式,却与朝廷不多,而且铠甲极多,而且能见到弓弩,显然是有备而来!”吴青沉声道。

    在封建时代,在唐朝,在长安街道上,也许你会看见一个个贩夫走卒手里提着刀枪而行,无论是熙熙攘攘的小民还是锦衣华服的王侯,腰间皆挎一刀剑,或手提缨枪,与兵士同行而过,无人问津。

    但若是有人身着铠甲而行,就必然被捉拿,问罪。

    唐律,私藏铠甲达三领,绞。

    宋、元法律——私藏全副铠甲者处死。

    刀剑难禁,而弓弩一般难以破甲,铠甲的威力是极大的。

    有铠甲的军队,与没铠甲的军队,是两码事。

    所以,当阳县虽然杀了县令但李嘉却没有放在眼里,但听到秭归县,其拥有铠甲,又有弓弩时,李嘉瞬间精神了,他觉得那么简单。

    他沉声说道:

    “看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与中原可有关系?”

    归州比邻赵宋的山南东道,可以说,其具有很好的机会行事,也有原因

    。

    毕竟败了数万宋军,人家难免有所反应。

    “责令荆南府半个月内,平定所有的叛乱,让派遣一万禁军北上江陵,坐镇荆南府,防止宋人有机可乘!”

    过了一会儿,又有军情送到,江宁府出现叛军,已经占据一县,李信正在紧急镇压,三日后就会见分晓。

    “看来赵匡胤不想我那么平静下去啊!”

    李嘉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说道:“当然,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咱们进行的度田、检户,本来就是得罪人的事,地方不满还是可以预计的,所以就给了中原有了机会,赵匡胤大军派不来,自然只能恶心我了!”

    “不过,他的想法达成了,的确恶心到我了!”

    短短几日的功夫,就有数起民乱,不知晓的人还以为大唐风雨飘渺,危在旦夕呢。

    但李嘉自己清楚,这些不过是癣疥之疾罢了,只是让人烦躁,并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

    不过,真的是够恶心的。

    对于接下来的度田、检户带来了许多麻烦,阻力。

    “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了!”

    李嘉轻声说道:“派人去中原煽风点火,我就不信那些藩镇就那么心甘情愿被削权!”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