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所谓梦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七十八章

    盛夏对卡娜里面的人印象不好, 具体有多不好呢?

    由于妈妈的缘故,盛夏从小潜意识里有超高的道德标准,后来长大一些了, 明白了很多道理,但每次见到卡娜, 她都有一种要抢人家东西的感觉。

    但这种感觉在彻底认识了卡娜家的人以后,慢慢地就消失了。

    卡娜一开始就想要收购她妈妈的心血, 还使用卑鄙的手段。

    妈妈到了卡娜内部, 已经被陷害了好几次了, 一大家子现在靠着她妈妈的能力救活了公司,现在想方设法都要把她妈妈拉下来, 怕她妈妈待太久了他们控制不了。

    要不是她妈妈够强,早就被踢出去了, 盛夏真是一点都不意外她们把一个大品牌做成了之前的样子。

    以至于盛夏对于这个长得好看的男生也没有半个好感。

    “盛夏,这是李缘,也是我们幼儿园的同学, 现在在西京大学读书。”

    盛夏已经在学校见过一次了, 知道对方是西京大学,但不知道他们以前是幼儿园同学。

    盛夏只是对这个所谓的幼儿园同学点了点头, 然后去找妈妈了。

    从头到尾就没有再看一眼这个所谓的幼儿园同学。

    根据其他人提到的她幼儿园的表现,估计。这个同学也是以前被她欺负过的同学。

    “李缘?”金云安摇了摇头:“你小时候跟男生关系不好, 跟女孩子关系好一些。”

    “我现在也是和同性关系好一些。”盛夏发现,除了舅舅以外,她好像就没什么聊得来的男生。

    “没事,等你上了大学, 你要是有了喜欢的人,可以试试看。”

    母女俩几乎没有聊过婚恋这个问题, 两个人都忙,但总归还是要聊的。

    金云安看事情比较清楚,尤其是这些年,无论是坐牢的那15年还是出来以后的创业生涯,遇到的女性都是大于男性的。

    盛夏睁大了眼睛,为自己妈妈的开明惊讶,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想这个事情呢。”

    金云安心疼女儿第一次恋爱结婚遇人不淑,她在感情上几乎是没有开窍的。

    之前的恋爱和婚姻不过是遵从世俗和世界的压迫,没有半点美好。

    “但不用每次都觉得对方要跟自己白头偕老,也别想着真爱之类的,关注感觉就好,这个不好,别去磨合,换下一个。”

    金云安看来,女孩子把人当真爱,存在幻想,容易痛苦,多谈几段恋爱,不仅能够使人成长,也能够让人意识到这个世界,哪怕是爱情,也不存在谁非谁不可。

    盛夏眨了眨眼睛,她都还没有想好谈恋爱这个事情,她妈妈已经同意她多谈两段恋爱了。

    “你就是喜欢女孩子也可以。”金云安想起了盛夏小时候,说道:“你幼儿园的时候就不喜欢跟男孩子玩,你那个时候比较喜欢你们班上一个叫圆圆的小姑娘。”

    “你说她长得好看,跟个洋娃娃一样,还不吵不闹,会读诗,跟别的小朋友不一样。”

    盛夏认真地想了想,有些遗憾地告诉自己的妈妈:“妈妈,我应该是异性恋。”

    她说话间,妈妈的助理进来了,汇报着下午的行程,提到了卞老爷子希望跟她商量一下公司接下来的方向。

    盛夏乖巧地坐在一边,听着妈妈跟对方说话,妈妈真的一步一步地在接近她的梦想。

    晚上,盛夏趴在床上,叹了一口气,她有些羡慕妈妈了,妈妈从小就有人生理想,从小就知道自己这辈子要做什么,就算是中间走了一些岔路,最后她依旧付出了全部的热情和精力回到了追寻梦想的路上。

    所以她每天都很开心。

    那她呢?盛夏从小的梦想就是能够考上大学。

    现在高考在即,她离小时候的梦想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也才意识到她这个梦想和妈妈的梦想是不一样的。

    妈妈的梦想是创造一个属于她的商业帝国,那是有内在驱动力的梦想。

    而她的,只是因为她养母想要她弟弟读大学,于是她也想读大学,想要改变命运,后面就慢慢变成了执念。

    可现在,她的命运早就已经改变了。

    若是以前的她,高考前一个月肯定做不到这么冷静,可现在的她,冷静得仿佛已经拿到了西京大学的通知书。

    实际上,两个月后,盛夏看着自己的高考分数,无论学哪个专业都稳稳地上西京大学。

    可是,盛夏看着西京大学的各个学院介绍表,她陷入了更深层次的迷茫。

    考大学就像是一座大山,她从小就试图登上山顶,但当她费尽千辛万苦登上这座山时,突然也就迷茫了。

    她看到周围还有其他的山,可是她不知道该选择哪一座山。

    她好像没有特别偏爱的,也没有明确想做的事情。

    “妈妈,我……好像没有梦想了。”晚上,金云安回房间,就看到自己女儿跟个咸鱼似的躺在床上。

    别人高考结束都开心,她高考结束,迷茫的像条失去了梦想的咸鱼。

    金云安正好出来,给咸鱼女儿贴了一张面膜:“你以前的梦想一直都是是考大学吗?”

    盛夏脸上凉飕飕的,特别舒服:“我以前的梦想是有人能爱我,然后才是考大学。”

    “我都实现了,一下子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盛夏有些不好意思,她总觉得自己这样太没有志气了,她没有说出口,在她看来,就现在的生活就已经非常美好。

    金云安:“不用强求自己做什么。”

    “妈妈,我没有你那样远大的梦想,不会让你失望吗?”

    “人生只有这一次,你有选择自己的人生怎么过的权利。”金云安不着急,她对女儿从来是不着急的。

    她像女儿这么大的时候,还没有盛夏活得明白。

    金云安知道,她的女儿会慢慢地去经历更多的事情,体验更多的事情。

    人生没有一个具体的公式,也没有必要非要套进那个其他人的公式。请记住:紫薇中文网

章节目录